京城,郊外。

    风衣男子苏醒过来的时候不无惊骇的发觉他正处在郊外的一片荒山野岭中,他心中大惊,浑身正想一动,可一动之下他发觉自己已经无法动弹,他的双手双脚都被绳索捆得死死的。

    风衣男子眼中的目光一转,看到旁侧停着一辆军用吉普车,吉普车没有熄火,车头的车灯照射而来,也让他看清了他面前蹲着一名脸型硬朗的男子,对方口中正叼着一根烟,好整以暇的盯着他看着。

    “醒来了?”

    萧云龙开口,从口中吐出了一圈烟雾。

    “你、你——”

    风衣男子脸色惊骇欲绝,他认出了萧云龙,今天一整个下午,他都在暗中盯视着萧云龙与邢勇等重案组成员的行动,是以他当然还记得萧云龙的这张脸。

    “感到很意外?”萧云龙冷笑了声,他接着说道,“说吧,到底是谁暗杀了特工局的方傲晴?你们背后站着的那尊大人物是谁?”

    风衣男子张了张口,他终于是明白了过来,在那条黑暗的小巷子中,朝着他出手的就是眼前的萧云龙。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萧云龙自身的实力如此之强,面对萧云龙的强势攻杀,他当时连萧云龙的模样都还未来得及看清楚就晕迷倒地了。

    “你、你一直在跟踪我?”风衣男子开口,语气显得无比的苦涩。

    “你在案发现场从中午一直暗中盯视着我跟重案组的刑警到下午,好几个小时,还真的是很有耐性。你已经足够谨慎,也能够很好的隐匿自身的气息。可惜在我面前仍然是无形可遁。”萧云龙语气淡然的说道。

    风衣男子立即面如死灰,他自认为自己在跟踪隐匿方面的能力已经足够强大,但他现在意识到,他自身的跟踪隐匿之术在萧云龙面前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说,到底是谁狙杀了方傲晴?你们是什么人?属于什么势力?”萧云龙的语气陡然森寒而起。

    “哼,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什么,我只是今天恰好在哪里罢了。听懂你到底在说些什么。”风衣男子冷笑着说道。

    “是吗?警方刚从那名保安口中获取到一些相关的线索,你就要迫不及待的想要击杀那名保安,以达到灭口的目的。你还想狡辩?分明是生怕警方顺着那名保安提供的线索追查到凶手,因此你就要迫不及待的杀人了。说起来,像你这样的的人所扮演的角色就是帮忙时候擦屁股的吧?”萧云龙冷笑着,眼中的目光锐利如刀,他语气森寒的说道,“如果不想承受痛苦的煎熬,那就跟我一五一十的道来!”

    风衣男子眼中目光闪动,忽而间一股坚决之色从他的脸上呈现而出,他正欲猛地一咬牙,但萧云龙的手更快,骤然间萧云龙伸出的右手已经钳住了风衣男子的下颚。

    “想咬舌自尽?”萧云龙冷笑着,他冷冷说道,“我这人没有什么耐性,如果你非要挑战我的耐性,那我不妨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嗬~~栽在你手中,我认了!你要杀就杀,休想从我的口中知道任何一丝一毫的信息!”风衣男子声音沙哑的说道。

    “那真的是非常遗憾了!”

    萧云龙开口,他用手中的夜鹰平刃军刀将风衣男子里面穿着的衣服割开,随后揉成了一团布,塞入了风衣男子的口中。

    接着他解开捆住风衣男子双手的绳索,夜鹰平刃在风衣男子双臂两边的肩胛骨狠狠地刺入了进去,直至末柄。如此一来,风衣男子的双臂彻底废了,提都提不起来。

    萧云龙拿起风衣男子的右手,手中的夜鹰平刃军刀从对方右手的拇指上切过,一刀下去,这根大拇指的指甲被削落。

    萧云龙仿佛是在精雕细琢一件艺术品般,手中的军刀在不断地挥舞,一刀刀的切割而下,使得风衣男子的大拇指上的皮肉宛如一朵绽放而出的血色花瓣,拇指上的皮肉已经层层剥开,露出了那白森森的指骨。

    “嗤~嗤~~”

    整个过程中,风衣男子张着的口中不断地发出了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他整个身体都在战栗都在发抖,一股锥心刺骨的刺疼感蔓延了他全身,使得他一张脸色彻底的惨白而起,颗颗冷汗冒出,种种无法忍受的痛楚之意在他那张扭曲的脸上淋漓尽致的呈现出来。

    十指连心,萧云龙用军刀将他右手手指的皮肉层层拨开,挑断了一根根神经,露出了那森然白骨,这显得极为的残忍与血腥,所带来的痛苦绝对是常人难以忍耐。

    萧云龙手中的军刀接着朝风衣男子的右手食指切了下去,他很有耐心,反正夜色漫长,时间也足够多,他权当是在训练自己的的刀工了。

    整整半个小时的时间,风衣男子右手五指的皮肉已经被层层拨开,呈现出来的是五根沾着鲜血与青筋的指骨,看上去显得无比的血腥,让人看一眼都要头皮发麻,为之触目惊心。

    末了,萧云龙左手钳住风衣男子的下颚,将塞入他口中的布料取下。

    “嗬~~嗬~~~”

    风衣男子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中满是一股极度痛苦之色,痛苦中却又带着丝丝怨恨之意。

    “你还有左手五指,如果不跟我说实话,我会一直玩下去。”萧云龙语气淡漠的说道。

    “你、你这个魔鬼……你要杀就杀!”风衣男子竭斯底里的怒吼起来。

    “杀你?那太便宜你了,我只想知道我所要知道的情况。”萧云龙说道。

    “好,那我就告诉你!方傲晴是我杀的,是我狙杀了方傲晴!我就是凶手,我今天下午之所以在案发现场,就是要盯着警方调查的情况,将一切目击者都杀了!你可以带我去警局,也可以杀了我。反正我已经落入你手中,任由你处置!”风衣男子开口说道。

    萧云龙闻言后眼中的目光阴冷而起,他说道:“你不是狙杀方傲晴的凶手。狙杀方傲晴的是一个狙击高手。而一个狙击手长年累月的训练之下,他的食指以及手臂、肩部等相关接触狙击枪的部位都会留下一层摩擦的老茧。你在晕迷的时候我检查过你双臂,你并没有身为一名狙击手的相关特征。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在你们的组织中所擅长的是追踪掩护、藏匿刺杀等方面的技巧。你的刺杀之术所依赖的是冷兵器,而不是枪!”

    风衣男子脸色一怔,他看向萧云龙的目光犹如看到了鬼般,他没想到萧云龙就连这样的细节都能够观察得出来。

    “桀桀——”

    但突然间,风衣男子笑了,嘴角发出了一声宛如夜枭般的诡异笑意,那双看向萧云龙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丝嘲讽与讥笑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