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

    一段漫长的黑暗后,楚青辞猛然睁开眼,狼狈地咳起水来,她的头发、眼睫都在滴水,让她眼前朦胧的一片,恍然如梦。

    “滴答,滴答……”

    水声像是放大了无数倍一般回荡在她的耳边,无数不属于她的记忆一股脑儿涌入她脑中,让她的大脑和眼神都是一片混乱,因为那些记忆而一时喜,一时悲,一时惊,一时绝望……

    随着时间过去,她恍惚的眼神渐渐地清明起来,还有些混乱的脑海中既有楚青辞的记忆,又有端木绯的记忆。

    她曾经是楚青辞,但是如今却是乳名蓁蓁的端木绯了,年仅九岁。

    这里是杨合庄,是端木家名下的庄子。

    昨日,端木家女眷去云门寺上香,因云门寺离京城有些远,做完法事后,便来这杨合庄里歇息一晚。

    今儿一大早,端木绯去庄子后的池塘边看鱼,正好府里行二的端木绮闲着无事过来放纸鸢。端木绮一向不喜欢性子呆闷又不灵巧的端木绯,姊妹俩也就是各玩各的,可是没一会儿,端木绮的纸鸢忽然断了线,掉进了池塘里。端木绮恼羞成怒,迁怒到了端木绯身上,觉得是她晦气,就故意推了她一下,端木绯这才不慎摔下了池塘……

    才九岁的端木绯根本不会泅水,身上又穿着薄袄,棉絮吸了水就更沉了,没扑腾几下,小姑娘就沉了下去……等到庄子里的粗使婆子把端木绯救起来的时候,这具小小的身体中所藏的灵魂已经不再是原来的端木绯了。

    可怜的小姑娘端木绯落到水里后就死了,变成了现在的楚青辞!

    “蓁蓁,太好了!你没事!”

    一双泪眼朦胧的柳叶眼映入端木绯的瞳孔中,对方陌生而熟悉的瓜子脸上喜极而泣,炯炯有神地盯着端木绯,正是端木绯的长姐端木纭。

    端木纭温柔地轻拍着她,然后,果断地对一个圆润的中年妇人道:“张嬷嬷,你替我照顾蓁蓁。”

    端木纭把妹妹交给了张嬷嬷,自己则站起身来,瞪向几丈外的端木绮,怒声质问道:“二妹妹,是你推蓁蓁下水的?!”

    端木绮站在一汪清澈如镜的池塘边,阳光下,水面波光粼粼,仿佛在发光一般,衬得纤细的她温婉而柔弱。

    她秀美的小脸上既慌乱又心虚,随即眸中又燃起怒火,瞪圆了眼珠,骄慢地说道:“大姐姐,这个傻子自己喂鱼的时候失足落水,关我什么事?!”

    端木纭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眸中闪过一道冷芒。

    她的蓁蓁是不聪明,但她也容不得别人口口声声称自己的妹妹是傻子,还是一个差点害死妹妹还完全没有悔意的人!

    “你再说一次?!”端木纭嘴角勾起一个冷笑,箭步如飞地走向了端木绮,一把抓住了对方的右手,死死地握紧。

    端木绮想要甩开端木纭,却发现端木纭的手像钳子一样死死地钳住自己,强势地把自己往池塘的方向拖去。

    “端木纭,放开我!”

    “端木纭,你想干什么?!”

    端木绮发出近乎尖锐的声音,可是端木纭没有理会她,冷不防地出脚往端木绮小腿上一踢,然后右手往前一推……

    “二姑娘!”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四周的下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端木绮脚下一个踉跄,直愣愣地往后面波光粼粼的水面倒了下去……

    “扑通!”

    随着一阵落水声,水面上溅起了高高的水花,那些下人吓傻了,端木绮则在水中狼狈地扑腾着,嘴里惶恐地叫着:“救命!救命!”

    端木纭毫不动容,目光冰冷地看着水中的端木绮,缓缓说道:“这下公平了!”

    “快,快下去把二姑娘救上来!”

    不知道哪个丫鬟第一个叫了出来,四周的下人骚动了起来,很快就有两个会水的婆子纵身跃入池塘中,水面又荡起一片涟漪……

    下人们合力救人,没一会儿,落水的端木绮就被人从水中救了起来,跟着又是一阵高喊声:“太夫人来了!”

    不远处,一个看来四十出头、穿了一件紫红色金松鹤纹刻丝褙子的美貌妇人带着一众丫鬟婆子朝这边大步走来,嘴里焦急地喊着:“绮姐儿。”

    四周一片喧闹嘈杂,众人都围在刚刚被救起的端木绮身旁。

    “祖母!”端木绮浑身滴着水,狼狈得就像是落汤鸡一般,哭着投入端木太夫人怀中,委屈地嚎啕大哭,“祖母,您要为孙女做主啊!大姐姐她……推孙女下水!”

    端木太夫人心疼不已,眉头微蹙地看向了端木纭,冷声质问道:“纭姐儿,你可知错?!”

    “我没错。”端木纭已经回到了妹妹身旁,把披着斗篷的端木绯揽在怀里,昂然与端木太夫人对视,“二妹妹能推蓁蓁落水,我为何不可?!”

    这个丫头片子不仅冲撞长辈,还知道记恨了!果然是养不熟的狼崽子!端木太夫人眸中闪过一丝阴霾,她怀中的端木绮哭着叫了起来:“祖母,您看,大姐姐连祖母您都不放在眼里!”

    端木太夫人的表情变冷,厉声对端木纭道:“我们端木府容不下你这种不孝不悌的丫头,你要是再不认错,就给我留在这庄子好好反省!什么时候知错了,什么时候再回京城!”

    端木太夫人目光锐利而冰冷,等着端木纭讨饶。

    端木纭仍旧挺直腰板,毫不退缩地与端木太夫人对视,坚定地吐出三个字:

    “我没错。”

    端木太夫人瞳孔猛缩,气得额头青筋跳了跳,正要说什么,就听另一个嘶哑的女音吃力地说道:“我……与姐姐一起留下。”

    “蓁蓁!”端木纭惊讶地低头看着被她揽在怀里的妹妹。

    “咳咳……”

    端木绯又咳了两声,她的大脑里还有些混乱,无法平静地思考,脑海中就像是层叠的瀑布倾泻落入水池之中,水与水彼此拍打着,水花激荡,心底一股对端木纭本能的维护在这一刻涌了上来……

    她知道她必须做点什么!

    她看向端木太夫人,被池水洗涤过的眸子亮得出奇,“我们没错!他日,端木府必开正门迎我们姊妹归府。”

    小姑娘沙哑的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题外话------

    前面还有一章“000前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