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静了一静,接下来的好一会儿,她们都傻愣愣看着端木绯挥洒自如地以狼毫反复蘸墨,再泼洒……

    片刻后,也不知道是谁讷讷说了一句:“端木四姑娘这是在泼墨作画吗?”

    气氛更为古怪。 www..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不少姑娘们交换着眼神,这个端木四姑娘未免也太过胡闹一些,这泼墨画连她们都不敢尝试,可不是一个小姑娘家家随便就能画的。

    比如草书,草书看着放纵肆意,如那龙蛇乱飞,却并非随心所欲地胡写一通,草书也是有其一定规律的,想写好草书,先得把基本的字体练好了,掌握好了字的结构,方能写出一手狂乱中透出优美的草书。

    泼墨画也是同样的道理。

    泼墨画可不是孩童胡乱地把墨水泼到纸上,再拿笔在上面随性地画上几笔,就可以称之为“泼墨”了。

    众人都是暗暗摇头,收回了视线,大都不再看端木绯,这位端木四姑娘如此没有自知之明,这场比试双方实力悬殊,根本称不上是“切磋”,所谓“切磋”是在两人技艺相差无几的基础上。

    楚青语扫视了端木绯和端木绮一眼后,眸底闪过一抹嘲讽的冷笑,视线又低垂,继续看向庭院里那一盆盆牡丹,目光怔怔,似有几分望眼欲穿。

    须臾,小花园里的那些公子就玩起了投壶,花样还不少,正面投,背着投,蒙眼投,两根一起投……难度越来越高,倒也吸引了不少姑娘们在凝露轩中倚栏看得津津有味……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约莫又过了一炷香时间,端木绮终于收笔,直起了身子,看着眼前这幅墨迹未干的画长舒了一口气,嘴角勾出浅浅的笑意。

    见她画完了,涵星、端木缘和曾三姑娘率先走了过去,其他姑娘也从四面纷纷而来,聚集在端木绮的桌旁,看着她刚刚完成的画作。

    那垂柳的树干虬曲苍劲,粗糙得犹如老人脸上地皱纹,与那两个丰神俊朗的少年公子形成强烈的对比。

    两个少年公子又是一静一动,抚琴者儒雅斯文,惬意悠然,静若处子;舞剑者狂放不羁,肆意豪迈,动若脱兔,衬以那歪斜的柳树斜贯画纸,这幅画看来构图饱满,动静相宜,苍劲而圆秀。

    涵星第一个抚掌赞道:“简练明快,形神生动!”

    “绮姐姐,你的画技又有进益了!”曾三姑娘笑吟吟地附和道。

    其他姑娘也是零落地称赞了几句,端木绮唇畔的笑意更浓了,再次朝右手边的端木绯看去,只见她正好也收笔了,歪着脑袋看着跟前的画作,嘴角弯弯,似乎还颇为满意。

    连个是非好歹都不知道区分的傻子真是赢了也不光彩!端木绮心里冷笑,脸上却笑吟吟地问道:“四妹妹,你可画好了?”

    端木绯微笑着点点头:“画好了。”

    涵星对着宫女从珍使了个手势,从珍就心领神会地上前,道:“那奴婢就把画拿去给闻二公子品鉴一番。”

    两名青衣侍女仔细地捧起了画,就跟着从珍沿着楼梯下了楼,步履声渐渐远去,直到什么也听不到了……

    众女也转移了阵地,再次集中到西北边的窗户前,望向小花园的垂柳那边。

    此刻,小花园中其他公子们都已经坐下了,只剩下了君然和另一位着靛青锦袍的公子并肩而立,而他们不知何时已经没再投壶了,两人都拉满了手中的弓,弓满如圆月。

    两人几乎是同时松开了弓弦,“嗖”,箭去如流星,两支箭几乎是齐头并进……不,君然的那支箭飞得更快,且领先的优势越来越明显。

    眨眼间,那支羽箭已经射中了一片柳叶,带着那柳枝也飞了起来,“铮”的一声,羽箭连着柳叶一起射在了粗糙的树干上,而另一支随后慢了一寸的箭则落空直接射在了树干上。

    两支羽箭强劲的去势令得树干以及树枝皆是震动不已,柳叶如落雨般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

    三位公子霍地站起身来,激动地鼓着掌,喜笑颜开,也有几位公子则面色有些怪异,齐齐地看向了那脸色铁青的靛袍公子。

    君然拿着弓对着其他几位公子抱了抱拳,似在说着“承让承让”,他嘴角溢出一朵灿烂的笑花,眸中似带着点点星光,璀璨生辉。

    正在大好年华的少年郎在阳光下看来如此耀眼!

    这时,从珍带着那两名捧画的侍女到了,随着她们的到来,气氛又是一转,那些公子们都朝两幅画围了过去,你一言我一语地评论着,最后都看向了闻二公子。

    闻二公子似是不觉,目光专注地看着画,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看来神采奕奕,朝凝露轩的方向望了一眼,作了一个长揖,接着就对从珍说了几句话,从珍屈膝应了一声,然后就带着两名青衣侍女又朝凝露轩的方向回来了。

    “绮姐姐,闻二公子刚才在对你作揖呢!”曾三姑娘眉开眼笑地说道,“连闻二公子都对绮姐姐你的画作赞赏不已!”

    端木绮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板,勉强压抑着心头的雀跃,嘴角矜持地微翘,示威地看了端木绯一眼,可是端木绯根本就没看端木绮,她正与端木纭在她画画的书案后慢悠悠地洗着笔,仿佛根本就不在意闻二公子说了什么。

    端木绮眉头微蹙,但很快那点不快就被其他姑娘的恭维声冲散,颇有几分志得意满的味道。

    见不少姑娘仿佛众星拱月般簇拥在端木绮身旁,蓝大姑娘和黎二姑娘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她们自恃身份、才学都不逊于端木绮,只是以前因为有一个楚青辞多年来一直压在她们头上才无法出头,没想到今日竟然给这端木二姑娘借了闻家的东风出了大风头。

    她们不由暗暗地捏了捏拳头,心有不甘,几乎要怀疑是不是四公主故意借着这次的凝露会为端木绮造势,却也无奈:谁让她们没有一个公主表妹呢!

    “蹬蹬蹬……”

    上楼的脚步声自下面传来,越来越响,也越来越近,没一会儿,从珍和那两名侍女就回来了。

    在姑娘们表情各异的目光中,从珍走到了涵星跟前,两个捧画的青衣侍女分别把画作放回了原处。

    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中,从珍屈膝禀道:“殿下,闻二公子说,胜者是端木四姑娘!”

    ------题外话------

    看到你们的爱了!么么~今天的剧情连着一起会更好,所以还是二更,下一更在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