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了,别怕。『『ge.”冷继尘朝她投了一记安抚的眼神,示意她不必害怕。“有你在我不怕。”宋依然拼命点头,声音哽咽。他居然真的为了她孤身一人赶来了。宋陶陶的枪口仍抵在宋依然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指了指不远处桌上的一杯水,威胁:“先把这杯水喝了,不然我立马开枪,就算死我也要拉人垫背,孩子老婆和你自己,你选择一个。”“五百万现金在直升飞机上,你最好保证我和我太太安危,不然你什么也不会拿到!”冷继尘大步走去桌上,端起水杯,一旁宋依然摇着头,大喊着:“别喝,水有问题!”然而冷继尘已经将水一饮而尽,他自然是保证了自己的性命安全才喝的,一股热气在小腹下上蹿。他咬牙忍着,不一会儿,已经满头大汗。宋依然见了满是心疼,泪水哗啦啦直流,大骂笨蛋。冷继尘却安抚她:“我没事,别担心。”宋陶陶见了,笑得越是得意,直接大步朝冷继尘走去。“这水里我下了大量的春药,走之前我也要和你一度*。”宋陶陶转过头挑衅的看着宋依然,一手执枪,朝他靠近。她就不信她如果真的和冷继尘上床了,宋依然和冷继尘的的关系不会破裂!“不要!”宋依然手上的绳结解开,身上的束缚也没了,直接起身朝宋陶陶的身子撞去。而宋陶陶见她解开了绳索也很快的转身,朝她按下枪,与此同时,冷继尘想也没有想,直接大步山前将宋依然的身子抱在怀里。宋依然只觉得被抱进了一个温热的怀抱,熟悉的气息传来,然后听见闷哼一声,子弹打入后背,衣服染了鲜红一片。嗅到了血腥味,宋依然顿时急得不行,从他怀里退出来要检查他的伤口,却被男人按着动弹不得。“别乱动,我没事。”宋陶陶则一脸的不可思议:“怎么会,怎么会,你居然为了她连自己的命都不要?”随后哈哈大笑,又要扣动枪,身后一记子弹却已经打入她的手臂,随后倒地。一群人破门而入将地上的宋陶陶压制起来拖下去,然后说:“冷总,我们来迟了,您受伤了,可要去包扎一下。”“不用……”冷继尘话音刚落,便晕了过去前,耳边响起宋依然惊慌的喊叫。“冷继尘,你醒醒!快醒醒!我原谅你了!你再不醒来我就不原谅你了!快点醒来!”昏迷中,他扬唇,嘴角挂着幸福的笑容。……子弹打入冷继尘的腰侧,还好没伤及要害,手术完子弹取出来,冷继尘休息了一会儿便醒过来,然后看见哭得眼睛红肿的宋依然,他笑着打趣。“冷太太,你在哭我可要吻你了。”宋依然顿时被逗笑:“都这样了你还笑得出来,你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了。”她故作生气的捶打男人的胸膛,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还有些惊魂未定:“宋陶陶让你喝你就喝,你不怕那杯是毒药?”冷继尘嘶一声,吓得宋依然赶紧住手,去检查他的伤口:“对不起对不起,很疼吧?我去叫医生。”刚起身,就被男人拉入怀,头顶响起男人的笑声。“冷太太,就算我受伤了也有体力满足你。刚刚那杯水的春药药效还在,要不要试试。”不正经的调笑在耳边响起。宋依然脸一红,却听得男人又说,“冷太太,现在已经三个多月了,你饿了我很久了,是时候一次性补回来了。”回神时,宋依然已经被男人拉上床,她伸手阻止:“别,你刚手术完,医生说不能做激烈运动。”“我已经快忍不住了,用手嗯?”这人……宋依然把脸埋在他胸膛没说话。……冷继尘休息了两天就从医院出来,宋依然也回了冷家,宋氏公司又迈入了商业中,并且和冷家强强联手。宋陶陶一只手臂废了,而且被以谋杀人的罪名送进了警察局,判刑三十年,等三十年后出来她也已经老了。自从那件事后,冷继尘和宋依然的感情如胶似漆,在哪里都能被拍到两人在一起的画面,虐死一群单身狗。这几天冷继尘又在私底下忙忙碌碌什么,早出晚归。这天,一大早宋依然就被冷继尘蒙住眼睛,然后给她穿衣服,又让人在她头发上弄什么,神神秘秘的。完毕后,被他横抱起来去了。“你到底做什么啊,这么神秘?”宋依然很好奇。“好了。”冷继尘停下步子,才把她眼睛的纱布解开。当看见眼前布满了鲜花,喜气洋洋贴着大喜字,气球上还写着:冷继尘此生唯爱宋依然,的大礼堂,在看着身上的白色婚纱,喜娘发型,宋依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是……”“冷太太,嫁给我。”冷继尘单膝下跪,在她手背一吻:“这婚礼三年前就该给你的,现在补上。”突然啪一声,粉色花瓣从两人头:“嫁给他!嫁给他!”为首之人还是宋博。他又给她制造了这么多惊喜。余生执手,只愿与你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