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之前的日记)

    我曾仔细检查过萧风的药盒,发现在药囊之下,还藏有十支1ml药剂和一枚微型指环注射器。.『.

    何谓指环注射器?

    这是一种外表精致、针头暗藏的注射器,可以像戒指一样戴在手上的,当与别人握手或者拍肩之时,压力增加到一定程度,注射器内的隐藏针头就会弹出,刺破对方肌肤,并完成注射。

    简直堪称是暗杀绑架,蒙骗行窃的神器。

    当然,以上介绍均出自说明书。

    药物方面,除了用掉的我两粒之外,还有如下十八种:

    “皮特容颜:名称源自于梅利悭著名影星布加迪·皮特,能在短时间内达成脸型塑造、缩小毛孔、提升紧致、消除暗沉、去除眼袋、抬高鼻梁等功效,使服用者拥有绝世容颜一整天,并散发出无穷魅力,在这一天内,无论男女老幼皆会为服用者所倾倒。”

    由于萧风的审美观怪得令人发指,因此我对这一条抱有深深的怀疑。

    “人妖之王:能够暂时改变服用者的激素水平,使之拥有异性的外观。即是说:如服用者是男性,那服用后脂肪比例会增加,骨骼肌肉会减少,胸部及臀部会放大,脸部线条会变得柔和;如服用者是女性,效果会与之相反,服用后会变得比男人更像男人。”

    “人间蒸发:服用者会散发出一种特殊荷尔蒙,令他人在心理层面上将之忽视。同时服用者生理体征、气质体态、行为举止会变得极不引人注意。综合以上效果,服用者几乎如隐形一般,即使大摇大摆从他人面前走过也会被当成空气。”

    “九死一生:服用者的呼吸会变得若有若无,心跳也难以测得。体温、血压、脑电图、肌电图、脑诱发电位等等也是与死人无异。但服用者实际上只是将表意识藏于最深的层面,潜意识仍在运作,如有危险,服用者在一秒内便能恢复正常。”

    “九命猫妖:服用后,一切身体机能皆以保命为主,骨骼会大幅钙化,肌肉损失力度,但增加强度,内脏之间也会生出强韧包膜、心肺、胃肠、肝肾等功能会自行调节,使人耐力与生命力增加,如同九条命的猫,难以死去。”

    “老无所依:让人生出皱纹,弯腰驼背,外表如同迅速衰老20岁,气质、心态也会如老人一样沉稳,但身体机能却超越巅峰之时。持续时间是一天,在这一天之中,服用者可以碰瓷、扮猪吃虎、或是骗取信任。”

    “乳臭未干:顾名思义,作用与‘老无所依’相反,让人变得皓齿红唇,星目黛眉,身材矮小,身手灵活,声线稚嫩,但身体机能与成人无异,持续时间为一天,在这一天之中,服用者可以碰瓷、扮猪吃虎、或是骗取信任。”

    “众矢之的:服用者会变得面目可憎,并散发出数十种异味,令人闻之心烦意乱。无论对手是人、是兽、或是灾厄,都会将服用者当作第一攻击目标,穷追不舍,除之后快,可谓吸引仇恨、掩护同伴第一神药。”

    十种针剂则是催情剂、昏睡剂、吐真剂、痴呆剂、发狂剂、胆怯剂、丧尸剂、致幻剂、失语剂、拟毒剂。

    口服药都是给自己服用,以增加生存能力,针剂则是用于对手,令对方受制于人。

    此刻我正戴着指环注射器,躲在角落,窥视着三名巡逻士兵。

    据我观察,整个第三层只有这三名巡逻者,而且这三人之中,只有一名是老兵,其余二人则是刚入伍不久。

    不光是因为这两人制服简陋、全无肩章,还因为这两人乘着电动平衡车,连枪都拿不稳,时不时都要踉跄一下。

    据我推测,在丧尸可能已被屠杀殆尽,且军队人手不足的的情况下,五层以上的这些社会精英、琳兰良民,一向秩序井然,循规蹈矩,军队自然无需多派人手。

    这也给了我这样的不安分之人可乘之机。

    在短时间内便可做出如此精妙的推理,莫非我有侦探的潜质?

    我不禁自我陶醉起来。

    但直到这三人远去,我始终未曾下手,而是站起身子,蹑手蹑脚地向着03013号房间走去。

    我并不想浪费宝贵的药剂,那是我的王牌,不到万不得已,我绝对不会使用。此刻戴着戒指,只不过为了以防万一。

    但我实在吃不准什么时候才是所谓的万不得已。万一还没来得及使用,我便失手被捕,岂不可惜?

    这就好像游戏中第一次拿到了限定次数的顶级道具,那种彷徨无措,患得患失的心情一样。

    ……说到游戏,两小时前,我试着在自己手机上登录了《元素之门》。发现在我们服务器一片灰色的名单之中,有了一些亮色。

    那是一个四人小队,正要招募一名坦克,前去开荒。

    而我,正是一名血多高防的半人半泰坦战士。

    不要误会,我可不是那种玩物丧志,不顾大局之人。我之所以在此刻登录游戏,正是因为听爱丝缇雅说过《元素之门》要开新副本,她的队友在召唤她之类的话。

    这是我找到她最快的方法,在《元素之门》中,如果并肩战斗过,那两人就成了可以放心将后背交给对方的同伴,可谓“今日我猪蒙不弃,他日超神带汝飞。”

    在那登录服务器的四人小队中,有一人极为引人注目。不光因为她的性别是女性。而且……

    她的名字是昌国文字:冰(??w??)??泪。

    角色是银雾精灵。

    职业是魔法师。

    头像是……爱丝缇雅。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不禁得意地笑了起来。

    我当即报名加入了队伍,由于我家境比较特殊,平时虽不算顶级的氪金玩家,但我认识4do游戏公司的总裁。就装备而论,我们这个服务器超过我的人也不会超过一只手。

    当我一身神装出现在我的新队友面前之时,他们的心里必定是万马奔腾的。

    只因他们几乎同时打出了“f**k”。

    稍作寒暄之后,大家一起踏上了开荒的征途。在我犹如不死之身的支撑之下,此次开荒的顺利程度远超想象。

    一个半小时之后,初级难度的boss“火魔之阿格莫忒芙丝”在我一人死扛与全体奋力输出的努力之下,终于发出哀嚎,沉入火之深渊。

    按照贡献值,队长(一名萝莉兔人族刺客)要将爆出的主要道具“冰之王希波泽莫的法杖”给我,我坚决不收,于是这法杖顺理成章的到了爱丝缇雅手中。

    爱丝缇雅显然激动至极,当即将之装备起来,满地图狂奔。不久之后,她给我私信,写道:“(??w??)??,高兴,哭死,谢谢哥哥,我正在盖甘斯坦号邮轮上,而且据我所知,除了邮轮上的乘客之外,这服务器再没别人玩了,莫非你也是邮轮上的乘客吗?”

    我回道:“是啊……我们这也算是苦中作乐,~( ̄▽ ̄~)~。”

    她顿了一会儿,又发来一条消息:“我游戏中有些任务不知道怎么做,你可以来教教我吗?我在03013号房间,如果你不方便过来,我可以来找你。(?>?<?)”

    我回复道:“没什么不方便的,我这就过来。ヘ(__ヘ)”

    对话到此结束,因此我才一路小心翼翼,来到了第三层,并躲过了巡逻士兵,站到了03013号房间之前。想起爱丝缇雅的倩影,顿时心情紧张,手心出汗。

    再次声明,我绝不是重色轻友,玩物丧志之辈。

    此时此刻,房间显示有人状态。这说明房间中人有着心跳,并非丧尸。

    前天在数据中心,我们查到爱丝缇雅的房间是首个转为无人状态的房间。那时的她,可能是用了什么手段,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房间,而未被军队察觉。

    也就是说,丧尸的转化,并非是由她开始的。

    想到此处,我微觉欣慰,但又暗藏不安,舞会上的可爱少女与实验室那恐怖灾厄的形象在我脑海中重合起来,令我犹豫不决。

    我吸了口气,定了定神,想起萧风因我之故,此时可能正在遭遇残忍酷刑,于是生出勇气,敲了敲门,道:“冰……之泪小姐,我是贫穷的少年(我游戏中的名字),来自第十区的海洋深渊服务器……”

    话音未落,门“刷”地打开,爱丝缇雅娇小的身形出现在我面前,我还未来得及继续自我介绍,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嘘”了一声,一把将我拉进房间,随后将门锁住,小声说道:“稍等,我跟我母亲视频呢。你先不要说话。”

    我顿时脑子发懵,心道:“你不是灾厄吗?怎么还有母亲?”

    但这话此刻不能出口,否则便会惹她怀疑。因此我只好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非礼勿视,非礼勿问。

    爱丝缇雅再次打开手机,说道:“妈,我回来了……刚才……刚才……是客房服务,我让她等会儿再来。”

    对面传来一中年妇女的声音,嘱咐了她几句,尽是些“注意安全、不要随便相信陌生人、多穿衣服、不要着凉”之类的话,爱丝缇雅敷衍几句,便急匆匆地关闭视频,坐到了我身旁。

    我心里紧张,想要说话,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爱丝缇雅也是显得有些局促,红着脸,偷瞄了我几眼之后,小声嘟囔道:“贫穷的少年……哥哥,你长得比我想象中好看啊……以前我也见过网友,都是些肥宅,没啥意思……”

    我觉得她越来越不像灾厄,反而与寻常少女没啥两样,心情稍稍放松下来,道:“其实我平时也挺宅的……不过我妈非逼着我参加运动,说是要顾及形象,我这才没变肥胖。”

    “是啊是啊,我妈也是,总是不让我玩游戏,非要我出去找工作,我都快被她烦死了。”爱丝缇雅顿时如同找到了知己,眼睛发亮,拉着我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