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姑娘,四姑娘,这是今年刚熟的荔枝,是我们夫人陪嫁的庄子里刚送来的,还请两位姑娘尝尝鲜。『『ge.”芷卉笑吟吟地指着两箩筐的荔枝说道,又口若舌灿地把那荔枝是如何多汁香甜云云的夸奖了一番。

    “三婶母有心了,劳烦芷卉姑娘替我们姐妹谢过三婶母。”坐在一张罗汉床上的端木纭含笑道,优雅大方。

    张嬷嬷拿出一个红封打赏了芷卉,就领着芷卉出去了。

    今日的湛清院门庭若市,芷卉前脚刚走,后脚张嬷嬷又把贺氏身边的大丫鬟夏芙带进来了,夏芙自然是贺氏派来传话的。

    “大姑娘,四姑娘,太夫人让两位姑娘过两天随她老人家进宫向贵妃娘娘请安。”

    又打发了夏芙后,屋子里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两姐妹进京三年,因为一直在端木府中守孝的缘故,还从不曾见过她们那位尊贵的姑母端木贵妃,这一次,贺氏在这个时机忽然提出要带她们进宫,很显然与今日的这道圣旨,或者说,与岑隐有关。

    这次进宫应该是为了探探消息,而带上她们姐妹俩,也是为了向皇帝表达端木家一切以圣意为尊,决不会薄待她们姐妹。

    端木绯嘴角微翘,而端木纭也没闲着,吩咐紫藤把芷卉刚才送来的荔枝装盘上桌,又招呼妹妹:“蓁蓁,吃点荔枝吧。”

    端木纭嘴角弯弯地剥起了荔枝来,妹妹一颗,自己一颗,这荔枝的壳又薄又脆,壳下的果肉如凝脂般,又香甜又多汁,吃在嘴里如蜜糖般,通体舒畅。

    自上午接了圣旨后,端木纭的心情就不错。一来是殉城而亡的父亲得到了皇帝的追封,父亲在天之灵想必也会欣喜的;二来,祖父下定决心夺了二婶母的中馈权,势必会起到杀一儆百的效果,以后府里的风向也会有所改变,她们姐妹俩的日子应该会好过多了。

    姐妹俩一起一口气就吃了一碟子荔枝,怕荔枝吃多易上火,就不敢再多吃。

    两人净了手后,忙得脚不沾地的张嬷嬷又进来了,拿着一张礼单呈给了端木纭,道:“大姑娘,给安平长公主府的谢礼都备好了,您且瞧瞧这礼单。”

    端木纭仔细看了看后,又递给了妹妹过目。

    昨天她们在公主府宿了一夜,但是无论是抵达时还是今早辞行时,安平长公主都没见她们,安平的行事看似有几分孤高冷傲,不过,端木纭却没有在意,昨夜安平让人给她们姐妹备了新的衣裳、被褥、洗漱用具,来服侍的丫鬟更是侍候周全,种种细节让端木纭觉得安平长公主是个很温和细致的长辈,和京里的传言里的傲慢专横截然不同。

    思绪间,端木纭听到耳边传来妹妹清脆的声音:“姐姐。”

    端木纭挑眉看向了端木绯,端木绯睁着乌溜溜的眼珠,道:“昨晚长公主殿下招待得如此周到,我们亲手做点点心一并送给殿下吧。”

    端木纭怔了怔,想想也是,公主府什么都有,她们送的礼再重,也没有多大意义,不如再多送几样亲手做的吃食礼轻情意重。

    端木纭来了兴致,道:“蓁蓁,你说我们做什么好?”

    姐妹俩兴致勃勃地商议起来,奶油炸糕、豆沙麻团、雪花玉米烙虽然易做,可是放久了外皮就不酥软了;驴打滚都是糯米,恐怕不好克化;羊眼包子、枣泥山药糕冷了总逊色几分……

    “芸豆卷!”端木纭灵机一动,“蓁蓁,我们做芸豆卷好不好?”芸豆卷凉了也好吃。

    端木绯清脆响亮地应了一声,姐妹俩就一起去了厨房。

    此时,皇帝封赏了过世的大老爷以及两姐妹救驾有功的事早就在阖府传开了,管着厨房的马嬷嬷立刻亲自来迎,一听说两姐妹要做芸豆卷,就派了厨房里做点心手艺最好的媳妇子过来帮忙。

    “蓁蓁,我来处理芸豆,你来做红豆沙。”

    端木纭替二人分工,详细地告诉端木绯红豆沙的做法和注意事项,又让她重复了一遍,姐妹俩这才分头忙碌起来。

    芸豆卷的做法并不难,也就是费点时间,要先将白芸豆将芸豆磨成碎豆瓣,去掉豆皮,这可是精细活,不过厨房的媳妇子平日里就是做这个的,有她帮手,第一步很快就完工了。

    之后,要将豆瓣先煮后蒸,再刮成豆泥。

    端木纭自己忙碌的同时,也没忘记顾着妹妹这边,不时提醒着:

    “蓁蓁,红豆煮酥软了吗?”

    “蓁蓁,接下来过筛去豆皮。”

    “蓁蓁,注意仔细搅拌红豆沙,免得糊了锅。”

    “蓁蓁,可以放糖桂花和蜂蜜了。”

    “……”

    端木绯当然会做芸豆卷,却只能乖巧地应声,点头如捣蒜。趁着端木纭没留意,她悄悄地往锅里多加了点芝麻,然后又若无其事地继续搅动着木勺。

    一股甜丝丝的袅袅清香随着热腾腾的白气在厨房里弥漫开来,文火舔着锅底,已经煮得十分浓稠的红豆沙在锅里“咕噜咕噜”地吐着小泡泡,香气扑鼻。

    最后一步,只需要将红豆沙包在压平的芸豆泥中卷成长卷,再切成段,芸豆卷也就做好了。

    做好的芸豆卷十分小巧精致,不过龙眼大,正好一口一个,色泽如白雪,中间包着红沉沉的豆沙,红白相间,如那一朵朵在大雪中的怒放腊梅般,一股清甜的桂花香味四溢开来,只是这么看着闻着,就让人口涎分泌。

    端木绯用手捻起一块送入口中,只觉得香甜爽口,入口即化,那桂花与芝麻的清新香甜似乎渗透到了糕点中,绵软香滑,回味无穷。

    “姐姐,真好吃!”端木绯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抚掌自夸道,“我们这算不算色香味俱全?”

    看着妹妹可爱的小模样,端木纭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揉了揉妹妹的发顶。

    端木纭吩咐张嬷嬷亲自去一趟公主府把这刚做好的芸豆卷和其他的谢礼一并送去。

    太阳西下,这波澜起伏的一日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贺氏特意开了库房,取了不少东西送到了湛清院,面上只说是端木纭和端木绯出了孝,房里不能再这么素净云云。

    第三天,三夫人唐氏让人送了些时新的料子来,又吩咐针线房来给姐妹俩量体裁衣,以及置办些首饰。

    这连番的动静让湛清院气象一新,府里上下也包括湛清院新买的那些奴婢都知道今时不同往日了。

    ------题外话------

    我给阿炎机会了啊!绝对是亲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