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龙盯住了走出來的西门剑,眼中的目光渐泛冰寒。

    他看得出來西门剑的实力不错,于年轻一代中算是佼佼者了,可在萧云龙眼中也就是仅此而已,要说挑战他无异于找死。

    萧云龙眼中燃起一丝战意,身上释放而出的滚滚威压奔涌袭來,碾压向了西门剑。

    仅仅是这股气势,就让西门剑承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像是背负着一座巨山般,压得他都要喘不过气來。

    如此状态下,如何与萧云龙一战。

    至此,他才认识到眼前的萧云龙是何等的恐怖,根本不是他所能去对抗的。就算他是西门世家不出世的绝顶武道天才也好,可站在萧云龙的面前,他仍旧是一只蝼蚁。

    “西门剑你先退下。”

    魏如山眼中目光一沉,他右手一挥,让西门剑退下。

    随着魏如山右手挥动而起,隐有一股精纯无比的气劲之力席卷而过,将萧云龙身上释放而出的那股魔威气势给隔绝了,让西门剑顿感身上的压力为之减轻,也让他得以缓了口气。

    西门剑脸上带着一股不甘之意,更是显得无比耻辱,他可是西门世家被誉为难得一见的武道天才,他享尽了西门武道世家中无尽资源,用來培养修炼他自身的武道,而他的确也不负众望,在二十出头的年纪,自身的气劲之力修为已经达到了六阶。

    不出意外,此生西门剑自身的武道修为肯定能够达到八阶,至于能否冲击到九阶的宗师之境,则要看他的造化。

    即便如此,他在萧云龙面前仍旧是不够看,便连萧云龙身上释放而出的那股滔天魔威之势都未能抵抗,还谈何一战。

    殊不知在当初的武道大会上,萧云龙独战四大世家的家主,这四名武道世家家主可是有三人达到了气劲六阶的修为,仍旧是被萧云龙逐一击败,因此一个西门剑在萧云龙面前还真的是不够看。

    萧云龙与武道宗武馆的针锋相对已经传遍了整个武道街,很快,萧家武馆的弟子得知消息,吴翔、李漠、陈启明、铁牛四人脸色匆匆赶來,看到现场的情况后他们脸色一沉,与萧云龙站在了一起。

    “萧哥,这是怎么回事。武道宗武馆的人想要欺压我们萧家武馆不成。”李漠语气冷冷的问着。

    “就算是借给他们十个胆,他们也不敢欺压,也沒能力欺压。”萧云龙冷笑了声,看了眼魏如山,对方抬手之间隔绝了他自身的那股威压气势,可见这的确是一个武道修为极为高深的强大对手。

    “年轻人太过于年轻气盛可不是什么好事。”魏如山开口,他声音如洪钟,内蕴着一股雄浑气势,他说道,“萧万军沒有好好地教育你,我可不介意出手教育你一番。让你知道武道宗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都能來诋毁与挑衅的。”

    “魏馆主真是好大的口气。我萧某人的儿子什么时候轮到你來教育了。你算什么东西。”

    一声冷喝声响起,后方有着一道挺拔的身影走來,四周围观着的人群纷纷散开,让出了一条道。

    走过來的正是萧万军,在他身后停着一辆轿车,他开车过來武馆一趟,看到前面围聚着武道街中各大武馆的武师、弟子等人,他便是停下车走过來一看究竟。

    岂料刚走下车的他便是听到了魏如山开口说的那句话。

    魏如山转头一看,看到萧万军后他双目一沉,说道:“原來萧家主來了。”

    “哼,魏馆主,就算是萧某教子无方,也还轮不到你來指手画脚。想要教育我萧某人的儿子。先过了我这关再说。”萧万军走了过來,他冷冷说着,语气显得无比强硬。

    身为一家之主、一馆之主,有些底线不能逾越;身为一个父亲,有些尊严不容践踏。

    因此听着魏如山的话,萧万军怒从心生,激发出了他自身的那股血性。

    魏如山双眼微微一眯,他原本还在绞尽脑汁的想着用什么办法能够与萧家武馆光明正大的一战,不曾想眼下这个机会就來临了。

    因此,魏如山说道:“萧家主话中之意是想要与我一战。说起來在武道界中,萧家主的名声也是极为鼎盛,有着诸多传奇经历。我仰慕萧家主已久,如若能够本着武道切磋的精神与萧家主于擂台上一战,倒也是如我所愿。”

    萧云龙皱了皱眉,他冷冷说道:“我说姓魏的,人活一张脸,你还能不要脸一点吗。当初武道大会,我父亲在擂台场上旧伤复苏,有目共睹。如今经过数月调养,旧伤伤势得到缓解。可在这个时候,你居然好意思邀约我父亲一战。这不是趁人之危嘛。”

    “沒错,当年的武道大会,萧家主带伤而战,引发体内暗伤,当场咳血,我们可是亲眼所见的。”

    “趁着萧家主伤势刚好就來挑战,这个时间点选得真是精准啊。”

    “哼,这样就算是取胜了又如何。也是胜之不武,被人耻笑。”

    场中围观着的不少武师纷纷开口,将矛头直指向了魏如山。

    魏如山一张脸顿时铁青,他深吸口气,缓缓说道:“萧家主,真是抱歉了,我事先并不知道你体内伤势之事。我要与你切磋一战,当然不会趁你之危。这样吧,如若萧家主想要与我切磋一番,就由萧家主选个时间好了。一年或者是三年之后我都可以等。”

    萧万军脸色平静,眼中的目光宁静恒远,他开口了,一字一顿的说道:“无需什么一年、三年。魏馆主想要一战,那么三个月后,我萧某人奉陪就是。”

    “嗯。三个月后。”魏如山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

    “不错。三个月后,武道街演武楼的擂台场上,你我一战定胜负。”萧万军语气郑重的说道。

    “好,好。既然萧家主都开口了,我岂能避战。那这一战就此定下了。”魏如山开口,声音雄浑,穿透力很强。

    现场围聚着各大武馆之人,魏如山此举就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这一战给定下來。

    萧云龙皱了皱眉,他真是沒有想到自己的父亲三个月后就要与魏如山一战。

    萧云龙猜测魏如山自身的气劲之力起码在八阶以上,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武道强者。而萧万军重修出武道本源后,自身的气劲之力倒也是在不断地提升。可目前而至,萧万军自身的气劲之力也就是五阶而已,三个月后就能够进阶到与魏如山一战的地步。

    萧云龙张了张口,正想说什么,萧万军却是一挥手,说道:“都回去萧家武馆吧。”

    说着,萧万军拉着萧云龙往前走,吴翔、李漠等萧家武馆弟子也跟上。

    魏如山目光阴冷,盯着萧万军离开的方向,身上的冷意越來越厚重。

    围观着的各家武馆的武师、弟子也逐渐散去,他们心中无比震撼,萧万军要与魏如山于三个月后擂台一战,这绝对是一场轰动大事。用不到片刻钟,这个消息将会传遍整个武道界。

    “魏叔,萧万军竟敢三个月后与你一战。他这是在自寻死路吧。”凌绝峰开口说着。

    “无论何时,萧万军此人都不能小视。他胆敢三个月后与我一战,必然是带着一定的自信。所以,我会认真以待。”魏如山说道。

    南宫流风也走了过來,他点头说道:“魏叔言之有理。萧万军身为萧家家主,又是萧家武馆的馆主。这一战将会影响到萧家乃至萧家武馆未來的发展。所以,萧万军要是沒有完全准备,岂会三个月后要与魏叔一战。魏叔认真以待是对的。”

    “我看那个萧万军自身的内家气劲虚弱无比,自身的气势跟魏叔更是无法相提并论。魏叔已经无限接近宗师之境,我真是看不出來这个萧万军拿什么來取胜。”凌绝峰冷冷说道,他接着话锋一转,说道,“当然,魏叔小心为上是对的。回头我将此消息告知我爷爷。看看我爷爷那边有什么建议给魏叔,我相信爷爷会想到办法帮助魏叔再度提升实力,以便于迎接这一战的到來。”

    魏如山笑了笑,说道:“凌少有心了。不过你们放心,这一战我是有十足把握的。”

    “好,那我就等着看萧家败如山倒的那一刻。”凌绝峰暗中握紧了拳头,冷冷说着。

    ……

    萧家武馆。

    “父亲,你当真要三个月后与魏如山一战。”萧云龙皱了皱,询问萧万军。

    萧万军淡然一笑,他说道:“众目睽睽之下,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岂能收回。再说我历來说一是一,一言九鼎,既然说了三个月后一战,那就战吧。反正这一战迟早都无法避免。”

    “可是师父,,”

    吴翔等人开口,想要说什么。

    萧万军摆手打断了他们的话,他语气淡然却又自信无比的说道:“我知道你们都在担心着什么。魏如山实力深不可测,自身的气劲之力雄浑无比,只差一步就触及到宗师之境。所以,你们担心我不是他的对手,是吧。”

    萧云龙点了点头,他的确是有着这方面的担心。

    萧万军朗声一笑,说道:“我定了三个月后一战,自然是有着足够的自信与把握。你们放心吧,这三个月内,我会实现自我涅槃,将自身的武道之境推上一个巅峰,迎接这一战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