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烦岑小公公了。 www..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端木宪率先起身,上前两步接了旨,笑道,“岑小公公可要坐下再喝杯茶?”

    其他人也是相继起身。

    岑隐抚了抚衣袖,淡淡道:“天色不早,本座还要回宫复命,就告辞了。”

    端木家的众人恭送岑隐等宫人至厅门口,端木纭和端木绯齐齐地福了福身,端木纭不卑不亢地朗声道:“有劳公公了,请慢走。”

    刚跨出门槛的岑隐停下了脚步,回头朝姐妹俩看了一眼,嘴角微翘,那红润的嘴唇在阳光温柔的抚触下艳丽夺目。

    他没有再说话,大步流星地离去了。

    端木家的众人目送他远去,厅堂中的气氛也随之变得有些微妙,众人心思各异。

    还是小贺氏第一个开口道:“珩哥儿,你今日不用去国子监吗?”小贺氏一边说,一边意有所指地瞥了端木纭和端木绯一眼,“我记得你三天前才休沐过,可有派人去国子监跟先……”

    “够了!”端木宪板着脸打断了小贺氏的指桑骂槐,他在家中一向威仪甚重,小贺氏惊得顿时噤声。

    端木宪撩开衣袍在上首的太师椅上坐下,精明的眼眸中闪过一道锐芒。

    今日的早朝上,皇帝特意向刚刚回京的简王问起了端木朗的事,简王自然也答了,详细说了当年端木朗是如何在北燕大军来袭时为了守城负隅顽抗,最后以身殉城的事,皇帝当下就下了那道封赏的圣旨。当时端木宪自然只能替长子谢恩,但心里却觉得有些奇怪,毕竟这件事已经过去三年多了,皇帝怎么会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的长子端木朗……原来是因为这对姐妹“救驾有功”。

    端木宪定了定神,随意把其他几房的人都打发了,只留下了贺氏、小贺氏、端木珩、端木纭和端木绯姐妹俩,跟着正色问道:“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贺氏心里对“救驾”之事也是惊疑不定,抢在端木纭之前把昨夜的事一一说了,语调有些阴阳怪气地说什么姑娘家夜不归宿,她也是按照家规闭门,没想到她们俩还骄矜起来,干脆就去了公主府云云。

    小贺氏只想着把罪状都推到姐妹俩身上,完全就没注意到一旁的端木珩脸色越来越难看。

    待小贺氏说完后,端木珩立刻开口道:“母亲,家规是家规,但是我问过门房,昨夜大姐姐和四妹妹回来的时候,过了一更闭门的时辰,却未到二更的宵禁,若是平日里祖父、父亲在这个时辰回来,门房可敢不开门?”

    端木绯看着这个一本正经说道理大哥,眸中闪烁着笑意。

    从原身的记忆中,对这个大哥除了沉默寡言之外,几乎就没什么印象,但是楚青辞倒是曾听闻过端木府长子是少年英才,性情禀直,一丝不苟,没想到传闻丝毫没有夸大,甚至还略有不足。

    “珩哥儿!”小贺氏面色一僵,眼珠几乎快瞪出来了。这是她亲儿子说的话吗?!认死理也不能这么拆她这个娘的台啊!

    可是小贺氏的话没机会再往下说,端木宪一个锐利的眼神飞射过去,小贺氏到嘴边的话也只能统统咽了回去。

    “纭姐儿,”端木宪的目光又看向了端木纭,沉吟着问道,“你来说说,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遇上了那岑小公公?”

    端木纭本来也没打算瞒着,就从昨天下午她们打算从庄子启程回府,却恰逢有人被毒蛇咬伤跑进庄子求助开始,一直到皇帝命封炎和岑隐送她们回府却被门房拦在门外的事全都一五一十地说了,条理分明,也不曾添油加醋什么的,却也足以震撼人心。

    有了端木纭出马,端木绯是一个字也不用说,只负责在一旁不时地抿唇点头,仿佛在附和着,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小贺氏听得傻眼了,这才知道自己昨夜做了多大的傻事,几乎有些腿软。皇帝既然下了这道圣旨,那岂不是连皇帝都知道自己昨晚不问缘由就拦着这对姐妹不让进门了?!

    端木宪冷冷地看着小贺氏,面色阴沉得快要滴出墨来。

    皇帝一向喜微服,喜巡游,以此为雅事,本来端木纭姐妹俩正巧救了皇帝,是一则美谈,可是被小贺氏这么一搅和,这件事就显得有些不美了。

    端木宪心念转得飞快,此刻,他心头的那些疑惑总算是全数得到了解答:想来是昨夜岑隐护送姐妹俩回府,却被拒之门外,因此得罪了岑隐。这些去势的內侍多是心胸狭隘,岑隐心中不悦,回宫后就在皇帝面前提了提,皇帝才会起心给长子一个追封,也是给姐妹俩恩赐,有些为她们撑腰。

    端木宪眸色一沉,心中有了决议,转头对贺氏道:“阿敏,这个家看来得你再辛苦一下了,以后让老三媳妇先帮衬一下吧。”这言下之意分明就是要夺了小贺氏的掌中馈的权利。

    端木宪从来不干涉内宅之事,一言既出,所有人都心中一凛。

    小贺氏嘴唇微颤,脸色煞白,她想要反对,却在目光如炬的端木宪跟前说不出一个字来,只能求助地看向了贺氏。

    但贺氏没有看她,她心里对小贺氏早就有些失望,此刻知道了昨天的事情经过,心里也有几分后怕。这满朝文武谁不避着岑振兴和岑隐这对父子,偏偏小贺氏还赶着凑过去为自家惹事!小贺氏是该受点教训了!

    贺氏立刻点头道:“老太爷说得哪里话,这本就是我的本分。”

    一锤定音,尘埃落定。

    小贺氏只觉得一股晕眩感传来,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上,下不下。

    端木宪微微颔首,他这个老妻还是知轻重的。

    端木宪又看向了端木纭和端木绯,目光中透着几分慈爱之色,温和地说道:“纭姐儿,绯姐儿,你们累了一天,也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是,祖父。”

    端木纭和端木绯恭声应诺,一个英气逼人,一个乖巧可爱,姐妹俩携手退下了。

    跟着,端木宪也站起身来,像是迟疑了一瞬,但还是对端木珩道:“珩哥儿,你父亲他们也该收到消息回来了,你随我去一趟书房。”

    ------题外话------

    都来冒个泡吧~我加更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