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之前的日记)

    在这分基地中,有许多出乎意料的设施。

    比如酒吧。

    再比如养鸡场。

    这养鸡场绝非真正养鸡场所,而是养“鸡”场。

    抱歉,我不能再说更多了,只能透露的是,出于我自小受到的良好教育与对女性的尊重,这等场所我从来没有去过。

    但不幸的是,此刻我和萧风先生正在这养鸡场之中。

    我俩坐在一张桌子旁,周围充斥着暧昧的气味与昏暗的灯光。

    桌上除了酒之外,还有一根钢管,以及在钢管上舞动的*。

    我害羞极了,压根不敢抬头去看。

    萧风先生机警的目光则不断打量着四周,蓦地,他眼睛一亮,扭头对我使了个眼色。我哆哆嗦嗦地掏出一百琳镑,向那位跳舞的女士递去,战战兢兢地说道:“给……给你……小费。”

    那位女士眼中射出**的目光,向我挺了挺胸,我只觉眼前两个巨物晃了晃,顿时觉得脸上发烧,心里发懵。

    萧风一把夺过我手中的钱,往那位女士胸前的布料里一塞,向我传声道:“这里的小费都是这么给的,这也算是对她专业的一种认可。”

    我恍然大悟。萧风说完,迅速离开座位,我稍作逗留,随后也急急跟上。

    我俩一前一后,进了厕所。

    厕所里有数个隔间,我俩刚一进门,最后一个隔间正好关门。这么一来,所有隔间皆处于有人状态。隔间内不断传来女子呻吟之声与男子喘息之声,直听得我面红耳赤。

    萧风毫不客气,一脚将刚关上的门踹开,对着其中大声骂道:“奶奶的,敢跟老子抢女人?”

    说罢,他一把把隔间中的女子推开,随后将门反锁,那女子尖叫着逃开,紧接着殴打之声自隔间内传来,一男子不断发出惨叫,仅仅数秒之后,隔间内声息全无,再过一会儿,萧风若无其事地自门中走出,拍了拍手,向我道:“完事儿了。”

    旁边的隔间中人依旧自顾自寻欢,显然刚才的斗殴平时并不少见,故引不起什么轰动。我瞥了一眼萧风刚才离去的隔间,只见隔间内一人斜躺在马桶之上,正呼噜大睡,估计萧风用了什么奇妙手法,只令他昏睡了过去。

    我叹了口气,祈祷了几句,刚想离去,忽见厕所门口涌进五六号人,刚才那名逃跑女士站在门外,指着萧风嚷道:“就是他。”

    一男子大声吼道:“你敢惹咱们老大?”话音落下,这六人纷纷向着萧风扑来。

    萧风稍稍侧身,那六人便尽数扑空。不等他们再有行动,萧风一个直拳,正中一人面门,那人直飞出厕所,哗啦啦地压塌一排桌子。

    桌旁客人立马站起,吼道:“chicken fighting!”吼完,便照着旁边酒桌客人一拳打去。这一拳就像点燃了导火索,不一会儿整个酒吧尽皆开战,打作一团。

    我躲在角落,看着这混乱场景,心生感慨,想:“世俗之人为什么都这么好斗呢?如果都像我一样,无欲无求,品行高洁,那世上岂不会少许多争斗?可惜像我这样的人太少了……”

    正自怜自艾,自吹自擂,忽然一人瞧见了我,兴奋地如瞧见女人的色狼,红着眼奔了过来,举起醋钵大的拳头,作势欲揍。

    我微微一笑,心道:“这人看我生得柔弱,便想捡个软柿子捏捏,可惜他不知道的是……我曾受过皇家学院的拳击与击剑指导,平时不出手,只是因为我不喜争斗……”

    想到此处,那人已然出拳,我一个闪身,口中大喊:“妈呀!”连滚带爬,远远逃开。

    那人醉得不轻,一拳正中我身后的一根水管,将其打得凹陷进去,水管内本有压力,他这一拳下去,压力叠加,将一颗螺丝轰飞出来,击在一旁持着酒瓶的男子手上,又反弹在相邻吸烟男子的脸上。

    烟酒分别自两人口手中飞出,酒火相碰,霎时爆出一巨大火球,将周围一圈人须发衣物尽皆点燃,一时之间厕所内人仰马翻,鬼哭狼嚎,场面乱作一团。

    萧风本在对着地上一人狠揍,忽然火球袭来,急忙避开,望着我,眼中露出诧异目光,问道:“王子,您这是……火球?我还以为魔法不存在呢……”

    我无暇解释,大叫一声:“快跑!”接着当先奔出。萧风一愣,随即快步跟来。

    头顶传出喷水之声,惨叫之声登时缓和不少,看来火焰致使喷淋系统启动,救了燃眉之急。

    这也给了两名始作俑者迅速逃离作案现场的机会。

    ——————————

    时间回溯至一个小时前。

    我对着迷你电脑摆弄了半天,发觉这只是一个终端,所有的运算与储存皆在云端。

    也就是说,无论你身处何时,何地,用哪一台终端,只要身份识别正确,你就可以登入专属于你的虚拟机,获取你权限内所有的信息。

    也因此,我将这位名叫帕西提克·波尔中士的所有*,全都扒了个遍。

    以他的权限,无论如何也进不去数据中心。但在他的电子日记本中,我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他与他的上司斯特朗·奈斯,在为一名风尘女子闹别扭。

    这名波尔先生自是敢怒不敢言,因而在日记中将奈斯先生骂了个狗血淋头,该说的不该说的全说了出来。

    奈斯先生是一位少校,他有权限进入数据中心。而且他生活极是规律,每天午休时间,他雷打不动,会去养鸡场报道。

    于是我与萧风先生一商量,便想出了这条毒计——混入养鸡场,假装争风吃醋,伺机取得奈斯先生的身体样本,进而获取进出数据中心的权限。

    事情也一如所料,进展得极是顺利。

    我不禁怀疑我是否有作为阴谋家的潜质。

    ——————————

    我与萧风离开养鸡场,奔出两条街,这才停下脚步,找了一监控死角,将刚才取得的奈斯先生的血液喂给文科生。

    文科生一如既往,对这血液的质量品味鉴赏了一番,在萧风先生连番催促之下,这才完成工作,将萧风先生的指纹与虹膜转为奈斯先生的赝品。

    萧风先生准备完毕,对我的脸盯了一阵,皱眉道:“你的样子太像王子了……非得整整容不可,不然迟早会被人认出。”

    “整容?”我闻言胆战心惊,道:“还是不用了……我对我这模样还算满意……”

    萧风道:“莫慌,这只是暂时之事,并不改变结构,到此处,他自信满满地拍了拍胸脯,道:“更何况我还是一名出色的整形医师,不收你钱已算是便宜你啦!”

    我将信将疑,但也别无办法,只能答应下来,道:“好……那就麻烦您了……”

    便在此时,两个惊呼声传来,只见文科生与理科生同时蹿出萧风肩头,异口同声道:“万万不可!”

    我还未明白过来,理科生便抢着说道:“他数学极差,根本不懂角度为何物,往往差之毫厘,谬之千里,据统计,在他手下被毁容者比例接近百分之百,个个被社会不容,沦为废人……”

    文科生也道:“他的审美恐怖至极,与常人可说是截然相反,美如天仙之姿在他眼中与母猪无异。我曾见他对一张图片痴迷,结果一看,那图片上的女子简直是恐龙投胎……”

    俩怪物你言我语,令我听不真切,还未说完,萧风陡然出手如风,一边赏了一记指锤,俩怪物声音截然中断,饮恨离去。

    “没事的,别听他俩瞎说。”萧风露出和煦的微笑,向我伸出手来。

    这笑容在我眼中变成狞笑,不由得目露恐慌,连连后退,道:“慢,慢……容我想想……考虑考虑……”

    “还考虑什么!随我来吧!”萧风一声大喝,向我扑来,登时我只觉头下脚上,晕头转向,被他扛起带走。

    一分钟后,一间偏僻厕所中发出非人的惨叫之声,过不多时,萧风自其中走出,理了理衣服,轻描淡写地说道:“完事儿了,出来吧!”。

    我坐在马桶上,掩面痛哭,道:“不出来!你这是施暴!我恨你!”

    萧风眉头皱起,道:“你这么哭,等会儿引来旁人,还以为我俩在这厕所里干了什么不堪入目之事呐!老子活了一辈子,一直是直男代表,可不想临老了被人诬陷为……那个glbt……”

    我一想也是,这副场景实在太惹人怀疑,只好收住泪水,悻悻地对着镜子左照又照。

    我原来的锥子脸变成了国字脸,左大右小,嘴唇上翻,门牙露出,双眼皮被黏住,成了一单一双,金发变成了半金半黑。就连鼻孔也是一大一小。

    其丑陋程度,如参加我国选丑大赛,估计稳居三甲之位。

    我欲哭无泪,对萧风这“丑容”技术佩服得五体投地,但事已至此,也无法可想,只能带着悔恨,继续我那倒霉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