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郑城中热闹,汉中杨家同样这几日也不肃静,安排前来观礼的天下世家之人,以及作为守关的几个海内名儒,有邴原,华歆,管宁,蔡邕,郑玄,卢植等,杨家可不敢怠慢了这几位,这些都是海内名儒,门人弟子无数,如果不是几百年来少有的六艺三关,等闲是见不到他们的。ω δwww..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第四日早上,赫然下起了鹅毛大雪,清冷的北风吹起一片片洁白的雪花,满天飘洒,天地之间一片雪白。

    左钧走出房门,看着漫天的大雪,心情大好,正所谓瑞雪兆丰年,冬天下大雪,预示着来着要大丰收啊。

    左钧对正在走过来的左长庚和阎立道:“两位,值此重要关头,今日突有瑞雪纷纷,实乃佳兆啊!”

    左长庚和阎立应声道:“主公此行必能名震天下,青史留名啊!”

    左钧哈哈一笑:”借两位吉言,我们走,去松鹤书院!“说着骑上万里乌烟兽当先出府朝着松鹤书院而去,身后左长庚和阎立等人紧紧骑马跟随,留下了一长串的蹄印。

    一路无话,很快就到了松鹤书院门口,今日松鹤书院可谓人山人海,几乎全南郑的人都到了,幸好有高手用了法术将书院之中的情景映在了天上,不然松鹤书院估计要被挤垮。

    左钧带着满身的风雪站在了书院门口,门口处有两个年轻人,显然是准备迎接左钧的,看到左钧来了,连忙上前:“可是左家主?”

    左钧点点头。两个年轻人对视一眼,略高的青年上朝天引发了一张符箓,并不是什么攻击符箓,而是一张信息符,通知里面:正主来了。

    那略矮的青年一边伸手一边说:”左家主,请跟我来!“

    左钧带领众人踏阶而上,在那矮个青年的带领下进入了松鹤书院。

    左钧甫一踏入书院之中,顿时感觉此处灵气比之外面强了很多倍,不愧是世家培养弟子的地方,果然不俗,相传颍川书院和鹿门书院之中不仅灵气更甚,还有提升智慧之效。

    松鹤书院论道台,此时台下黑压压的坐满了人,左钧刚一进入论道台的范围,顿时数千双眼睛齐刷刷的向他看来,充满了各种意味,同情,嘲笑,鄙视,探究,赞赏不一而足,所谓千夫所指,无疾而终,被这么多修为有成之人盯着看,一般人早就承受不住了,比如说给左钧带路的青年,此时就双腿就有点发抖。

    左钧直接无视了这些眼神,按照前世记忆中一种方法,心里催眠自己,他们全是猪,全是猪。

    左钧身形沉稳的站在当地,对着这些人施个礼道:”左家左钧前来应战六艺三关,不知哪位主持?“

    众人见左钧无视了这么多人的眼神压迫。此时都微不可见的点了一下头,恩,有点意思。

    阎家作为苦主,自然阎圃站了出来说道:”左钧,如果你此时可以让阎立回我阎家,放弃招揽他的想法,你还有反悔的机会,不然今日你就会道销身死!“

    左钧面露嘲讽:”阎圃,不必废话了,有什么能耐都用出来不,本家主全接了!“

    阎圃还没有说话,张卫站了出来:”左钧,我问你,你的万里乌烟兽从何而来!“

    左钧淡淡笑道:”有一个剪径毛贼,想要打劫本家主,被我杀了,然后得了他的万里乌烟兽,怎么张大人有问题?“

    张卫心中大骂,真是厚颜无耻,哪里的毛贼能有如此异兽,但是又不敢暴露张家养寇之事,只能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张鲁两位手下大将都受了刺,此时站出来:”左钧,不要多说了,既然你想招揽阎立,就按照规矩来,六艺三关你选哪三关,这里坐着的几位都是海内名儒,随便你选哪一个都可以满足你的要求!“

    左钧早就想好了,直接道:”我选数乐书三艺!“

    众人闻之,没有说话,只看左钧今日如何破三关之难,取六艺之精。

    张鲁道:”好,既然如此,那就准备开始吧!“说着张鲁就欲打开论道台。

    突然一声大喝传来:”慢!“

    张鲁闻声一皱眉头,向发声之人看去,只见一矮壮身影越众而出,此人正是谯郡曹操。

    此时曹操的名声已经传开,张鲁也不得不顾忌一二,问道:“孟德何故?”

    曹操拱手施礼:“还请张太守恕罪,操今日见瑞雪纷纷,诗兴大发,想在正式开始之前玩个小游戏,不知可否!?”

    张鲁想了一下,点点头,示意曹操自便,场外的袁遗见此情形,心中忧虑,自从那日曹操被许子将评为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之后,声望大涨,现在连一方之雄的张鲁都要给他面子了,这不是个好兆头啊。

    曹操转过头来对着左钧道:“左家主,能作诗否?”

    左钧此时心中大笑,作势,那可是太会了,随便钞一首都能让你曹操五体投地的佩服哥,小样,先在诗上虐一下你再说。

    左钧点头一笑:“略会一二,孟德有何指教?”

    曹操大笑:“左家主比如以雪为题,赋诗一首,流传出去也是千古佳话啊!”曹操其实是好心,对左钧的勇气很是佩服,但是却无法阻止左钧的挑战,故而想借左钧作诗的机会提点一下左钧。

    这时阎圃又跳出来道:“孟德这是为难左大家主啊,左家向来以史为精,怎会吟诗作赋呢,左家主还是早早挑战为好,免得做出什么可笑之文出来,丢了你们左家的脸!”

    左钧也不动气:“阎圃,你怎知我左家不会吟诗作赋,不如和你赌一把,如果我作得诗赋无法引动天地异像就算我输,这万里乌烟兽就是你的了?如何?”

    阎圃大喜:“好好,那我就笑纳你的万里乌烟兽了!”

    左钧摇摇头道:“如果你输了呢?”

    阎圃哈哈一下:“如果我输了,我阎家有一把巨阙宝剑,算得上上古名剑,就是你的了,不过估计你是拿不到了!”

    左钧笑笑:“那就等着看吧!”

    左钧对曹操笑道:“孟德兄,让我以雪为题,赋诗一首,不知可有其他要求?”

    曹操非常欣赏左钧的自信和豪气:“没有,只要能有好的诗文,操就欣喜不已了,不敢有何要求!”

    左钧点点头,站在雪中,台下众人都用不友好的目光注视着他,突然生出一股悲壮和豪情,不由的吟出第一句:”冰雪林中铸此身“

    左钧的声音好似有着无形的波动,又似一双无形的大手,漫天的风雪居然渐渐的开始在论道台周围形成了一道道冰雪铸就的冰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