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主,你怎么不说话?!”曾经为玄静观主辩护的周夫人忍不住出声了,她眼中已经升起了一抹狐疑。ω δwww..

    “她自然是不敢说话!”端木绯抿嘴浅笑着,一派天真,眼中藏着洞察一切的睿智。

    这个玄静观主分明就是一个招摇撞骗的假神仙!刚才玄静观主起金钱卦时,端木绯就发现有些不对。

    她虽然不会算卦,却也读过《易经》,这金钱卦在摇卦时要将那龟壳上下摇晃六下以上,可是对方却只随意敷衍地摇晃了五下;再者,金钱卦在倒铜钱时应该逐个倒出,可是方才其中两个铜板却是一起滚出来的……

    算卦的每个步骤都是有讲究的,不是摇摇龟壳中的铜钱就叫算卦!

    要揭穿一个骗子实在不难,只碍于她现在是端木绯,以算术入手才不会招人怀疑。

    端木绯的眼眸清亮如镜,口中则笑眯眯地断言道:“观主,你其实根本不会算卦吧!”

    全场一片哗然,所有人皆是倒吸一口气,哪怕刚才有些人心头已经隐约猜到,但是被端木绯说破的这一瞬,心里还是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感觉异常复杂,思绪更是纷乱。

    “怎么可能呢?”不知道是谁喃喃道,“观主怎么可能……”是个骗子?!

    大部分夫人的脸上都是一片茫然与心惊,要是说这玄静观主真的是个坑蒙拐骗的骗子,那么这些年来,她在各府的女眷间行走,她们可是拱手奉了不少香油钱给她,更是四处夸她是活神仙……如今再想来,那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想着,许多人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戏楼里陷入一片死寂。

    忽然,“咯嗒”一声在庑廊上响起,像是有人不慎撞到了椅子发出的声音,尤为刺耳。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身穿宝蓝色四喜如意纹刻丝褙子的中年妇人站了起来,失态地颤声说道:“玄静观主不会算卦,那去年她为我家萱儿批命说她命中带煞也是假的?!”

    这位中年妇人是户部左侍郎赵大人的夫人,此刻,她浑身微微颤抖着,脸色惨白得半分血色都无。

    因为玄静观主的那个批命,为了化解幺女命中的煞气,就要找八字相和的男子为夫婿,最后还是在玄静观主的指点下,幺女嫁给了永昌伯府的嫡次子何二公子。

    当初婚事定得急,也没好好相看一二,她只草草地在清华道观见了何二一面,觉得他家世人、品都不错,就应下了。直到婚后,才发现那何二不但早早纳了二房,连庶长子都有了,而且何二此人品行不端,一喝醉酒,就对幺女拳打脚踢,陪嫁丫鬟去拦,竟然被那畜生一脚踢出去,额头撞到床角上就这么丢了命……

    听赵夫人这么一说,四周的其他人立刻就想起了一年前赵五姑娘与永昌伯府的亲事,当时她们还觉得奇怪,赵家怎么会定下这样的亲事。

    在这京中,谁不知道何二公子不成武不就,每日就知道与一群纨绔子弟纵马游街,还风流得紧,流连青楼楚馆,未成亲就和一个民女有了首尾,那民女有喜了,民女的家人就去永昌伯府闹事,永昌伯府就应下纳那个民女为二房。

    就算赵家当时刚刚从外地调来京城,为着儿女婚事,也该好好打探一二,居然定得这么急,原来这背后竟然还与玄静观主沾上了关系!

    “于夫人,你说这玄静观主是不是收了什么好处,所以才……”有一位夫人猜测着道。

    这京城里哪有门弟相仿的人家肯与何二公子结亲,而门弟低些的,何家又瞧不上,想必是这样,才故意哄了这刚调进京的赵家姑娘嫁进来吧。

    “我看十有*了……”那于夫人压低声音附和了一句。

    四周细碎的交头接耳声此起彼伏,成了压垮赵夫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一年多来,她可怜的萱儿过得并不好,可说是日日以泪洗面……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玄静观主!

    “我苦命的萱儿!”赵夫人撕心裂肺地哭喊了一声,“你这害人的妖道!”赵夫人再也顾不得仪态,直接扑过去又踢又打……

    玄静观主根本就忘了挣扎,浑身的力气像是瞬间泄尽似的,无力地瘫软在地板上,心道:完了!全完了!

    她花了这么多心思在京城立足,费了二十几年才让清华道观享誉京城,现在全完了!以前那些人家有多信她,敬她,现在以至将来就会有多恨她,厌她,不少人家在京中都是有权有势,他们是不会放过她的!

    见状,端木府的丫鬟们一时愣住了,不知道该不该上前阻拦,直到游嬷嬷看着贺氏的脸色斥了一句:“还不去‘扶’住赵夫人!”

    丫鬟们又急忙去拦,二楼的庑廊上一片鸡飞狗跳。

    端木绯早就笑吟吟地拉着端木纭坐了回去,她捧起一旁案几上的粉彩茶盅,慢悠悠地饮了一口热茶。

    这是今年的明前龙井茶吧,果然香郁甘醇!她满意地嘴角微翘。

    混乱中,一个阴柔的男音似笑非笑地随口说道:“这尚书府倒是热闹!”

    众人循声往下看去,这才发现几个男子不知道何时站在了二楼的楼梯口,以端木宪和岑隐为首,一旁还有封炎、君然等七八位宾客。

    刚才说话的人正是岑隐。

    “让岑小公公见笑了。”端木宪拱了拱手道,斯文儒雅的脸庞上有些难堪,面沉如水。

    方才端木珩等公子哥们写完百寿图回去九思楼后,提起了跃鱼台要开戏的事,岑隐随口问起了戏班子,端木宪见状就提议去隔壁的敞厅听戏,众人皆是附议。

    于是端木珩等几个小辈就先领着大部分宾客去敞厅入席,端木宪则陪着岑隐等几个贵客随后而至,刚巧路过时听到戏台这边似乎有些骚动,这才过来看看。

    没想到竟然遇上这等事,把好好的寿宴变成了一场闹剧!而且还在岑隐的面前!

    “端木大人,令孙女小小年纪还读过《易经》,果然是有其祖,必有其孙!”君然一边说,一边收起了折扇,雀跃之色毫不掩饰地流露在了脸上,心里暗道:幸好今天阿炎把他给拉来了这寿宴,否则他岂不是错过了一场天大的好戏?!

    封炎审视着正倚栏品茗的端木绯,一双凤眸深黑如墨,嘴角微微翘起。

    “阿炎,你说是不是?”君然故意问道,同时用扇柄戳向了封炎,却被对方看也不看地抓住了。

    当然两个少年目光相对时,君然朝封炎抛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色,仿佛在说——

    这小丫头真是有趣!

    方才明明是她把这些人的情绪给挑了起来,她倒好,现在就好像和她无关一般做起壁上观来!

    这种借刀杀人的法子还真是妙得很!

    封炎眯了眯眼,随意地“嗯”了一声。

    见封炎似是若有所思,君然摸了摸下巴,一会儿看看封炎,一会儿又饶有兴致地仰首打量着庑廊上的端木绯,心里若有所思:看来阿炎今日来此根本就是为了端木绯这个黑芝麻馅的小丫头。有趣,真有趣!

    自认不曾招惹君然的端木绯再次感受到了对方那种仿佛在看狐狸精的目光,身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无辜地垂首饮茶,心道: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啊?!

    只是弹指间,三人之间早已暗藏汹涌,端木宪却是不觉,客气地应了一句:“君世子、封公子过奖了。”

    跟着,端木宪目光如炬地看向那玄静观主,冷声吩咐道:

    “来人,立刻把这招摇撞骗的道人送去京兆府!”

    难堪之余,端木宪又有一丝庆幸,朝端木绯看去,眼神缓和了些许。

    他这四孙女在算学上委实是天分卓绝,幸好她阴错阳差地揭穿了这道姑的真面目!假的真不了,这道姑既然是个招摇撞骗的骗子,将来迟早会被人给揭穿了!倘若今日着了她的道,那以后他这尚书府可就要像赵侍郎府一样成为这京中的笑柄了!

    他话音一落,立刻就有几个膀大腰圆的婆子蹬蹬蹬地上了楼,朝玄静观主师徒俩逼近……

    “你……你们要干什么?!贫道自己会走!”

    玄静观主白胖的脸庞上早就没有一点精神气,看来灰头土脸,哪里还有一点之前的仙风道骨。

    婆子们根本就不理会她的叫嚣,粗鲁地将她从咯吱窝下架了起来。

    “放开贫道!”玄静观主扭着身子挣扎着,转头朝后方嘶吼着,“快……哎呦!”

    师徒俩被婆子们半拖半拽地拉了下去,可怜兮兮地惨叫连连。

    可是,根本就没人会为她们求情,这些夫人姑娘们只觉得这两个道姑仿佛是什么脏东西般,看也没看她们一眼。

    端木绯也没看玄静观主,她在看唐氏,刚才玄静观主那一个转头分明就是求助地看向了唐氏。

    坐在贺氏身旁的唐氏正在饮茶,可是她那绷紧的手背和游移的眼神已经透出了她的紧张……

    ------题外话------

    大家真暖心,被安慰到了!

    唔,明天轮到收拾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