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纭和端木珩的这盘棋没机会下完,端木宪那边已经派人过来叫他们去九思楼用膳。. .

    虽然人不多,但是席宴显然花了一番心思,每一样菜肴酒水皆是精致讲究,吃得宾主皆欢。

    午膳后,又去偏厅用了些茶后,李廷攸就提出了告辞。

    端木宪也没留他,只亲切地让他有空就多来走走,跟着就吩咐人送走了他。

    李廷攸渐渐走远,偏厅中只剩下了端木家的几人。

    两姐妹正要告退,端木宪却是出人意料地说道:“四丫头,你和珩哥儿先留下,我还有事与你们说。”

    端木纭犹豫地看了看端木绯,见妹妹脸上笑盈盈的,便屈膝福了福,带着紫藤先退下了。

    端木宪又挥手遣退了下人。

    少了几个人后,四周仿佛空旷安静了许多。

    贺氏不知道端木宪所为何事,也是疑惑地看着他。

    “万寿节就要到了。”在祖孙三人好奇的目光中,端木宪缓缓地说道,“这贺礼也该备起来了。”

    万寿节取“万寿无疆”之义,乃是皇帝的诞辰日。

    “老太爷,您放心。”贺氏表功道,“我命人从江南寻来的那掐丝珐琅桃蝠山子盆红珊瑚盆景肯定能在万寿节前抵达京城的。”那个红珊瑚盆景既华丽又气派,寓意也好,虽不至于独占鳌头,但也不会失礼人前。

    “四丫头,”端木宪却是看向了端木绯,“你怎么看?”

    贺氏和端木珩都没想到端木宪竟然会询问端木绯的意思,难掩惊讶地看向了她。

    “不妥。”端木绯仿佛没感觉到二人的目光般笑眯眯地摇了摇头。

    端木宪便又问道:“为何不妥?”

    端木绯面上笑容不改,不答反问:“祖父前几日可曾就国库空虚一事上奏了皇上?”

    端木绯自然没有见过端木宪的折子,她只是从上次和端木宪的那番对话中加以推测的。

    “放肆!”贺氏闻言,眉宇紧锁,不客气地斥道,“绯姐儿,你小小年纪,又是姑娘家,竟胆敢揣摩朝政!”

    端木绯仿若未闻般只是直直地看着端木宪,继续道:“祖父,如祖母方才所言,这万寿礼本身是极好的,可是今非昔比……祖父总不好自打嘴巴!”

    端木宪微微挑眉,面露满意之色。

    这两件事看似不相干,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干系。

    今年的万寿节,别府可以照旧例献贺礼,然而他却不可以。毕竟他前几日才与皇帝哭诉过税银不足,国库紧张,这个时候要是尚书府还向皇帝献贵礼,岂非一边哭穷,一边奢靡?!

    伴君如伴虎,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昨日贺氏拟了万寿礼的单子让他看了,他就觉得不妥,便干脆以此来考校一下端木绯,这个孙女再次令他刮目相看。

    端木宪沉吟一下,问道:“四丫头,那你觉得该送什么?”

    端木绯嘴角翘得更高,露出一对浅浅的梨涡,反而是意味深长地话锋一转:“我记得曾听闻祖父今春在京郊的一处庄子里亲手种过些落花生……”

    端木宪沉思片刻后,眼睛一亮,似是意有所动。

    这怎么能行呢?!贺氏傻眼了,慌忙又道:“老太爷,万万不可!落花生太过轻贱,就算红珊瑚盆景不妥,也不该送落花生啊!这若是被有心人在皇上耳边说一句老太爷藐视皇上,那可如何是好?!”贺氏几乎急出一头冷汗来,就怕端木宪被端木绯这个小傻子给带沟里去了。

    “祖母此言差矣,我倒觉得四妹妹这个主意甚好。”端木珩皱了皱眉,义正言辞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今淮北大灾,若是帝后与民共苦,也是一则佳话!再者,落花生又名长生果,寓意长生长有,生生不息,也吉利得很。”

    端木宪掀了掀眼皮,朝端木珩的方向瞥了一眼。他这个长孙天资聪颖,性子沉稳,可是毕竟是年纪太轻,还天真了些。

    端木宪想得更深一层,也更理智。

    且不管帝后心里是不是真得愿意与民共苦,但自己身为户部尚书,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如此作势一番,待传扬开去就是一则美谈,昭显皇帝爱民之心,乃明君也!

    皇帝必会满意的。

    不错!

    端木宪看着端木绯的眼神更柔和了。

    倒是贺氏,堂堂从一品诰命夫人,在这些事上的眼界都比不上一个九岁的小丫头。

    端木宪心里暗暗叹气,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抬眼看向贺氏,道:“阿敏,今年的万寿宴就带上四丫头吧。”

    每年的万寿节,京城四品以上的官员都要进宫朝贺,端木宪和贺氏身为户部尚书和尚书夫人自然是要去的,夫妇俩通常会带两个小辈一同前往,其中一个毋庸置疑是嫡长孙端木珩,另一个人选多年以来一直都是端木琦。

    带端木绯这傻丫头去万寿宴?!贺氏差点就脱口反对,但总算还是有几分理智在。

    她捏了捏手中的紫檀木佛珠,勉强冷静了一些,沉吟着与端木宪分析利害道:“老太爷,绯姐儿还小,以前又不曾出席过这么大的场合,不懂规矩,这要是不小心出错,只会给家里难堪,绮姐儿就不一样了……”

    端木宪微微抬手打断了贺氏,没有多说,只是简练地再次道:“这次就带四丫头去。”

    一瞬间,贺氏的额头青筋浮动,脸色差点没绷住。她们是几十年的夫妻了,她对端木宪的性子还是十分了解的。

    他性子温和,为人行事却自有主张,不会轻易被动摇。

    哪怕是自己!

    这件事怕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只是,这些日子来,端木宪对端木绯这个傻子越发的重视和另眼相看,如今连万寿宴这样的重要场合都要带她去,再这么下去,她的亲孙女在这个家里还有落足之地吗?这两个丫头简直和她们的爹一样招人厌!

    “阿敏。”许是因为贺氏久久没有应声,端木宪有些不快地再出声了。

    贺氏终于冷静了下来,她嘴角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恢复如常的雍容气度,口称就依老太爷的意思。

    厅堂里的气氛又变得和煦起来,一派的祖慈孙孝。

    等离开永禧堂,回到湛清院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

    端木绯把端木宪要带她进宫的事说了,担心了好一会儿的端木纭这才放下心来,喜笑颜开。

    “我记得万寿节是八月初六吧,还有不到十天……做新衣裳是来不及了,不过幸好前些日子做过几身,姐姐来帮你挑一身。”

    “对了,蓁蓁,我们可以去京里的首饰铺子多挑些现成的首饰!”

    “你可别提姐姐省着,咱们如今有钱了!”

    端木纭兴致勃勃地说着,还昂了昂下巴,一副“她们如今不差银子”的模样,那明艳的脸庞上盈满了笑意,简直比自己能去还要高兴。

    院子里回荡着姐妹俩清脆的说笑声,萦绕不去。

    相比较湛清院的欢声笑语,此刻永禧堂里却是炸开了锅。

    端木绮已经得知了今年万寿节自己不能进宫的事,对着贺氏又是哭闹,又是撒娇,软硬兼施,可是任凭她使出了万般手段,说得口干舌燥,还是没有得偿所愿。

    既然此路不通,端木绮干脆就另辟蹊径,耐心地等到了八月初二四公主涵星上门,向着涵星很是诉了一番委屈,涵星与端木绮自小亲近,立刻就应下万寿节当天派人来接她进宫。

    然而,涵星前脚刚走,后脚端木绮就被闻讯而来的端木宪狠狠地责骂了一通:

    “绮姐儿,祖父不让你去自然有祖父的道理!”

    “你有没有想过你一人之举代表着端木家,一个不慎,就会让人以为我们端木家行事猖狂,无视规矩礼法?!”

    “你父亲母亲就是这样教你阳奉阴违,违逆长辈的意思吗?!”

    端木宪的声声斥责可说是句句诛心,可是无论是端木绮还是小贺氏都是不明缘由,母女俩委屈极了,贺氏倒是已经想明白了几分,出声轻斥了小贺氏母女几句,压着她们不许再闹。

    府里好歹是清静了几日,八月初五,端木宪特意带着端木珩和端木绯去了一趟庄子上,三个人动手亲自采摘落花生,忙碌了大半天,于黄昏回了尚书府。

    京中的街道已经是张灯结彩,锦绮相错,百姓都开始为明日的万寿节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