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姐姐!”

    一个十岁左右的翠衣小姑娘朝端木绮她们的方向望了过来,那小姑娘长着一张白皙的小圆脸,头上梳着双环髻,一身翠色遍地金褙子搭上一条水绿色刺绣百褶裙,看来清新可爱。. .

    随着她一声叫唤,与她在说话的两位姑娘也看了过来,三位姑娘快步走到近前,笑吟吟地福了福身,与端木绮见礼。

    跟着,翠衣小姑娘歪着螓首,疑惑地看着端木纭和端木绯,问:“这两位是……”

    端木绮矜持地笑了笑,介绍道:“莲妹妹,黄姑娘,苏姑娘,这是我大姐姐和四妹妹……”

    曾三姑娘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又上下打量了端木纭和端木绯一番,嘴角还是笑眯眯的。

    端木绮继续道:“大姐姐,四妹妹,这位是曾姑娘,黄姑娘和苏姑娘。”

    端木绮只说这些姑娘的姓氏,却故意不提她们的府邸,而端木纭和端木绯也不在意,落落大方地与那三位姑娘彼此见了礼。

    曾三姑娘热情地夸了她们几句,跟着就对着端木绮道:“绮姐姐,我这次带了一幅我画的《鲤鱼跳龙门》来,绮姐姐你待会可一定要替我品鉴品鉴。”

    那穿了一件浅紫色裙子的苏姑娘就取笑道:“莲妹妹,我看以你的画技还是别拿出来在端木二姑娘跟前献丑了。”

    曾三姑娘却是不以为意:“就是因为我的画技不如绮姐姐,所以我才要请教绮姐姐啊。”说着,她想到了什么,叹了一口气说,“本来我听说这次凝露会楚大姑娘会来,还想能否请她指点我一番!楚大姑娘才智卓绝,没准经她一点拨,我就如醍醐灌顶了呢?!……可惜了!”

    她话音未落,一旁就传来一阵不屑的嗤笑声。

    “楚青辞不过是自命清高,恃才傲物罢了!人死如灯灭,何必再提!”

    一个女音微微拔高嗓门冷声道,一下子令得四周静了一静,那些原本在说笑的姑娘们都循声望去。

    只见,一个穿着玫瑰紫牡丹花纹刻丝褙子的姑娘不知何时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她长着一张白皙的鹅蛋脸,吊梢眼,微薄的樱唇只是这么抿着就透着一丝刻薄,身后还跟着几个姑娘鱼贯而下。

    曾三姑娘笑容一僵,脱口而出道:“蓝大姑娘!”

    这位蓝大姑娘是谨郡王府的大姑娘,在京中闺秀中颇有几分才名,一手琴艺尤为卓绝。

    在众人的目光中,那蓝大姑娘挺直腰板,不疾不徐地走向曾三姑娘,又道:“楚青辞号称‘大盛第一贵女’,如今她死了,这个头衔也该换人了吧。”

    一听到“楚青辞”这个名字,满堂一静,其他人的目光一时都望了过来,表情各异。

    这京城是大盛王朝的都城,京中卧虎藏龙,不乏才华横溢的贵女,但是楚青辞却是其中最尊贵耀眼的存在,她出身百年簪缨世家,聪慧绝伦,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且熟读四书五经,令京中一干闺秀皆为之叹服,自愧不如。

    楚青辞的“大盛第一贵女”之名,当之无愧!

    从前,其他闺秀皆推崇楚青辞,以她为首,相安无事。

    如今楚青辞死了,就有几个显耀的贵女开始蠢蠢欲动,颇有取而代之的意味,姑娘们或为私交或为家族利益开始各自结党,分庭抗衡,一时间没有人可以服众。

    “蓝大姑娘还真是好大的口气!”另一位十四五岁穿着镂金丝钮牡丹花纹织锦褙子的姑娘自厅堂一角走了过来,身旁簇拥着五六个姑娘。

    这位是左都御史府的黎二姑娘。

    蓝大姑娘与黎二姑娘素来不和,这两位姑娘一个是郡王贵胄,一个是出身江南书香门第,前者嫌后者沽名钓誉,后者嫌前者奢华糜烂、骄横跋扈,两人每每遇上都要唇枪舌剑一番。

    如今楚青辞不在了,更是谁也不肯服谁了。

    对于曾三姑娘而言,这两位姑娘自己都得罪不起,也不想掺和进去。她眼珠一转,笑眯眯地抚掌道:“我记得今日楚三姑娘也会来露华阁吧?”

    一说到楚青语,果然有不少姑娘被转移了注意力。

    平平是宣国公府的嫡女,有了楚青辞珠玉在前,楚青语一向并不出采,但是她怎么说也是宣国公府的姑娘,有些姑娘的家里想依靠宣国公府的,不免就有几分意动,众人心思各异。

    厅堂中又静了一静,这时,蓝大姑娘身旁的一个翠衣姑娘轻咳了一声,提醒道:“蓝大姑娘,我们还是先去迎一迎四公主殿下吧。”她们几个刚才在二楼赏花作画,忽然看到四公主往这边来了,这才急忙下来相迎的。

    一听说四公主来了,满堂哗然,除了端木家的三位姑娘以外,谁也不知道四公主今日会驾临露华阁,皆是面露惊喜之色。

    姑娘们纷纷从正门出了厅堂,在外头的庭院中恭敬公主御驾。

    前方五六丈外,几个青春朝气的少女如众星拱月般簇拥着四公主朝这边的凝露轩而来,今日四公主穿了一件玫瑰红金团压花妆花褙子,鬓发上戴着一个赤金满池娇分心,镶嵌着七彩宝石,灿烂夺目,衬得她明艳动人。

    端木绯的视线越过了四公主,落在了她身后的一个清丽少女上,眸光一凝。

    今日的楚青语穿了一件蕊红金丝绣芙蓉花褙子,一头青丝浅挽了个高稚髻,缀上朵朵金镶玉的珠花,耳上戴着一对赤金流苏耳环,在旭日的光辉中,她全身闪烁着点点金光,如那璀璨星河般吸引了不少姑娘的目光。

    这一身打扮张扬而艳丽,完全不逊于四公主。

    端木绯的目光在楚青语身上流连了片刻,就收了回来,半垂眼帘,刚才看着楚青语的那一瞬,她又从对方身上隐约地感受到了那丝违和的气息。

    楚青语的衣着打扮一向是素雅大方为主,可这一次却骤然间一改往日的喜好。

    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