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之前的日记)

    我在大学之时,主修的课程是集体心理学。

    有位哲人说过,真实的自我,会在带上面具后显现。

    现在看来,这句话果然有几分道理。

    人的心理本来就是复杂的,秉承道德的超我,遵从*的本我,两者妥协之后,方才形成自我。

    一个人所生活的环境,决定了自我的偏倚。如果在一个守序善良、受到监督的环境里,自我就会无限接近超我;而如果是在混乱邪恶、无法无天的环境里,自我便会向本我倾斜。

    戴上了面具之后,我的身份得到了隐藏,这感觉就好像仿佛世上的道德规范对我再也没有了约束,我可以尝试我想做而没有做过的事,变成我想成为而不能成为的那种人。

    我的本我正在显现。那个中规中矩,保守善良的达克斯代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外向夸张,亦正亦邪的拉古拉卡夫卡。

    顺带一提,上面提到的那位哲人……就是我。而第一句话是我杜撰的。

    此时的我正模仿着杜朗滋司科的言谈举止,对波旁的父亲进行拷问,从心理学上来说,利用他人最畏惧的形象,可以产生某种心理暗示,加强问话的效果。

    爱丝缇雅忽然张大眼睛,惊讶地看着我,说道:“拉古拉?你的声音……是不是有些变了?而且……你在舞会中……表现得……更加……更加……”

    面具下的我露出微笑,说:“……更加拘谨,是吗?那是当然的,爱丝缇雅大人,人的性格本来就会随着情景而转变,那时我面对您这么美丽的舞伴,急于取悦于您,自然有所收敛。现在则是为了拷问立场不明之人,当然要放手去做。”

    说到此处,我停了停,望向爱丝缇雅,说:“就像舞会时戴着面具的那位爱丝缇雅,无所顾忌,挥洒自如,与现在的您是不是也有所不同呢?”

    亦或那时的她,更接近于灾厄的那一部分自我?

    爱丝缇雅不再言语,似是默认了我的鬼话。我也得以转向波旁的父亲,继续我的拷问。

    我说道:“嗨,路易,我是您儿子的朋友、战友、同事,此时绑着您,实在是逼不得已。毕竟您带来的那位蛮努普利特先生,几乎把我们所有的俱乐部成员都弄得不省人事。现在我想要搞明白的一件事是……您究竟是站在哪一边的?”

    路易波拿巴愁眉苦脸,叹了口气,说:“我自然是军队的人,但波旁是我的儿子,不久之前,蛮努普利特先生找到了我,说我儿子成立了一个旨在推翻现有体制的起义军,还与危险人物——前王子达克斯代拉混在了一起。要我想个办法,带他一人前来与波旁会面。正巧这个时候,波旁给我打来了电话,要我前来这里相会,我便只好带着蛮努普利特先生过来了。”

    萧风先生给我的吐真剂说明书中写道:这吐真剂并不能完全控制一个人的神志,而是让一个人心防失守,并诱导他在两难抉择中,选择符合他真心所期望的那个选项,而不受任何利益、胁迫、洗脑的影响。也就是说,路易波拿巴此刻所说,皆是他真实心意的表露,其余一切智能、行为皆与正常时无异。

    我点了点头,说:“但我回看了监控,发觉您在到达俱乐部门口之时,似乎受到了蛮努普利特先生某种胁迫,并且通过提高声音,试图对波旁进行提醒……是这样吗?”

    路易皱起眉头,继续说:“正如你所猜测的,我在途中反复向蛮努普利特先生保证,我儿子就是一个头脑简单的蠢货。成立这起义军,估计是一时冲动,绝对不成气候,我与他见面之后自会将他骂醒,无需劳他大驾。蛮努普利特先生并不对我的话进行评价,而是突然掏出一把手枪,对准我的后背,说:‘你照我说的做就行,其余不用多问。’我无法可想,只好在进门时试着进行暗示。”

    “但那之后……似乎他并没有再用枪威胁你,你也再也没有暗示过什么。”我问道。

    “因为已经没有必要了。”路易摊了摊手,说道,“我们已经进了俱乐部,波旁对我的暗示毫无反应,我总不能公然与蛮努普利特先生作对。反正他与波旁见面后自然会明白波旁的智力程度,也会明白他的担忧是多么多余。而且我如能表现的大公无私,说不定能明哲保身,以后有了万一,也方便相救。”

    “看来……波旁父亲是个聪明人,怎会生出波旁这样的儿子?莫非……”我心生狐疑,觉得路易波拿巴的头发隐隐发绿,但我随即压下了这个荒唐的想法,继续捏着嗓子,问道:“波拿巴先生,这杜朗滋司科既然已经将您留在这里,是不是意味着……他将您开除了?”

    老波拿巴木然地点了点头,似乎对被革职一事并不在意。我皱起眉头,问道:“这杜朗滋司科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以前从未听说过?”

    老波拿巴先生恨恨说道:“我以前也从未听说过他,直到盖甘斯坦离港前,王后对所有副部长及军队大校以上级别发了一则任命通知,说是将杜朗滋司科委任为奥丁大剧院的院长以及盖甘斯坦号船长。盖甘斯坦号上的一切事务,包括航线制定,军队调动,人员安排等等,都由他负责,除非女王下令,其他时候都有他做主。我们几个老家伙均觉得奇怪,甚至还怀疑这家伙是女王的情夫。”

    我微觉尴尬,咳嗽两声,问道:“那他公然反对女王,你们还听他号令?”

    老波拿巴无奈地说道:“总理、国防部长与五星上将都表示对他的支持,更何况……据说他掌握着整艘船的生死大权,违逆他等于送死。我们暗中猜测,他或许有着整艘船的自爆装置。”

    我听完老波拿巴言语,陡然灵光一闪,想到:“不,绝不是什么自爆装置,爱丝缇雅曾提到过……杜朗滋司科是什么灾厄中间人,也许……母后关于‘毁灭国度’的消息便是来源于他,也可能唯有他才知道如何将全船之人带离‘毁灭国度’的阴影。这也解释了母后为何将制定盖甘斯坦号航线的重任交予他手,以及为什么他能决定全船人生死。”

    也就是说,他知道如何在魔域存活。

    这般思索仅在一瞬之间便已完成,我强作镇定,道:“很好,老波拿巴先生,您帮了我很大一个忙。我马上便帮您松绑,让您与儿子重逢。在那之后,我还有一件事要您配合。”

    我顿了顿,沉声说道:“我要您帮我下到第十层去。”

    老波拿巴露出诧异神色,说道:“你要去军队基地?那是去送死啊!”

    我用不容置喙的语气说道:“波拿巴先生,我想您对我并不熟悉,自然无需介意我的生死,我也不要您带路,只要告诉我路径与方法,我自有本事前往那里。”

    老波拿巴想了想,笑道:“好啊,你这混球,居然敢拷问我,我其实巴不得你去送死呢,救世神保佑,最好你与杜朗滋司科同归于尽。”

    我知道这是他真情流露的表现,也意味着接下来他绝不会骗我。

    老波拿巴继续说道:“有好几条通路前往第五层以下,如果走中庭m区的常规电梯,那非常麻烦,需要进行身份认证、检疫、精神测试,而且除了船上的高层,没人能够乘坐。第二种方法,是紧急通道,位于中庭o区,一次可容纳数十人同时上下,用于医疗急诊、消防、军事行动以及弃船逃生,这通道一般不会开启,只有警报响起时,由钥匙持有人打开门锁,才能供人通过。第三种方法……就是走货物运输电梯,这电梯在船尾z区,只有凌晨两点会开放两个小时,上层产生的垃圾会通过污梯送至下层,而下层会通过洁梯将新鲜食物与干净织物送至上层。”

    我知道老波拿巴是军队后勤总管,对这些事自然了如指掌,于是问道:“依你之见,我应该走哪条路?”

    老波拿巴冷哼一声,说:“你走那条路都行,只要被逮住时不要供出我来。当然,货梯是最安全的,最多遇上一些清洁工,只是脏了一些。而我身上有应急电梯钥匙,你可以先拿着,万一船上发生警报,你就可以走应急电梯,也算多一条生路。”

    我点了点头,替老波拿巴松开绳子,老波拿巴活动了一下关节,随后取出一把钥匙,郑重交予我,说:“万一你被人逮住,马上把钥匙吞下,免得被人发现是我给了你。好了,老子要去教训儿子了,你多保重。”

    说完,他面色不善,向昏迷的波旁走去。

    我不知波旁会遭受怎样的酷刑,但此处一切已与我无关,当下收好钥匙,快步离开了罗斯玛丽俱乐部。

    身后轻捷的脚步声传来,我回头一看,发现爱丝缇雅正紧随在后,显然要跟我前去,忙出言劝道:“爱丝缇雅大人,此行前途未卜,您就没必要冒这个险了吧?”

    爱丝缇雅嫣然一笑,转过头去,正当我以为她打算离去之时,她蓦地回过头来,脸上已多了一副银色面具,冷傲地说道:“我们是同一类人,你敢冒险,我就不敢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