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闪闪的食欲向来很好,但发烧导致她胃口欠佳,虽然她烧的嘴唇都十分干裂,但只勉强吃了几口稀饭就摇头不吃了。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宝宝这么虚弱的样子,我的心里也特别的不好过。“好吧,我们宝宝不想吃稀饭那就不吃了,但是我们多喝点水好不好?”    小闪闪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虚弱的眨眨眼睛。我用吸管杯装了一大杯温水,小闪闪连续喝了好一会儿,几乎都喝没了。    “真棒!”因为她很难受,我就一直抱着她。在吃了药后她又睡着了,抱着她的我感觉到她的体温慢慢地又升高了。    当体温升到38度以上时,小闪闪的身体也有反应了,原本酣睡的她开始扭动了起来,呼吸也变粗了。    超过38度5时,我喂了退烧药,服药后温度也没有明显下降,反而还上升了。    在炎症退下去以前,反复发烧是很正常的情况,但是我却颇不淡定,总觉得以其看着孩子这么难受,倒不如直接输液治疗,那样效果来得快些。    我很少会哭的,很少把这种负面情绪表露出来。可是看着小闪闪难受的模样,我的眼泪还是总也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两位阿姨都养过孩子,也在有孩子的人家帮过忙。她们见我这么难受便都安慰我:“小孩子嘛,哪里有不生病感冒的,你放宽心,挺过这几天就好了。要是实在不放心,可以再去医院看看,不过这医院病毒挺多的,孩子现在不舒服,抵抗力很弱,怕交叉感染。”    阿姨们所说的事情我也有所考量,所以才会犹豫。后来小闪闪的温度慢慢降了下来,我的心才又放回了肚子里。    接下来的几天,小闪闪一直在反复发烧。每一次吃下退烧药后,我总是默默的祈祷老天别再让她烧起来了,但始终是事与愿违。    但好消息是,小闪闪发烧的次数越来越少,温度也慢慢降低,最后即使发烧,也最多烧到37左右。    这说明小闪闪的炎症已经被控制住了,这是个好消息。而随着她的食欲渐渐变好,我也觉得心安不少。    小闪闪生病期间,我几乎没出过门,直到一周后,小闪闪痊愈了,我才带她出门走走。    她可能是在家里憋坏了,一到了.0外面就像一只解放了天性的野马,要自己走路,摔倒了也要自己爬起来,不仅不哭,还咧着嘴对我笑。    几天前杜兰和我联系过,她打来电话时小闪闪正在闹,没聊几句就挂了。我寻思着好久没去看她们了,便去了医院。    杜兰和段燕住在一间病房,她们俩算是同病相怜,所以感情一直很不错,住在一起还挺欢乐的。算是为彼此无聊的住院时光,添了一抹色彩了。    我买了她们爱吃的零食带着去医院,原本笑着推开门,却在一瞬间就感觉到了病房诡异的气氛。    杜兰和段燕明明都看到我了,可两个人却都很默契的对我笑了笑,在我带着孩子走进去时,她们虽然和小闪闪打了招呼,但两个人却好像在刻意逃避彼此似的。不仅没有对话,甚至连眼神的交流也没有。    我当即就感觉她们俩可能是吵架了,但我又不便明问,只好三个人面和心不合的聊了一会儿。    后来段燕站了起来,说要去外面一趟。她走后,我才立马说:“怎么回事儿?我怎么感觉你们两个人的气场不对啊?”    杜兰叹了声气儿:“其实我已经郁闷好些天了。”    “吵架了?”    “也不是吵架,只是我和她差不多时间住的院,然后同时做的试管,但我的成功了,她的没有。”    “你成功了?”    “恩。”    “真的?”我激动的想抱杜兰,但又意识到她现在可是重点保护对象,轻易抱不得,我就怯怯的缩回了手。    杜兰拍了我一下:“你小声一点!段燕这几天已经很讨厌我了,再让她听到我们这么兴奋,她估计得暴走了。”    “对对对,小声一点!其实我能理解段燕的心情,毕竟她先你要孩子,先你治疗,但却……但其实作为朋友,她的反应有些过激了。这样吧,你也别太受她影响,实在不行就找个理由换个病房吧。至于段燕,我会找个机会和她好好聊聊,宽慰下她的。”    “算了吧,我现在还没稳定,等稳定后就得出院回家休养了。也住不了多少日子,就将就着再住一段日子吧,现在搬出去,估计会更刺激她。”    杜兰一脸难色,看得出来她的确很心烦。我只能安慰她:“段燕她比较想要孩子,加上唐旻安的身体,所以她才会这么在意。”    “我知道的,所以我和傅遇一直都比较谦让,不和她正面冲突。好在唐旻安人不错,当着段燕的面时他会顺着她,但私下都会和我们道歉,希望我们多担待。”    “行了,别尽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对了,孩子现在多少天了?”    杜兰一提起孩子,脸上的笑容就变得特美:“应该是32天了,而且啊,我还要告诉你一件更开心的事儿。”    “怎么?你怀双胞胎啦?”    杜兰听到我这样说,笑着点头:“你怎么知道?该不会是傅遇告诉了你们的吧?”    “真是双胞?没有啊,我们这段时间也有挺多事儿的,孩子病了,又有些私人恩怨要解决,所以没太和你们联系。不过据说试管婴儿怀双胎的概率比较大嘛,我就那么一猜,没想到还给猜准了。”    杜兰笑得特别温柔:“试管怀双胎的概率的确比较大一点,但是也要根据身体条件来谈。其实原本傅遇只想放一个孕囊进去的,但我坚持放两个,没想到都存活了。不过现在孕囊还比较脆弱,尤其是前三个月,要很好的保护才行。”    “没事儿的,宝宝都是很坚强的,既然他们选择了你做父母,那肯定会很健康的。”    我和杜兰又聊了一会儿,在这个过程中,段燕一直没有回来,我看她是存心想躲着我吧我看时间不早了,而傅遇也回来了,我便和他们告别。但我并没有离开医院,而是在医院里找了一圈,但都没发现段燕。    我在医生办公室等了一会儿,才看到段燕从公用洗手间走出来,眼睛红红的,好似是哭过了。    “段燕……”我走上去:“我们聊聊?”    段燕很勉强的撑起一个笑容:“我知道你想和我聊什么,其实杜兰怀上了,我也很开心,只是……只是我心里比较难过,所以对她的态度有些冷淡。但你相信我,无论如何,我都是真心祝福她的。我会尽快调整自己的心情,放心吧。”    我拍拍她的肩:“我懂,但你也别忘了,无论如何,我们都会陪在你身边的。所以你也要尽快调整,只有好的心情,才会让你和宝宝相遇。”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生活都慢慢的恢复了平静。所有那些试图伤害我们的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生活趋于稳定后,我也有了好的创作灵感,我便开始创作剧本。    但贺子华已经买了另一个不错的剧本拍电视剧,所以我有很多时间慢慢创作。每天的生活除了围着孩子转外,还有写文、旅行和闺蜜聊天之类的。    日子过得飞快,贺子敏因为在监狱里表现良好,获得了减刑。我和贺子华上次去看过她,她说再有两年她就能出来了。    而向洋在那之后,就离开了,音讯全无。黄淼淼知道是自己的过错导致的,便一直住在之前同居的房子里,痴心的等着他回来。    贺林山也认了他和沉离勾结的罪行,法院看在他年纪尚大的份上,加上我们求情,也得了轻判。    陆建成和贺子华的关系也慢慢缓和了,陆建成坚持要把财产给贺子华,但贺子华坚持不要。而陆建成也老了,打理不动了,便找了职业经理人,请别人帮管公司。    偶尔我们也会一起吃个饭什么的。    贺子华的第二部电视剧拍完后,他说要带我们全家去旅游。    我们这次去的是巴塞罗那,是个热情洋溢的城市。    起初我也以为这是个很简单的旅游,没有其他的。没想到贺子华突然带我去教堂,我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被他找来了。    我当时真的是又惊又恐,其实我和贺子华已经都是老夫老妻了,觉得此生就这样了,也没想着要怎么浪漫,对结婚之事也没有过多的憧憬。    尤其是我现在穿着凉拖鞋,和短裤t恤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打扮得帅气凌然的贺子华求婚时,我才会吓得连连后退。    “你干嘛呢你?你这样让我很惶恐!”    “我只是把早该给你的一个美好的形式,在没告知的情况下举办了而已,你不必惶恐的。”    “可是打扮得那么帅,而我邋里邋遢的……”    贺子华一把搂住我的腰,在我的嘴上强行的吻了几口:“不会,无论你是貌美如花,还是全身邋遢,你在我心里都是最明亮的一颗星,而我只想赠与你一场盛世繁华……”    贺子华对着空气中的某处打了一个响指,然后教堂里突然播放起了音乐。贺子华突然抱起我就往外跑,刚才进来时还空无一物的院落,突然摆满了各种婚典用品。    气球、鲜花……    然后,有几个女的把我拉进保姆车,在我一脸发懵的情况下,帮我换好了婚纱,化好了妆。    所有的宾客在我下车后都围在一旁,大声的叫着:“嫁给他,嫁给他……”    我看到向洋也来了,他瘦削了很多,而黄淼淼则远远的、痴心的看着他……这仿佛,真的是个团圆的结局.    而同时,无数的烟花在不远处的斗牛场点燃,贺子华也显然是重新梳妆打扮过一番,温情款款的朝我走来。    他握住我的手:“我们曾有无数次举办婚礼的机会,可是都夭折了。所以择日不如撞日,请嫁给我。”    我看着他笑得闪闪发光的眼睛:“恩,让我们共同守护住,这灿烂人生,给予我一辈子的盛世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