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这是走错地方了?

    萧昊退出大义分舵的大门, 抬头瞄了一眼。 ̄︶︺sんцつ

    没错啊。

    萧昊心中满满的黑人问号,他刚刚还以为这里是君山洞庭, 剑三地图上那帮恨不能用酒洗澡的师兄弟npc呢。

    丐帮的人集体吃错药了不成?

    他隐约猜到这大概跟那个跟踪他的弟子有关,只是……莫非那弟子是个大嘴巴?怎么好像丐帮上下风气都有点嗯……微妙?

    那几个想戴云幕遮的弟子模仿屡屡失败,更是佩服萧昊带着云幕遮还能行动自如,下决心说什么也要练好这门不畏浮云遮望眼的功夫。萧昊在一旁暗搓搓地偷听着他们的对话, 心情颇为复杂。

    “系统, 我现在逼格多少了?”

    【叮!当前成就:隐元秘鉴·心满意足, 进度:3548/10000。】

    【恭喜侠士获得进度称号[吾辈逍遥], 是否装备此称号?】

    萧昊挑了挑眉, 总觉得有个坑等着他:“这个称号有什么用?”

    【装备此称号, 将对丐帮八袋及以下弟子产生效果[心驰神往],此效果无法被驱散。[心驰神往]:对效果来源目标的行为美化50%,信任度增加70%。】

    “……”系统,你这么配合他装逼,他有点招架不住。“……那、那就装备吧。”

    【叮!已装备称号[吾辈逍遥],称号效果即刻生效。】

    随着系统的声音落下, 萧昊看到眼前的丐帮弟子们突然刷刷刷地都朝他这个方向看了过来,吓得萧昊送到嘴边的酒坛子都僵在了半空。

    “萧兄弟好!”大大小小的叫花子们异口同声,震得萧昊一个激灵, 手一抖险些把酒坛扔出去,赶紧捏紧了坛口, 空着的那只手在后脑摸了摸, 大声回道:“兄弟们好!兄弟们辛苦了!”

    ……这情景怎么有些似曾相识……

    萧昊莫名其妙地想, 接下来他们是不是要喊一句“为人民服务”?

    他赶紧摇了摇头,打消这些稀奇古怪的念头。

    今日是一品堂与丐帮惠山之约,那徐长老也真耐得住性子,非要拖到现在才肯交代他之前所说的那重要之事,萧昊只能感叹一句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就算这剧情被他这只蝴蝶搅的乱七八糟面目全非,大事件大走势还是纹丝不动。

    “怎么不见我大哥和长老他们?”萧昊环顾一圈没看到人,随便揪了一个丐帮弟子问道。

    那弟子很是激动,囫囵了几下才说清楚:“方才有四个点子来闯分舵,帮主与众长老已将他们都带去了杏子林。”

    萧昊点了点头,便运起大轻功四方行,在众弟子目瞪口呆下一个冲刺,紧接着双臂展开猛地跃高数十丈,像只鸟儿滑翔似的向杏子林赶去。

    这些弟子哪里见过这样的轻功,江湖上最顶尖的轻功也无非是一苇渡江,仍需借力,可是萧昊这一套轻功,竟似全没有重量似的,天地间任由翱翔,众弟子见他在高空中时而俯冲时而拔高,行将落地之时又是一段毫无借力的飞跃,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天空中,惊得连嘴巴都合不上了。

    *

    萧昊虽然不知道杏子林具体方位,但他有小地图,朝大致的方向飞过去,看到地上大量丐帮弟子都聚集在一处,便知晓他们所在,于是一个急停从高空直直坠下去,落在众人面前。

    丐帮大轻功飞的极高,最后一段落地也是笔直降落,速度极快,他猛地从天上掉下来,把下面的人都吓了一大跳。

    “我嘞个乖乖……萧兄弟莫非是天神下凡不成?”

    “他刚刚是从哪儿落下来的?这高度真是人能飞上去的?”

    “是天上!我看见是从天上正掉下来的!”

    ……

    萧昊装作未闻,向乔峰和几位长老行了个礼,才道:“听闻有人来找丐帮麻烦,我没有来迟罢?”

    徐长老抚着胡须摇摇头,和颜悦色道:“没有没有,来的正是时候。”

    那大义分舵弟子所说的四个点子正是王语嫣一行,萧昊这露这一手轻功可谓惊艳,风波恶一向对稀奇古怪的功夫感兴趣,连忙去请教王语嫣:“姑娘,你见多识广,这小子用的好俊的轻功!究竟是什么出处?”

    王语嫣却皱着眉摇了摇头,轻声道:“这门功夫我从未在书上见过。”

    包不同在一旁连连称奇:“连王姑娘都瞧不出来,这丐帮中确实藏龙卧虎啊。”

    萧昊落地之前就瞧见乔峰的脸色不是很好,再看全冠清跪在一边,马夫人和白世镜都已被押了上来,还来了几个不认识的武林人士和一个老和尚,立刻就反应过来这里可能发生了什么。

    “萧小兄弟,方才智光大师已在诸位英雄见证下将乔帮主身世言明,乔帮主说你已同他提过此事,想必心中早已有数,只是你身上还有些谜团未给大伙解开,此刻正是时候。”那姓徐的老头对他使个眼色,萧昊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他这眼色是让他干嘛。

    见他低头沉吟,却什么都不说,徐长老有些着急,引导道:“马夫人先前以担忧马副帮主为由,秘密找到我交给我一封他的遗书,当天晚上马副帮主就惨死,这件事情虽然已查明是马夫人不守妇道所为,但这信中内容,却实是写予前代汪帮主的一封书信。马大元兄弟受汪帮主所托带你回丐帮,你可知缘由?”

    萧昊这会儿其实很想回一句“不知”,但是这老头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他觉得自己要是不顺着杆儿往上爬,好好把笑尘决来历讲个清楚,实在惹人生疑。

    天晓得马大元为什么会把他这个傻子捡回来,乔峰之前好像也说过,萧昊是被他恩师汪帮主托付给他照顾的,难不成他是汪剑通的什么人吗?

    萧昊的脑子转的飞快,汪剑通死了那么久了,他再怎么胡扯也是死无对证,倒真是个可以利用的地方。

    于是他上前一步,硬着头皮道:“实不相瞒,汪帮主正是在下恩师。”

    徐长老满意地笑着点点头,众人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叫萧昊心底有些困惑。

    萧昊见这老头没什么奇怪反应,知道自己所言没被瞧出破绽,心里有了些思量,继续道:“诸位可还记得我是何时来到丐帮的?”

    乔峰道:“是元丰六年五月初七,正是我接任丐帮帮主那日。”

    萧昊对这个配合的金大腿满意极了,继续道:“正是!师父早年看中我天赋,曾授予我一招半式,但后来我与师父失散,流落市井还撞坏了脑子。师父找不见我,我大哥又有天纵之才,实属丐帮帮主的不二人选,于是将帮主之位授予大哥。后来寻到了我,而我痴傻疯癫早把武学忘了个干净,以前学过什么倒也都无甚关系了。”

    徐长老这会儿却面露异色,追问道:“你当时当真傻的什么都忘了?”

    萧昊看他表情不对,连忙刹车,否决道:“非也,我时而混沌时而清醒,想是脑中撞出了血块,淤血吸收殆尽再被外界一刺激自然就恢复神智了。”

    徐长老这才又露出笑容,萧昊心头吁了一口气,却仍不敢完全放松。

    这个副本这么刺激的吗……临场应变全靠演技,简直要命啊。

    吴长老听了连连点头:“难怪如此……这么一来汪帮主的安排倒也说得通了,你会打狗棒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萧昊心里一个咯噔,警铃大作:“我师父的……安排?”

    宋长老摇头笑道:“你如今方才恢复神智,自然是不知晓的。”

    萧昊一头雾水,徐长老冲他招招手,递出一纸信笺,道:“方才我已同大伙看过这封手书,这上面你师父的字迹你定然认得。”

    萧昊接过信笺,他才分不出汪剑通的笔迹,但既然这老头都这么说,必然不会作假,他低头一看,信笺上的文字自动被翻译为简体中文:

    “字谕丐帮马副帮主、传功长老、执法长老、暨诸长老:乔峰若有亲辽叛汉、助契丹而厌大宋之举者,全帮即行合力击杀,不得有误。下毒行刺,均无不可,下手者有功无罪。其后,可将丐帮托付于萧氏子昊。汪剑通亲笔。[注]”

    ……

    系统,你出来,保证不敦死你!

    【叮!系统繁忙。】

    侠之一字,于多少人不过是个沽名钓誉的称谓,做到本就十分艰难,在江湖中人人称道更是不易,而在官府眼中,侠以武乱禁,更是难以得到认同,更不用说日日被他们的打打杀杀惊扰的普通百姓。

    然而只有萧昊。

    草莽心中如何,江湖如何;天子心中如何,国体如何;百姓心中如何,人间如何。

    ——古往今来,只此一人。

    那日城墙之上,群雄大赞萧昊的“厚礼”,却得知他已功成身退逍遥天地,十分惋惜没能与他道别,众人一齐叹惋之时,却见人群后面冲出来一个面色青紫的少女,还有一个面目狰狞的青年,扑通一声跪在那辽帝面前,求他带她回大辽救命。

    耶律洪基应下不犯大宋之事本就不怎么心甘情愿,如今看到阿紫的模样,想起他们之间的赌约,便问起她的事来。

    阿紫一面哭一面将自己偷袭萧昊之事讲了,说自己中了天狼子的诡计,如今身中剧毒命不久矣,她成功伤了萧昊,与辽帝的赌约已算达成,想要的赏赐唯有保住性命一条。

    众人闻言纷纷皱眉,就连耶律洪基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尴尬。

    再一看阿紫所中之毒,骇人无比,若不是游坦之一直以内力相护,她早就要毒发身亡了。想到萧昊竟是顶着这么一副身躯前去掳的耶律洪基,不由个个神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