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怪鱼

    ——————————————————

    ......

    “好像是一条蛇?死掉的蛇?”

    苏小妹指着那藏匿在草丛间一动不动的如同绳子一般的长条。 ̄︶︺sんцつ

    貌似真的是一条长虫,有鼻子有眼的趴在那里。全身的肌肉都瘫软在那里,像是坏掉并且散发着河腥味。看似真的死了......

    只是陆安康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怀疑。

    苏小妹也只是瞧了两眼,便打算将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你说我哥的尸体......”

    “小心!”

    几乎在陆安康出口提醒的瞬间,苏小妹全身失控的被扯到了水里面。事发突然,那一瞬间之前,陆安康想到的是自己在未来世界电视科教频道中看到的那些野生动物猎捕猎物,有的会装死,有的则会伪装成其它东西,等待猎物进入圈套的瞬间,将猎物擒拿下。这种本性,可并非只是在活物上面。

    陆安康来不及去思考那河里面到底会是什么东西,他手持轻剑,纵身扎进了那冰冷的河水当中。因为是峡谷的地势,河水深度是以极其陡的坡度不断纵深下去。随着水深,四周的压力也逐渐增强......毕竟是*凡胎,陆安康明显感觉到了不适。

    可是被某种不知名东西擒走的苏小妹就在眼前,陆安康情急之下,将手中轻剑直接飞了出去。

    轻剑以十分缓慢的速度前行了没多远就停下了,毕竟受到了手中阻力的影响。陆安康不得不对着剑柄,使出浑身的掌力,再度一推。

    从小到大,练习水性的同时,陆安康在父亲陆成的逼迫下学习了一系列在水中战斗的能力。他并非是一个生而喜水的人,却是一个后天和水打了二十多年交道的存在。他清楚水的一切,水也接受着这个行走在陆地上的生灵。借助水力帮助,那掌力明显有了一定幅度的加成,剑如同虚空中离弦之箭一般射中了那扯住了苏小妹腰肢的黑蛇。

    “黑蛇”断掉。陆安康顺势将那摆脱了黑蛇束缚的苏小妹拉扯到身边,极速的朝着岸边游过去。

    所幸,他那一剑黑蛇之后的怪东西因为疼痛半天没有回击过来。

    而他也顺利的带着苏小妹回到了岸边。

    呛了几口水清醒过来的苏小妹,惊恐的扯掉了缠在腰肢上面的黑蛇。

    那的确是一条蛇。

    有眼睛,却异常的柔软,表层还有一丝滑溜溜的感觉。

    最主要的是一股恶心的粘液.......

    “就像是舌头一样???”

    陆安康突然有种诧异的感觉。而这时,河底下再度传来了动静,伴随着哭声。一道极速的水流朝着陆安康冲了过来,还在黑蛇和舌头之间思考的陆安康未及时注意到。好在已经清醒过来的苏小妹,一脚踹到了他的肚子上。那极速的水流后藏着的一把轻剑只是划过了他的肩膀。

    那是自己的剑。

    看来是底下那怪物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把轻剑给抛了回来了。

    “你说我哥的尸体会不会是被这怪物给抢走了?”

    苏小妹这样说,陆安康也是这样的想。

    如果真的是这样,和河底下这怪物显然是免不了一战了。

    陆安康将岸边的刀匣丢给苏小妹,打开之后,里面有他为这一次准备的一些装备。简单的介绍了一些,苏小妹这种没有法力也能使用的装备之后。陆安康将一张黄符贴在了无名刀的刀柄上面,并嘱咐苏小妹:“千万别把这刀柄上的黄符给揭掉!”

    说着便一个猛扎进了冰冷的河水当中。

    他手中提着那把轻剑一点点朝着那河中怪物那里游了过去。他之所以选择这把轻剑带在身上原因,自然是因为无名刀的威力最适合的时机便是在最后决一胜负的时候,给对手一个突然袭击。

    当然,陆安康不舍得。

    虽然河水中他有优势,但优势也未必能保证他获得胜利。一旦无名刀在河中丢失,他恐怕没有能力再找回来。而在岸上......

    陆安康想到对付死马的时候,无名刀脱手的画面。

    若是这样一把神兵利器丢了。

    他可是会心疼的。

    ......

    随着陆安康往河水深处,越游越深,逐渐不见了踪影。

    岸边的苏小妹则是老老实实的守在了陆安康刀匣旁边,将刀匣背在自己的背上,注视着河面上的动静。

    想来,危险在河下。

    但她想不到的是岸上也并不是安全的。

    尤其是当她听到了忽然传来的“嗡嗡”声之后,她大骂了一句脏话,便开始沿着河岸跑了起来:“该死的苍蝇竟然又来了!”

    难怪陆安康会提前安排一些装备如何使用,现在看来,他应该意识到那些苍蝇是不会就此放过他们的。他们掉进河中的时候,不少的蝇虫也掉了下来。虽然在水中它们,不少同类失去了活动力,但不代表它们回到河岸上之后,不会再度回复。同时也不代表,进入这河底世界的也不止是她和陆安康两个人而已。

    .......

    分析到这里,苏小妹灵机一动。

    直接钻进了水里面。

    她这个做法是极其聪慧的。免去了和那些蝇虫们直接对战的局面,而那些蝇虫再度陷入了之前的困局当中,在水中依旧没有太多的活动能力。

    ......

    另外一边,手持轻剑一路朝着河底深处游去的陆安康,终于再度逮到了那个怪物的身影。

    远远的看上去,好似一条鱼一般。

    而更奇怪的是,此刻天黑,而河底却有着不少发光的礁石,将四周许多景物都照的十分透亮。

    但即便是这样,陆安康并没有看到除了怪物以外能够活动的东西。那怪鱼也发现了陆安康,口中又是一条黑蛇吐了出来。

    果然,那黑蛇是这个怪鱼的舌头。怪鱼的黑蛇舌头就要缠住陆安康腰肢的时候,已经提前将轻剑竖在身前的陆安康,直接在舌头卷住自己腰肢的瞬间,自己砍到轻剑的剑刃上,直接断掉了。

    又断了一根舌头的怪鱼,一怒之下,选择直接用脑袋朝着陆安康撞了过去。陆安康轻剑插在后腰上,双手一扒拉,活脱脱跟一条身手敏捷的鱼儿一般,轻巧的躲过了那怪鱼的攻击。

    怪鱼依旧不放弃,再度转身朝着陆安康追打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