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家老宅。

    秦老爷子跟萧云龙他们已经吃过了饭,席间喝了点小酒,相谈甚欢,当中自然是避不开萧云龙与秦明月之间的问题。

    如果按照秦老爷子的意愿,他真的是巴不得萧云龙与秦明月早日完婚,也算是了解了他的一桩心愿。

    每每谈及到这个问题,秦明月都会脸色羞红,她有种错觉,自己的爷爷像是生怕自己已经嫁不出去了般,非要把她往着萧云龙身上推。

    吃过饭后,秦老爷子拉着萧云龙来到大厅喝茶,还特地让秦明月过来亲手泡茶。

    秦老爷子一直以来都极为喜欢秦明月为他泡的茶,因此只要秦明月在家,她都会给秦老爷子泡着茶喝。

    萧云龙这也算是沾了秦老爷子的光,能够亲口喝到自己未来媳妇泡出来的茶水了。

    “云龙,我听说你在公司里训练着保安部的保安,而且训练得还很好,是吧?”秦老爷子呵呵笑着问道。

    萧云龙脸色一怔,他说道:“确有此事。我身为保安的教官,正在训练他们,他们也很刻苦努力,没有辜负我的期望。一个个都很有恒心与毅力。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能够肩负得起守护整个秦氏集团的重任。”

    “这很好,我非常欣赏。这是一举两得之事,一方面能够让这些保安训练变强,另一方面他们变强了,秦氏集团安保方面也就更加安全了。”秦老爷子点头说道。

    “老爷子你放心,我会好好训练他们。”萧云龙说道。

    秦老爷子笑着,他说道:“对你我自然是极为放心的,说起来我们秦萧两家有着悠久的历史,从你的太爷爷,也就是我父亲的那一辈开始,我们两家就已经结交。到了我这一辈,我跟你爷爷更是相交莫逆,是真正的兄弟。还一起上过战场呢。”

    “哦?竟有此事?”萧云龙问道。

    “哈哈,当然有此事。我跟你爷爷都参过军,后面我们都离开了部队。我退伍后接手秦家的产业,壮大秦氏集团。你爷爷就发展萧家武馆。那时候我跟你爷爷时常往来,你的爷爷可是一个犟脾气,跟他下一盘棋,他起码要悔棋五六次。”秦老爷子笑着,眼中也露出了一丝缅怀故人之意。

    “可惜爷爷早逝,我未能见到他一眼。”萧云龙说道。

    秦老爷子脸色隐有黯然之态,他缓缓说道:“当年之事,我所知甚少,事发过后我赶去时,你爷爷已经重伤在身。我还清楚的记得,当时你的爷爷拉着我跟你父亲的手,他对着你父亲问着,你母亲是否已经安全逃离,有没有遇难,腹中胎儿是否保住等等。直到得知你母亲已经被护送逃离,他才放心下来。接着,你爷爷拉着我的手,恳请我答应他一个条件,那就是日后无论你母亲生下男孩还是女孩,望我能够尽力扶持保护。故人老友临终之言,我秦盛烈岂能辜负?因此得知你回来的消息,我真是高兴,我的岁月不久了,能多活一天是一天,仅剩下的心愿就是希望你跟明月能够好好的,我也老怀欣慰了。”

    萧云龙心中一动,眼眶都要微微湿润起来。

    自己的爷爷那一场事件过后重伤在身,弥留之际最关心的是自己有孕在身的母亲是否已经安全逃离,只可惜自己当时仍在腹胎之中,注定了此生未能看到自己爷爷一面。

    “云龙,斯人已逝,往事远矣。人,就该活在当下,切不可被那仇恨蒙蔽了双眼冲昏了脑袋,那此生断无快乐可言。”秦老爷子对着萧云龙语重心长的说着。

    萧云龙明白秦老爷子的意思,那是让他回来之后不要因为当年萧家惨遭仇家围杀之事而过度的怀恨在心。过度的仇恨能够毁灭一个人,怀着仇恨而活,非但自己活过不快乐不幸福,反而还会连累伤害到身边的人。

    萧云龙深吸口气,他缓缓说道:“老爷子,您放心,我心中有度,知道怎么做。”

    “好,好。”秦老爷子笑着,他拍了拍萧云龙的肩头,说道,“说起来你跟你爷爷有些方面很像,性子耿直刚烈,特别是那股威霸勇猛的气势更是像极了。所谓将门出虎子,萧家男儿的这个特性倒也是代代相传。”

    萧云龙笑了笑,他看着身旁的秦明月,他说道:“明月,你别顾着给我跟老爷子倒茶,你也喝一杯。”

    “云龙,明月泡的茶如何?老头子我就是爱喝明月亲手泡的茶。”秦老爷子笑着说道。

    “味道自然是极好的,也就是跟老爷子在一起才能享受得到这样的福气。”萧云龙说道。

    秦老爷子脸色一怔,他说道:“怎么?难不成你们在明月山庄住着的时候,明月都没有给你泡过茶?明月啊,你可不能看着云龙耿直憨厚就欺负他啊。”

    “老爷子,你误会了,明月贤惠温柔,怎么会欺负我呢?没有的事。”萧云龙连忙说道。

    萧云龙越是这番解释,秦老爷子就越加的不信,他一个劲的劝说着秦明月,让她不要欺负萧云龙。

    秦明月檀口微张,上下嘴唇都合不拢了,她无比诧异,更是郁闷得不行——自己什么时候欺负过这个家伙了?没有被他欺负就万幸了,自己岂会欺负他?

    但现在秦明月已经是百口莫辩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反观萧云龙坐在一旁老神在在一副我很无辜的模样,更是让秦明月心中的气不打一处来。

    “老爷子,其实明月对我挺好的,我们相处得也很和睦。每天早上,明月都会早起给我准备早餐呢。这让我很感动。”萧云龙见着秦老爷子一个劲的数落劝说秦明月,他真是有些过意不去,急忙开口说道。

    “这做早餐是应该的。两口子在一起就应当相互包容,相互尊重,这才能长久。”秦老爷子说着。

    秦明月听着都快要哭出来了——爷爷,我跟他八字还没有一撇呢,怎么到您口中就成了两口子了?

    即便是萧云龙这样的脸皮听到这样的话也怪不好意思的,他笑着说道:“老爷子的话我一定会谨记在心。对了,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儿啊?我想跟明月去散散心。”

    “这里有丽水云山风景区,有个丽水湖,景色倒也是可以。那你跟明月过去走走看看吧。”秦老爷子说道。

    “好。”

    萧云龙点头,他站起身,朝着秦明月使了个眼色。

    秦明月唯有站起身,她道别了秦老爷子,随着萧云龙走了出去。

    走出秦家老宅,秦明月心中的气一股脑儿的涌上心头,她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人真是太无耻了,我、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了?没被你欺负就不错了。居然还跟爷爷告状。”

    “明月,你也看到了,我没有说什么不是?这不怪我啊。再说了,我现在不是找个借口把你带出来了嘛,否则你现在还被秦老爷子教诲一番呢。”萧云龙说道。

    “瞧你这话说的我还得要感谢你呢。”秦明月说道。

    萧云龙笑了笑,他说道:“好了,先不说这个,老人嘛他自然是希望我们和和睦睦的在一起,顺着他的意思来就是了。”

    “你什么意思?顺着我爷爷意思来,跟你成婚然后生孩子啊?”秦明月脸色微红的说道。

    ——这不是迟早的事吗?

    萧云龙心想着,他并未说出口,笑着说道:“咱顺其自然。先不说这些,走吧,我们去那个什么丽水湖看看。我都还没去过呢,你应该认得路吧?”

    “真不知道我爷爷怎么想的,胳膊往外拐,我才是他的亲孙女好吧。”秦明月郁闷的说道。

    萧云龙笑着,他坐上了车,招呼秦明月做了上来,他启动车子,顺着秦明月所指方向朝着丽水云山景区飞驰而去。

    这个景区就在丽水镇上,因此用不了多久的车程就到了。

    由于是周末,倒也是有着不少人过来这个景区游玩,所幸游人不算太多,不至于拥挤的程度。

    萧云龙停好了车,与着秦明月一块走进了景区内。

    丽水湖极为广袤,湖水清澈,碧绿如翠,湖畔种植着一株株杨柳,微风吹来,柳枝摇曳,倒也是给人一种极为心旷神怡之感。

    萧云龙与秦明月沿着湖畔漫步行走,他们难得有这样静下心来的时刻,因此倒也是显得很惬意与享受。

    萧云龙看着湖面,看到丽水湖中有着游人租着小船在湖中划动,倒也是挺有趣味。

    “明月,我们也去租艘小船在湖面上划动一番。”萧云龙说道。

    “啊?”秦明月一怔,她说道,“这会不会有危险啊?”

    “能有什么危险啊,你看别人不都好端端的吗?再说了。既然这个景区有这样的项目,说明安全方面的问题别人都考虑好了。不会有事的。”萧云龙说着,他一笑,又说道,“这碧水荡轻波的,偕同一个美女,泛舟而游,那是多浪漫的事情啊。”

    “我怎么就没看出来浪漫在哪儿呢?”秦明月说着,不过她还是随着萧云龙朝着租船的地方走去。

    她来过丽水湖多次,但从未租艘船在湖面上泛舟而游过,如今听着萧云龙提起,倒也是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建议。

    在那明媚的阳光下泛舟游行,想来也是别有一番风趣。

    ……

    说到做到,十更爆发,只求兄弟姐妹们能够给予订阅支持,有月票就投一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