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之前的日记)

    趁着夜色,我们将白兰度夫妇搬回了家,并尽可能将弄乱的一切打扫干净,至于两人也许会有旷工的记录,只有交给该隐去摆平了。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到了九点,我、爱丝缇雅与该隐在酒吧见了面,一同乘坐班车,前往精神治疗中心。

    据该隐介绍,每层船舱的舱顶由双层磨砂玻璃制成,两层磨砂玻璃中间夹着灯管,可以模拟正常日出日落时的光线变化,这使得船舱中的光暗交替中几乎与外界一般无二。

    该隐给我与爱丝缇雅各带了一件白大褂,装成他手下的医务人员,而面具则由胡子与墨镜代替。爱丝缇雅并不知道昨晚之事,依旧认为我是她命中注定的情郎。

    精神治疗中心距该隐的解剖室还有不少路程,接近于a区中心,几乎等于横跨整个盖甘斯坦号,我们花了半个小时,这才到达目的地。

    这精神治疗中心外表由数个方块堆叠而成,形似积木,但与积木有所不同的是,两个方块之间连接之处极是细小,给人一种摇摇欲坠之感。方块颜色有所不同,但以淡色调为主,看上去颇为温馨舒适。

    我们刚一站到门口,白色移门便缓缓打开,仿佛知道有客人到来,因而开门迎客。我奇怪地问道:“该隐先生,你不说此处戒备森严吗?怎么好像任人光顾似的?”

    该隐咳嗽两声,低声道:“这个……这儿的精神治疗师……精神不太正常,别人……都不太敢来……对了,我刚刚接到通知,要我去军警处一趟,你俩好自为之,如情况不妙,立马开溜。”

    说完,他一个转身,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倒像先行开溜一般。

    我与爱丝缇雅对望一眼,彼此眼中均露出狐疑。但爱丝缇雅随即一笑,依偎着我,说:“亲爱的拉古拉,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我壮了壮胆,向治疗中心深处走去。

    走过一段短短的走廊,我们来到一间大厅,厅中颇为安静,本应是前台的长桌之后空无一人,倒是一旁的会客桌上放着三只茶杯,水面与杯口平齐,兀自冒着热汽,显然尚未有人喝过。

    我四下张望,只见前台桌面上放着两张精致的明信片,我无意偷窥*,但那明信片却是正面朝上,上面用典雅的琳兰字体写着几句话:“拉古拉卡夫卡先生,爱丝缇雅小姐,欢迎光临,如不嫌弃,请品尝桌上的昌国毛峰茶。耐心等候五分钟,我马上就到。——萨枯芭丝·乐乐白。”

    爱丝缇雅拿起明信片,抱怨道:“该隐这家伙,居然随意将我们姓名泄露出去,当真可恶,你说是不是,darling?”

    我心道:“他还算义气,若是将你我真实身份说出,只怕我们早就被军队重重包围了。”

    这般想着,嘴上却说:“是,是,亲爱的,你说得对。”

    “亲爱的”这称呼是冰霜向我开出的条件,具体说来……只要我能令爱丝缇雅开心,在盖甘斯坦号上,冰霜便听令于我。

    她这承诺是如此诱人,我不得不违心地接受了这强人所难的条件。

    我俩在会客桌前坐下,小声聊着天,我不时说些笑话,逗得爱丝缇雅咯咯娇笑,阵阵茶香飘来,沁人心肺,我一时恍惚,只觉得盖甘斯坦号上的生活本应如此悠然自得,而绝不应与什么丧尸凶杀联系在一起。

    拐角处传来一连串清脆的脚步声,我俩循声望去,只见一名身穿灰色职业女装、******的三十来岁女子走了过来。

    这名女子五官算得上标致,并未化妆,头发盘在脑后,露出整个额头,与她一对微微上扬的眉毛互相映衬,显得神情严肃,不苟言笑。

    她犀利而刻板的目光扫过我俩,眉头越发紧蹙,似乎对我的墨镜与胡子有所不满,接着她在我们对面坐下,用平淡的声音说道:“卡夫卡先生,爱丝缇雅小姐,请容我介绍一下,我叫萨枯芭丝·乐乐白,是这艘船上的精神治疗师。我听该隐介绍过你们,首先,我非常感谢你们能来看望我这无人问津的老女人——我这儿已经许久没有正常人来过啦,同时也希望这里的沉闷无趣没有吓到你们。”

    “不,不,乐乐白女士,这里完全不无趣……事实上正好相反,我已许久没有体会过如此舒适宁静的环境,简直都不想走了。”我急忙说到。

    萨枯芭丝微微一笑,我眼前一花,似乎觉得她那古板严肃的脸突然变得无比妖艳,充满着动人心魄的魅力。但待我眨了眨眼睛,她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依旧面无表情,正端着茶细细品茗。

    她用她那平淡如水的声音说道:“感谢您客气的外交辞令,令我不至于颜面无存,作为报答,我可以答应你的请求,让您与您的好友布鲁斯见上一面。但我要事先提醒您,这位布鲁斯下士受到了极为强大的催眠,早已失去了本身的意志,未必能认得出你来。”

    “什么?”我身子一震,回想起垃圾场中听来的传言,心中惊恐,颤声道:“是你……一定是你对他下的催眠……萨枯芭丝小姐,我求求你,布鲁斯下士并未犯错,一切都是误会……”

    爱丝缇雅卷起袖子,愤愤说道:“darling,跟她废话些什么?咱们绑了她,逼她解除催眠。”

    萨枯芭丝摇了摇头,说:“很遗憾,催眠他的并不是我,我的确试着解除过布鲁斯下士的催眠,但毫无效果。我想那位催眠师一定用了独特的催眠手法,唯有他自己才能解开。如我粗暴尝试,可能会摧毁了布鲁斯的精神世界。”

    “请让我见他。”我恢复了冷静,如此请求。

    萨枯芭丝点了点头,起身说道:“请随我来。”

    我拉起爱丝缇雅,心情沉重地跟着萨枯芭丝。萨枯芭丝绕了几个弯,径直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沉声说道:“芝麻开门。”

    金属门自动向内打开,我见到门内有一间狭长密室,正门对面墙上有着三道房门,门前放了三把座椅,每个房门上开了个小窗,约莫与成人坐下时的胸口平齐。

    “布鲁斯在第二道门后,你通过对话窗呼唤他,他就会过来与你对话,小心点,不要吓着我的病人。”萨枯芭丝嘱咐完毕,随即关上铁门,将我与爱丝缇雅留在密室中。

    我缓了缓心神,来到第二扇门前,对着门上窗口喊道:“布鲁斯下士,我来看你了。”

    门内灯光亮起,我透过小窗,见到一名男子背对着我,正坐在一张书桌之前,桌上有一盏台灯,屋内光芒正是由此灯放出。这名男子呆坐片刻,缓缓站起,向我走来。

    待他靠近,我看清了他的面目,的确与电视上的照片相似。

    我用我原本的嗓音说道:“布鲁斯下士……我是拉古拉,你还认识我吗?”以我对萧风的了解,他一定能听出我的声音。

    这名男子露出困惑神情,道:“拉古拉?我不记得了,也许我头部受过伤,忘记了一些事情。”

    我见他这神情不似作伪,又靠近了一些,大声说道:“是我呀,我是你的朋友,以前我俩经常一起玩角色扮演,我演吸血鬼拉古拉伯爵,你演吸血鬼猎人海温辛,仔细想想,你一定记得。”

    这暗示极是明显,萧风如神志清醒,绝不会听不出来。但眼前男子依旧一副痴呆表情,两眼上翻,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沉默半晌,蓦地将手伸入窗中,按超人工厂的运劲法门,用力掐住此人脖子,此人两眼一瞪,舌头伸出,脸涨的如同猪肝,双手用力抓向我的手爪,想要将之扒开。

    爱丝缇雅急道:“darling……你这是干啥,快放手,这人都快被你掐死啦!”

    我不予理会,咬紧牙关,手上继续加劲,那人挣扎了一会儿,渐渐没了力气,眼皮一翻一翻,眼看就要昏倒,我这才叹了口气,松开了手。

    那人得了解放,立即趴在地上,大口喘息,同时不断剧烈咳嗽,过了好久才缓了过来。继而用惊恐的眼神望着我,如同受惊老鼠一般逃向角落,连声道:“我是布鲁斯,我是布鲁斯……我盗用了上司信息,潜入实验室,是为了盗取贵重试验品……”

    他将这段话翻来覆去地说了好几遍,到后面的语句已成了一种无人能懂的呢喃。

    我不再理会于他,骤然起身,道:“爱丝缇雅,咱们走吧。”

    爱丝缇雅关切地问道:“那你的朋友怎么办?”

    我摇了摇头,道:“他已没救了,还是把他留在这儿安全一些。”

    爱丝缇雅神色讶然,随即默默点了点头。

    这名布鲁斯下士并不是萧风。

    我刚才用了超人工厂约十分之一的力量,但直至濒死,他仍未能挣脱。假如他真是萧风,即便是被催眠状态,也不会力气全失。

    更何况我同时运用了天才工厂的能力,感知了他的呼吸方式,颈动脉搏动,与萧风截然不同,无论一个人如何被洗脑,生理模式总不至于改变。

    这人不是萧风,萧风将他洗了脑,整了容,与自己掉了包。真正的萧风早已逃了出去……或许,他去了上五层找我,我俩错进错出,彼此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