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之前的日记)

    通风管道中始终有细微气流通过,不知里面含有什么成分,我外露部分的皮肤有些瘙痒。

    文科生露出头来,深吸一口气,叹道:“这股芬芳,莫非是次氯酸?这微量的添加,混入纯净的空气之中,当真令人心旷神怡……”

    我不知那次氯酸是何物,但萧风先生镇静如常,我也放下心来。

    这通风管歪歪扭扭,横七竖八,拐了少说十几个弯,每个拐角处皆有一片滤网挡住半边,也因此并不阻挡通路。

    爬了一阵,我觉得这构造有些奇怪,便向萧风先生询问。萧风先生告诉我,这是一种净化空气的方法,通过细长扭曲的管道,使污染物在每个管道拐角处的滤网被充分地吸附,故滤网与拐角的数量决定了滤过率。而由于每个拐角只有半边有滤网,因此即使滤网完全被污物覆盖,也不会使整个管道阻塞。我听了之后恍然大悟,对这构造深感敬佩。

    爬了约十来分钟,管道出现了岔路,前方被厚厚的滤网阻隔,无法通过,而下方则有一块出气栅格。萧风透过栅格向下张望,片刻之后,他卸下栅格挡板,身子向下一沉,就此不见。

    我不虞有他,也向下一跳,谁知竟跳入一条光滑的隧道,整个人斜斜向下急坠了十来米,直至撞到一物,这才停了下来。

    我惊魂未定,透过前方露出的些微光芒,发现萧风先生四肢撑住管壁,正挡在我身前,而在他前方,一条横行隧道与我们所在隧道垂直。

    萧风先生等我完全停下,便松开四肢,我俩一同落在那横行隧道之中。又一块巨大的出气栅格横在我俩面前。萧风先生向我比划了一个“张望”的手势,于是我俩一人一边,靠近栅格缝隙,向前方望去。

    在栅格尽头的下方,那里有一间巨大的白色房间,几乎与数据中心的横截面积不相上下。在房间屋顶的四个角落,有四挺重型自动机枪对准下方,射程及攻击范围几乎覆盖了整个房间。

    这房间分为两层,在我们对面的墙壁上层有一块巨大的镜子,我们所在墙壁的镜像在其中一五一十地映了出来。

    而房间下层,则有近百来张病床,每张床上都躺了人,每一位身子皆被数条绑带牢牢绑在床上,就连手脚也不得自由。

    床旁摆有输液架,输液架上架着输液泵,不过输液泵的液体并未输入病人静脉,而是直接注入病人头颅。

    每个病人皆全身裸露,面目狰狞,不断张嘴咀嚼,手足也一直处于挣扎扭曲状态,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皮肤均呈灰黄黯淡的颜色,如同枯萎的树皮。

    低沉的吼叫声在房间内不断响起,如同垂死病人意识不清时的呻吟。

    见到这副画面,我觉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颤声道:“这……这……莫非他们……正在把人……转变为丧……丧尸?”

    无人答话,我向萧风望去,只见他面色凝重,眼中蕴含着怒火,周身肌肉紧绷,如一头即将战斗的雄狮。

    忽然间,下方房间打开一道电子移门,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女子身后跟着两名护士走了进来。

    这名女子戴着口罩,但她火红色的头发与美丽的眼睛告诉了我她的身份。

    “卡梅拉……”我目瞪口呆地望着她。

    卡梅拉在一张病床前停了下来,伸出毫无保护的手,摸向那病人。那病人顿时如闻到了肉味的狗,张嘴就向卡梅拉的手咬去。但苦于脖子无法动弹,头动不了几寸,卡梅拉无所顾忌,摸了摸病人额头,翻了翻他眼皮,又摸了摸脉搏,最后又用听诊器听了胸部,说道:“这位还并未完全丧尸化,将滴速调快一些,说不定今天能够成功。”

    一位护士在一本病例上依言记下,另一位则径直来到输液架前,将输液泵的参数调整了一番。之后她们三人将整个房间快速转了一圈,卡梅拉并未再下达医嘱,在查完最后一张病床之后,卡梅拉说道:“将所有的银环蛇毒全撤下来,换成肉毒素。”

    两位护士对望一眼,一人问道:“可……那会不会……毒性太强了?”

    卡梅拉冷哼一声,道:“毒性强不强,只有试了才知道,你也不想哪天被他们咬上一口,变为丧尸吧?”

    护士们登时噤若寒蝉,随后卡梅拉道:“你们去执行医嘱吧,我留在这里,有一些重点病床,要详细检查。”

    护士们向她躬了躬身,随后便快步离去。

    卡梅拉待两人消失于房间,忽然身子一软,坐倒在地,双手捂面,身子一抖一抖,竟然开始抽泣起来。

    我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向卡梅拉质问,忽然萧风的声音传来,冷静如冰,道:“王子殿下,您还记得我最初在秘密观星对您的嘱咐吗?”

    我答道:“当然记得,萧风先生,您给了我一个药盒,还要我要不可再相信旁人,也不可妄图救人性命’。”

    萧风点了点头,道:“等会儿我一个人下去,逮住卡梅拉,向她问询,你在这里,无论下面发生什么,都不要轻举妄动。但如果我发生了什么意外,你立即服用那药盒中任意一颗药,然后不要管我,尽快离去。”

    我大惊失色,急忙道:“那可不行,我们一起下去。我有好多话想问卡梅拉,而且……我怎能对您见死不救?”

    萧风注视着我,严肃地说道:“下面属于重度传染病病房,您不是医务人员,没有受过防护训练,与之接触,被传染的概率极高。而且……严格说来……我也已经不算是人类……你完全不必将我的性命放在心上。”

    我不明白他话中含义,道:“我保证,除了卡梅拉,我什么都不碰……”

    萧风将我话语打断,道:“吾意已决,休要多言,你若再执迷不悟,我便将你打昏。”

    他这一说,我便不再执拗,点了点头,但暗下决心:“等会儿萧风先生遇上危险,我便豁出性命,也要相救。”

    但问题是,如果连萧风这等人物都有危险,我即使牺牲自己,又有何用?

    萧风不再多言,奋力一踢,将栅格挡板踹开,随后往下一跃,落入病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