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过继

    “老太爷,太夫人,族长的马车进府了,刚到了仪门。. .”

    一个青衣小丫鬟快步走进琼瑰厅,屈膝禀着。

    此时,诺大的厅堂里坐的是满满当当,就连端木宪也早早从衙门回来了。

    不一会儿,二老爷端木朝就引着老中少三人人迈入院门,朝这边走来。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褐色仙鹤纹锦袍的老者,正是端木氏的族长,也就是端木宪的长兄端木宁。

    端木宁年近花甲,头发早已经白了大半,黝黑的脸上布满了皱纹,比之养尊处优的弟弟端木宪看来老了不止十岁,身形略显伛偻,步履粗率,通身不见一丝书香门第的儒雅之风。

    也是,端木家本是淮北农户,一介寒门布衣,约莫祖上烧了高香,直到出了个会读书的端木宪。端木宪发迹后,就出银子在淮北老家重造了祠堂,又买了祭田,建了族学……这些年,族中陆续有子弟考上秀才、举人,端木家渐渐有了兴旺之势,如今端木一族在淮北也是大族了。

    这也算是应了一句俗语: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端木宁年轻时也是下过地、做过农活的,他之所以能成为端木族的族长,那也是沾了弟弟的光。

    “兄长远道而来,辛苦了。”端木宪起身与端木宁见礼,请他坐下,又命人奉茶,态度十分客气。

    端木宁和端木宪寒暄了几句后,就招呼一旁的长子和次孙给端木宪见了礼,之后就轮到了端木府的众人按照辈分序齿一一给端木宁行礼。

    端木宁还是第一次见到端木纭姐妹,按礼给了见面礼。

    这一番见礼后,就是匆匆的一炷香时间过去了,厅内一片其乐融融,茶香袅袅。

    端木宁捧着一个精致的粉彩茶盅,慢慢地喝了口热茶润嗓,眼角飞快地瞟了次孙端木琋一眼。他这个次孙比他几个儿子有出息,会读书,年方十六就已经是一个秀才了,淮北那等地方既无良师,也没好的书院,端木宁早就琢磨着想找个机会进京,托托端木宪的路子,于是,干脆就以祝寿为借口带着儿孙舟车劳顿地跑了这一趟。

    来日方长,端木宁当然没打算在这个时候提这件事,放下茶盅后,就笑呵呵地与弟弟寒暄道:“说来为兄还未恭喜二弟,听说皇上不久前追封了阿朗……”

    端木宪却是表情淡淡,抱了抱拳道:“都是皇上恩典……”不欲多言。

    端木宁怔了怔,二弟一向不喜阿朗从军,十几年过去了,没想到心结还在。

    这个话题似乎挑得不太好……端木宁正想含糊过去,却听三老爷端木期唏嘘地接了口,说道:“大伯父说的是,皇上封赏大哥那可真是天大的喜事,只不过……”他顿了顿后,继续道,“可怜大哥膝下无子,以后连供奉香火的人也没有,难得大伯父来京,不如做主替我那苦命的大哥过继个子嗣,也好延续长房香火。”

    说话间,端木期的眼中闪烁着算计的光芒。

    这过继之事,他事先没有同父母商量过,因为他都知道若是事先提了,那自己恐怕就没份了,母亲一向看重二哥那一房,有什么好事,一定会先紧着二哥……他又怎么能平白为他人做嫁衣裳!

    这件事他们三房必须先下手为强,大伯父是族长,一旦今日父亲在大伯父面前答应了下来,这件事也就成定局再不会出什么变数了!

    端木期身旁的唐氏挺直腰板,优雅地径自饮茶,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浅笑,似是成竹在胸。

    厅堂里的气氛更怪异了,大部分人都不是傻的,立刻就明白了三房打的如意算盘,四房与五房皆是似笑非笑,反正就算端木朗要过继,这好事也轮不到他们头上,干脆就是冷眼旁观,而二老爷端木朝却是不动声色,径自饮茶。

    端木宪飞快地朝目光闪烁的端木期看了一眼,心里有些失望,他家这个老三都快三十的人了,为人处事还这般不知轻重,不知审时度势……

    他们这位皇帝最是精明,正是因为长房无子,皇帝才会给个世袭三代的安远将军,以示隆恩。要不然,就凭端木朗的那点军功,哪有资格换一个可以萌荫子孙后代的官职?!

    端木宪眉心微蹙,正要说什么,就听一个清脆果决的女音先他一步响起:

    “伯祖父,三叔父,此事不妥!侄孙女不能同意。”

    一瞬间,屋子里寂静无声,只听那穿堂风拂进厅堂的呼呼声回荡在屋中。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同一个方向,穿了一件玫红色遍地缠枝芙蓉花褙子的端木纭挺直腰板坐在一把红木圈椅上,在众人灼灼的视线中,她仍旧毫不退缩,嘴角紧抿,神色间透着一抹倔强。

    看着眼前这个倔强的少女,端木宪原本已经到嘴边的喝斥一下子都咽了回去,眼中幽暗深邃,思绪起伏。

    长房的纭姐儿素来轻狂,近来似乎更是变本加厉起来,颇有几分不知天高地厚的味道,她是救驾有功,但是皇帝也已经赏了,莫不成就以为能以此作为“免死令牌”在家中横行无阻不成?!

    端木宪眯了眯眼,捧起了一旁的掐丝珐琅三君子茶盅,心里转瞬便有了决定。

    纭姐儿好歹是端木家的嫡长女,必须得好好收收她的性子,免得日后给家里惹祸。

    见端木宪不说话,似是默认,原本还有几分提心吊胆的端木期总算是放下心来。唐氏自然感受到他神色间的微妙变化,心里叹了口气,颇有几分怒其不争的无奈。

    唐氏思忖了一下,摆出长辈的姿态开口道:“纭姐儿,你莫急,你三叔父也是为你父亲考虑。你虽然年纪还小,可也当明白‘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父亲英年早逝,却膝下无子,让他九泉之下如何安心?!皇上一片慈心追封了你父亲一个可世袭的安远将军,想必也是这个意思,纭姐儿,我们端木府又怎么能辜负皇恩?”

    唐氏言辞凿凿,一副“端木纭还小,所以考虑不周”的样子。

    见状,小贺氏差点没笑出声来,眸中闪过一抹不屑。她这个弟媳一向自诩名门贵女,高人一等,瞧瞧她现在这副难看的嘴脸,就跟那些个算计婆家针线的村野乡妇一般,真是可笑至极!

    唐氏能感受到贺氏和小贺氏婆媳那掺杂着各种意味的目光,然而她却是不以为意。

    她出身江南唐家,他们唐家可是真正有底蕴的书香世家,贺家又算的上什么,不过是靠贺太后起家的爆发户罢了!

    以她的家世,别说是太夫人贺氏不喜自己,就算是老太爷恼了,也不会拿自己怎么样!

    端木纭的神色不变,乌黑的柳叶眼中还是那般明亮坚定,坚持道:“我不同意。”

    顿了顿后,她霍地站起身来,脸颊上因为情绪激动染上一片红晕,拔高嗓门又道:“若是父亲需要有人供奉香火,我就去立女户,继承将军府!”

    这一句话说完后,整个厅堂的空气瞬间一冷,仿佛陡然入秋似的。

    端木期差点就冲动地站了起来,却被唐氏及时拉住了,夫妻俩的的脸色都是阴晴不定。

    而其他人都是面面相觑,只觉得端木纭真是异想天开。

    所谓女户,就是户无男丁,只得由女人来担当一户之主。女户若要承袭,那就当招赘,等生下了儿子,儿子自然可以为家里延续香火。

    若是真让端木纭立了女户,这尚书府怕是要成为整个京城茶余饭后的笑柄了!

    连平日里堪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端木宪都是面色微变,空气顿时有些凝滞。

    端木宁心里暗道不妙,他随口提起端木朗被追封的事,不过是想不着痕迹地恭维端木宪圣宠正浓,却没想到被端木期几句话,就捅到了马蜂窝。

    端木宁清了清嗓子,赶紧搅混水,笑道:“过继一事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定下的,日后再从长计议……从长计议就是。”

    唐氏深吸一口气,勉强冷静了下来。她也怕逼得太急,以后更难办,给了端木期一个安抚的眼神,就微笑着附和道:“大伯父说的是。”

    端木绯半垂眼帘,暗暗观察着在场众人的神情,没有说话。

    这件事暂时揭过了,然而厅堂中的气氛却再不复之前的热络,端木宪直接把一干小辈给打发了。

    众人出了琼瑰厅,四散而去,目送端木纭和端木绯姐妹俩的目光都有些复杂,心里都明白这一出戏还没唱完呢。

    端木纭和端木绯径自从外院回了湛清院,端木纭一路无语,那略微绷紧的嘴角可以看出她心中的不虞。

    二人进了东次间后,端木绯就吩咐绿萝道:“绿萝,你去泡两杯金银花茶来。”

    听到妹妹的声音,心事重重的端木纭猛然回过神来,对上端木绯乌黑沉静的大眼睛,忙握住了她的手道:“蓁蓁,别怕。”

    回想自己刚才在琼瑰厅的表现,端木纭知道自己太急了。

    唯恐自己吓到了妹妹,端木纭拉起了妹妹的小手,在一旁的罗汉床上坐下,又道:“我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

    说着,端木纭的柳叶眼中似乎闪过了许多,神色间多了一丝苦涩,一丝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