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原本只是封炎和韩士睿之争,皇帝也不知是何意图,却是让所有人都有参加的资格。

    比试胜利条件只有一个——猎到黑熊!

    一头成年黑熊力大无比,甚至可以连根拔起一棵树,而且看似身形臃肿,速度倒是极快。

    想要独自猎一头黑熊,那可不简单!

    四周的公子哥们闻言顿时骚动了起来,交头接耳。

    这场比试是为了神枢营的差事而来的,要是运气好能猎到黑熊,岂不是就可以进神枢营?!想到这里,不少人忘了黑熊的可怕,反倒有些跃跃欲试。

    封炎挑了挑眉梢,抱拳应道:“是,皇上舅舅。”

    夜猎一事就此一锤定音,韩士睿根本就没机会反对,而且大好的前途就在眼前,他又怎么舍得轻易放弃!

    机会难得,失不再来。

    接着,又有几个府邸的公子得了皇帝的嘉赏,赐了宝马、宝刀和弓箭,之后,众人才纷纷散去。

    按照惯例,夜猎要等月上柳梢头时方才开始,因此那些打算参加夜猎的人都抓紧时间回猎宫中的住处做各种准备。

    而其他大部分人都留在了猎宫广场上。

    今日在这里皇帝将与群臣同饮同乐。

    广场上人来人往,忙忙碌碌,那些宫人已经开始铺设地毯,摆放晚宴的桌椅,张灯结彩……没一会儿,这空荡荡的广场就被布置得焕然一新。

    舞阳和涵星回了自己的宫殿更衣,端木绯没有跟去,独自找了处僻静的槐树下兴致勃勃地练习盘毽子。

    一下,两下,三下……六下。

    她现在已经能一鼓作气地盘六下毽子了。

    端木绯满足地嘴角一勾,眉飞色舞,脚下的力道稍微重了一分,那毽子像长了翅膀般飞了出去……

    端木绯赧然地鼓了鼓嘴,赶紧要去捡,可是下一瞬就有一只长臂从树干后伸出,右掌一张,那半空中的毽子就稳稳地落入他掌心,干脆利落得让端木绯差点为他叫好。

    等抬眼对上对方那张俊美的脸庞时,端木绯差点一个趔趄。

    封炎不知何时悠然地倚靠在树干上,似在眺望前方那连绵起伏的山脉。

    莫非他是在此为晚上的夜猎养精蓄锐?端木绯绞尽脑汁地仔细回想,也无法确定到底他们俩是谁先来的,只能笑了笑,“多谢封公子。”

    封炎似若未闻般,抬手把那毽子往上一抛,轻轻地颠了两下,摇头道:“不好。”说话间,那双让人心悸的凤眸微微向上倾斜。

    比起方才面对皇帝时,此刻的他神色间少了狂放不羁,多了几分闲适与兴味。

    什么不好?!端木绯眨了眨眼,就听他继续道:“这毽子的羽毛太长了些……”

    原来是在说毽子啊。端木绯上前一步,脱口而出道:“封公子,你也会踢毽子啊。”

    封炎用眼角斜了她一眼,瞳孔中掠过一道璀璨流光,那眼神仿佛在说,有本公子不会的吗?!

    封炎晃了晃手中的那个毽子道:“这毽子的羽毛长度最好在四到五寸之间,羽毛太长在空中又不易翻转,太短又不易控制,下面的毽托也要大小适宜,两者相辅相成。”

    听他说得头头是道,端木绯一脸受教地频频点头。对了,记忆中,封炎无论是蹴鞠、马球,还是投壶、射覆什么的,都玩得不错。

    这些她都做不了,所以小时候,只能远远地看着他们玩……好像每次赢的人都是封炎!

    “多谢封公子指点。”端木绯喜笑颜开地对着封炎福了福,跟着似乎想到了什么,上前两步,拿起了放在树下的一个竹篮子。

    “这是我做的蜜饯,如果封公子不嫌弃的话……”

    她指着篮子里的两个瓷罐说,话还没说完,对方的手已经一把抓住了竹篮的把手。

    端木绯不由噤声,想说什么,可是双目对上封炎那双漂亮的眸子时,原本要说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只能默默地松了手。

    封炎嘴角微翘,似乎心情不错,道:“你这毽子不好,等我今晚猎头锦鸡,重新做一个……”

    话音未落,他已经转身离去了。

    看着封炎离去的背影,端木绯忍不住抬起右臂,想叫住他,最后还是没敢出声。

    本来那两罐蜜饯是她特意吩咐碧蝉拿来想送给舞阳和涵星一人一罐的,刚才想着封炎指点了她几句,就临时打算把其中一罐送给他,没想到封炎一下子就把整个篮子都拎走了……

    端木绯心痛不已地望着他渐行渐远。

    而前方的封炎虽然始终没有回头,却能感觉到端木绯“灼热”的目光,步履轻快,心头小鹿乱撞,嘴角翘得高高。

    那一双乌眸温柔得仿佛要滴出水来,流光溢彩。

    封炎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着,穿过广场,又穿过一条砂石小道,来到一片无人的树林,直至走到树林深处方才停下,轻轻唤道:“墨乙。”

    一袭鸦青劲装、面容清癯的中年男子立刻就如一道幽灵般出现了,对着封炎抱拳行礼,请示道:“公子,是不是按计划行事?”

    封炎半眯眼眸,看向了手中的竹篮,眸中掠过一道锐利的寒芒,缓缓道:“我改变主意了。皇上想要从我手上拿走神枢营,可没那么容易……”

    他的声音不轻不重,却又透着一种莫名的威慑力,回响在这片寂静清冷的林中,掷地有声。

    神枢营是禁军三营之一,在他的手里,皇帝必定是不放心的,这才会借着韩士睿想要拿走神枢营。

    事实上,神枢营对现在的他来说,也没什么大用。因而,封炎原本是打算借着受伤示弱,静静地蛰伏一段时间,让皇帝别总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

    但是,刚才看着蓁蓁把竹篮递给他的那一瞬,他突然改变了主意!

    他不能再这么拖沓下去……

    三年前,他雄心壮志地去了北境,以为他最多不过去两年,阿辞一定会在京中等着他……却没想到当他归来的那一天,等来的却是阿辞的死讯!

    便是此刻再回想当时种种,封炎仍然觉得心如绞痛,心底泛出一股浓浓的苦涩来。

    差一点,他就永远地失去了他最重要的那个人!

    他不知道冥冥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让阿辞变成了蓁蓁,让她又回到了人间……这一次,他不能再重复同样的错误!

    为了娶蓁蓁,为了能光明正大地站在她的身旁,他必须更雷厉风行才行!

    封炎的眼眸变得更为幽深,静立在一片影影绰绰的树影中,挺拔如松。

    “是,公子。”

    墨乙垂首,拱手应声,心里颇有几分唏嘘。

    自打楚大姑娘去了后,公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他曾一度以为公子会撑不下去。

    所幸,端木四姑娘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半年前,他在皇觉寺第一次遇上端木四姑娘,就感觉公子对她有些不一般,却也没深思,毕竟那不过是一个没长开的小姑娘,没想到公子真的对她上了心。

    难怪古语说先成家再立业,公子有了媳妇后,行事间就透出一种杀伐果敢的气魄。

    男儿当如是。

    想着他们所谋之事,墨乙那看似平静的外表下,热血沸腾。

    二人说话间,夜幕已然降下,夜空中,如银盘般的圆月高悬,月明星稀,冷冽的月光柔和地洒在山林间,这正是一个适合夜猎的日子。

    封炎又慢吞吞地返回了广场,此刻那些准备参加夜猎的公子们已经大都聚集在了那里,骏马、大弓、长刀……一个个都是全副武装。

    不同于白日里进猎场有护卫随行,这次的夜猎只许这些公子孤身前往,又是在夜间狩猎,视野难免受到一些影响,其危险性可想而知。

    眼看到了戌初,包括封炎、韩士睿在内的十来个公子就来到了猎台上,先给皇帝行了礼。

    皇帝的目光在这些风华正茂的青年与少年扫过,心情不错,含笑道:“我大盛男儿血性方刚,当如是。”皇帝从內侍手中接过一杯酒,对月高举道,“朕就以此酒为你们践行,看谁今晚可以拔得头筹!”

    “谢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

    那些公子皆是抱拳谢恩,喊声如雷。

    就在这时,一道削瘦的声音高喊着跑来:“等等我!还有我呢!”

    一个十三四岁、穿着紫色戎装的少年全力朝这边跑了过来,一直冲到了猎台上,庆幸道:“幸好赶上了。”

    那少年皮肤白皙,浓眉大眼,只是嬉笑间有些油滑。

    皇帝难掩惊讶地扬了扬眉,“阿惇,你也打算参加夜猎?”

    四周其他人的目光不由落在了这名叫“阿惇”的少年身上,表情有些微妙。

    这少年全名方惇,乃是皇帝的同母胞姐长庆长公主之子,一向颇受贺太后和皇帝的宠爱。

    只不过方惇在京中是有名的纨绔,文不成,武不就,他竟然也打算参加夜猎,四周的众人都难掩惊讶。

    方惇上前一步,笑嘻嘻地对着皇帝拱了拱手道:“皇上舅舅,外甥有自知之明,就是随便凑个热闹。”

    皇帝不由失笑,伸出一根食指无奈地晃了晃,“你啊!”

    这短短的插曲后,封炎、韩士睿等人便下了猎台,纷纷上马,然后少年们马鞭一挥,策马离去。

    众人策马进了猎场后,很快就分道扬镳,各自踏着那银色的月光往四面八方散去。

    飞驰了一炷香后,封炎的四周就只剩下了他一人的马蹄声,他放缓了马速,让胯下的马儿慢慢踱着步子,随意张望着四周。

    秋日夜晚的山林很是清寒,万籁俱寂,那些参天大树、灌木杂草在黑夜的阴影中看来狰狞扭曲,晚风间,它们疯狂地摇摆着,似在欢呼狂舞,黑暗中似有一双双眼睛躲在不知名的角落窥探着他。

    封炎气定神闲,慢悠悠地策马缓行,仿佛他今夜不是来夜猎,而是来踏秋般。

    猎熊不急,当务之急是他答应了要给蓁蓁做一个毽子,他得先猎一只锦鸡才行……

    忽然,又是一阵夜风吹来,拂动枝叶摇曳作响,发出“簌簌”的声响。

    封炎耳朵一动,毫不犹豫地抽箭、拉弓,然后身子往右一扭,箭尖瞄准右后方,羽箭如流星般射出……

    这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仿佛已经成为身体的本能般。

    下一瞬,就听到了“咚”的一声响,似有什么东西倒在了地上。

    封炎策马踱了过去,就见灌木丛里躺了一只兔子大小的野貂,一箭从双眼直穿而过,未损一点皮毛。

    这野貂虽然小了点,不过马上要入冬了,送给蓁蓁让她做个貂皮围脖,似乎也不错。

    封炎俯身随手抓起那支羽箭连着那黑色野貂一起塞入箩筐中,然后继续沿着山间小道缓行。

    夜正漫长,月寒如水。

    不知不觉,封炎就在山间走了近一个时辰,收获颇丰,除了那只野貂外,又猎了两只锦鸡和一只雪白无暇的狐狸。

    封炎看着箩筐中的猎物,对今晚的收获还算满意。

    “老伙计,”他拍了拍胯下马儿的脖颈,笑吟吟道,“接下来,我们去猎点大个儿的,怎么样?”

    马儿晃着脑袋打了个响鼻,急促地踏着蹄子,那兴奋的样子似是迫不及待。

    封炎又拍了拍它,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然后拉了拉马绳,正要掉转方向,却听到后方不远处传来一阵异动,似乎是撞击声,又似乎是什么东西折断的声音。

    封炎警觉地搭箭拉弓,弓如满月,羽箭在月光下散发着森冷的寒光,仿佛随时都会离弦而出……

    “踏踏踏……”

    来者渐渐临近,便确定那是马蹄声,急促凌乱,由远而近地狂奔而来。

    须臾,一个蓝衣青年策马从几十丈外的一片野竹林中冲出,朝着封炎的方向飞速奔来。

    而马上的那个青年正是韩士睿。

    比之黄昏时的意气风发,此刻的韩士睿看来很是狼狈,头发凌乱,被汗水打湿了一半,肩膀上似有一滩血迹,而他胯下的骏马也看来疲惫不堪,似是受了惊吓般,马鼻中急促地喷着白气。

    封炎眯了眯眼,却是把目光放在了韩士睿身后。

    几乎是下一瞬,就听一阵震耳的怒吼声响起,一道巨大的黑影紧接着从野竹林冲出,如同一头发狂的犀牛般横冲直撞而来,所经之处,两边的绿竹全部被撞得歪七扭八,地面更是微微震动着,颇有一种“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气势……

    月光下,黑影露出了它的庐山真面目。

    那是一头足足有一人半高的黑熊,体型至少有两匹骏马加起来那般庞大,一眼望去,就像是一座沉甸甸的小山。

    “嗷!”黑熊挥舞着强劲有力的四肢奔腾着,疯狂地紧追着韩士睿跑来。

    黑夜中,它金色的眼眸似乎闪闪发光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封公子,小心!”

    马上的韩士睿高呼着,身子低伏,随着奔驰的白马一起一伏,白马越跑越快……

    封炎却在原地一动不动,举弓对准了那金色的熊眼,然后果断地放箭。

    “咻”的破空声响起,箭如闪电般划破空气,朝黑熊射了过去。

    “嗷!”黑熊发出一声怒吼,停了下来,厚实的前爪狠狠地一拍,那支羽箭就被它拍得偏离了原本的轨道,“铮”的一声射在了后方的竹节上……

    竹子簌簌摇晃不已,竹叶如雨般落下。

    黑熊短短一瞬间的停顿,给了韩士睿逃命的机会,白马在封炎身旁飞驰而过,没有人看到韩士睿的嘴角在另一边微微勾出了一个冷酷的弧度……

    “吼!”黑熊直起身子仰天发出怒吼,一双嗜血的眼睛从韩士睿身上移开,冰冷无情地看向了封炎。

    此刻,在它眼里,封炎才是它的敌人。

    它的前肢再次落地,然后咆哮着冲向了封炎,身形如此巨大,却又十分灵活快速,那血盆大口猛然张开,露出其中白森森的牙齿,仿佛能撕裂一切阻碍……

    “嘭!”

    一束流光直冲云霄,在夜空中绽放出一朵巨大的红色烟花,绚烂夺目,可是端木绯的心却随着烟花的炸响漏了一拍,心口有些发闷。

    那血色的烟花让她看着有些刺眼,总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

    她不由朝猎场的方向看去,心想:现在才二更天,在这偌大的猎场中,想要找到黑熊,再将其猎杀,恐怕没两个时辰也回不来……

    端木绯有些心不在焉地捧起了茶盅,她的身旁一片语笑喧阗声,舞阳仰首看着烟花笑道,“阿然,你这烟花不错啊!瞧着比江南进贡的烟花飞得还高,炸得还要绚烂。”

    君然得意洋洋地摇了摇折扇,道:“那是自然,本世子拿出来的东西能差吗?!”顿了一下后,他又环视众人道,“怎么样?!这烟花够格当赌注吧?”

    “够了够了。”谢愈急忙颔首,目光灼灼地看着放在一旁的那一箱子烟花,正想立刻把它们给点燃了。

    君然利落地收起了折扇,把扇子往身前的红漆木大桌上一放,“本世子就押阿炎。”

    桌面上,放了七八个白瓷碟子,每个碟子下都押着一张筏纸,筏纸赫然写着一个个名字:封炎、韩士睿、方惇、路延钊……

    一盏茶前,君然提议说,反正大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打个赌,赌赌谁才会是今晚夜猎的魁首。

    既然是打赌,当然是要有赌注的,君然没带银子,干脆就拿了一箱烟火出来当赌注,顺便做个庄。

    “买定离手,快下注吧!”君然的右拳在那红漆木大桌上敲了敲,对着众人吆喝道。

    涵星看他吆喝得活像赌坊里的庄家似的,忍俊不禁地笑了,随口问道:“君世子,你不是身手不错吗?怎么不去参加夜猎?”反倒是在这里开起赌局来!

    “那还有用说吗?”谢愈笑眯眯地凑趣道,“他这是把机会让给别人!”

    谁想,君然却是一本正经地反驳道:“错了错了。本世子这张俊脸举世无双,要是不小心被熊瞎子伤到了,大盛该有多少姑娘要心疼垂泪啊!”

    说着,他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装模作样地掸了掸身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尘,一派风流倜傥的公子哥。

    舞阳笑得前俯后仰,涵星则是不忍直视,一个青衣少年不客气地调侃道:“君世子,求求您了,我晚上刚吃的晚膳差点就吐出来了……”

    众人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说笑间,他们陆续押了赌注。

    韩士睿今日刚猎了头猛虎,自然是热门人选,写着他名字的白碟子上没一会儿就堆了好几个形状不一的银锭子、银锞子。

    端木绯取出她自己缝的葫芦形绣花荷包,一点点地掏出了放在里面的银锞子,这些银锞子都做成了精致的梅花形,约莫葡萄大小,十分可爱,是端木纭专门给端木绯准备的,想着妹妹可以在猎宫里打赏给宫女什么的。

    端木绯自来猎宫后就跟着舞阳住在瑶华宫里,平日里也没什么需要麻烦别人的地方,至今为止,这银锞子在荷包里一个不少,足足有二十个。

    端木绯仔细地数了数,目光落在了那个写着封炎名字的碟子上。

    封炎是个财神爷,押他准没错!

    端木绯弯了弯嘴角,笑了,把所有银锞子都放了上去。

    等她坐回去时,眼角瞟到身旁又多了一道纤细的倩影,直觉地朝对方看去。

    那是一个十二岁左右的清秀少女,她穿着一身妃色绣鸾鸟骑装,小巧的瓜子脸上,大眼睛,柳叶眉,樱桃唇,只是眼角眉梢尽显娇蛮与高傲。

    少女俯首瞥向了端木绯,樱唇撅了撅,然后就掏出了一张银票,往某个碟子上一放,拔高嗓门道:“本县主押一千两。”

    她的声音清脆响亮,一下子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

    四周静了一静。

    众人面面相觑,这个赌局也只是一群公子贵女闹着玩的,没有谁是真的想赢钱,因此君然的赌注是一箱烟花,端木绯的二十个银裸子加起来也就十来两,其他人押的也就是一锭五两或十两的银子。

    相比之下,这一千两未免也太过头了!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那张一千两的银票,气氛有些怪异。

    端木绯默默地垂眸看着自己茶盏里的花茶,金色的菊花在清澈的茶汤里舒然绽放……

    菊有多种别称,比如黄花,龄草,日精,女华,延年……还有九华。

    少女出生时正值金秋,一出生,其母长庆长公主就求皇帝为其赐名,皇帝便赐下“九华”这个封号,封了她为九华县主以示恩宠。

    九华县主是方惇的胞妹,所以她那张银票自然是押给了“方惇”。

    短暂的静谧后,谢愈笑着对九华拱了拱手道:“县主出手真是豪迈!我算是知道何为兄妹情深了!”说着,他看向了一旁的一个粉衣小姑娘,笑吟吟地教训道,“四妹妹,你可要学着点。”

    谢四姑娘心里不以为然,谁不知道方惇那点三脚猫的功夫,他决不可能成为这次夜猎的魁首,也就说,九华这一千两肯定是打了水漂。

    她要是这么败家,她娘还不罚她抄上几天经书?!

    “三哥,那也要你给我机会啊!”谢四姑娘嘟了嘟嘴,故意道,“要不这样,你现在也进猎场玩玩?”

    “四妹妹,你就绕了我吧。”谢愈干笑着摸了摸鼻子,其他人也都凑趣地调侃起他来。

    气氛又热闹了起来,轻快爽朗的笑声此起彼伏,随着那阵阵夜风向四周扩散开去……

    皇帝看到这些孩子们玩得很是热闹,饶有兴致地朝这边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一串的勋贵近臣,浩浩荡荡。

    一众公子姑娘见皇帝来了,自然而然地朝桌子的两边分开。

    皇帝径直走到桌前,随意地朝桌面扫了一眼,瞧那一张张写着名字的筏纸和那些银锭,就猜到怎么回事了。

    “你们几个这是在押这次夜猎的魁首?”

    说话的同时,皇帝的目光就在两个银锭子最多的碟子上来回看了看,押封炎的人最多,其次就是韩士睿。

    “看来阿炎暂时领先一步。”皇帝负手笑道。

    九华闻言又撅了撅嘴,仰起小下巴道:“皇上舅舅,平平都是您的外甥,却都没人押我大哥!我大哥的人缘也没那么差吧!”九华愤愤地为兄长打抱不平。

    皇帝嘴角的笑意一僵,眸色微深。

    且不说方惇的人缘到底如何,封炎的人缘未免也太好了一点!

    皇帝这细微的神色变化自然瞒不过众人的眼睛,其中也包括端木绯。

    端木绯心里幽幽叹息:九华县主在京中的人缘并不好,哪怕她的母亲是长庆长公主,哪怕她是太后的亲外孙女,不少闺秀还是对她敬而远之。同样性子中有几分娇蛮,涵星是天真单纯,九华就是心眼比针尖小。

    “县主此言差矣!”端木绯眨了眨眼,一本正经地比着一根食指说道,“县主一人就押了一千两!我们这么多人全加起来也远远不及……只能积少成多,大家再多押一点了!”

    一旁的君然饶有兴致地看着端木绯,机敏如他,哪里看不出这颗芝麻馅的团子是在帮着阿炎圆场子呢!

    可惜阿炎不在,没亲眼看到这一幕,否则怕是要乐坏了!

    不过没关系,有自己在,自己替阿炎看着,等他回来,再转述给他听就是,说不定还能趁机把阿炎那把西域弯刀骗到手!

    端木绯摸了荷包半天也没能再摸出一个银锞子来,腼腆地笑了笑,然后兴致勃勃地提议道:“皇上,要不您也押一注?”

    皇帝一听,还真的被挑起了几分兴趣。

    见状,舞阳笑着抚掌,帮着打边鼓:“父皇,难得夜猎,您和几位大人也一起玩玩凑个热闹吧!”她顺口把皇帝身后的几位勋贵大臣也揽进了赌局中。

    “好,朕就陪你们玩玩。”皇帝朗声笑了,右手一伸,一个服侍的內侍就把一个银锭子呈到了皇帝的掌心。

    皇帝把银锭子抓在手里把玩着,似有沉吟。

    “皇上舅舅,您押我大哥吧。”九华上前半步,用撒娇的口吻说道。

    这本来也就是随便玩玩而已,九华这么一撒娇,皇帝就干脆押给了方惇。

    皇帝押了注,那些大臣也都纷纷掏出了银锭子,自然是跟随圣意,全押给了方惇……没一会儿,写着“方惇”名字的白碟子上放得是满满当当,银锭子几乎堆成了一座小山,遥遥领先其他人。

    这一面倒的押注让九华得意洋洋,骄傲地昂了昂下巴,而皇帝却开始觉得有些意兴阑珊。

    所有人都跟着他下注,那还有什么意思?

    “臣也来跟皇上凑个热闹。”

    这时,一个阴柔的男音从皇帝身后响起,一道颀长的红色身影走到了皇帝身旁。

    四周一个个熊熊燃烧的火把照得广场亮如白昼,那明亮的火光把青年那袭织金红袍渲染得更为艳丽夺目。

    青年肌肤如玉,笑靥如花,漂亮得让人心悸。

    “臣就押……”

    他微微笑着,修长的手指间捏着一个十两的银锭子,随意地放到了那个写着“封炎”的碟子上。

    岑隐竟然下注押了封炎。

    众人皆是面面相觑,难掩脸上的惊讶,跟着又看向了皇帝,却见皇帝在短暂的错愕后,就舒展了眉头。

    善于察言观色的某些大臣又暗暗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个大臣试探地把银锭子押给了韩士睿,紧接着,其他大臣也纷纷放开手脚,随意地各押各的。

    总算是颇有了一种“百家争鸣”的景象!

    皇帝勾唇笑了,转着手上的玉扳指,给了岑隐一个赞赏的眼神。

    还是岑隐最懂他,哪像那些人实在是愚不可及!

    皇帝带着岑隐和一众大臣往御座的方向去了,端木绯抬眼目送他们,目光在岑隐衣袍上的金麒麟上停顿了一瞬,然后半垂眼帘,看向那张写着“封炎”二字的筏纸,眸中闪过一道若有所思的光芒。

    不管岑隐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这下注的时机选得实在太妙了!不仅让皇帝的心情转好,也足以消除皇帝之前对“封炎领先一步”的芥蒂……

    端木绯直愣愣地看着这满满一桌的银锭子,倒映在她乌黑的眼瞳中,就像那夜空中的点点繁星。

    夜越来越深,四周却越是越热闹喧阗,酒气弥漫。

    不少男子的脸上都有了微醺的醉意,直到远处有人高喊着跑来:“回来了!回来了!有人从猎场回来了!”

    除了皇帝以外,大部分的人都好奇地纷纷起身,朝猎场的方向远眺而去。

    渐渐地,就能听到“得得得”的马蹄声,不算特别响亮,但确实是朝这边而来……

    来人这个时候回来猎宫,要么就是中途放弃了夜猎,要么就是猎到了熊,究竟会是哪一个呢?!

    相比于明亮的广场,山林间显得黑压压的,就像是那层层叠叠的阴云般,散发着一种阴森沉闷的的气息。

    那马走得更近了,可以看到马上驮着什么一团黑影,一动不动,死气沉沉。

    难道说……

    广场上的不少人心里浮现某种可能性,有几个禁军的人举着火把纷纷朝那匹马儿走去,他们的步履声和盔甲撞击声在此时分外响亮。

    四周的人交头接耳,心中皆是浮躁不安。

    一个个跳跃的火把照亮了前方,一匹高大的黑马从那影影绰绰的一条山道走出,马上驮着一个浑身黑毛如小山般的庞大躯体,那垂在马侧的巨掌厚实如狼牙棍,毛绒绒的长嘴间隐约可以见森白的牙齿,让人不寒而栗……

    “熊!……这是黑熊!”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喊了出来,贵女们的低呼声此起彼伏,整个广场都瞬间骚动了起来。

    紧接着,一道修长的身形从马后走出,少年一身青莲色的戎装,从左肩到左臂已经被一大片赤红的鲜血所染红,半边俊脸上沾满了鲜血,血迹斑斑,看着让他俊美的脸庞透出一丝危险与邪魅,也同时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