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卡城内惨遭黑甲怪的屠杀,夜风尘没有去城中探查耽误时间,而是迈开双腿加足马力沿原路返回。ωヤノ亅丶メ....以他看来,城内真有残存下来的人也早就跑去逃命了,还有哪个傻瓜蛋愿意留下来等死,也难怪康尼等不到城内信息的传达,如今再去城中寻找无疑是在浪费宝贵的时间。

    视野两边的灌丛与树木飞快后退,耳边乎乎的风声似乎在督促他奔跑地速度再快点。泥泞凹凸不平的路上,飞快跑动的夜风尘不由得思索了起来。

    加卡城被怪物们攻破了,其余小镇的怕也是难逃一劫,焦木镇是距离加卡城最远的小镇,应该是非常幸运扛过了昨晚的攻击,确切的是大批量的黑甲怪进攻了加卡城,才给了镇子一丝幸存的机会。

    如今城内都被血洗了,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怪物参与了屠杀?

    稍作一想,夜风尘脑中便突出了莫名的恐惧,全身猛地发起了热,大量的汗液从皮肤向外渗出了,被迎来的风一吹又化作成了冷汗。

    内心的恐惧让他奔跑地双腿有些发软,没一会,体表毛孔分泌出的汗水就把他的后背浸透了,刚换上的干净衣服湿乎乎贴在了皮肤上面。

    焦木镇的民众还在路上,不趁着天还亮离开此地,可想而知到了晚上会面临怎样的危机!

    夜风尘抬头看了看天空,压压浓厚的铅云层让人感到窒息,灰蒙蒙的天边包住了本应照射下来的光芒,现在只能隐隐看到遗漏的空隙间天色有点泛黄,距离地平线已经非常接近了。

    时间已经不多了!

    夜风尘努力压下心中的不安,身体鼓足了力气用上全力开始奔跑,速度不亚于百米冲刺,也都多亏了连番压榨锻炼和神秘的变能所带来的效果,才能让他如此挥霍体力。

    约十分钟后他就回到了队伍上。

    镇子上的人们正在原地休息,长长的队伍东倒西歪搁置在泥泞道路的两边休息,抬眼就看到阿斯顿和康尼坐在队伍前头的油机车上商讨着事情。

    没有和其他队员们打招呼,夜风尘跨步跳上了车子,双脚踩踏的声音让车上的二人停止了交谈,共同转过脸来看向他。

    剧烈的奔跑让夜风尘的肺部如同火烧,不得不大口喘吸空气,舒缓了几下,随后他急切的说道:

    “加卡城已经被……怪物攻破了,队伍不能再去那里避难了,还有别的地方可去?”

    阿斯顿和康尼二人听到夜风尘所说的消息,心中一惊。

    “被攻破了?城里的人呢?”

    康尼满脸的不可置信的问道,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加卡城会被黑甲怪攻破,城内不管是武器还是人员守备加起来的力量都不足以让他接受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

    夜风尘放缓了呼吸加强了肯定的语气,沉声道:

    “城内已被黑甲怪们血洗了,应该还有存活下来的人逃走了,接下来我们要去哪?”

    再次听到肯定的答复,康尼如遭雷击僵直在了车上,难以接受。阿斯顿还好,饱经风霜的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恢复到了往日的严肃,斩金截铁的说道:

    “马上通知队伍加快前进速度,天黑之前要赶到伊坎城。”

    阿斯顿可是老资历“赏金猎人”,许多城镇都去过,熟悉的很,目前队伍有难,他是该挺身而出了。

    康尼听到阿斯顿的大喊,僵直中的他顿时也清醒了过来,立刻又向呆滞在周围的队员们下达了指令,让他们把消息通知到队伍中去。

    守备队员已经不足二十人,而队伍却有近千人,拉拉散散的拖出去近200多米长,光是来回跑动就花去了几分钟。

    避难点转移到了伊坎城,让队伍加快前进,这是为什么?正在原地休息的人们听到了守备队下达的新命令难免引发了些骚乱,虽有怨言,但人们还是赶紧起身继续前进。

    很快。

    队伍路过加卡城,望向城外残破的大门,死寂般的情形,不少人像是明白了什么,但又不愿意相信自己的预感猜想,纷纷脱离队伍向城门跑去。

    只见城内,满地的零碎残肢拉扯的到处都是,森森的白骨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还没消失,嗡嗡的虫蝇啃食着还没完全吃干净的碎肉,浓浓的腥臭如同海浪般席卷而来,众人像是身处于地狱的餐餐盛宴。

    不少人见到城内的景象,蹲着坐在地上呕吐了起来,血腥的一幕让胆小怯弱的家伙们瘫在了地上不自觉抽搐了起来。

    康尼带着守备队中的队员又把这些吓瘫软蛋们给拽了起来来,他双眼布满了血丝,向还倒在地上的人们怒吼:

    “不想死的都给我起来,你们这群囊包样的胆小鬼蹲在地上想成为黑甲怪的食物?都起来啊!废物们。”

    他撕心竭力的吼叫起到了作用,激发了人们的求生欲,人们挣脱掉笼罩在身上的那份恐惧,互相搀扶着重新回到队伍中。

    遥看远方已变暗淡的天色,康尼皱起眉头担心起来,继续在此地逗留等晚到就危险了。他可不知道黑甲怪是否还会出动,假使怪物们真的跟过来,那现在存活下来的人们只会是步入加卡城内人们的结局。

    看向城内深深吸了口气大喊了几声,确定没有回音后,康尼不在犹豫快速返回到队伍中。

    ……

    黑焦林,一个不知名的地下巢穴处。

    嘎吱嘎吱的如同骨骼般的撞击音打破了寂静的森林。

    隐匿在山坡斜下方百米宽的巢穴裂缝像是通往深渊的入口,正持续不断地吐出大批量的黑甲怪。它们从中洞穴的深处蜂拥而出,密密麻麻数只并排靠在一起组成了长长的行军队伍,井然有序,宛如一支黑色的钢甲洪流。

    一只好似人型般的黑甲怪站立在山坡上,身上覆盖的鳞甲如同一把把凸起的利刃,莫名恐怖,血红的眼睛盯着下方行进的怪物大军,它的身体中发出细不可闻的嘶鸣,随后转动了头颅看向了焦木小镇逃走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