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龙走到了场中,他手中拿着一碗酒,跳跃着的篝火彰显出了他那伟岸挺拔的身姿,夜色下的一张脸俊朗中透出一股阳刚坚毅之色,身上隐有霸气侧漏,使得全场的目光都齐聚在了他的身上。

    萧云龙目光闪动,似乎在回忆着往昔峥嵘岁月,他清了清嗓子,便是引吭高歌而起:

    “西风烈,风沙起,残阳艳如血

    烽烟起,魔王军,古來征战几人回

    一句兄弟情如铁,一声魔王义薄天

    那时春光正明媚,兄弟你为何面带着微笑

    那时夏阳正炽烈,兄弟你为何饮酒且高歌

    那时秋风正萧索,兄弟你为何流血不流泪

    那时寒冬正凛冽,兄弟你为何长眠而不起

    你说,你忆起远方的父母,遇到心爱的姑娘,微笑给予祝福,微笑给予思念

    你说,你伴随身边的兄弟,征战之路不孤独,饮酒让热血沸,高歌让心胸阔

    你说,你踩着敌人尸骨上,杀伐之路不退缩,男儿血不白流,男儿泪不能流

    你说,你拼完最后一子弹,为了兄弟身先卒,你合上眼睛却带笑,你合上眼睛却带笑”

    高亢的歌声嘹亮无比,回荡在了茫茫夜色中,歌声中带着豪迈,带着爽朗,却也带着悲怆,带着无奈,带着追忆,给人一种旷远之感,更是带人给一幕幕的画面。

    场中的龙炎战士一个个都是铁血之兵,他们上过战场,流过血,杀过敌。

    因此,从萧云龙雄浑豪迈的歌声中,他们听出别样不同的滋味,在他们的眼前仿佛呈现出了战场上那一幕幕尸山血海的战斗场景,浮现出了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恍如看到萧云龙正率领着他的兄弟在杀敌,浴血而战。

    待到萧云龙唱到最后,他们听出了萧云龙歌声中内蕴着的那一股悲怆情感,像是萧云龙亲眼目睹自己的兄弟在战场中倒下,合上了眼睛嘴角却是带着笑意。

    七尺男儿,理应沙场杀敌,死而无憾。

    如此歌声,如此情绪,深深地触动到了这些铁血战士的内心,让他们随之共鸣,一个个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拳头,沉浸在了那种在战场上铁血而又不失情义的画面中。

    便连叶曼语跟洛樱这两个美女也怔住了,她们美眸看向萧云龙,各自心中都泛起了一种异样之感。

    叶曼语心中萧云龙极为不凡,有着不同寻常的过往,因此听着萧云龙那豪迈沧桑的歌声,她的情绪被带到了当初在江海市,萧云龙曾带领着她大战地下势力以及恐怖势力的场景,那是她永生都不会忘却的经历。

    洛樱看着萧云龙,心中情不自禁的泛起了一丝丝异样的涟漪,在她眼中,萧云龙属于那种厚颜无耻沒个正经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大都与轻浮、浅薄扯上关系。但此刻听着萧云龙真情流露的歌声,她看到了萧云龙不曾展示过的一面,显得深沉、沧桑而又厚重。

    这与萧云龙平时表现出來的玩世不恭差别太大,这让人忍不住去想着,在这份玩世不恭的表面下,他心里面到底隐藏着多少故事。

    至少洛樱就是这么认为的,她觉得自己此前对萧云龙的了解或许不过是极为浅薄的表面,她不曾走入过这个男人的内心,也不曾真正的了解他的过往。

    “你到底经历过什么过往,心中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才会唱出这样的歌……”

    洛樱忍不住在心中呢喃。

    萧云龙一曲唱罢,场中的人仍然陷入到了那种氛围之中,久久未曾回过神來。

    萧云龙的眼角不知何时已经微微湿润,再度唱起这首歌的时候,他想起了他的那些兄弟,想起了穆恩、石头、小刀、小武、老莫等这些魔王兄弟。

    因为这首歌本來就是魔王佣兵团的团歌。

    说起來,这首歌凝聚了一个个魔王佣兵团的心声,一开始萧云龙以及穆恩等人想起一句歌词的时候就抄录下來,融合了多位魔王佣兵团的心血后就形成了这首充满了豪迈旷远以及深沉沧桑的歌曲。

    “他奶奶的,你们这一个个白眼狼,起哄让老子献唱一曲,唱完了居然连个掌声都沒有。太打击人了……”萧云龙笑骂了声。

    啪啪啪啪。

    萧云龙话刚落音,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宛如雷鸣般响起。

    一个个龙炎组织的战士全都站起身來,他们脸色亢奋,神情激动,他们全都是发自内心的感动,只因为萧云龙方才那触动人心的歌声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引起了他们体内热血的沸腾。

    “萧教官,你唱得真棒,都唱到我心坎里去了。”落星辰喊着。

    “萧教官,从你的歌声里我听到了那种铁血杀伐以及情深意重的兄弟情感,这让我为之感动,也为之向往。”段东流沉声说道。

    “男儿再世,沙场杀敌,虽死无悔。我期待着有一天也能够实现心中这个梦想。”李承风感慨说道。

    “萧教官,你唱得很好,再來一曲吧。”杨威喊着。

    萧云龙一笑,说道:“都他妈的一帮马后炮,我先去过去哪边洗个手,你们继续烧烤。接下來的节目谁要登场高歌或者跳舞都行。”

    说着,萧云龙转过身,他伸手抹了下眼角,便是朝着前方的一条溪流走去。

    洛樱一直在注意着萧云龙,因此她注意到了萧云龙转过身的时候伸手抹眼角的举动,这让她脸色一诧,暗想着莫非萧云龙唱这歌的时候落泪了不成。

    这让洛樱觉得不可思议,能够让如此以为铁血教官落泪的,必然是触及到了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位了吧。

    ……

    前面有条流经山脚的溪流,溪水清澈,甘甜无比。

    萧云龙走了过來,双手捧起溪水洗了把脸,随后他坐在一块山石上,掏出根烟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

    他想起了穆恩他们,想起了魔王佣兵团的兄弟。

    自从血战之岛一别后,萧云龙与穆恩他们就沒有过联系。

    真正的兄弟无需时刻联系,即便是三年五年不联系,可一旦得知对方有难,也将会义无反顾的杀过來援助,这才是真正的兄弟。

    就如同萧云龙与他的这些魔王兄弟一样。

    血战之岛后,穆恩他们坚持留在了黑暗世界,他们要留下來对付死亡神殿。只要死亡神殿一日不除,只要魔王佣兵团战死的兄弟血仇沒报,那他们就不会回來,而是继续在黑暗世界奋战着。

    “老穆,小武,石头……也不知道你们现在如何了。”

    萧云龙口中徐徐吐出口烟气,缓缓说着。

    他从奧丽薇亚所获得的情报來看,死亡神殿正在着手研制基因战士。一旦死亡神殿的这个基因战士研制计划成功,毫无疑问的,死亡神殿将会拥有着一批强大而又恐怖的基因战士。

    那时候,死亡神殿将不会在藏匿,而是大张旗鼓的现身而出,妄图制霸整个世界。

    真要到了那个时候,眼下穆恩所率领的魔王佣兵团必然会与死亡神殿展开对决厮杀吧。

    “老穆,真要到了战斗的时候,你们绝不会孤独,我会去陪伴你们。不仅如此,我训练出來的龙炎战士也会随着我们一起并肩而战。”萧云龙心中自语,眼中闪过了一丝坚决之色。

    “怎么一个人跑过來这里坐着啊。”

    这时,一声清冷的声音传來,一道高挑妙曼的身影走了过來。

    萧云龙回头一看,看到是洛樱后他脸色一愣,便是笑着说道:“突然发觉坐在这里抽着烟欣赏一下山头的夜景也蛮不错。溪水环绕,青山相伴,难道你不觉得这一幕充满了诗情画意。”

    “就你这样的人还好意思谈什么诗情画意呢……”洛樱轻啐了声,她走了过來,也坐在了一块山石上。

    萧云龙双眼微微眯起,他有些搞不懂这个美女军医的意图,她一直以來不都是不待见自己的吗。怎么今晚主动的走过來找自己搭讪了。

    “你这是什么眼神。”洛樱注意到萧云龙那异样的目光盯视,她脸颊一红,忍不住恼声问道。

    “沒什么,只是觉得你今晚有些奇怪,让我想想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萧云龙笑着,他挠头想了想,恍然大悟般的说道,“噢,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被我嘹亮的歌声给征服了吧。”

    洛樱脸色怔住,心想着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啊。

    “拜托,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好吧。”洛樱沒好气的说道。

    萧云龙笑了笑,说道:“那你是看到我一个人太孤单了,所以特地走过來陪我聊天说话。”

    “不可否认,也有这个原因。但更大的原因在于,我认为你并非是那种表面上看上去显得玩世不恭的男人。你有着很多很多的往事,这些往事或深沉或压抑或不堪回首。从你的歌声中,我能听得到你心中掩藏着很多往事,对吗。”洛樱一双凤眸盯着萧云龙,认真的说道。

    萧云龙还真的是愣了一下,他看着洛樱,略显玩味的说道:“无论我是怎么着,那也都是我个人的事,不是吗。好像你很感兴趣。”

    “不,在于我是一个医生。不仅是内外伤的医生,我还是一个心理医生。我在前线沒少见到过因为心中压抑太多而患上各种战后综合症的战士。所以,我想问你这方面的事情并非出于探寻你个人*,而是我的一种职责。”洛樱说着,目光纯净,直视萧云龙。

    萧云龙哑然失笑,问道:“这么说你是担心我会患上战后综合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