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府的正门内,此刻颇为热闹。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辆马车停在了仪门处,还有随行来传旨的一众宫人侍立在一旁。

    当小贺氏等女眷簇拥着贺氏抵达时,就看到一个穿着大红色麒麟袍的年轻內侍从一辆金漆华篷马车上下来了,鲜艳的大红色衬得对方肤光如玉,骄矜明艳,清冽迤逦,却又透着一种如剑般的锋利。他身旁的小內侍手里拿着一卷明黄色的圣旨。

    “岑小公公。”

    贺氏客气地对着年轻的內侍颔首致意。

    对方随意地拱了拱手:“太夫人。”

    说着,他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角,似是漫不经心地说道:“昨夜贵府闭门谢客,本座还当端木家规矩大得很,今日看端木尚书和太夫人都是和气得很。”

    昨夜?这岑小公公昨夜是什么时候来的?端木宪和贺氏听得是心里咯噔一下,自然而然地想到了端木纭和端木绯这对姐妹“夜不归宿”的事。

    端木家的其他人或许不知道眼前这一位的来历,但端木宪和贺氏却是一清二楚。

    这位年轻的太监本是个弃儿,名唤阿隐,是宫中一个普通的小內侍,因为长相俊美,又精通些拳脚功夫,有过救驾之功,得了皇帝几分另眼相看,还由皇帝作主让他认了司礼监掌印太监岑振兴为义父,自此就改名叫了岑隐。

    短短几年中,岑隐扶摇直上,深受皇帝和岑振兴的重用,如今不过十七岁,就已经是仅此于掌印太监的禀笔太监,权倾朝野。

    谁都知道岑隐必然会接任岑振兴成为下一任的掌印太监兼东厂厂公。

    不似前朝,大盛的宦臣不能当官,生死富贵全在皇帝的一念之间,自太祖起,大盛的皇帝就多宠信宦臣,尤其是今上。

    今上之所以能自伪帝手中夺回帝位乃是得助于岑振兴等宦臣,其中岑振兴居功至伟,今上登基后就视他为心腹,并任命其为东厂厂督。这些年来,岑振兴因得皇帝宠信,权势益炽,嚣张跋扈,如今其权柄更是犹在锦衣卫之上。岑隐也有乃父之风,偏偏皇帝非常信任这父子俩。

    有道是: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端木家若是得罪了岑隐,那还真是无端之祸!

    端木宪早上听端木珩说了后,只以为昨夜端木纭、端木绯两姐妹因为被拦在府外所以被安平长公主派人接去了,现在才知道原来当时连岑隐也在场。

    昨夜闭门的事显然是得罪了这位秉笔太监,难怪刚才从宫中出来后,岑隐就是一副公事公办、油盐不进的样子,连银子都不收。

    只是,端木纭和端木绯这两个丫头到底是怎么和岑隐扯上关系的?!昨日她们出门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端木宪心中哪怕有不少疑问,也知道不是求证的时候,客气地说道:“昨夜我睡得早,竟不知公公驾临,倒是门房怠慢了。”

    贺氏心里有些忐忑,神色凝重,似是不满地瞥了小贺氏一眼,因为她行事鲁莽,才莫名其妙地替家里招惹了一个煞星。

    小贺氏没见过岺隐,瞧对方未及弱冠,只当是一个来传旨的普通太监。自家大姑母是堂堂太后,对于那些个內侍太监,小贺氏其实也瞧不上,只是见公婆对这位岑小公公都很恭敬,心里有些纳闷。

    她微微一笑,招呼道:“岑小公公,请到里边坐下说话。”说着,还似是歉然地蹙眉补充了一句,“扰公公久候,那两个丫头太没规矩了,到现在还没回来。犬子已经去接人了,想必也快了。”

    岑隐似笑非笑地瞥了小贺氏一眼,什么也没说,只是掸了掸身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尘,带着一丝傲慢地说道:“扰烦端木尚书带路了。”

    之后,端木宪和岑隐走在最前方,其他端木府的人紧跟其后,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就朝着前院的琼瑰厅去了,跟在端木宪身后的贺氏不着痕迹地瞪了小贺氏一眼,心中的恼意更浓了:这个儿媳不只心胸狭隘,而且还愚蠢得不会说话!

    小贺氏被瞪得莫名其妙,只能沉默地跟上,暗自在袖中握了握拳,只觉得端木纭和端木绯果然都是扫把星。

    端木宪把岑隐迎到了琼瑰厅后,自然是让人奉茶,又寒暄了一番。

    茶过两巡后,总算有丫鬟匆匆来禀,说是大少爷把大姑娘和四姑娘接回来了。

    琼瑰厅骚动了起来,不一会儿,端木珩、端木纭和端木绯兄妹三人就进入了厅堂。

    直到方才回府,端木纭和端木绯才知道岑隐来府中传旨的事,端木纭难掩讶色,端木绯却是心道果然,否则传旨这样的小事哪里需要劳烦岑隐亲自来……

    端木绯看着前方的岑隐,乖巧地浅浅一笑。

    岑隐的眸中似乎掠过一抹笑意,下一瞬,就自紫檀木太师椅上站起身来,淡淡道:“既然人来了,本座就宣读圣旨了。”

    此时,香案早就已经摆好,以端木先带头,各房的人相继跪在了冷硬的地面上,除了二老爷和三老爷在衙门还没回来外,其他人几乎都到了,端木纭和端木绯辈分低,自然是和几位姑娘一起跪在最后面。

    岑隐打开了明黄色祥云纹绫锦的圣旨,不紧不慢地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惟治世以文,戡乱以武,军帅戎将实乃朝廷之砥柱,国家之干城也。北境军城守尉端木朗忠心益励,出力报效讵可泯其绩而不嘉之以宠命乎,忠义殉国,风烈如存,兹特与赐谥忠武,札付故追付世袭三代安远将军,赐将军府。端木朗之女性资敏慧,救驾有功,赏金玉头面两副,白银两千两,布帛二十匹。钦此!”

    阴柔的嗓音落下后,四周悄无声息,一片寂静,只听到某人难以置信的倒吸气声在厅堂中分外响亮。

    在场的所有人皆是震惊不已,也包括了端木绯。她隐约猜到了岑隐要给她们姐妹做脸,却没想到竟然是以这种形式。

    端木朗生前是正三品的城守尉,安远将军不过是无实职的从三品武散官,可是却是可以世袭三代的军职,每月都有俸禄。太祖皇帝开国时论功行赏,赏了大小武官各种世袭官职,此后除非建下什么不世功勋,历任皇帝罕少以世袭封赏武官。

    这道圣旨无疑是一个莫大的荣耀,也代表着皇帝的恩宠。

    看来这长房的福气来了!

    ------题外话------

    12:30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