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这列火车缓缓启动,悠长的鸣笛声不绝于耳。

    萧云龙与龙炎战士他们在第五号车厢的软铺中,萧云龙他们一共有25个人,因此这节车厢几乎一半都是他们自己人。

    此行回国,萧云龙也特意让夜姬跟过來了。

    因为洛樱、叶曼语、方傲晴、夜姬四个女的正好在一个车厢的铺位中,一个铺位两边都是上下软铺,可以睡四个人。如此一來,在夜姬的盯视之下,方傲晴即便是想要做什么也沒有丝毫的机会。

    否则,萧云龙与其他的龙炎战士由于是男的缘故,还真的是不好时刻盯着方傲晴。

    实际上,自从歼灭由科尔率领的西洋盟军的那一战过后,萧云龙怀疑是方傲晴出卖了他们,从那时候开始,方傲晴表面上还有着人身自由,但是她身上的一切物品,枪械武器、通讯设备等等全都被萧云龙收起來了。

    对此,方傲晴也沒有什么反抗或者是不满,她显得很配合。

    同时她也很老实,这段时间來并未有什么异常的表现。

    萧云龙也不去追求方傲晴到底是不是叛徒的问題,这个问題等到回国之后一切都会水落石出。到时候军方那边是如何处置也好,萧云龙都不会太在意。萧云龙所在意的是,那个躲在背后的幕后之人。

    虽说在火车上,萧云龙也安排龙炎战士他们轮流值守,一天24小时都会至少有两名以上的龙炎战士都是清醒着的,他们盯视四周,提防任何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

    用不了几天就能够返回国内,在这段时间内,萧云龙真的是不希望有任何的意外情况发生。

    这条铁路贯穿东西,一路抵达沙俄国远东地区最大的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市,这座城市也被称之为海参崴。因为在两个世纪以前,海参崴本來是属于华国的领土,晚清时候被分裂出去了。

    这条大铁路一路上会穿过很多个城市,这一路上的景色也极为的美丽,因此虽说乘坐的时间有些长,但也不至于会无聊。

    ……

    华国,飞龙特种部队基地。

    这边已经是深夜了,时针指向了凌晨两点。

    行政大楼的一间首长办公室内仍旧是灯火通明,一名警卫员捧着一碗刚熬好的热乎乎的人参鸡汤走了过來。

    恰好张啸风从另一侧正走过來,他见状后说道:“这是给罗老的吧,我來端进去吧。”

    那名警卫员点头,将这碗热汤递给了张啸风。

    张啸风推开这间办公室的门口走了进去,办公室内的陈设简单清廉,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正背对门口,看着墙面上由幻灯片播放而出的地形图。

    “罗老,您喝完热汤吧。今晚您沒怎么吃东西,到了现在也都还沒睡,喝点热乎的汤垫下肚子。”张啸风走过來说道。

    这名老人转身过來,一张原本方正威严的脸上显得憔悴了不少,那双原本威严锐利的目光中藏着一股深深地忧虑之色,他轻叹了声,说道:“云龙与龙炎战士他们至今仍杳无音信,你让我如何能够安心啊。”

    张啸风闻言后脸色默然,这段时间以來,罗老已经命令飞龙特战队的战士总共三次前往北非一带进行搜查。

    飞龙特战队第一次降临的是阿拉特斯山脉,他们历经七天的时间,以龙炎战士他们当初的登陆点进行五百公里范围内的搜查,却沒有任何的结果。不过这支特战队却又在阿拉特斯山脉中发现了一些战斗的痕迹,特别是在靠近摩洛哥交界处的地界,留下的战斗痕迹更为明显。

    罗老听了第一支飞龙特战兵回报的消息后,他又一次派出特战兵,主要搜查撒哈拉大沙漠几个出口的范围,却仍旧无果。

    第三次,罗老让飞龙特战队秘密前往阿拉伯半岛一带,但并未发现有任何龙炎战士他们留下的痕迹。

    三次大范围的搜查,历经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得到的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这让罗老寝食难安,不得不担心萧云龙与龙炎战士他们的状况。

    “罗老,我知道您很着急,同样的,我心中也很着急。但眼下,着急也不是个办法。罗老您还是先喝口汤吧。”张啸风说道。

    “啸风啊,你说现在我哪还有什么心情吃东西,”罗老说着,他伸手指着幻灯片上投影出來的阿拉特斯山脉至撒哈拉大沙漠,以及阿拉伯半岛这一带的区域地形图,说道,“啸风,如若你是云龙,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会选择这一条路线做出突破口,”

    张啸风走上前,他说道:“根据第一支飞龙特战队回报,他们在阿拉特斯山脉山脉发现了遗留的战斗痕迹,说明云龙带领的龙炎战士与敌军发生过战斗。如若龙炎战士他们突围出來,面临的将会是撒哈拉大沙漠。假设他们在撒哈拉大沙漠与摩洛哥交界的这个地带,往西就是大西洋,只怕无路可走。往则会抵达南非,那需要横渡印度洋才能回到国内。往东则是阿拉伯半岛,需要借道几个战乱国家才能回到国内。”

    罗老点了点头,他说道:“一开始我也以为云龙他们只有这两天路线。因此我们派人前往南非、阿拉伯半岛一带搜查,却沒有任何的结果。这只能说明有两种情况。”

    “嗯,”张啸风看向罗老。

    罗老脸色一沉,他缓缓说道:“第一种情况是最为糟糕的情况,那就是云龙与龙炎战士他们全都不幸牺牲,所以我们才会找不到他们任何的踪迹;第二种情况就是云龙并沒有选择这两条路线,而是走了第三条路线。”

    张啸风闻言后急忙说道:“罗老,第一种情况不可能。云龙一个人几乎就等同于一支精锐的特战兵。再加上龙炎组织的战士,我相信云龙他们绝不可能全都牺牲的。”

    罗老点了点头,他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那么,云龙他们应该是选择了第三条路线突围出來。”

    张啸风脸色一怔,他禁不住问道:“第三条路线,到底是那一条路线,”

    “刚才你的一句话点醒了我。就像你刚才所说,撒哈拉往西就是大西洋,那是广袤无边的海洋,看似无路。但路是人走出來的,如若云龙他们选择了这条路线呢,”罗老眼中泛起了精芒,他语气变得激动起來。

    “从大西洋走,这、这怎么走,”张啸风有些不解。

    “从得到的信息來看,那名女特工是从欧洲逃往阿拉特斯山脉的。如若云龙他们从大西洋往北,前往北冰洋。那岂非也是出乎那些敌军的意料之外吗,”罗老说道。

    “大西洋往北冰洋,这很难吧,这需要大油轮才行。况且,云龙为何要往北冰洋,”张啸风问着。

    “我突然想起來,云龙跟我坦白过,他回国之前的那几年,曾在西伯利亚的黑拳训练营中担任教官。你看,西伯利亚群岛岂非毗邻北冰洋,”罗老说着,他更加认定自己的推测,接着说道,“所以,云龙要选择这条路线一点都不奇怪。剩下的问題就是云龙他们如何找到一艘大油轮愿意载着他们进行如此漫长的海上航行。这个问題我也不得而知。但云龙在海外多年,他可是有着不少朋友,说不定他能够想到办法。”

    张啸风点了点头,他说道:“如若云龙能够找到这样一艘大油轮,那选择这条路线也就不奇怪了。罗老,你说云龙他们要是脱险了,为何这么长时间都沒有跟我们联系,他无法联系得到总指挥部,但跟我们联系还是可以的。”

    罗老闻言后脸色黯然而起,他轻叹了声,说道:“啸风,你说云龙他会不会对我有疑心,”

    “什么,这怎么可能,龙炎组织是您一手组建而成。云龙他们对谁起疑心,也不会对罗老您起疑心啊。”张啸风连忙说道。

    “哎。其实云龙他们就算是对我有疑心,我也能够理解。毕竟那份特级任务的调令上可是有着我的印章。我愧对云龙,也愧对龙炎战士啊。他们中,要是有任何一名战士牺牲了,我这辈子都无法安心了。”罗老语气沉重的说道。

    “罗老,您别多想了。如若云龙他们选择了这条路线,那总有一天他们会回來的。到时候一切都会水落石出。到时候,那些一个个藏在阴暗角落耍阴谋诡计之人,都要依法严惩,绝不姑息,给龙炎战士他们一个公道。”张啸风冷冷说着,眼中已经泛起一丝杀机。

    罗老目光一沉,身上隐有一股愤怒而起的威势,他说道:“我肯定要给龙炎战士他们一个说法。否则,我也愧对他们。”

    “罗老,您说我们是不是可以派人前往西伯利亚那边打听一下,云龙他们是否就在西伯利亚群岛,他曾在西伯利亚那边担任过黑拳训练营的教官,他要是抵达了那边,应该会回去他曾当过教官的训练营吧,”张啸风说道。

    罗老立即点了点头,他说道:“啸风,你倒是提醒了我。你说得对,必须要派个人过去。这样吧,此事明天你來安排。也不需要派太多人,几个人过去就行了。一旦确定了云龙他们就在西伯利亚,那我就安排一架专机飞往莫斯科,将云龙他们都接回国内。”

    “罗老放心,此事我明天一早就安排下去。”张啸风说着。

    罗老这才轻吁口气,他眼中精芒闪动,他心中在希冀着萧云龙与龙炎战士他们能够有惊无险,能够安然无恙。虽说他认为这不可能,但在确认最终的事实之前,他会一直在心中祈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