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之前的日记)

    由于我之前将萧风描述得忠肝义胆,波旁等人对他自是颇有好感,缠着我详述那义士如何将我救出,又怎样因我失陷。 ..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我硬着头皮,编造故事,说萧风本是一名士兵,因良心发现,决定弃暗投明,在军营中七进七出,历尽艰辛,最后甚至只身殿后,方才救了我的性命。

    由于编的太过夸张,到后来连我自己都觉得太假。但众人却听得津津有味,故事结束之时,波旁甚至感动得热泪盈眶,激动地说道:“如此好汉……真是天下少有!好,我波旁便是拼了性命,也要救他出来。”

    我长出一口气,说:“拼命是不必了,只要把你老爹引到此处,由我们出手将他拿下。事情便成了一半,这样也省得你落得个大逆不道的名声。”

    波旁狐疑地看着我,说道:“这可不一定,我爸可是有名的硬汉。据说以前曾有外国间谍将他俘虏,他受尽折磨,半个字也没透露”

    我沉着地说道:“任他狠来任他强,我有妙招心中藏。”

    那多种精神药剂在我手中,自然有办法令波旁父亲乖乖听话。

    之后我与朴中基、林可麦新(非裔)、飞加瑟斯(猥琐中年男)组成了所谓的智囊团,将如何实施绑架的所有细枝末节一一敲定,反复演练,直到觉得万无一失,这便开始正式行动。

    波旁等我给他暗示,拿起手机,拨通了他老爹电话,说道:“喂,老头儿,军队那边忙不忙?啊……有事儿,有事儿,那个……咱和几个哥们这几天闷得狠了,找了几个妞,今晚要开个……无遮大会……对,对,大家都不穿衣服的那种。我寻思着你在军队里太累了,不如你今晚过来一趟,咱父子俩一起找点乐子……来啊?真的来?好,地点是第三层剧院街罗斯玛丽俱乐部……对,小心点儿,一个人来,别让其他人说闲话……当然,当然,保证安全,我是你儿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话一说完,他立马挂断电话,激动说道:“这老色鬼,当真急色,我一说无遮大会,估计这会儿连内裤都已经脱了。火急火燎就要过来,大家赶紧的,准备准备,好好伺候俺亲爹。”

    我心中暗道:“你俩果然是亲父子,好色程度不相上下。”

    时间紧迫,大家当即各就各位,飞加瑟斯身为罗斯玛丽俱乐部的经营人,对俱乐部一应设施烂熟于胸,很快便将俱乐部外墙的灯光调成暧昧的红色,并将罗斯玛丽雕像用装饰灯裹成肉红色,看起来无比妖艳,令人不禁怀疑这帮人是不是经常这么干。

    乐斯特(比基尼女郎其中一人)戴起兔耳朵,搔首弄姿,站在门口,负责迎宾。霍儿(比基尼女郎另外一人)则穿着s女王内衣,等在后台,虚位以待。

    爱丝缇雅换上了女仆装,负责递送酒水,这套女仆装设计合身,正好衬托她的娇小,使她看上去越发可爱,但我深知波旁定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不由隐隐替他觉得肉痛。

    林可麦新与朴中基戴上了面罩,仅穿内裤,装作客人。

    所有人均戴着隐藏耳麦,我与波旁躲在监控室,负责掌控全局。

    由于波旁等人携带着充足的安眠药与迷幻药,萧风给我的药盒此时倒不忙动用。

    过不多时,监控显示门外走来两名戴着宽沿帽与墨镜、身穿宽大皮衣的男子,对着乐斯特说了几句,我听到乐斯特高声道:“欢迎您,波拿巴先生,只是……波旁先生说过,我们只接待您一人……”

    另一人对着波旁父亲耳语几句,波旁父亲点了点头,大声说道:“这位是我上司,他不能进去,那我也走了。”

    波旁听了,兴奋地向我说道:“这样正好,我老爹的上司,作为人质岂不更好?”

    我隐隐觉得不对。

    这两人站得太近了,几乎贴在一起。

    而且……这等*之事,为什么波旁父亲要叫得这么大声?就好像他故意让我们通过麦克风听到一样。

    正在我陷入沉思之时,波旁在一旁不断催促,我自是无心理他,只是“嗯嗯”地随口敷衍,波旁按耐不住,对着麦克风道:“乐斯特,放他俩都进来。”

    眼看两人步入大门,我突然生出一种感觉……我们以前是不是把军队看得太轻了?

    也许因为人手不足,他们的确削减了巡逻的人手,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放松了对上五层的监视。

    那无处不在的监控探头,屋内的心率检测,都说明了这一点,更何况……他们连屋内都监视了。

    我曾在数据中心试着回放过爱丝缇雅房间的录像,但因奈斯先生权限不够,未能成功。

    不过奈斯先生的权限不够,总有权限足够的人。

    萧风先生曾说过,这艘船上不存在人权。我那时深深认识到了这一点。

    还有一点,自从琳兰被宣称为灭亡状态之后,他们开启了船上所有的路由与信号发生器,之后便再未关闭。

    我可以通过路由登录《元素之门》的服务器,那其他人也可以登录其他热门即时通讯软件,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的沟通均无阻碍,这对于他们的统治无疑是不利的。

    他们为什么要放任大家这么做?

    那当然是为了收集大家的想法与动向,为了更好地监控。

    在我加入这结社之前,波旁他们肯定通过社交app进行过交流,鉴于波旁的智力,也有很大的可能,结社的目的已经暴露。

    但这结社规模太小,如同儿戏,军队人手不够,暂时不会来管。有可能只是被列入重点监控对象,对所有成员进行不间断监视。

    但之后情况发生了改变。

    我加入了进来。正好在被监控的爱丝缇雅房间之内,波旁这大嘴巴暴露了我的身份。

    接下来的情形恐怕更令他们满意……波旁将所有人聚集起来,还自作聪明地想要绑架他父亲。

    ……

    我又开始头痛起来。摇了摇头,暗暗想到:“也许是我太多疑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的猜想。现在也仅有两人前来,如果真的是陷阱,怎会只有这么些人手?

    想到此处,我紧紧盯住各处的监视器,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但直至波旁父亲与他上司坐到后台的椅子之中,将乐斯特与霍儿揽入怀中,也没有任何士兵或者警察出现在监控之中。

    而两名来客之间已经不再紧贴,波旁父亲神色轻松,全不似有任何隐瞒。

    我松了口气,心道:“看来是我想多了。”

    爱丝缇雅端上了掺着安眠药的龙舌兰酒,乐斯特与霍儿格格娇笑,将酒杯塞入两位先生手中,并娇嗔着强迫两人喝下,两人半推半就,举杯豪饮。

    男女欢笑声中,过不多时,波旁父亲如期睡去。但另一位男子则依旧谈笑风生,似乎丝毫没受到影响,波旁看在眼里,急得冷汗直流,口中喃喃念叨:“孙子,快倒下,老子的安眠药可是五十琳镑一粒的高档货,你当是白开水啊?”

    乐斯特与霍儿似也觉得奇怪,不由自主地望向监视探头,向我们投来惊慌的目光。

    那男子将剩余酒水一饮而尽,放声大笑,接着将墨镜摘下,露出一张留着美髯、富有成熟男子魅力的面孔。

    “各位晚上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作杜朗滋司科·蛮努普利特,大家也可以叫我‘剧院魅影’。”男子用所有人均无比熟悉的声音说道。

    这声音如同蕴含魔法,令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顿了一顿,我更是心头大震,不祥之感油然而生。

    我之前的猜测只怕是正确的。

    波旁则全未察觉异常,激动不已,对着麦克风吼道:“没想到钓到了一条大鱼,兄弟们,宰了这家伙!起义就胜利了。”

    飞加瑟斯、朴中基、林可麦新三人分别自三道门中蹿出,手持铁棍、铁链与道具步枪,向杜朗滋司科攻去。

    杜朗滋司科轻轻迈步,正好站在了三人中央,也不见他有其余动作,三人突然直直向上飞去,撞在天花板之上,接下来居然就此粘在那里,翻了白眼。

    乐斯特与霍儿则尖叫起来,转身就跑,但就在一瞬之间,两人身子一晃,栽倒在地。

    杜朗滋司科用他那标志性的戏剧化嗓音说道:“啊,这两位小姐为何这么大的反应?莫非是因为喝了那杯中之物?美酒美酒,真是让人沉醉,亦让人颓废。”

    波旁吓破了胆,抖如筛糠,结结巴巴说:“达克……这……这家伙是妖孽……咱们……咱们快……逃吧。”

    我紧张地盯着屏幕,按下回放,想要看清楚杜朗滋司科究竟用了手法,但一切事情发生迅速,且皆无征兆,当真犹如妖法一般。

    也许他是灾厄?

    但我并不气馁,偷偷戴上指环注射器,并服下了一粒药物。

    人间蒸发。

    我打算给杜朗滋司科致命一击。

    在那之前,我还有一个倚仗。

    爱丝缇雅,此刻正站在杜朗滋司科的面前。

    我相信,即使杜朗滋司科真是灾厄,也绝不是爱丝缇雅对手。

    但问题是,同为灾厄,爱丝缇雅会与杜朗滋司科动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