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各府的世家姑娘自小都要学琴棋书画,此外,也会稍稍涉猎四书五经,但是偌大的京城中,也就端木府的姑娘们小小年纪就要学习算学,因为老太爷端木宪尤其精通算学,还由此得了先帝宪宗皇帝的赏识,一路扶摇直上做到了户部尚书。『→お℃..

    端木府中无论是公子还是姑娘,都有专门的先生教授算学,因此端木家的人个个擅长算学,哪怕和户部巡官相比,都毫不逊色,但是并不包括端木绯,端木绯的算学就连五岁的端木璃都比不上,又如何和端木绮相提并论。

    “好啊。”端木绯点头应下了,“二姐姐可不能不认账啊!”

    这个傻子还真敢跟她比算学!端木绮眸中闪过一抹轻蔑,又道:“那就明早请安时,我们让祖父、祖母作证!”

    届时,她要让这个傻子在全府人的面前颜面尽失!

    “你明天最好别‘病’了!我的四妹妹!”端木绮丢下这一句后,就志得意满地走了。

    “哎,”小贺氏叹了口气,对端木绯道,“绯姐儿,你何必与你二姐姐赌气!万一输了的话……”

    端木纭微微蹙眉,道:“二婶母,还没比试呢,您又怎么知道蓁蓁会输?”

    “是婶母失言。”小贺氏笑了笑,在她心目中,她的女儿怎么可能会输给端木绯这个小丫头。

    小贺氏也不再纠缠这个话题,话锋一转道:“纭姐儿,绯姐儿,你们赶紧试试这新衣裳大小合不合适,若是有哪里不妥帖的,婶母这就让针线房去改。”

    捧着衣裳的丫鬟赶忙上前了几步,福身把衣裳送到两位姑娘跟前。

    端木纭面沉如水,没有动,端木绯却笑着接过了衣裳,挽起端木纭的胳膊道:“姐姐,我们试衣裳去!”

    端木纭拒绝不了妹妹,跟着她去了内室。

    小贺氏给端木绯准备的是一身玫瑰红百蝶穿花刻丝褙子,配上一条粉紫色的月华百褶裙,裙角绣着几只飞舞的彩蝶,看来明丽鲜亮。

    衣裳的大小还算合适,只不过,端木绯一看上面的针脚就知道这衣裳是临时改的,想必是因为宫里的传召来得突然,小贺氏就把原本给端木绮准备的衣裳改了改,给了她们。

    这件衣裳的料子颇佳,当她还是楚青辞时,也得了两匹,是江南霓裳坊今年最新的花样,不但价格昂贵,还供不应求,恐怕小贺氏手上也不会有太多,如今给了她们,也不知道小贺氏会不会心疼。

    端木绯心情甚佳的想着。

    由着贴身丫鬟绿萝侍候她穿好衣裳,端木绯从屏风后走出,这时,端木纭也已经换好了新衣,一件鹅黄色折枝花织金褙子,下头是烟柳色绣墨绿色忍冬纹湘裙,亭亭玉立。

    姊妹俩容貌有四五分相似,但是气质却迥然不同,姊姊温婉,妹妹娇憨,都是美人胚子。

    小贺氏随意地打量了一眼,夸奖了一句,就吩咐一个干瘦的嬷嬷道:“黄嬷嬷,你快看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改的,这两日赶紧改一改。”

    “是,二夫人。”黄嬷嬷急忙领命,绕着两姊妹细细地打量起来,不时对身旁的媳妇子交代着。

    端木纭的神色始终淡淡的。

    等小贺氏带人浩浩荡荡地离开后,端木纭拉着妹妹的手,正色道:“蓁蓁,不用理会你二姐姐说的比试。”端木绮一看就不怀好意。

    端木绯睁着大眼睛,强调道:“姐姐,我不傻!”

    端木纭抿了抿嘴,没有作声。

    罢了,自己到时候多看着些,总不能让人欺负了妹妹!

    端木绯斗致高昂,撒娇地说道:“姐姐,你给我准备宵夜吧。我要去小书房温书!”

    端木纭一看妹妹娇俏的样子,心都化了,什么都依她了。

    这一夜,小书房内灯火通明,一直到次日鸡鸣声响彻阖府。

    等到端木绯终于从小书房里出来的时候,小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疲态,仿佛不是在小书房里看了一整晚算学,而是好好地睡了一晚上似的。

    端木纭心疼妹妹,让丫鬟端来了一碗甜汤,等到端木绯用过后,姊妹俩才一起去了永禧堂。

    此时,永禧堂的东次间里已经坐得满满当当。

    太夫人贺氏生了两子两女,大女儿是当朝贵妃,两子分别是二老爷和三老爷,四老爷和五老爷是庶出,他们的姨娘是贺氏的陪嫁丫鬟,也是贺氏做主开脸给了端木宪的。

    除了长房外,每房都是有儿有女,原本的端木绯不太聪慧,加上来了京城后就一直和端木纭在湛清院里守孝,到现在都没能把府中人认全,以至于此刻的端木绯对府中的其他人也不太熟悉。

    今日老太爷端木宪恰逢休沐,他看来五十出头,穿了一件太师青绣仙鹤锦袍,身形挺拔,眉目舒朗,举手投足之间,既透出一种儒雅斯文地气质,又有着久居上位者的端凝。

    虽然如今的端木宪年纪大了,但还是能从他的眉目隐约看出几分年轻时的风采。

    “见过祖父、祖母。”

    端木纭和端木绯上前一步,向坐在罗汉床上的端木宪和贺氏屈膝行礼。

    其他人也知道这对姊妹刚被小贺氏从庄子里回来,昨日府里还为此大开了正门迎她们归府,说到底贺氏一退再退都是为了后日姊妹俩要进宫的事,众人暗暗地彼此交换着眼神,心思各异。

    端木府中人口众多,自然也注定着各有心思,不可能人人都向着小贺氏和端木绮。

    请过安后,贺氏扫了姊妹俩一眼,不冷不热地说道,“纭姐儿,绯姐儿,你们俩准备一下,后天跟你们二婶母进宫。”

    “是,祖母。”端木纭和端木绯再次福了福身。

    贺氏看着她们就心生厌烦,正准备打发她们走,坐在一旁的端木绮忽然站起身来,福了福后,娇俏地出声道:“祖父,祖母,昨日我与四妹妹说好比试算学,谁要是输了,就大喊自己是傻子一百遍,”说着,她嘲讽地朝端木绯看了一眼,“还请祖父、祖母为我和四妹妹作个凭证!”

    闻言,其他人均是面面相觑,看着端木绯的眼神与表情很是怪异。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端木绮虽然称不上聪明绝得难听点,那就是蠢,她还想与端木绮比试算学?!

    这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题外话------

    不知天高地厚的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