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一贯烈日炎炎的末世,好似天空作美,天上居然挡上了一朵朵漂浮着的阴云,比之前那灼热的天气,凉爽了许多。

    北方基地,西三区,第一军火商的驻地门口,又是一片热热闹闹,人来人往的场景。

    作为几天前那变异动物潮的动乱之后,西三区剩下的最完好的建筑——第一军火商的大型驻地,自然受到了关注无数。

    无疑,这样一来,的确是展现了他们第一军火商的实力,更遑论之前那一次变异动物群的时候,这第一军火商居然还有余力派人出来搜救幸存者,更是足以展现着他们的实力和底气,还有最重要的是让他们看出来了第一军货商的一些特质。

    比如说他们不会欺负弱小,不会趁火打劫,甚至还会在生命之危的时候帮助他们。这样的第一军火商让他们安心许多,排除异己的威吓总是吓人的,这一次的雪中送炭才是他们放心、安心的。他们也乐的跟这样一个庞大的势力打交道。

    当然,也正是这一次的搜救,让西三区大半的人都受了他们的恩惠,第一军火商的地位更是跟着水涨船高,开始流传于耳的事迹除了那一夕之间斩杀战神全部人的让人震撼畏惧的消息之外,还多了救援西三区幸存者的美名。

    这不,刚过去了几天,幸存者们修整好了之后,就开始一个接一个的上门送礼说是谢礼了。

    有人是真诚的表示感谢,有人只是为了摆脱这次的人情,总之,一切都还是往好的方向发展的,至少没人否认他们救人的功劳。

    同样的,这次上门,自然也还有另存着心思的人,比如说之前被皇甫颜说动了的老铁几个,就是奔着加入第一军火商来的。

    还比如一些年轻的姑娘们,她们倒不是来自荐枕席的,而是看上了第一军火商中的黄金单身汉们了。

    第一军火商的大当家楼炎枭已经充分的表示了这辈子就一个媳妇儿的言论,那么想必他的手下也是如此。而且就之前那变异动物潮的时候他们可是看到了,那一个个手下都是一视同仁的防御物品,而且他们一个个的实力都不差,只要钓上,啊呸,交往一个,想必以后都不会差的。

    于是,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就在门口按照规矩交了围观费守着,万一要是和其中一个看对眼儿了呢。

    当然,这个也不是什么少女怀春,现在的少女可比末世前的心思深沉多了,她们最主要的用意是背靠大势力好乘凉,现在的第一军火商无疑是最强大的,不少人想要加入的。但是这加入的考核据说实在太难,既然正规方法进不去,姑娘们就只能期盼着能有第一军火商的人看上她们了,靠着男朋友进去也是好的呀。

    但这大半个上午过去了,除了门口两个长的比较挫的守门人之外,其余的全是其它各个战队的送礼的人了,至于第一军火商的人却是半个都没瞧见,可把姑娘们等的心焦焦,着急极了。

    但是好在今天的日头不猛烈,她们擦了把汗继续咬牙等着。

    而门口那两长的“很挫”的闵律风和赵雨彦可看的津津有味极了。

    两人眼珠子灵活的一骨碌,互相对视了一眼,暗搓搓的在心里偷笑着。

    有了这易容面具就是赞啊,想什么时候出来就什么时候出来,想看戏就看戏。

    一早他们第一军火商内部就已经得知消息,一大波妙龄少女袭来找男朋友了,可把他们吓的连门都没敢出去。

    尤其是白老还乐呵呵的在旁边推波助澜说是要帮他们相看相看,这么一来,事情可就大条了。

    好说歹说才把这个爱做媒的主给劝住了,但是却没人敢去守门了,生怕像昨天一个倒霉的兄弟那样,被那些女人给碰瓷算计上。

    但,谁说男人就不要清白了的?

    谁说男人就能随便了的?

    第一军火商的众男人们表示,他们可矜持着呢,坚决不要这样碰瓷来的艳福。于是,就在这互相推诿的关头,刚兑换了易容面具的赵雨彦和闵律风就举手报名了,美其名曰:为兄弟们分担。

    可把最可能轮到去守门的几个兄弟感动坏了,当然,也有不少人知道这两纯粹的就是闲的发慌,想去看热闹的。

    他们也不拦着,反正有人分担了也好,于是在兄弟们的帮助下,两人把易容面具可劲儿的捏了两张自认为都丑的吃不下饭了的脸,然后就兴致冲冲的去守门了。

    结果果真看到了不少的好戏,可以说是现场版宫心计也不差啊。你瞧——

    “哎呀,我的发夹,怎么掉了,别踩——”一个娇俏的姑娘惊呼了一声。

    但,她旁边一个温柔的姑娘一动脚,吧唧的一声,被踩碎了。

    娇俏姑娘没哭,但那温柔的姑娘却是先自己哭上了,“嘤嘤嘤……妹妹,我不是故意的。”

    娇俏姑娘不乐意了,恨恨的就看着她,“你明明就是故意的,我刚才明明喊了别踩的。还有,你哭什么哭,装模作样的,你就是看我比你漂亮才踩坏我的发夹的,你赔——”

    “嘤嘤嘤……妹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两人这边一咄咄逼人,一梨花带雨,好不热闹。而在那娇俏姑娘身后的那个弄掉了她的发夹的罪魁祸首却扬唇偷笑,脸上的表情明晃晃的就写着一句话:让你们狗咬狗去吧。

    赵雨彦定睛一眼,这女人比那个温柔的姑娘长的差一点儿,怪不得要让这两吵起来呢。先败坏了她们给人的印象,那长相就次要了,好计策好计策。

    但是她虽然有计策,但也逃脱不掉别人带给她陷害。

    “啊——”一声布料撕碎了的声音,她那条长裙被人踩着直接被撕裂了一条口子,而且还是从上往下的一条,这下可比踩发夹更糟了,因为这都露肉了。

    “啊——”尖叫慌乱声响作了一团。

    啧啧……闵律风看笑话似的发出了两声意味深长的笑意来。

    他乐呵呵的正看戏呢,但是殊不知麻烦却已经找上门了。

    “这位大哥——”一道软绵绵、甜蜜蜜的声音在他身前响起,震的闵律风慌乱了一下,但很快的就回过了神。

    他微微蹙眉了一下,直接往后退了两步,这女人身上的劣质香水的味道实在难闻。

    见着那姑娘的脸僵了僵,脸色难看了几分的样子,闵律风就暗暗的翻了个白眼儿,就知道这姑娘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就是不知道找他这个“丑的吃不下饭”的人干什么?

    当作没看见她的脸色,闵律风悄悄按低了一点儿的声音道,“这位姑娘找我什么事啊?现在是我的上班守门时间,还请姑娘速速道来。”

    “我——”那姑娘显然没想到闵律风这个“丑人”居然说话这么不留情。人已经够丑了的,脾气还这么不好,那她的选择对吗?

    但是一想到自己惹的事,她双眼就是一暗,咬了咬牙决绝道,“外面的恶霸想强迫我,还请这位大哥救命啊,若是……若是大哥能出手相救,小女子……小女子愿意以身相许——”

    说着,娇羞的朝着他抛了个媚眼儿。

    可看的闵律风顿时就是一个激灵,脸上大惊,“卧槽,我自己看我这张脸都快吐了,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饥不择食,连我这个丑八怪都盯上了!”

    赵雨彦在旁边暗搓搓的偷笑,果真不愧是风哥,就连变丑了还是那么受欢迎。

    那姑娘原本娇羞的脸上也是一僵,半天都没动弹,瞪大了眼睛显然不可思议,这个丑八怪说什么?说她饥不择食?这是在讽刺嘲笑她吗?

    正在闵律风再接再厉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那人群中突然就窜出来一个很凶的胖子,“你这个臭娘们儿居然跑到这儿来了,快跟老子回去,老子花钱买你的,你竟敢逃,哼,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那娇羞的女子脸色又是一阵难看,但惟独没有惧怕,当然,她身上还是表演了一番被惊吓了的动作,只见她浑身一颤,然后快速回过头,垂弦欲泣,“不……那些卖我的人我都不认识,他们没权利卖掉我的。”

    “哼,那可就由不得你了。”那很凶的胖子眯着眼,霸道的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