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姑娘,不知道可否与我手谈一局?”蓝蕙一坐下,就矜持地笑道。

    蓝蕙是与其他几个姑娘一同来的,目的当然是特意来请端木绯指教一二。

    没等端木绯应下,其他姑娘已经迫不急待地接口道:

    “端木姑娘,你昨天那局快棋下得实在是令我叹为观止啊!”

    “是啊是啊。端木姑娘,我看你一息落一子完全没有思考的时间,怎么就能顾全大局,把那北燕二王子逼得毫无还手之力?这要是我,恐怕早就乱了手脚……”

    “你是你,端木姑娘是端木姑娘,这人与人自然是不同的……可惜昨日我不在,没能亲眼目睹。”

    姑娘们七嘴八舌地说着,屋子里一片欢声笑语。

    端木绯就吩咐绿萝道:“绿萝,你去取棋盘和棋盒过来。”

    言下之意就是答应了。

    不多时,屋子里就静了下来,姑娘们全都静静地观棋,只剩下那清脆响亮的落子声回荡在空气中……

    一个时辰后,以蓝蕙为首的姑娘们就心满意足地走了,一个个嘴里对端木绯的快棋赞不绝口,感慨地说着什么“开了眼界”、“足以与远空大师披靡”、“难怪游尚书会输”云云。

    碧蝉才把人送走,就有宫女送来了一张帖子。

    包括林四公子和杜大公子在内,几个素有才名的少年公子同共在翠微园里摆上了棋局,请端木绯前去指教。

    这帖子都送上门来了,回绝反而不美,于是端木绯便理了理衣裳,去了翠微园。

    这一日,端木绯足足与人下了一天的棋,饶是她再好的耐心,也有几分厌倦了。

    她想了想,当晚就琢磨了一个残局,令人把棋局摆在了瑶华宫前,明言若想与她下棋就先得破了这残局。

    残局摆出去后没半天就引来了不少抄棋谱的宫女,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近半个时辰,这才慢慢散去了。

    几个少年公子正聚在翠微园,他们一拿到宫女抄好的棋谱,立刻就摊开在了石桌上,参详想来。

    没想到,这一看就着了迷。

    “这个棋局看着眼生得很,我好像不曾在那些知名的残谱上见过……”

    “妙哉妙哉!你们看这黑子与白子环环相扣,缠得难分难解,局中有局!”

    “看似死局,又似有一条生路,可这生路又似通向另一条死路……”

    蓝衣公子怔了怔,忽然发现最后一个男音有些耳生,好像不是他们在场的四人说的。

    他不由打了一个寒噤,有些僵硬地转头看去,这才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形矮胖、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

    凉亭中的其他三位公子也看到了此人,急忙对着那中年男子作揖行礼:“游大人。”

    来人正是吏部尚书游君集。

    可是游君集根本没理睬他们,那神色仿佛是着了魔似的,痴痴地看着那张棋谱,嘴里喃喃说着:“妙啊!实在是妙!”

    须臾,游君集方才抬眼看向了那蓝衣公子,“程家小四,这棋谱就先暂时借我一观!”

    他不客气地抄起棋谱,就走了,留下凉亭中的四位公子面面相觑。

    “久闻游大人是个棋痴,看来传言非虚。”

    “……要不我们再使人去抄一份棋谱?”

    “刘兄这建议好!”

    随着这棋谱在猎宫中传开,瑶华宫的门口又热闹了起来,不时有人亲自过来赏棋局,却一时半会没人能解开这残局。

    于是,端木绯就彻底清净了。

    她的香囊才做了一半,现在总算有时间把它做完了。

    做这个香囊不是为了熏衣,而是为了驱虫。虽然现在不是夏季,但是山林间的虫蚁委实不少,她上次进山回来后就发现手腕处多了一个小红疙瘩。

    她记得《御香谱》上有一个香方可以驱虫蚁,就试着找了山林中现成可以采摘的香料药草自己动手调配了,又缝了一个简单的葫芦形香囊。

    她本就不着急,已经慢悠悠地做了四五天,到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把配好的香料放入香囊中,封好口子就可以大功告成了!

    “呱呱!”

    端木绯正俯首剪断线头的时候,小八哥激动地在案头跳着脚,张嘴叫着。

    “这不是给你的。”端木绯无奈地说道。

    这只贪心的小八哥啊,仿佛觉得她们准备的东西都是给它的,以致最近绿萝和碧蝉都小心翼翼,尤其把端木绯的首饰匣子看好了,怕一不小心就落入鸟嘴中。

    “呱呱呱!”小八哥又激动地叫了几声,看它的方向似乎不是对她叫的。

    端木绯想到了什么,抬眼顺着它的视线望去,窗边不知何时站了一个着靛蓝锦袍的少年,缕缕阳光下,少年无暇的肌肤仿佛最上等的美玉,散发着莹润的光芒。

    端木绯吓了一跳,小脸上却是直觉地露出了灿烂的笑靥,“封公子……”他特意来找她可是有何指教?

    她这一闪神,手上一空,那只香囊就被小八哥尖尖的鸟喙叼走了。

    小八哥一得逞,就展翅飞了起来……

    “小八……”

    端木绯惊呼了一声,下一瞬,就见封炎上前了一步,左臂随手一抓,抓住了香囊的一端。

    小八哥不死心地在半空中扑棱着翅膀,当对上封炎那如狼一般的眼眸,瞬间就怂了,“呱”,它松开了鸟嘴,拍拍翅膀飞走了。

    封炎抓着那个葫芦形的香囊凑到鼻尖闻了闻,一下子就闻出些熟悉的味道来,扬了扬眉,问道:“这是驱虫的香囊?”

    端木绯应了一声,有些纳闷,他是怎么“偷溜”进来的?

    封炎似乎没看到端木绯微僵的小脸,漫不经心地说道:“你的生辰快到了吧。”

    端木绯怔了怔,这才迟钝地想了起来:是啊,明天就是“端木绯”的生辰了。

    下一刻,就见窗外的封炎抬起了右臂,端木绯这才注意到他手里拿着两个色彩绚丽的纸鸢,尾部拖着长长的“尾羽”,两只双翅大展的凤凰跃然纸上,色彩绚丽,笔触细腻,似在抬首吟唱,形态十分灵动……

    “这一凤一凰画得真好!”端木绯看得目不转睛,忍不住赞道。

    凤为三尾,凰为两尾,也就是说这对纸鸢一只是凤鸟,一只是凰鸟。凤凰与龙一般是传说之物,反而要比寻常可见的猫、虎、孔雀之类的更为难画,其姿态、神态只能依靠历代画作加以揣摩,因而难出新意,容易流于俗套。

    然而这一对凤凰却把那展翅高吟的姿态把握得极好,鹦鹉似的嘴,孔雀似的脖,鸳鸯似的身……这个画者应该很擅长画鸟。

    封炎嘴角微翘,他就知道蓁蓁一定会喜欢的!

    “这是雪鸾坊的金坊主亲手所制的纸鸢,就送给你作为生辰礼物吧。”封炎又道,只字不提这纸鸢是他命人快马加鞭从江南刚刚送来的。

    江南的雪鸾坊,端木绯也是知道的,是个百年老铺,专门只制纸鸢,也只卖纸鸢。

    那位金坊主不仅是制纸鸢的高手,也是画虫鸟的高手,无论蝴蝶、蜻蜓、瓢虫,还是雄鹰、大鹏、孔雀……皆画得活灵活现,为不少书画名家所称颂。

    果然是名不虚传啊!端木绯又细细地端详起纸鸢上所绘的一凤一凰,聚精会神,完全忘了自己那只刚刚才制好的香囊。

    “沙沙沙……”

    微风习习,枝叶摇曳间,把那庭院中的花香柔柔地送入窗口,吹拂着少年与少女那柔软的鬓发和脸颊。

    封炎抬眼看向了风吹来的方向,下巴微抬,忽然道:“今天的风力正适合放纸鸢!”

    端木绯一下子就领会了封炎的意思,主动迎合道:“封公子,我们去放纸鸢怎么样?”

    果然,少年展颜笑了,衣如碧空,笑如灿日。

    之后,二人兵分两路,封炎是偷溜进瑶华宫的,自然只能再偷溜出去,而端木绯自是光明正大地走了瑶华宫的正门,一路闲庭信步地来到了猎宫外的广场。

    封炎早就在广场东北方的空地等着她了,其中的凤鸟纸鸢已经飞得高高,那长长的“尾羽”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灿烂的阳光给那绚丽的“凤鸟”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

    凤啸九天当如是!端木绯忍不住抬起小脸,一眨不眨地看着翱翔在高空中的纸鸢,大眼亮晶晶的,神采焕发。

    只是这么看着,端木绯就觉得手痒痒了,三步并作两步地朝封炎小跑过去,她本想自己把那凰鸟纸鸢放上天去,谁想封炎直接把手中的线轴塞给了她。

    端木绯怔了怔,从善如流地笑了:“多谢封公子。”

    她笑得欢快,脸颊上露出一对可爱的笑涡,封炎双眸发直,一声不吭地直接转过身,耳尖微红。

    端木绯也没在意,乐滋滋地玩起纸鸢来,扯着线轴,试图把那凤鸟纸鸢放得更高,脸上笑容绽放。

    背过身的封炎嘴角微翘,在一旁熟练地把另一只凰鸟纸鸢也放飞到空中。

    然而,“凰鸟”才上天,他身后就传来了端木绯的一声惊呼,“嚓”的一声,一条绷紧的纸鸢线擦过枝头猛然断成了两截,跟着那“凤鸟”就像是挣脱牢笼般一下子就顺风朝西南方展翅飞去……

    “咳咳……”端木绯僵硬地笑了笑,几乎无法直视封炎乌黑如墨的凤眼。

    她清了清嗓子,“我去……”捡。

    最后一个字还没出口,封炎已然道:“你在这里等我。”

    说话间,他强势地把手中的线轴塞到了端木绯的手中,完全不容她拒绝。

    端木绯抓着两个线轴,看着封炎大步流星地追着那飞走的凤鸟纸鸢去了……

    须臾,她便收回了视线,这一回,她再也不敢再放线轴了,只在心里默默祈祷这“凰鸟”千万不要没良心地与那“凤鸟”私奔了!

    思绪间,秋风似乎更强劲了,端木绯全神贯注地仰首盯着空中的凰鸟纸鸢。

    “九华姐姐,你看这纸鸢真是好看!”

    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小姑娘清脆娇嫩的声音,端木绯的耳朵动了动,觉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好像是……

    端木绯抓着纸鸢的线轴,转头看去,只见七八丈外两个少女正并肩朝这边走来,一个十二岁上下,着一袭明艳的紫色骑装,落落大方,却又透着一丝娇慢,正是九华县主;另一个穿着翠色骑装的小姑娘才十来岁,比九华矮了半个头,俏丽可爱的小脸稚气未脱,笑意盈盈。

    刚才说话的人便是这个翠衣小姑娘,端木绯也认识她。

    “我记得你是端木四姑娘吧?”九华抬着下巴看着端木绯,随口说道,那骄傲的模样仿佛被她记得是一种莫大的荣耀般。

    端木绯含笑应了一声,与二人见了礼,“县主,封姑娘。”

    九华漫不经心地上下打量着端木绯,抬手指着上方的凰鸟纸鸢道:“你这个纸鸢不错。”

    说着,九华随手从左腕上拔下了一个金镶白玉镯递向端木绯,趾高气扬地说道:“本县主这个镯子给你,你把你这凰鸟纸鸢卖给本县主!”以她这个镯子,足够端木绯再去买十个百个纸鸢了!

    端木绯闻言几乎是傻眼了,缓缓地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

    她知道九华为人一贯跋扈,只不过,以前在她还是楚青辞时,九华从不敢在她面前这般无礼。

    至于现在……凭什么她得惯着她?

    端木绯轻弯唇角,凑过去看了看九华手中的那个镯子,一本正经地说道:“这玉是上好的羊脂玉……”

    九华嘴角微翘,掩不住自得之色,她的东西自然是好东西,可是下一瞬就听端木绯摇头叹息道:“可惜了,这要是一个完整的白玉镯子就好了……”

    说着,端木绯抬眼看向了九华,正色道:“县主,碎玉不值钱的!”

    九华皱了皱眉,道:“我这玉镯可是出自江南的琅玕轩!”怎么可能不值钱!

    端木绯也不直接与她争论,抬眼又望向了天空中的凰鸟纸鸢,“我这个纸鸢啊,也是来自江南,是江南最有名的雪鸾坊金坊主亲手所制,金坊主那可是做纸鸢的名家,一年只定制二十个纸鸢,现在金坊主明年的纸鸢早被人订完了……这个纸鸢那可是可遇而不求的无价之宝!”

    九华听端木绯说了一堆废话,不耐烦地直接问道:“到底要多少银子你才肯卖?”她的声音猛然拔高,显得有些尖锐。

    端木绯比了一根白生生的食指,给了三个字:“一万两。”

    “你……你说什么?!”九华气得脸色微微发青,气急败坏地指着端木绯道,“就这么个破纸鸢你想要一万两?!”

    端木绯笑眯眯地说道:“县主,正所谓物以稀为贵。”

    这时,一阵忍俊不禁的轻笑声从后方传来,封炎大步流星地朝三人这边走来,手里还拿着一个他刚刚捡回来的凤鸟纸鸢。

    那姓封的翠衣小姑娘面色微微一变,形容间多了一抹局促,上前一步对着封炎唤道:“二哥。”

    这位封姑娘是驸马封预之那位平妻所出的女儿,今年十岁,名叫封从嫣。

    “炎表哥。”九华一眼就看到封炎手上的那个凤鸟纸鸢更为精致绚丽,不禁朝封炎走了两步,亲热地说道:“你这纸鸢真漂亮,送给我可好?”她直接找封炎讨起纸鸢来。

    “多谢封公子替我捡纸鸢。”不等封炎开口,端木绯便一本正经地福了福,伸手接过了那只凤鸟纸鸢,脆声道:“县主,这个纸鸢也是我的。”

    她笑着,没有再说话,但落在九华的眼里,就仿佛变成了一种嘲笑。

    “你……”九华狠狠地瞪着端木绯,又朝封炎看去,见封炎完全没有为自己说话的意思,气得跺了跺脚,拂袖而去。

    “二哥……”封从嫣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开口,叫着“表姐”追了上去。

    封炎含笑盯着端木绯嘴角那抹得意洋洋的笑意,舍不得移开眼,心想:蓁蓁果然喜欢这对纸鸢!下次再找金坊主做个更好看的。

    封炎的神情更加温柔,说道:“我们继续放纸鸢吧。”

    给断线的纸鸢接上线后,封炎再次替端木绯把那凤鸟纸鸢放上了天,一凤一凰两个纸鸢展开羽翼,翱翔在天际,给那万里无云的蓝天平添了几分绚烂的色彩。

    秋风缓缓地吹拂着,吹得树叶渐黄,却也恰好把纸鸢送得更高……

    少女轻快的笑声回荡在风中。

    旭日冉冉高升,不知不觉中一个时辰过去了。

    眼看着日头快要正午了,生怕端木绯晒着,封炎开始一点点地收线,这只纸鸢刚收下,正要帮端木绯收她那一只,猎场的方向忽然传来一阵急促凌乱的马蹄声。

    “踏踏踏……”

    那急促得好似快板声的马蹄声隐约透着一种不祥的感觉。

    须臾,就见一个护卫模样的男子策马从猎场中飞驰而出,一直来到猎宫外方才急切地拉住了马绳。

    马儿高抬着前蹄发出一阵嘶鸣声,来人根本就等不及停好马,就仓促地翻身下马,匆匆进了猎宫,那满头大汗、心急如焚的样子显然是有什么要事。

    端木绯朝猎宫的正门口望了一眼,顺手把线轴给了封炎。她本来几乎要把这件事抛诸脑后,然而两盏茶后,猎宫的方向就传来一阵凌乱的步履声。

    刚才那个护卫带着两个太医以及几个宫女步履匆匆地从猎宫中走了出来,还有两个婆子特意抬来了肩撵,一行人浩浩荡荡,一下子就吸引了广场上不少人的目光。

    端木绯的目光不由落在了那两个老太医的身上,微微蹙眉。难道是出事了?

    似是看出了端木绯的心思,封炎抬手做了个手势,他的小厮落风立刻迎了过来。

    “去打听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封炎吩咐了一句,落风立刻就笑嘻嘻地领命去了。

    落风悄无声息地走到两个太医身后的一个小药童身边,跟那个小药童一阵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

    很快,落风就又回来了,走到封炎和端木绯近前,压低声音禀道:“公子,长庆长公主今天进了猎场,刚才偶遇了一群鹿,长公主不慎惊了马……”所以才特意派了人回来又叫来了太医在这边候着。

    封炎随意地挥了挥手,就把落风挥退了。

    听闻出事的不是舞阳他们,端木绯也就放心了。

    不多时,猎场的方向又传来了阵阵交错的马蹄声,凌乱嘈杂,隆隆作响,马蹄声越来越近……

    一盏茶后,就见七八匹高头大马从山林中飞驰而来,马蹄飞扬,其中有好几张熟悉的面孔,君然、舞阳、耶律辂,还有……

    端木绯的目光倏然停顿在那个坐在耶律辂身前与他同骑的女子身上,双目微瞠,几乎傻眼了。

    那是一个三十来岁、容貌艳丽的妇人,穿一袭大红色绣牡丹的骑装,修身的骑装勾勒出她婀娜丰腴的身形,一头浓密青丝挽了一个牡丹髻,只是此刻鬓发微乱,几缕鬓发垂落在眼角颊侧,一双乌眸水光潋滟,透着几分媚色。

    她,竟然是长庆长公主。

    长庆慵懒地依靠在耶律辂宽阔厚实的胸膛中,似是蔫蔫,又似是餍足。

    广场上的其他人自然也把这一幕收入眼内,众人表情各异,或惊或羞,或讥诮或不屑,又或是不以为然,却也没人敢上前斥责长庆有害风化。

    “母亲!母亲……”

    后面传来九华紧张担忧的声音,伴着她凌乱的脚步声。

    当九华看到马上的长庆和耶律辂,顿时停了脚步,身子仿佛瞬间被冻僵似的,僵直当场。

    马儿停稳后,耶律辂就率先从马上翻身而下,潇洒不羁。

    九华握了握拳,深吸一口气后,若无其事地迎上去了,“母亲,您没事吧?”

    “九……”

    长庆才吐出一个字,却是身子一轻,樱唇间不由娇嗔地发出一声令人酥麻的低吟。

    耶律辂长臂一伸,就轻松地把长庆从马上抱了下来。

    “真是麻烦二王子了!”

    长庆抬眼对上耶律辂深邃的褐眸,展颜一笑,眼中潋滟如波,妩媚多姿。

    九华面沉如水,嘴角紧紧地抿在一起,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公主太客气了。”耶律辂一边说,一边把长庆抱到了肩撵上,小心翼翼地放下她,起身的同时,大掌像是不经意地在长庆修长的脖颈间滑过,然后才慢慢地退了一步。

    四周的下人皆是垂眸,当做什么也没看到。

    之后,太医方才快步上前给长庆把脉,望闻问切了一番……

    一阵闹哄哄的鸡飞狗跳后,两个婆子扛着肩撵上的长庆朝猎宫的正门去了,这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来,又浩浩荡荡地走了……等他们的身影从猎宫正门消失后,其他人也就渐渐地散去了。

    舞阳没有跟上去,面沉如水地看着那空荡荡的正门好一会儿。

    “舞阳姐姐。”端木绯拿着刚收好的纸鸢来到舞阳身旁,笑眯眯地说道,“你今儿在猎场里可有什么收获?”

    “就猎了一头锦鸡而已。”舞阳有些意兴阑珊地撇了撇嘴,目光看向端木绯手中的那个纸鸢,“早知道本宫还不如与你在这里放纸鸢呢!……英雄救美?!简直跟唱戏似的!”

    虽然舞阳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很显然,她话中的“英雄”是耶律辂,那么“美人”自然就是长庆了。

    长庆惊了马,耶律辂救了她。

    但是……

    想到方才耶律辂把长庆从马上抱下来的那一幕,端木绯皱了皱小脸,又觉得有些怪异,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舞阳难掩嘲讽地嗤笑了一声,盯着那色彩斑斓的凰鸟纸鸢嘲讽地喃喃自语:“明明是头凰鸟,却非要当凤鸟!”长庆长公主府里的男人,这些年还少嘛!

    凰鸟非要当凤鸟……端木绯忽然想到了什么,差点没被口水呛到,恍然大悟。

    “咳咳!”她不由干咳了两声。

    长庆的驸马早在五年前就过世了,长庆如今“独居”在公主府中,不过,长庆的公主府里虽然没了驸马,却热闹得很,长庆在府里养了不少花容月貌的美少年,可以说是夜夜笙歌。

    长庆行事也不避讳,她的风流事在京中上下可说是人人皆知,连皇帝都有所耳闻,也曾语重心长地劝过长庆几句,然而长庆不以为然,觉得男子可以三妻四妾,女子也可以,更何况,她也不是寻常女子,她是皇帝唯一的胞姐,是天家血脉。

    只要有皇帝在,无论她做什么,别人最多在私底下嘀咕几句,又有谁敢当着她的面来奚落教训她!

    皇帝被她说得哑口无言,次日长庆就又往宫中给皇帝送了几个美人,逗得龙心大悦,却气坏了不少后宫妃嫔。

    这么多年来,长庆一直我行我素,渐渐地,京中上下对这位长公主的行事就有了几分“见怪不怪”的味道。

    这些事旁人自然不会对未出嫁的小姑娘家说,京中闺秀聚会时也不好意思拿来说嘴,可饶是如此,也还是免不了一些风言风语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传入她们的耳中。

    长庆的为人行事在大盛人看来是惊世骇俗,然而对于北燕人而言,恐怕是稀松平常。

    端木绯虽没去过北燕,却曾读过不少关于北燕书籍,书中说,北燕不似中原规矩森严,讲究男女七岁不同席,北燕人生性狂野奔放,觉得男欢女爱天经地义,素有“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皆取其妻妻之”的习俗。

    看方才耶律辂与长庆又共骑又搂抱的样子,这两人显然颇为“投缘”……

    舞阳提起过,北燕这次来是想与大盛和亲的,可是耶律辂总不能和长庆和亲吧?!毕竟长庆有儿有女,她会愿意抛下儿女去北燕吗?

    想着,端木绯的神色就有些复杂,但再一想,又觉得长庆也好,耶律辂也罢,又或者和亲,都与自己没什么干系。

    她定了定神,就不再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舞阳姐姐,你饿了没?我们一起去用午膳吧。”端木绯亲昵地挽起舞阳的胳膊,二人就说笑着朝猎宫方向去了,完全把一旁的封炎忘得一干二净。

    君然同情地拍了拍封炎的肩膀,也拉着他回猎宫去用午膳了。

    不到半天,刚刚广场上发生的事就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地在猎宫传开了,人人都在讨论北燕二王子在猎场英雄救美并与长庆同骑归来的那些事,说得是绘声绘色,一个个都仿佛在现场亲眼目睹似的。

    听说,长庆与耶律辂黄昏时携手共游翠微园,谈笑风生。

    听说,长庆与耶律辂在翠微园中,一个抚琴,一个舞剑,琴瑟和鸣。

    听说,耶律辂黄昏进了荣华宫后,就一夜没出来。

    ……

    连着几日,流言非但没有平息,反而越传越热闹了,沸沸扬扬。

    十月二十五日,安平长公主奉诏而来。

    秋猎通常要持续一个月的时间,此时,才刚刚过去了一半。

    端木绯前几天就已经知道安平要来,每年的秋猎都是这样,先是封炎随驾来九秀山,等秋猎进行一半时,就换安平过来,封炎回京。

    很显然,皇帝这十几年来,对安平和封炎母子俩一直都不放心。

    倚在窗边的端木绯无意识地叹了口气,这声叹息才逸出口,就被庭院里的微风吹散了。

    端木绯抬眼看着庭院里的几丛子母草,目光微怔。

    此刻,花开满枝,朵朵白花纯白如雪,恍如小小的仙鹤栖息枝头,花瓣草叶在秋风中微微颤颤地摇曳不已,却是迎风傲然绽放!

    端木绯不由想到封炎那些见不得人的秘密,眸色微深,那朵朵白花映在她乌黑的瞳孔中摇摆着,小巧精致的花瓣如同白鹤的羽翼扑扇……子母草也叫仙鹤草。

    无论皇帝再如何忌惮安平和封炎,封炎的羽翼还是在皇帝不知道的时候渐渐丰满起来了,谁也不知日后会如何……

    “姑娘。”

    这时,绿萝的声音随着一阵打帘声响起,手里拎着一个两层的红漆木食盒。

    端木绯收回了视线站起身来,抚了抚自己的衣裙上的褶皱,又理了理鬓发,带着绿萝一起往外走去。

    她要去畅月宫给安平请安。

    畅月宫就在猎宫正殿的东南方,距离瑶华宫也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当端木绯抵达畅月宫时,院子里还乱着,宫人奴婢们忙忙碌碌,有的正在为安平整理安顿,有的则在收拾行装。

    安平来了,也代表着封炎要走了。

    “端木四姑娘。”子月立刻就迎了上来,亲热地将端木绯迎了进去。

    宴息间里点着淡淡的熏香,如同那夏荷吐着幽幽的清香,清雅馥郁,弥漫屋内,异香扑鼻而来。

    安平正坐在一张红木万字不断头的罗汉床上,身上穿了一件海棠红宝瓶牡丹刻丝褙子,头上挽着一个简单的纂儿,发间一支赤金填羊脂玉发钗,耳着白玉滴珠耳环,即便打扮清雅,仍然明艳不可方物。

    她一路从京城赶来,旅途劳顿,形容间难掩风尘仆仆,却还是面色红润,精神奕奕。

    封炎也在屋子里,正坐在下首的圈椅上,母子俩的嘴角都带着淡淡的笑意,看来都心情不错。

    当门帘翻起的那一瞬,封炎的目光便黏在了端木绯身上,嘴角翘起,那双乌黑的凤眸闪过如流星般的璀璨光辉,心里雀跃不已:蓁蓁来给他送行了!

    “长公主殿下,封公子。”端木绯走到近前,端端正正地给安平福了一礼,笑得亲热,“这是我今天才刚做的一些点心……”

    她想说这些点心是她特意拿来孝敬安平的,然而话还没说完,就听封炎唤了一声:“落风……”

    他身后的小厮落风立刻领会了自家公子的意思,上前从绿萝手里接过了那个食盒。

    屋子里静了半响。

    “……”安平有些无语地看着儿子,眼角抽了一下。

    她如何看不出端木绯这些点心分明就是特意给自己做的,阿炎竟然就这么厚脸皮地截胡了!

    封炎从容自若地捧起了一旁的粉彩茶盅,原本心里的那一丝依依不舍因为这盒意外得来的点心瞬间散去了。

    来日方长!他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

    端木绯一对上封炎,哪里敢说真话,只能甜甜地笑着。反正无论这点心是谁吃,她的心意总归是送到了。

    封炎陪着二人说了一会儿话后,就有嬷嬷来报说,已经收拾了好公子的行装,皇帝特意派了禁军过来护送封炎回京。

    语外之音当然是催促封炎该走了。

    封炎扯了扯嘴角,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当安平想说几句安抚他时,他已经爽快站起身来,掸了掸衣袍后,对着安平道:“母亲,我先走了。”

    安平微微一笑,挥了挥手示意他去吧。

    封炎走了,屋子里就只剩下了安平和端木绯,端木绯担心安平失落,就凑趣打诨地说着自她抵达猎宫后的种种见闻,说得是绘声绘色,不时逗得安平莞尔一笑。

    屋子里一片语笑喧阗声……直到丫鬟来禀说,驸马爷带着公子姑娘来给安平请安。

    空气骤然一冷。

    “安平!”

    没等安平出声,封预之的声音已经在门帘的另一边响起,紧接着,门帘一掀,封预之颀长的身形健步如飞地走了进来,他身后两个模样有四五相似的少年少女鱼贯而入。

    着一袭靛青色锦袍的少年约莫十四岁上下,剑眉星目,挺鼻薄唇,步伐矫健,无论容貌还是气质,都与驸马封预之十分相似。

    少年名叫封元质,是封预之的庶长子,而他身旁的粉衣少女正是封从嫣。

    “见过母亲。”

    封元质和封从嫣一起对着安平行了礼,形容中透着些许局促。

    他俩已经好些年没见过安平了,公主府一向拒他们兄妹于门外,安平这些年也从不去封府,两府形同陌路,泾渭分明。

    安平漫不经心地抚了抚衣袖,慵懒地说道:“卑贱之礼以君臣为重。”

    古语有云:人伦之大以父子为先,卑贱之礼以君臣为重。

    安平不提人伦,只说“卑贱”与“君臣”就是让他们直接行君臣之礼。

    封元质和封从嫣身子一僵,二人齐刷刷地看向了封预之,想看看封预之的意思。

    封预之也是面色微僵,脱口道:“安平,你……”

    话到嘴边,却又发现无话可说,这十几年来,他与安平不知道多少次因为这个话题起了龃龉,他认了错,也求了情,可是安平心如铁石。

    想着,封预之的眼神一时又有些复杂,暗潮汹涌。

    半晌,他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些许,改口道:“安平,阿炎可是回京了?”

    安平淡淡地瞥了封预之一眼,没有说话。

    封预之接着道:“安平,有道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还是劝劝阿炎啊,他这段时间实在是……”风头太过。

    以封炎的身份,本来就该收敛锋芒,行事低调些,才能让皇帝安心。

    可是自秋猎以来,封炎先是在夜猎中得了魁首,后来又在奔射中赢了北燕二王子,实在是太过招摇了!

    他真怕封炎再这么张扬猖狂下去,一旦引起的皇帝不满,很可能还会连累安平。

    ------题外话------

    虽然没有分章,但今天是万更呢!等夸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