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今年帝都有七块地进行拍卖,其中五号地在九号地铁线旁边,是商住两用。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还有与九号交叉的四号地铁线所经过的七号地,商业用地,两块地算是在一起,总面积达到五十万平方。之前暑假我听三婶问过土地竞拍的事情,这两块地的使用年限分别是七十年和五十年,有没有兴趣?”谢铮这天礼拜六的晚上,给许宁打来了一个电话。

    “铮哥,我妈之前和我提起过购买土地的事情,可是你也知道,我们家的条件有限,没有那么多钱。按照现在八十年代的价格,这两块地的总价格怎么着也得合计千万左右,这可是一笔天价啊。”

    谢铮在那边笑道:“你还是高估了目前帝都的房价,这两块地都在现金帝都的郊区,虽然在几十年后这两块地的位置也算是黄金地段,但是宁宁你可别忘记,这两条地铁线,在年底就即将提上日程,所以你明白这其中的利润吗?以千万的价格拿下来,放到年底,等地铁线的消息爆发出来,你知道这可以翻几倍吗?”

    “……”许宁想到这种可能,不由得吞吞口水,“铮哥,到时候最少好几倍啊。”

    “知道就好,所以你和三婶说一声,若是没问题的话,就让她来帝都处理一下竞拍前的手续,我会帮三婶解决这笔钱的,这次咱们吃个大的。”

    “那个铮哥……”许宁赶忙喊住谢铮。

    “还有什么事?”谢铮在那边声音宠溺的问道。

    “就是,你明知道能赚这么多钱,你也能搞到这笔钱,为什么不自己弄啊?”许宁的心脏跳的如同癫痫似的,想到年底他们家里将会瞬间暴富,真的是忍不住。

    “我以后是要从军的,不能经商。”谢铮声音清冽的笑道:“以后你早晚都是我的人,咱们分什么你的我的,先去和三婶说说吧,外婆喊我吃饭了。”

    “嗯!”

    当晚饭桌上,许宁就把谢铮的话告诉了秦雪娟。

    秦雪娟心里也是很激动的,可是却并没有失去理智。

    “你说小铮帮咱们弄到那一大笔钱?”她皱着眉头问道:“这可不是几块钱,而是有可能上千万,去哪里随随便便找这么一大笔钱?”

    许宁也不知道,可是她就是有种脑残的相信谢铮能够做得到,不然他也不会和自己说这件事。

    “铮哥还说,五号地和七号地这两块地是连在一起的,总计五十万平米,平均一块地也就是数百万,两块地加起来能达到千万,但是铮哥说,在年底国家会在这两块地旁边开通地铁线路……”

    许宁没有说太多,她知道自己的母亲不是个文盲农村妇女,而是在现在这个年代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有些话不需要说的太明白。

    只是听到即将开通地铁站,母亲的眼神就瞬间变得特别亮,她很显然是看到了商机。

    父女俩看到她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许建军忍不住问道:“娟儿,你在想什么?”

    “我是想到时候这两块地真的到手了,是咱们自己把地抵押给银行然后自己开发,还是等地铁消息放出来后,再转手卖掉!”她说完,又蹙起眉头,“可是也不对,既然小铮能知道这两块地旁边即将通地铁,那么到时候参与竞拍的人肯定也会有人得到内部消息的,有点麻烦。”

    许宁觉得母亲这纯粹就是杞人忧天,她对帝都的形式是不知道的,可是铮哥上辈子却在帝都待了一辈子,很多国家内部的政策措施他再清楚不过了,对于帝都的发展也是没有人比他还要清楚,除非这个世界上还有和谢铮差不多条件的重生者,不然重生也不是万能的,比如她。

    铮哥既然提到了这两块地,那就是说这两块地在七块土地中的地理位置不算太好,不然铮哥也不会专门提出这两块地,帝都的发展现在可是日新月异,其他的地竞争肯定会很激烈,他们这边一点资金都没有,是必然无法得到手的,他做事不会没有目的。

    “自己开发会非常的麻烦,我觉得到时候转手拍卖掉的好,按照铮哥的意思,咱们若是千万拿到手,到时候拍卖的价格保底三千万,这样至少能赚两千万。”许宁看着母亲的表情,“妈,四五个月的时间,咱们最少能赚两千万啊?”

    “你这孩子。”秦雪娟回过神来,嗔笑的看着女儿,“不要着急,这种事情无法一蹴而就,是需要步步为营的,现在咱们连竞拍的资格都没有,手中可是一干二净,你现在就转眼想着去赚两千万了。”

    “明天你给铮哥打电话商量一下嘛。”许宁交代了一句,也不再说什么了。

    她是盲目的信任谢铮,可是母亲却也有自己的考量和打算。

    次日秦雪娟趁着中午的时候,给谢铮去了一个电话,和谢铮一直说了约有一个多小时才算是结束。

    两天后,她交代了厂里的领班后,带着一应的资料和文件,再次踏上了开往帝都的火车。

    许宁倒是不担心,可是许建军却整日里在家里惦记着,不过这件事他并没有和外人说,就连于春花都没有泄露,现在只是想想,谁知道最终的结果是好是坏,还是等事情完成后再说吧。

    而且就算那块地到时候无法转手,留在秦雪娟手里也不会就此荒废的,他还是相信妻子的能力的。

    来到帝都后,秦雪娟来到江叔家里。

    两位老人没有询问秦雪娟这次过来的目的,她能来就挺高兴的了。

    午饭后,秦雪娟帮着高秀兰收拾好碗筷,就被拉到了客厅里。

    老太太从带锁的老旧木桌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给秦雪娟,“娟儿啊,这是小铮上个礼拜天去学校前给你准备的,说是你这两天就过来,一来就让我给你。”

    秦雪娟心里大为震惊,她知道这张卡里必然有很大一笔钱,逾千万不止,可是那孩子是从哪里弄到这么一大笔钱的?而且就在这短短的三五天内,这手段未免太惊世骇俗了吧?

    “谢谢高婶。”秦雪娟内心充满了感激。

    “谢我干啥,我都不知道里面有几块钱。”高秀兰不在意的笑了笑,“那小子就说是帮你办的一张卡,说的也是,你家现在开工厂了,钱还是存在银行里安全,虽然我是觉得放在自家里才算是安全,不过那小子居然和我说,放在家里容易发霉和遭老鼠咬,纯属胡说八道,我家的钱一次都没让老鼠咬过。”

    秦雪娟听到高秀兰的话,就知道谢铮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两位老人家,她有些感激。

    不然知道谢铮一下子搞到了一千多万块钱,两位老人还不得厥过去啊。

    距离拍卖会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接下来足够秦雪娟办理竞拍的一切流程了。

    这期间,秦雪娟还和谢铮在礼拜天休息的时候聊了很多,基本都是关于这次土地竞拍的事情,以及年底国家关于地铁线的一系列举措,谢铮都回答的非常精准,且让秦雪娟很是信服。

    现在钱还一分钱都没花掉,若是觉得不靠谱,她完全可以自己主动回去,左不过就是稍微浪费了一点车票钱,现在的秦雪娟还是不在乎这几块钱的火车票的。

    十一月初,土地竞拍在帝都瑞安酒店开始了竞拍。

    今天来瑞安酒店参与竞拍的都是开着私家车过来的商界大佬,而秦雪娟是唯一一个打车过来的,当然这并不足以引起谁的重视,毕竟今天过来的还有不少是看热闹的,场内就两百多个位置,可不是谁都能拿得出几百上千万来买地的,这需要的可不仅仅是钱,还要有很高的商业眼光。

    今天相信很多来的人都是冲着一块地王来的,这块地在帝都非常显眼的位置,地表还有一块老旧民宅,这些是真正的民宅,而非他们家里买的那种官宅四合院,因为地理位置很特殊也非常的显眼,在秦雪娟看来这完全就是寸土寸金的黄金地王,面积在将近五十万平米,是商住两用,其中的利润必然是巨大的,可惜秦雪娟这点钱是完全不够的。

    想拿下那块地,至少也得六七千万的价格,这完全比拼的就是谁的财力大,魄力足了。

    谢铮帮她看好的五号地和七号地,地理位置是这七块地里面最偏僻的,有的人买地不会加紧投入建设,反正有几十年的使用权,放个几年等到合适的时机转让也是个很不错的注意,小商小户都喜欢炒房,而大财阀则是炒地皮,这个和眼光的关系不算大,关键是和财力有关。

    若是土地竞拍,你竞标成功,到最后却拿不出竞标款,到时候则会承担一笔不菲的违约金,当然这种傻逼情况极少出现。

    “姑姑?”秦雪娟刚走进会场,就看到一个俊美儒雅的男子大跨步走了过来,“您怎么来了?”

    秦雪娟看到秦钊也是颇为意外,不过随后就明白了过来,“和你的目的是一样的。”

    “您还真是……”秦钊唇角弯了一下,“咱们一起坐吧。”

    “阿钊,这就是你的姑姑啊?”霍宇驰跟着在秦钊身边坐下,他这次过来纯粹就是跟着秦钊看热闹的,秦钊是看中了一块地,不过能不能拿到手他似乎不是怎么很在乎,毕竟目标主要还是集中在魔都,那边明年三月份也有一场土地竞拍会,这家伙看中了一块地。

    “是边,姑姑,这是我的同学霍宇驰。”

    “你好。”秦雪娟和旁边的小伙子含笑点头,看着这小子一双桃花眼,总觉得是个风流人物。

    “姑姑你好。”霍宇驰一点都不客气,“我和阿钊是从初中就认识的好哥们,我们感情好着呢。”

    这就是秦钊的姑姑啊,果然是一身飒爽的气质,相貌也是极其的漂亮,现在三十多岁的年纪却肌肤嫩的要命,正是一个女人最成熟性感的年纪。

    听秦钊说她的姑姑十几年前下乡了,难道乡村的水土真的很养人吗?这比起他家那个小侄女的肌肤都要嫩啊,还真是让人无法理解。

    “姑姑怎么想要买地了?”秦钊好奇的问道。

    霍宇驰也不管,急切的问道:“姑姑,前段时间阿钊去你家,带回来好几箱罐头,我就吃了一罐苹果的,还有别的种类的吗?”

    “有黄桃,山楂和葡萄,现在一共有四种,明年可能会增加一款草莓的。”

    “真的啊?”霍宇驰兴奋的说道:“姑姑,我家在魔都有好几家连锁商超,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和我家合作啊?”

    “当然有兴趣。”秦雪娟抿唇轻笑,“不过我们厂的规模很小,现在的订单也已经压到了明年,恐怕是无法供应你们家。”

    “没关系啊,我们家可以给你们投资,扩大工厂规模。”

    “和工厂规模无关,是货源的问题,我家的水果都是有着专属货源,只采用这一家种植的各种水果原材料,别的比不上这家的果子好。既然你已经尝过了,想必也知道我家的罐头比起别的都要好吃很多倍,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货源有限。”

    听到这番话,霍宇驰顿时觉得很是气馁,若是工厂规模那还好解决,可若是货源的问题,那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扩大种植规模?这也不是三两年就能成功的,到头来还是得等着。

    看到霍宇驰的神态,秦雪娟笑道:“这次来帝都我带了几箱,等拍卖会结束跟我去拿吧。”

    “好啊好啊。”霍宇驰顿时就满血复活,“谢谢姑姑。”

    “不客气。”

    秦钊现在终于是能插上嘴了,“脸呢?”

    “你还说我?”霍宇驰看着秦钊,一副天怒人怨,“咱们可是多少年的好哥们了,你上次带回家有好几箱吧?居然就给了我一罐,真好意思。”

    “我以为这么便宜的东西,霍少爷是看不上眼的。”

    “别总是你以为,直说你就是抠门。”

    看到两个小伙子打打闹闹的样子,感情非常好,秦雪娟也很是欣慰。

    很快,竞拍就开始了,拍卖的顺序是从七号倒一号,倒着竞拍的,一号地是地王。

    既然他姑姑来了,秦钊也就不打算插手七号和五号了,其余的地倒是可以试着出手,钱的问题他自己不够还有霍宇驰,并不需要担心。

    秦雪娟准备参与竞拍的这两块地,占地面积合计是很大的,若是放在后面,几乎很少会出现这么大的地了,一般就是几万平米或者是十几万平米,超过二十万的也很少,通常都会分割成好几块进行拍卖。

    现在国内的发展处于起步阶段,土地竞拍也是刚刚开始,也算是一个很好的时代了。

    至少知道这次拍卖会,谢铮就让秦雪娟过来了。

    她在拍卖会之前也和谢铮商量过了,准备留下五号地的二十万平米留给自己,若是年底真的如同谢铮所说的,会在这两块地上建造地铁,单单七号地的三十万平米,也足够秦雪娟赚的盆满钵满。

    房地产商也农民的心态其实是一样的,手里有地心不慌。

    最终,这两块地被秦雪娟以九百四十二万拿到手,算是提早结束了这次的竞拍。

    在场参与竞争的大佬,只有三两个女人,而秦雪娟能够拿下这两块地,在现场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家的代表,居然有如此大手笔。

    曾经有人计算过,八十年代的万元户放到三十多年后,大概是两百多万,所以秦雪娟这九百多万的竞标款放在后面大概是接近三十亿,真的不便宜。

    “阿钊,姑姑还真的是大手笔啊。”霍宇驰凑到秦钊耳边说道。

    “嗯!”秦钊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秦雪娟随后就安静下来了,之前秦钊是看中了二号地,可是她却建议侄子拍下三号地,虽然三号地比起前面的两块地面积小不小,且位置稍微有点偏,在之前谢铮的分析中,这块地的价值并不比地王差多少,若是秦钊留着自己用的话,将来的发展可是非常的迅猛的,转手卖掉的话,或许赚的会稍微少一点,却也是稳赚不赔了。

    因为秦钊的目的在于留在手里自己用,而非倒卖地皮。

    其实在秦钊看来二号三号都没什么区别,能不能拍下来他也不是太在意,魔都的发展并不比帝都差,相反发展的空间只会更大,至少在现在看来是这样的,不过能拿下来他当然也不会放弃。

    最终秦钊舍弃了二号地,转而以比预期中的价格还要低一些拿下了三号地,姑侄俩都算得上是满载而归了。

    处理完之后的一应手续,秦雪娟就坐上了霍宇驰的车子,三人直接回到了江家。

    两位老夫妻是认识秦钊的,毕竟当年秦钊也是在香山村住了一个月,看到他过来都挺高兴的。

    “你们姑侄俩约好的吧,在帝都见面?”高秀兰赶忙招呼他们吃水果,当然罐头也拿出来了。

    霍宇驰看到罐头,美的一双桃花眼更是潋滟。

    这次总算是不虚此行了!

    ------题外话------

    酒喝多了头疼,下一章放在中午十二点左右吧,看完这一章就别等了。

    晚安各位心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