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战告捷,萧家武馆好样的!”

    “不愧是江海市第一的武馆,果然厉害,第一战就把东洋武者打趴了,哈哈哈!”

    “看得真爽,出了口恶气!萧家武馆威武,就是要灭他们的威风!”

    “对!让他们见识一下华国武道的厉害,省得他们一个个自视甚高,全然不将别人放在眼里!”

    演武楼内,各家武馆的武师脸色激动,纷纷叫喊起来。

    这一刻,他们激发出了一股同仇敌忾的团结之心,萧家武馆第一战的胜利仿佛就是他们的胜利一样,让他们感到激动与自豪。

    再怎么说他们也是华国武者,而北辰武馆则是东洋武者,从立场来看,他们自然是全都站在萧家武馆这一边。

    “翔子,这一战打得漂亮!”待到吴翔走下场后,萧云龙笑着说道。

    萧万军也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最后那致胜的一式‘气吞八荒’运用得恰到好处,非常之妙。”

    吴翔脸色也显得很高兴,但他并不自傲,而是说道:“其实我也是有点取巧之意。对方并不了解华国武道,这才上当了。如实的说,对方的武技真的很强,如果他不是急于取胜,那这一战的最终结果很难说。”

    萧万军眼中露出一丝赞许之色,他说道:“翔子,你胜而不骄这很好,这样的本性继续保持。不管如何,这一战你胜了,这是事实。你认清到对方的强项,这是好事,日后你可以加以针对性的练习,从而再度提高你的武道修为。”

    “是,师父。”吴翔点头说道。

    “这一战谁来应战?”

    这时,一声冷喝声传来,北辰武馆中的石天章六走上了擂台,他脸色冰冷,目光森然,看向了萧家武馆这边。

    “我来!”

    李漠开口,他朝着擂台场上走去。

    今日石天章六带人围堵萧家武馆门口的时候,李漠与他针锋相对、剑拔弩张,因此一看到石天章六上场,李漠心中就憋着一口气想要跟他一战。

    李漠已经走上了擂台,与石天章六对峙而战。

    石天章六看着李漠,他冷冷说道:“我北辰一刀流的武道精华在于剑道与刀道,因此,这一次我们以兵器对战!”

    锵!

    说着,石天章六将他腰袢的武士刀拔了出来,握在手中。

    “兵器对战?”李漠眼中的目光微微一冷。

    “不错!你放心,即便是兵器对战,我也是点到为止,不会真的取你性命。”石天章六自傲而又自负的说着,仿佛以冷兵器对战他就铁定了赢李漠一般。

    “好,那我们就以兵器对战!”

    李漠开口,他朝着这个擂台场旁边一个专门拜访十八般武器的区域看了过去,他走过去,挑中了一根一米多长的铁棍,握在手中。

    石天章六盯着李漠,眼中的目光渐渐泛冷。

    “开始吧!”

    石天章六开口,他手中的武士刀挥舞了两下,锐利的刀锋切割空气,发出了嗤嗤声响,有股森然的杀气在空中弥漫着。

    呼!呼!

    李漠用力的挥动手中的铁棍,呼啸生风,他盯着石天章六,怡然不惧,冷兵器方面的对战技巧他也曾练习过,更是向萧云龙讨教过。说白了,冷兵器的对战也是适用于杀人之道的攻势,完全可以将杀人之道的招式融入其中。

    嗤!

    石天章六率先发起了攻击,他手中的武士刀一扬,已经化作一道流星般直取向了李漠,刀势凌厉,且极为的迅速,一闪而逝,却已经是有着一缕尖锐的寒芒袭杀而至。

    李漠眼中目光一沉,手中的铁棍挥舞而上。

    当!

    两人的兵器交接,传递而来的那一身交击声极为刺耳,刺人耳膜。

    呼!

    紧接着,李漠已经抡起了手中的铁棍,于虚空中掠起了层层虚影,这势大力沉的一棍朝着石天章六的脸面横扫而去。

    “喝!”

    石天章六暴喝,手中武士刀横斩而去,招架住了李漠的一棍横扫,接着石天章六的手腕一动,于瞬息间反手握住刀柄,一刀自下而上,切向了李漠的身体。

    这是北辰一刀流刀道中的‘撩天式’,极为的阴险毒辣,往往能够杀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李漠脸色一怔,他感觉得到那股锐利的刀芒之意袭杀而来,仓促间他唯有侧身闪躲,堪堪避过了石天章六这一式刀招的袭杀。

    然而,还不等李漠站稳身体,石天章六的刀式已经交织成了一张刀网,铺天盖地的朝着李漠当头笼罩而下。

    石天章六抓住了这一丝机会,全力的将北辰一刀流的刀道施展而出,交织而成的刀网凌厉万分,内蕴着变化莫测的刀式以及那股凌厉的杀机,这样的刀式分明是想要置李漠于死地,而不像是在进行武道切磋。

    擂台下,萧云龙的眉头皱了皱眉,对于石天章六这样的攻势打法他心中有些恼火,如此不遗余力的出手,只怕无法做到收发自如,那一旦李漠稍有差错,将会被那柄武士刀给伤到,甚至会致命。

    李漠也有些怒了,面对这排山倒海般笼罩而下的刀式,他猛地将打黑拳那种杀人之道的攻杀之势融入到了铁棍中,他自身那股强悍的爆发力量施展而出,手中的铁棍挥舞间大开大阖,呼啸生风,将眼前笼罩而是的刀式全都给破了。

    呼!

    接着,李漠手中的铁棍直取而上,就像是一记轰杀而出的直拳般,攻向了石天章六的脸面。

    这看着没有什么招式,实际上也不存在任何的招式,有的仅仅是快、狠、准,这是杀人之道的精华所在,也是萧云龙教导他们的时候所提倡的不需要死板的固定于招式的攻击,只要能够运用最简洁最有效的手段将对手击倒,那就是最好的招式!

    李漠这一棍直取而来,石天章六脸色微微一怔,他手中的武士刀横刀而出,瞬间抵挡向了李漠的这一棍。

    呼!呼!

    李漠这一棍被石天章六横档,可他的攻势并未停下来,他手中的铁棍极速挥舞,或横击、或横扫、或直取、或抽打,没有任何固定的招式可循,看着就像是杂乱无章的出招,可当中却是内蕴着一股凌厉无比的杀人之道的气势。

    石天章六忍不住皱了皱眉,李漠的这种攻击打法让他感到极度的不适应,因为李漠的出招杂乱无章,没有丝毫的轨迹可循,这与他所熟悉的一招一式的招式变化全然无关,是以在李漠这凌厉的杀伐攻势下,石天章六竟是开始显得有些慌乱起来。

    呼!

    李漠又是一棍横扫而至,铁棍所向,碾压空气,发出了接连不断的爆破声,横扫向了石天章六的胸膛。

    石天章六心中一惊,来不及做出反击的他手中的武士刀横档于胸。

    当!

    李漠这一棍横扫而来,爆发出了刺耳声响,两人的兵器立即紧贴在了一起。

    “吼!”

    李漠一声怒吼,手中的铁棍抵着石天章六的武士刀,他腿部发力,顶着石天章六朝前冲着。

    轰!

    在这个过程中,李漠的右腿横扫而出,攻向了石天章六的腰侧。

    石天章六无法闪躲,唯有抬腿迎接,砰的一声,两人腿势对撞在了一起,在李漠那凌厉的腿势横扫之下,石天章六的身形微微晃动。

    就在这时,李漠的额头猛地狠狠地朝前一顶,又是‘砰’的一声,李漠的额头狠狠地撞击在了石天章六的脸面上,这一击将石天章六轰得头晕脑胀。

    石天章六何尝想到李漠还会用头部作为攻击手段?

    事实上,在打黑拳的时候,黑拳选手的浑身上下都可作为攻击的手段,双手双脚、手肘、膝盖、头部,甚至是牙齿等等,都可以用来作为攻击的手段,只要能将对手打倒,无论用什么方式都可以。

    石天章六头晕脑胀之际,李漠的左手一拳已经趁机而出,一拳轰杀而至,没入到了石天章六的胸膛内。

    石天章六口中闷哼了声,他身形朝后倒退。

    呼!呼!

    李漠一冲而上,手中的铁棍扬起,朝着石天章六当头镇杀而下。

    石天章六毫无反击之力,唯有奋力的提起武士刀横档而上,招架向了李漠手中的铁棍。

    当!当!

    李漠手中铁棍内蕴着的那股强横的爆发力量席卷而下,震得石天章六虎口生疼,手中握着的武士刀险些握不住,都快要脱手而出,就在这时——

    呼!

    一声极为锐利的呼啸之音响彻而起,李漠手中抡起的铁棍朝着石天章六的右侧脖颈横扫而来,这一棍石天章六毫无反应之力,竟是木然石化般的站在了原地。

    嗤!

    最终,李漠猛地收回了力道,他手中的铁棍临近石天章六的脖侧时硬生生的停住了,那冰冷的铁棍贴在了石天章六脖颈的皮肤上,直让石天章六感觉到一股刺骨的森冷之意。

    “你输了!”

    李漠盯着石天章六,一字一顿的说道。

    石天章六咬了咬牙,脸色一阵铁青,他嘴角翕动,想要说什么却是根本说不出口。

    毫无疑问,如若是生死对战,那现在石天章六早就死了,李漠最后时刻要不是收回力道,任由这一棍横扫向石天章六的脖侧,足以将他的脖子给打断。

    哐当!

    李漠将手中的铁棍仍在了擂台场上,他转身朝着擂台下走来,这一战胜负已分,无需在多说什么。

    那一刻,石天章六盯着李漠的后背,忽而间他眼中目光一寒,竟是握住了武士刀,身上赫然有股凌厉的杀机在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