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绯脚下的步子一顿,紧跟着岑隐进了那间厢房。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岑隐大步流星地在如兰身旁走过,一撩衣袍,在上首的太师椅上坐下了,姿态慵懒地斜靠在椅背上,那微微上挑的眼眸似能勾人心魄。

    跪地的如兰根本看也不敢看岑隐,冷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额头和脸颊地涔涔落下,“滴答滴答”地落在了青砖地面上。

    岑隐不愠不火地问端木绯:“可是此人叫走了大公主殿下?”

    “正是她。”端木绯简洁地应道。

    如兰急忙抬起了头,结结巴巴地说道:“督主,奴……奴婢不曾见过大公主殿下啊。”她圆圆的脸庞上写满了惶恐,面无血色。

    上首的岑隐看也没看她一眼,只是抬手做了个手势,也没说话,小蝎已经知情识趣,冷声斥道:“督主什么时候叫你说话了?”

    话音刚落,就见他出手闪电地在如兰的左肩上按了一下,“咯嗒”一声,下一瞬,如兰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左肩以一种诡异的角度耷拉了下去……

    很显然,她的关节被卸了。

    这一幕令端木绯不由绷紧了身子,两世为人,她又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她半垂眼帘,平复着心绪,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

    祖父楚老太爷很少与她提及东厂,只在讲到东阳党一案时,唏嘘地说过,无论是东厂锦衣卫,还是勋贵朝臣,最终都是皇帝手中的刀,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这些年东厂权势滔天,人人畏惧,私底下自然也难免议论几句,比如连不可一世的锦衣卫指挥使都要听命于厂公,比如东厂的厂卫都是从锦衣卫中挑选了精干组成,再比如东厂尤其擅长缉拿刑讯,不仅有十八套刑具,还有十大酷刑令人毛骨悚然,相比下,这卸关节之法恐怕根本不足道也。

    “督主饶命……奴婢……奴婢是见过大公主殿下!”如兰撕心裂肺地喊了起来,叫声凄厉,可是屋子里的人都不为所动。

    岑隐漫不经心地用右手抚了抚衣袖,手指白皙修长,如玉竹般节节分明,修剪得平滑有度的指甲透着淡粉色的光泽。

    此刻,他方才缓缓问道:“本座问你,是谁让你给大公主殿下传话?”

    如兰身子微颤,支支吾吾:“奴……奴婢……”

    小蝎嘴角勾出一抹冷笑,毫无预警地再次出手,又卸了她的右肩。

    如兰又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不慎咬破了舌头,嘴角溢出鲜红的血液,整个人以一种极为扭曲怪异的姿态跪在那里,仿佛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断了线的操线木偶般。

    如兰的心防彻底被击溃,眼神涣散,颤声答道:“端木姑娘……是端木姑娘让奴婢去的!”她圆圆的脸庞上写满了惶恐之色,面无血色。

    “端木”并不是一个常见的姓氏,满朝文武也就端木宪一人。

    这次端木宪伴驾出行,仅仅只带了端木绯这个孙女,也就说是,如兰口中的端木姑娘十有*指的就是“端木绯”了。

    端木绯闻言先是有些惊讶地瞪大了杏眸,随后失笑,乖巧地没有插嘴。

    岑隐淡淡地问道:“端木姑娘,你可认得她?”

    端木绯摇了摇头,回道:“今日之前,我与她素不相识。”

    说话间,她看向了跪在地上的如兰,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透着几分犀利,似乎想把对方看透似的。

    如兰猛地抬头看向了她,惨白的嘴唇微颤,道:“你、你就是端木姑娘?……是你、是你就让奴婢去的!你救救奴婢!”她膝行着向端木绯爬去,双臂无力地垂在身侧,形容疯癫,像是溺水的人想要抓住救命稻草一样。

    小蝎不客气地一脚踹向她的肩膀,随后右手一翻,指尖就多了一根长长的铁钉,寒光闪闪。

    如兰吓得几乎魂飞魄散,如烂泥般瘫软在地。

    她也没想到一时贪财竟然落得如此下场,额头重重地磕在了地面上,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咚!咚!咚!”

    她一边磕头,一边喃喃道:“督主,奴婢没有说谎……一个翠衣丫鬟给了奴婢十两银子,说、说是端木姑娘让奴婢去给大公主殿下传句话……”

    她看来仿佛是魔障了一般,嘴里反复叨念着“是端木姑娘”。

    以她这个浑浑噩噩的状态,如果不是精心培育出来的探子死士在装模作样,恐怕是真的这么以为了。

    岑隐沉吟着再问:“那么,你跟大公主殿下说了什么?”

    如兰胆战心惊地继续回话道:“奴婢跟大公主殿下说……四公主殿下在大千湖畔等着大公主殿下……”

    岑隐随意地抬手做了个手势,小蝎立即再次出手,往如兰后颈上猛地一劈。

    她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两眼一翻,晕厥了过去。

    端木绯站起身来,没有试图解释什么,而是目光清澈地看向了上首的岑隐,说道:“督主,我可否随你们一起去?”

    岑隐站起身来,没有直接回答端木绯,简单地吩咐了一句:“备马!”

    说话的同时,他的目光不经意地瞥过一旁那不省人事的宫女一眼,不染而朱的薄唇微微勾起。

    端木绯这小丫头被人当场指证还如此镇定,胆大得很啊……莫非北境来的姑娘家都是这般初生之犊不畏虎?!

    岑隐那双妖魅的眼眸中波光流转,似乎回想起了什么有趣的往事,唇畔的笑意更为柔和,大步往屋外走去。

    听岑隐这言下之意是同意了,端木绯小跑着跟了上去,顺便卖乖道:“您放心,我会很听话的。”

    等她随岑隐来到猎宫门口时,一辆青篷马车已经备好了,举着马鞭的车夫正是那个小蝎。除了他们三人,还有三四十个东厂厂卫骑在一匹匹高头大马上。

    他们都是身形高大,目光如电,只是这么跨坐在马上浑身就释放出一股凌厉的杀气,就像是一把把即将出鞘的利剑。

    这些人恐怕皆是东厂中的精锐。

    等端木绯上了马车后,一行人就出发了。

    这一带的小路不似官道平坦,但马车却行驰得相当平稳。

    一众车马在泥泞崎岖的山野间驰骋而过,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车外响起了男子恭敬的禀报声:“督主,发现大公主了。”夹杂在阵阵马蹄声中的男音不紧不慢,似乎只是在平静地陈述着某个事实,“就在前方三里处。”

    岑隐淡淡地说道:“过去瞧瞧。”

    一行车马继续往前奔驰,端木绯不禁挑开一边的窗帘向外望去,不多时,她就远远地看到了路边的树林旁有两道女子的身影,一个身形臃肿,狼狈地坐在地上;另一个着一袭艳丽夺目的大红色骑装,手里牵着一匹红马,赫然就是大公主舞阳。

    马车渐渐地慢了下来,端木绯喊了起来:“舞阳姐姐。”

    见舞阳安然无恙,端木绯松了半口气。

    一众车马浩浩荡荡地行来,这么大的动静舞阳当然不可能发现不了,心里正奇怪东厂的人怎么会在这儿,直到听到端木绯的声音,才展颜一笑。

    青篷马车在舞阳身边停了下来,端木绯立刻跳下马车,小跑着过去。

    午后的太阳灼热刺目,金灿灿的阳光洒在舞阳的身上,她明丽的小脸上香汗淋漓,额角的鬓发被汗液微微浸湿,显得有些狼狈。

    她先向着岑隐点头致意,唤了一声“岑督主”,随后望向端木绯:“绯妹妹,你们是来找我的吗?”

    端木绯点点头,就简单地从她见舞阳许久未回有些担心说起,一直说到她在初雨身上发现了那张烧了一半的纸条,然后问道:“舞阳姐姐,你可见到了涵星表姐?”

    舞阳轻咳了一声,小脸上露出一丝尴尬。

    她本来是打算应约去大千湖见涵星,可是走到一半,又觉得不对劲……涵星就算有事要与她私下说,随意在猎宫里找处地方说话就是,何必这么麻烦,非要去大千湖说,而且来传话的宫女看着眼生得很。

    舞阳想到了早上的那张纸条,心里有几分怀疑涵星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想了想,就打算返回猎宫再找些人手。

    可是这附近的景致单调得很,目光所及之处就是野树林、草地和山脉,那一条条蜿蜒曲折的泥泞小道看着更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她绕着绕着,就迷路了。

    她在这附近已经溜达了快两个时辰了,一直没找到回猎宫的路,也没找到大千湖……要不是端木绯他们找来,恐怕她到天黑都回不去。

    知舞阳如端木绯一看她微妙的表情就知道她是迷路了!舞阳自小聪慧,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是不擅长记路——这要是沿途没有什么标记,就是在宫里迂回的游廊上,她也能把自己给走丢了。

    所以,舞阳这是压根儿没见到涵星吧?!

    端木绯有些哭笑不得地想着。

    “那……这又是谁?”岑隐淡淡地开口了,斜眼瞥向一旁坐在地上的青衣妇人,乌沉沉的黑眸中幽光一闪。

    那妇人头发凌乱,形容狼藉,嘴角眼角一片青紫,似乎是因为周围多了这些杀气腾腾的厂卫们,她整个人有些呆掉了,缩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本宫在路上遇到的。”见没人追问她迷路的话题,舞阳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她好像是遇到了贼人。”

    舞阳也是刚刚才遇到这个青衣妇人,当时,她正想要找个人问问路,走近了才发现这妇人的形容很是狼狈,哭天喊地的,似是被人给抢了,还没等她细问,岑隐和端木绯他们就到了。

    “官、官爷。”妇人颤着声音说道,“民妇、民妇是良民……”

    端木绯小脸一歪,一双杏目定在了妇人右耳垂上的一只金耳环上,这耳环的样式很精巧,雕着莲纹,是江南的花样,与她身上这平平无奇的青色儒裙看起来丝毫不搭。

    金耳环只有一只,另一只耳朵的耳垂上沾着血,似是被人用力扯掉了耳环,倒真像是被贼人给抢了。

    但是,为什么只抢了一只耳环?

    莫非是有什么比金耳环更重要的事吗……

    而且,她既然认出他们是“官”,也明明才刚被抢,却为何没有想“报官”,反而那么害怕呢?!

    端木绯心念一动,急忙看向岑隐,想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他,还没有说话,就见岑隐勾了勾唇,像是道家常般神态温和地问道:“你,可曾见过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姑娘家?”

    “没!”青衣妇人忙不迭地摇头,撇清道,“民……民妇没见过别人。”

    岑隐右眉一挑,露出一丝似笑非笑,淡淡地出声吩咐道:“拿下去,好生打着问。”

    这东厂刑讯也是有讲究的,所谓的“好生打着问”就是重刑逼供,却务必要留下她这条小命。

    两个厂卫领命,一左一右地把那个青衣妇人拖了出去,动作粗鲁,那妇人吓得脸色发白,嘴里叫着:“官爷饶命!民妇说得都是实话啊!”

    舞阳还有些不明白,但明智地没有出声。

    她不喜东厂,但东厂行事再如何暴虐,应该也不致于无缘无故的对一个普通妇人动手。除非,岑隐是有什么发现……虽然,她真没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在妇人的讨饶声中,两个厂卫把她拖到了一旁的树林中去了,很快,就听到女子凄厉尖锐的惨叫声直冲云霄,跟着,又什么动静都没有了……

    林子里一片静谧,反而让人不由去揣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一会儿,两个厂卫才又拖着那青衣妇人从林中出来,而那个妇人似乎已经晕厥了过去,瘫得好似一滩烂泥。

    一个小胡子厂卫走到岑隐身旁,悄声附耳说了几句,并指了指西南方,舞阳和马车里的端木绯皆是一霎不霎地看着二人,却听不到一个字眼。

    岑隐乌黑的眸子半眯了一下,飞快地朝端木绯的方向瞥了一眼。

    那一眼,勾人心魄。

    没等端木绯从他眸中看出什么,他的目光已然移开。

    端木绯试图从岑隐的表情上看出些端倪,然而,见到的却始终是那抹轻描淡写的笑意,仿佛这一切都没被他放在心上。

    岑隐随意地做了一个“随他来”的手势,率先上了马。

    舞阳拉上端木绯与她同骑,策马跟了上去。

    一行人往西南方又奔驰两三里,远远地,端木绯就听到了许多人嗓门大开地说着话,吵吵嚷嚷,还有一声又一声重重的敲击声:“砰!砰……”

    每一下都仿佛敲击在人的心口般,似乎预示着某种不详。

    紧接着,一个破旧的庙宇进入他们的视野,那庙宇残墙破瓦,断碑烂砖,显然已经荒废了一段时日。

    “砰!砰!砰!”

    随着他们不断靠近,撞门声越来越响,清晰可闻。

    十来丈外,只见十来个凶神恶煞的壮年男子正团团地聚集在那个破庙门口,最前面的男子疯狂地撞击着庙宇那腐朽不堪的大门,本就不结实的木门被撞得咯吱作响,岌岌可危得仿佛随时就要倒塌似的。

    “砰!”

    又是一声重击,那道原本就摇摇欲坠的木门终于在连翻的撞击之下,被轰然撞开了,庙宇中传来一阵少女尖锐恐慌的惊叫声,几乎掀翻屋顶。

    “涵星!”听着那熟悉的女音,舞阳紧张地脱口而出,直觉地想上前,却被岑隐一抬右臂拦下了。

    前方,为首的男子大臂一挥,粗声叫嚷着:“弟兄们,快进去把那小娘……”

    “嗖——”

    他的话没机会说完,一道犀利的破空声自后方而来,如闪电般劈开空气,一道羽箭眨眼间就从百来丈外疾射而来,锋利的箭头从那领头人的后颈穿颈而过,发出“咯嗒”的脊骨断裂声。

    中箭的男子直挺挺地往前倒了下去……

    “咚!”

    那高大的身体就这么倒在了庙宇的入口处,脖颈上插的那支羽箭触目惊心,其他几人发出惊恐的叫喊声,朝羽箭射来的方向望去。

    “嗖嗖嗖!”

    又是数道羽箭如流星般朝他们袭去,与此同时,还有十几个厂卫策马朝庙宇的方向疾驰。

    这些人不过是乌合之众,一看到这些如狼似虎的厂卫更为惊慌,惊叫声此起彼伏:

    “是……是官兵!”

    “怎么办?”

    “快跑啊!官兵来了!”

    “……”

    他们慌不择路,如同无头苍蝇般向四方流蹿,可惜他们大都没机会跑远,就狼狈地中箭倒下了,尸体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除了刻意留下的两个活口,其他都已全数毙命。

    “沙沙沙……”

    一阵深秋的凉风吹来,带来浓浓的血腥味,让人闻之欲呕。

    与舞阳同骑的端木绯当然也闻到了,眉宇紧锁,却没有移开目光,还是看着前方庙宇的方向,看着那些厂卫利索地把那些死不瞑目的尸体拖到了一边,清理出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

    岑隐翻身下马,径直进了前方的破庙,明明四周尽是尸体,明明空气中的血腥味浓重得让人作呕,可是岑隐举手投足间依然闲庭信步,仿若出来踏青郊游的贵公子般,优雅而从容。

    舞阳和端木绯也赶紧下马,目不斜视地跟了上去。

    破烂不堪的庙宇中一片狼藉,那些破旧的香案、蒲团、架子等横七竖八,布满了灰尘。正前方是一座巨大的城隍爷雕塑,雕塑上的金漆掉了大半,陈旧而斑驳。

    雕塑下方,一个纤细的粉衣少女背靠在墙角里,小脸惨白如同褪了色的花瓣,纤细的娇躯更是颤抖得如同那风中残败的落叶,神色惊惶。

    正是失踪了大半天的四公主涵星。

    当看到岑隐、舞阳和端木绯进来时,涵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瞪大眼睛看着三人,两眼通红。

    “四皇妹!”

    还是舞阳第一个出声,她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涵星跟前,一把拉住了她发凉的小手。

    “涵星表姐,你没事就好!”端木绯对着她露出灿烂的笑容。

    两个姑娘见涵星安然无恙,皆是长舒一口气。

    幸而只是虚惊一场!

    涵星直愣愣地盯着舞阳和端木绯熟悉的脸庞,一时恍然如梦,只有后颈和手腕传来的疼痛感告诉她,这一天发生的事都是真的!

    今日一早涵星收到了一张字条,上面说有端木贵妃害了刘婕妤小产的证据,向涵星索要五千两银子作为封口费,并约了她在大千湖畔见面。

    涵星本来想要与大皇子商量,可是今天是狩猎的第一天,大皇子一早就随侍在皇帝身旁,她根本找不到机会与他私下说话。

    猎宫距离京城数百里,她也不可能找贵妃商议,甚至她都不知道刘婕妤小产是不是真与自己的母妃有关!她想了又想,还是悄悄撇下了宫女,去了大千湖,想看看到底是何人在勒索自己。

    可是没想到的是,她还没看到人就被人从后面打了闷棍,晕厥了过去。

    等她醒来时,她已经被一个青衣妇人捆绑了起来又以布团塞住了嘴巴,丢进了一辆驴车里。

    从对方的言辞中,她才知道这妇人是一个黑牙侩,对方还口口声声说什么像她这样的小宫女最好卖了,卖到深山老林里给猎户做媳妇,至少也能卖十两银子。

    涵星趁着牙侩没注意,躲在驴车里一点点地磨掉了绑住她手腕的麻绳,并伺机想要跳下驴车逃走。没想到,这时却遇上了一伙凶恶的匪徒。

    那伙匪徒抢了牙侩随身的银两、首饰,然后又发现了自己。

    他们眼中流露出来的贪婪和*让涵星知道,自己一旦被他们抓住就完蛋了,于是,她不顾一切地逃跑了,但匪徒们却紧追不舍……直到她逃到了这座破庙。

    方才当大门被匪徒撞破的那一瞬,涵星几乎是连自尽的心都有了。

    想着刚才的一幕幕,涵星的眼睛瞬间红了,此刻方懂何为“劫后余生”,心里既委屈,又是后怕。

    “大皇姐!”

    涵星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汹涌,扑进了舞阳怀中,肩膀微微抖动着,泪水自眼角淌下,如雨水般不止。舞阳轻轻拍着她的背。

    好一会儿,小小的破庙里都只剩下她一人的抽噎声。

    久久,涵星才从舞阳的肩上抬起头来,却见眼前多了一方水绿色的帕子,端木绯对着她微微一笑,仿佛在说,没事了。

    涵星顿时觉得脸颊一阵灼热,有些不好意思地撇开了视线,还是顺手接过了那方帕子,擦掉了眼角的泪花。

    跟着,涵星又想到了什么,急忙道:“大皇姐,有个牙侩掳了本宫……”

    舞阳又轻拍了两下涵星的背,“没事了,那牙侩已经被岑督主拿下了……”

    舞阳看似平静,其实也是心绪纷乱,心里有许多疑惑,可是现在涵星惊魂未定,此时显然不是问话的好时机,还是按捺了下来。

    涵星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抬眼看向了几步外的岑隐和他身后面无表情的一众厂卫。

    在一干穿着褐衣的厂卫中,着一袭紫红色祥云纹直裰的岑隐仿佛鹤立鸡群般醒目,他负手而立,以竹簪挽发,浓黑的眸,雪白的肤,殷红的唇,组成一张毫无瑕疵的脸庞,美艳且魅惑,如一朵高岭之花,高山仰止,可望而不可及。

    皇帝宠信岑隐,涵星身为皇女,平日对他也是颇为忌惮,能避则避。

    涵星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一步,客气地致谢道:“今日多谢岑督主救命之恩,本宫铭记于心。”

    涵星挺直了腰板,仿佛又变成了平日里那个有些骄傲的小姑娘,只是眼眶微红,声音中掩不住微微的沙哑。

    岑隐微微一笑,不冷不热地说道:“殿下无碍便好。”

    舞阳却是看向了端木绯,道:“还有绯妹妹……四皇妹,今日真是多亏绯妹妹发现不对,特意去请了岑督主出马。”

    涵星闻言一惊,她本来还以为岑隐是舞阳请来的,正想着舞阳的胆子怎么这么大,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是端木绯。

    端木绯可不敢居功,歪着脑袋一本正经地解释道:“舞阳姐姐和涵星表姐那么久都不见人影,我担心极了。偏偏皇上一早就进了猎场……”

    舞阳伸手揉了揉了端木绯柔软的发顶,神情温和。

    自己果然是没看错人!

    东厂声名狼藉,不知道有多少忠良死在其冤狱之中,除了皇帝以及那些附庸阿谀之辈,谁见了东厂不绕道!

    端木绯这么个单纯的小姑娘担心自己的安危,不惜主动跑到虎狼窝里搬救兵,这份心意实在是太难得了!

    涵星的脸上也难掩感动之色,想起以前自己对端木绯多有责难,不免有些内疚。

    以前她还觉得端木绯这没心没肺的小丫头就知道围着舞阳转,像是全然忘了还有自己这表姐……是自己错了。原来这小丫头还是分得清亲疏,知道她们才是亲表姐妹!

    姑娘们说话间,小胡子厂卫走进了破庙,在岑隐耳边禀着审讯的结果,说道:“……是从淮北那一带逃难来的流民,路上勾结在了一起,一伙足有百人,一路劫掠、偷猎,听闻圣驾在此,正要避一阵子,遇到那牙侩就又干了一票,本是打算抢了四公主回去压寨……”

    岑隐只说了一句“带回去”,就又对舞阳等说道:“两位公主,是时候该回猎宫了。”

    舞阳和涵星当然没有异议,这周围的血腥味也实在让她们很不自在,巴不得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出了破庙,舞阳弃马,与端木绯、涵星一同上了马车,在一声利落的马鞭声中,马车缓缓加速,朝着猎宫的方向驰去……

    申初,姑娘们的马车就在岑隐以及一众厂卫的护送下,浩浩荡荡地回了西苑猎宫。

    公主被掳并非什么光彩的事,因此谁也没有声张。

    舞阳把涵星带回了她的瑶华宫,又请了太医过来给涵星把了脉、开了安神汤又处理了她手腕的擦伤,然后就让涵星先歇下了……

    下午的猎宫中空荡荡的,除了一些服侍的奴婢,几乎没什么人影,一片静谧。

    时间缓缓流逝,太阳随之渐渐西沉,西边天空的云彩被夕阳染得红艳艳的,娇艳欲滴得仿佛一大片绽放在天际的繁花。

    皇帝以及一众随行狩猎的人员在夕阳落下前返回了猎宫,猎宫中仿佛随之注入了一股活力般,变得一派生机勃勃。

    得了消息的舞阳立刻就带着涵星赶去正殿求见皇帝,顺便把端木绯也一起拖了过去。

    两位公主气势汹汹,正殿里服侍的內侍不敢轻慢,赶忙就引着她们去了东暖阁。

    东暖阁内,熏香袅袅。

    黄昏的余晖洒在外面庭院的枝叶上,残叶在晚风中婆娑起舞,透着几许颓废与黯淡,似乎也知道黑夜即将来临。

    皇帝此刻就坐在窗边的一把红木雕竹节纹圈椅上,眉目阴沉,脸色不佳。

    除了皇帝,岑隐也在,他换了一身大红麒麟袍,侧身站在皇帝身旁。

    屋内的气氛微微凝滞。

    “参见父皇。”

    “参见皇上。”

    三个小姑娘纷纷给皇帝行礼,皇帝语气温和地给三人赐了座。

    “父皇,您这次一定要为女儿做主啊!”涵星并没有坐下,她心头有满腹委屈与愤怒需要地方发泄,回想着自己这一日的遭遇,她的眼睛就自然而然地红了,樱唇扁了扁,泫然欲泣。

    “女儿差点……差点就再也见不到父皇了……连大皇姐也差点就落入贼人之手!”

    涵星捏着一方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花,低低抽泣着,看得皇帝心疼不已。

    “涵星,别难过了!事情的经过阿隐都跟朕说了,朕一定会给你做主的!”皇帝对着涵星招了招手,慈爱地轻拍她的背。

    他的女儿那可是天之骄女,哪里受过这样的苦!

    这件事必须追究到底!

    “多谢父皇。”涵星终于展颜,小脸上又有了明媚的神采。

    看着眼前这父慈女孝、其乐融融的一幕,端木绯捧起了一旁的粉彩茶盅,眼角不动声色地朝岑隐那边瞥去,不由想起半个多时辰前的事。

    下午在随舞阳、涵星回了猎宫后,端木绯就被岑隐悄悄招去说话。

    岑隐告诉她,那牙侩招供说有人收买了她,让她把两个宫女拐去深山老林里卖给猎户,可是今日来到大千湖畔的却只有涵星一人,另一个宫女始终没有出现。

    牙侩还说,收买她的人是一个姓端木的姑娘……

    无论是如兰、牙侩,还是早上那个悄悄在舞阳和涵星的食盒里放纸条的御膳房宫女铃儿全都一口咬定,所有的一切皆是一位“端木姑娘”买通她们所为。

    想到这里,端木绯清澈的瞳孔中闪过一道幽光,斜对面的岑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掀了掀眼皮朝端木绯望去,正好对上了她略带思忖的眼神,挑了挑眉。

    既然被对方抓包,端木绯就大大方方地对着他抿嘴一笑。

    岑隐也是勾唇,深邃的眸底闪着盈盈笑意。

    这个小丫头啊,总是令他觉得意外,比如方才……

    这要是旁人连着被三人指证为幕后的指使者,恐怕早就慌了神,只会反复强调并非自己所为,但是端木绯不同。

    她反而思路清晰地对自己提出,要是今日下午她没能因为那一丝不明显的端倪,发现不妥,进而及时救下舞阳和涵星的话,皇帝一定会下令彻查。

    舞阳被叫走的时候,包括云华郡主在内的好几个贵女都见过那名叫如兰的宫女,而舞阳和涵星身边贴身服侍的宫女也定会招出食盒里放着纸条的事,顺着这两条线查下去,最后线索肯定都会指向“端木姑娘”。

    届时,雷霆之怒的皇帝是会理智地下令查个清楚明白,还是干脆就“宁杀错,不放过”呢?

    也就是说,差一点,不但是涵星将沦落至难以想象的地狱,就连她也会陷入这个圈套中,无从自辩。

    这幕后之人还是打得一手如意算盘。

    对视的二人心有灵犀地想着,皆是眯了眯眼笑了,仿佛一大一小两只狐狸心知肚明地相视一笑。

    那一瞬间,端木绯再次从岑隐那双幽深魅惑的眼眸中看到了一抹熟悉的慈爱。

    楚老太爷,楚太夫人……还有端木纭都常常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不管外人如何评价岑隐以及东厂,岑隐对自己姐妹俩确实和善得很……

    端木绯若无其事地垂眸,轻啜着热茶。

    她这人记恩也记仇,岑隐的恩惠要记下,别人欠她的债也得慢慢地算一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