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呀——”

    端木府的朱漆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端木纭、端木绯姊妹所乘坐的青篷马车在一阵规律的车轱辘声中驶入府中,不少下人都朝马车的方向看着,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 ..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大门后是一片铺着青石板的庭院,干净整洁,两边是外书房,马车径直往前,一道垂花门就出现在前方,马车停在了垂花门外。

    端木纭和端木绯依次下了马车后,就见游嬷嬷已经候在了那里,对着二人福了福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大姑娘,四姑娘,太夫人说两位姑娘舟车劳顿,想必是疲累了,免了二位姑娘的问安。”

    “多谢祖母一片慈爱之心。”

    两姊妹如何不知贺氏现在压根儿不想见到她们,却也不在意,谢过后,就直接回了位于西北角的湛清院。

    湛清院是一个三进的院子,是当年端木朗在京城成婚后的住处,自从姊妹俩三年前来投靠祖父后,就住在这里的厢房,而正房一直空着。

    一般来说,就像男孩到了八岁会去外院居住一样,女孩到了八岁也会有自己独立的院子,然而在这端木府,也不知是因为两姊妹之前在守孝,还是府中人对她们都漠不关心,端木纭都十三岁了,还没有自己院子。

    她们几日未归,屋子里有些阴冷潮湿,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霉味,张嬷嬷赶忙吩咐丫鬟们开窗透气、整理屋子……

    才刚在东次间坐下,还没喝上一口热茶,就有丫鬟来禀说,二夫人来了。

    小贺氏不止是亲自来了,还带来了端木绮和一众丫鬟婆子,下人们手里一个个都捧着托盘以及长盒,装满了色彩鲜艳的新衣裳和琳琅满目的首饰。

    众人见礼后,小贺氏就给端木绮使了一个眼色,然而傲娇的小姑娘却捏着帕子避开了小贺氏的目光。

    小贺氏心里无奈,只得亲热地率先开口道:“纭姐儿,绯姐儿,你们祖母让针线房给你们做了几身新衣裳,赶紧试试合不合身。皇上圣明,想着那些驻守北境的将士,过两天要召见北境将士的家眷和遗孤进宫,你们俩刚刚除了服,都是青春少艾的小姑娘,也该穿得鲜亮一些了。”

    小贺氏滔滔不绝地说着,可是端木绯却看也没看那些衣裳首饰一眼,她的目光冰冷地停驻在端木绮身上,脑海中飞快地闪过一幕幕:小姑娘痛苦地在冰冷的池塘里扑腾着,可是端木绮却冷眼旁观,嘲笑她是个扫把星,一直到小姑娘渐渐沉了下去,端木绮才知道怕了,让粗使婆子下水救人……然而一切已经晚了!

    冷水灌进肺中的那种撕裂感和灼烧感,还有窒息带来的头晕目眩以及绝望都深刻地铭刻在了“端木绯”的记忆中……

    端木绯一眨不眨地盯着端木绮,那双乌黑的眼眸仿佛要把人给吸进去似的。

    小贺氏表情僵了一瞬,然后笑吟吟地说道:“绯姐儿,那日是你二姐姐不对……”说着,她拉了拉端木绮的袖子,用眼神劝女儿:端木纭姊妹俩马上就要进宫,万一她们胡言乱语,影响了大皇子,怕是连一向疼爱她的贵妃娘娘都会怪罪,这对女儿可不好!

    这一次,端木绮总算心不甘情不愿地上前,福了福身道:“四妹妹,那天是我的不是,我只是与你玩闹,也没想到你会落水。”说着,端木绮心中越发不甘,她推端木绯是“无意”,然而端木纭推自己却是有心,照她说来,已经是互不亏欠!

    端木绯如何看不出端木绮的不甘,也不看她,直接对着小贺氏,一脸无辜地说道:“二婶母,您不是说二姐姐被祖母罚了跪小佛堂吗?”

    小贺氏笑容一僵,端木绮是小贺氏的亲女,也是贺氏的嫡亲孙女,怎么可能因为这区区小事被罚呢?!小贺氏也就是去杨合庄接端木纭和端木绯时随口那么一说,给大家一个台阶下而已,但是端木绯此刻问了,小贺氏也只能说咬牙说道:“是啊!绯姐儿你回来了,婶母特意把你二姐姐带来给你赔个不是。”心中却是很不耐烦。

    端木绯睁着一双如点漆般的黑眸一眨不眨地看着小贺氏,点头道:“二婶母自然不会骗我的。”

    说着,端木绯看向了端木绮,义正言辞地训诫道:“二姐姐犯了错,祖母才罚了二姐姐跪小佛堂,二姐姐可莫要因此对祖母心生怨艾……”

    这个小呆子居然教训起她来了!本来就心中不甘的端木绮只觉得一股火气直冲脑门,忍不住打断了端木绯:“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对祖母心生怨艾?!”

    小贺氏被女儿尖锐的声音叫得头也疼了,来之前她千叮咛万嘱咐,让女儿在这两姊妹进宫前先忍一时之气,把这件事先揭过去……等皇后娘娘召见北境将士家眷的事过了,以后自有与这两个丫头片子清算的时候!哎,女儿终究是被自己宠坏了!

    小贺氏果断地出言打断了端木绮,训道:“绮姐儿,你是姐姐,怎么能这么跟你四妹妹说话!还不回小佛堂继续跪着去!”

    端木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下意识地拔高嗓门:“娘,你真要为了这个傻子罚我?”

    自小她就是端木府最受宠的掌上明珠,从来就没受过一点委屈,这一次,母亲竟然为了这两个克父克母的扫把星罚她!

    端木纭眉头一皱,正要说话,就听端木绯认真地说道:“二姐姐,我不是傻子!”

    端木绮嘴角撇了撇,面露嘲讽之色,道:“疯子不知道自己疯,傻子也不会承认自己傻!”

    端木绯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说道:“二姐姐说得是。”

    这话听起来似乎哪里不太对……端木绮愣了一下,反应了过来,怒道:“你敢骂吗?!”

    端木绯依然点头,说道:“二姐姐说得是。”

    端木纭不禁“噗哧”地轻笑出声,妹妹实在太可爱了,若不是这里还有碍眼的人在,真想揉揉妹妹的脑袋。

    端木纭的笑声让绯木绮更加恼羞成怒,脸颊气得通红。想起之前端木纭推自己下水,而现在端木绯得了便宜还卖乖,如此羞辱自己。

    一时间,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绯木绮越发怒不可遏,心里浮现一个主意。

    “四妹妹,”绯木绮仰起下巴,挑衅地看着端木绯道,“到底谁傻,我们比一比不就知道了?!”她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端木绯,让她以后看到自己就要绕道走!

    端木绯歪着脑袋,笑眯眯地看着端木绮,问道:“二姐姐想跟我比什么?”

    “算学!四妹妹敢不敢跟我比?”绯木绮毫不迟疑地说道,眸中透着一丝恶意,“谁要是输了,就大喊自己是傻子一百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