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    傅念琛站在陆慕衍和顾盛夏的面前,嘴唇蠕动,好像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口。    陆慕衍看着此刻,表情复杂的傅念琛,心里不由一动。    转身,开口朝顾盛夏安慰道。    “盛夏,你们两个好好谈谈,我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了。”    顾盛夏,显然已经被陆慕衍说服,点了点头。    很快,陆慕衍走开,只剩下顾盛夏和傅念琛两人,站在那里,互相看着彼此。    “盛夏。”    此刻,站在顾盛夏面前的傅念琛微笑着看着她,似乎,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没有对他产生任何的影响。    “盛夏,可以……听我对你说几句心里话么?”    纵使,顾盛夏现在根本没有心思站在这里,听傅念琛说话,纵使,此刻,顾盛夏的心里,对于傅念琛,一直属于比较排斥的状态,但是,对于傅念琛的话,她还是要坚持听下去。    深吸一口气,顾盛夏淡淡开口。    “你说吧。”    “好。”    傅念琛的手,慢慢从顾盛夏的额头前抬起,撩开了她的头发,慢慢把她鬓角的发丝,别到了耳朵的后面。    “盛夏,我知道,其实你并没有失忆,对不对?其实,你的心里,还有我,对不对?”    顾盛夏听到这里,把头瞥向一边。    “没关系。”    顾盛夏的意思,傅念琛心里很清楚,她这是在故意避开这个问题,她根本不愿意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盛夏,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其实,一开始,把我妹妹变成植物人的那场车祸,还有后来,我妹妹去世了的那场车祸,都是白若溪一手造成的,是不是?”    听到这里,顾盛夏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你……你全部都知道了?”    “没错。我什么都知道了,我知道其实所有的事情,都是白若溪在背后搞鬼,我也知道了,其实你肚子的那个孩子,是我的孩子,我甚至知道,其实过去的一切,都是因为我不信任你,我以为你和陆慕衍之间……”    说到这里,傅念琛的声音,开始有些哽咽起来。    慢慢抬起头,朝顾盛夏看过去的时候,此刻,顾盛夏的眼泪,已经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完全控制不住的,从脸上不断滑落下来。    “对不起……盛夏……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    “唔……”    终于,眼泪忍不住,开始夺眶而出起来。    双手伸出,一把紧紧把买面前的傅念琛抱在怀里,把头埋在了傅念琛的脖子里,顿时,顾盛夏开始泪如雨下。    “傅念琛!我恨你!我恨你!”    顾盛夏的手,紧紧握成拳头,不断捶打着傅念琛的肩膀,傅念琛也不说什么,虽然,顾盛夏的捶打,还是让人觉得很疼的,但是他却始终一言不发,任凭顾盛夏在自己的身体上不断发泄着。    “傅念琛!我恨你!你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你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    眼泪,慢慢沾湿了傅念琛的肩膀,衣服,都已经被顾盛夏的眼泪浸湿了一大片,她这么多年来所受的委屈,好像顷刻间,都像是要在傅念琛的身上,全部宣泄出来一般。    “对不起……盛夏……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对……”    时间,一分一秒地在逝去,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顾盛夏的眼泪,慢慢开始停下来,再也不在她的面庞上,开始宣泄了。    从傅念琛的肩膀上,慢慢抬头,视线,落在了傅念琛的眼睛里。    渐渐的,傅念琛的脸,和顾盛夏的脸,靠的越来越近,嘴唇,终于也慢慢贴上了傅念琛的嘴巴。    很快,舌头交缠在一起,顾盛夏可以感觉到,此刻,面前的这个男人,似乎对自己,有着非常强烈的交缠感,瞬间,有了一种强烈的,想要永远在一起,不再分开的冲动。    “咳咳……”    一个声音,很快,打断了顾盛夏和傅念琛的缠绵。    “不好意思,打扰二位了,这是你们的戒指。”    “戒指?”    闻言,傅念琛和顾盛夏,都疑惑的看着对方。    “对呀?难道这枚戒指,不是你们二位的么?是刚刚一个叫陆慕衍的先生,让我把戒指给你们两位送过来的,他还和我说,你们待会就要准备举办婚礼了,让我过来给你们主持。”    “什么?办婚礼?”    顾盛夏完全没有预料到,竟然陆慕衍都帮她和傅念琛安排到这个环节了。    “对啊,新娘子,你看看你都穿着婚纱过来的,跑教堂来,不是办婚礼的,难道是做礼拜来的啊?只不过这个新郎的衣服么……就有点……”    傅念琛已经大概猜出来,这个人应该是一位牧师,原本,应该是过来帮顾盛夏还有陆慕衍举办婚礼的。    “好啦,盛夏,你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说完,傅念琛一把把牧师手里的戒指抢了过来,朝不远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的陆慕衍点头致谢。    不一会儿,傅念琛就从屋子里走出来,此刻,他已经换上了一件白色的新郎西服,原本俊美的外表,在西装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丰神俊朗。    “顾盛夏小姐,请。”    傅念琛走到顾盛夏的面前,伸出手,冲顾盛夏微微一笑,然后顾盛夏也微笑着,跟在了傅念琛的身后,缓缓步入教堂。    此刻,牧师已经在教堂里,默默等待着傅念琛和顾盛夏的到来。    虽然他们的婚礼,没有宾客,没有华服,没有祝福,但是,对于顾盛夏和傅念琛来说,却弥足珍贵。    “傅念琛先生,你愿意娶顾盛夏小姐为妻,一生照顾她,疼爱她吗?”    “我愿意!”    “顾盛夏小姐,你愿意嫁给傅念琛,让他作为你的丈夫,不管生老病死,一生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    “很好,那我宣布从现在开始,你们是一对合法夫妻,请互相交换戒指。”    傅念琛把戒指,慢慢戴上了顾盛夏的手指。    “盛夏,我们这辈子要永远在一起,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