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一历2025年 1月10日虎跳日

    暴雨

    我自睡梦中醒来。 ̄︶︺sんцつ

    苍穹之下,万物已被狂风暴雨笼罩,瞧着不甚真切,雷声轰鸣,闪电在空中留下一道道银痕,美丽中蕴含杀机。

    远处的海浪起起伏伏,时如高山,时如深谷,海面则是暗黑色的,给人感觉仿佛有什么危险正隐藏其下。

    我浑身湿透,随着盖甘斯坦号上上下下,难受地想吐。

    “我这是在哪儿?难不成……”我自地上爬起,环顾四周,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我果然又回到了秘密观星台之上。

    “怎么回事?”我隐隐觉得头痛,查了查身上情况,并细细回忆。

    我依稀记得,我最后清醒之时,似乎正身处分基地实验室中,刚刚与贝西卜大战一场,遍体鳞伤,而且已被军队逮捕。

    但此时此刻,我却身处玻璃幕之外,全身无一处束缚。

    若不是身上伤口依旧隐隐作痛,我又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个梦。

    “我的离魂症越来越离谱了,居然能带着我越狱?慢着......莫非是萧风将我救出来的?”我想到。

    但萧风现下不在此处。

    我翻了翻衣袋,发现药盒还在,心里稍稍平静了些,但同时又有些奇怪:他们没有对我搜身?

    我苦思冥想,却得不出结论,一时恨不得再服一粒“天才工厂”。但我知道这药宝贵,万一遇险,还得靠它,于是强行将这冲动压下。

    忽然间,一阵强风吹过,挟着雨水与寒冷,令我不禁一阵哆嗦。连打几个喷嚏之后,我再也忍受不住寒意,加上饥饿袭来,于是打开闸门,取下了挂在阶梯上的背包,顺管道而下,想去找些吃的。

    由于这糟糕的天气,我攀爬时分外小心,生怕一个不注意,便被甩出盖甘斯坦,就此沦为鱼食。

    我翻进密室,关上窗户,打开空调,随着热风吹来,我稍稍好受一些,又在橱里翻了翻,翻出一包压缩饼干,就着瓶装水吃下。

    之前我曾仔细检查过这密室,发现虽无法通过正门外出,但这里面存了不少生活必需品,甚至食物与水都不缺乏,如要长期藏身,倒是不错的选择。

    正吃喝之时,我瞧见电视,突然心生好奇,想知道在这孤船之上能收看些什么节目,于是找来遥控器,将电视打开。

    屏幕上出现一名五官端正的军人,正襟危坐,面对着镜头说道:“现在播报盖甘斯坦号要闻,自琳兰帝国毁灭事件被披露之后,盖甘斯坦号上乘客情绪稳定,纷纷表示支持最新领导人蛮努普利特总统与军队负责人麦鲁阿瑟将军。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目前的宵禁依旧持续,请大家在入夜后不要外出,并随身携带身份证件以供随时查阅。”

    我揉了揉太阳穴,心想:“杜朗滋司科成了总统了?他之前是干什么的来着……对了,是什么奥丁大剧院的院长,怎么会一步登天?难道……其余人都心甘情愿地服从于他?”

    还有丧尸之事,他们还打算隐瞒吗?

    只听新闻又说道:“由于前皇后团伙所造成传动系统的故障仍在抢修只中,因此目前航行仍在停滞之中,近日的暴风雨可能会带来颠簸,大家一定要小心在意。

    “他们在说谎!”我一个激灵,跳了起来,情不自禁地叫道。

    凭我刚才在观星台所见,船身两旁有前进排开海浪所形成的浪花,并在后方留有尾迹,显而易见,航行仍在继续,而且速度不慢。

    他们一定是用玻璃幕罩显示了虚假的场景,意图瞒过所有人。

    这说明船的航向并不是昌国,而依旧是在开往魔域。

    如果他们现在就将这一实情说出,乘客一定会陷入恐慌,甚至会拼死抵抗,逼得他们做出下台或武力镇压的决定。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必须避免的情况。

    因此这一出瞒天过海的演出是必须的,等到达了魔域,一切已成定局,乘客们迫不得已,也只能听从他们的安排。

    而且届时还可以将这一责任全数甩在母后身上,可谓完美。

    我脑中瞬间完成这些推理,快得连我都感到不可思议。

    “莫非……天才工厂的药效是永久的?”我激动起来,急忙翻出说明书,仔细一看,只见药效上写着:暂时让人的思维变得敏锐,同时削减一切不利的负面情绪。持续时间:半小时。

    但在副作用一拦则写道:“之后会让人变得自以为是,自作聪明。”

    “好吧。”我苦笑着收起说明书,继续关注新闻。

    荧幕上的军官继续说道:“……由于军队人力紧缺,现进行紧急征兵,只要年龄在50岁以下,不论男女,身体健康,拥护杜朗滋司科先生的管理,皆可通过房内的电话拨打征兵热线:9616*514。良好的伙食以及优渥的补贴在等着您。”

    我脑中浮现出爱丝缇雅那美丽的身影,心里五味陈杂,想到:“爱丝缇雅……当真是灾厄?但与我跳舞之时,她与正常人完全没有区别啊?她说杀了不少士兵,莫非就是这次征兵的原因?”

    又一条新闻出现:“近些日子船上有当季常见流行病发生,如果您不时感到饥渴,或者有任何不适,请及时通知所在区域的长官,或者直接前来第五层的军事分基地。”

    “这是在说丧尸的事吧……卡梅拉仍没有放弃对他们的救治吗?”我想着,突然,一股没来由的自责感开始涌现,我对这情形熟悉至极,忙摇了摇脑袋,将之挥去。

    这段新闻过后,那军官说道:“好了,今日播报到此为止,大家如果有任何新闻,请及时拨打9616*222告诉我们。我们对于有价值的新闻会给予丰厚回报。”

    正当我打算换台之际,那军官忽然想起了什么,拿起一张纸,念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们需要大家协助……”

    荧幕上出现两张人像。军官在一旁说道:“前日下午,有两名男子闯入了第五层的军事基地,引起了一场涉及多起伤害的斗殴。两人还盗用了上级军官的身份信息,进入了军事重地,并导致宝贵的实验体损毁。现其中一人已被关押,自称是第三巡逻营的布鲁斯下士。另一人则越狱成功,经过调查,船上并无这名越狱者的登记信息,此人也极度危险,可能携带有致命病菌,请知情者及时向我们报告。切记,不要试图自己抓捕此人,不要试图自己抓捕此人。”

    我定睛细看那两张人像,发现其中一人可以大致看出是萧风,不过他稍稍改变了一下脸型,与原来颇有差异。另一人则是被丑容之后的我。

    “萧风……没有逃出来?”我顿时脑子发懵,瞪大眼睛,下巴几乎脱臼。

    新闻完全结束,我却再也没有换台的心情,靠坐床上,脑子急转:“萧风他与我一同被抓……自然不能用本名,那布鲁斯下士定是他混入军队所用身份。所幸军队不知道他有近乎于克隆的易容本事,故以为他只是盗用了奈斯的信息。至于我……由于没有查到我指纹与虹膜,因此只留下了整容后的照片。……现在我俩的身份皆未暴露,说明卡梅拉并没有出卖我们。”

    但问题是,为什么我在这里,而萧风先生仍被关押?究竟是谁救了我?

    我百思不得其解,绕着房间转了数圈,蓦地站定,心中已下了决心:

    我要将萧风救出来!

    萧风他因我而入狱,我如干坐在这里,实在是有违我的原则,同时良心上定会饱受煎熬。

    我并非不自量力之辈,我有我的底牌。

    第一,我有萧风先生的药盒。

    第二,现在军队因为爱丝缇雅与丧尸之事,人手紧缺。

    第三,我的身份尚未暴露。

    第四,我的直觉告诉我,卡梅拉是站在我这边的。

    第五,实在不行……我可以去求爱丝缇雅帮忙。0313房间,我记得很清楚。

    我总觉得,爱丝缇雅并非十恶不赦之人,她不过是行事任性一些而已。

    况且她与我的关系……似乎还算不错。

    还有第六点……那就是我王子的身份。他们既然处死了我的冒牌货,那就意味着他们并不打算真正杀死我,即使我失败被捕,也不过是被关押起来罢了。

    至少这么一来,我良心上就过得去了。

    主意已定,我当即换上背包中的衣物,拿起药盒,钻入管道。

    我来到甲板之上,发觉这里又有了些乘客。

    不同的是,这次大家的脸上都没了笑容,而且个个形单影只,互不理睬,自顾自地来回踱步。

    看得出来,他们并非丧尸,只是心情不佳,此刻闲逛,性质接近于监狱的犯人出来放风。

    我巴不得无人搭理,埋头快走。遇上军人巡逻,便装出无所事事的样子,躲在人多之处。等巡逻队离开之后,再继续赶路。

    巡逻的士兵可说是稀少,与之前那十步一哨的情形简直是天壤之别。更令人惊奇的是,之前显示为无人的房中那呻吟抓挠之声如今再无半分,如同死一般的寂静。

    “他们……除掉了所有的丧尸?”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