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永禧堂中又是一片阖家欢乐、和乐融融,晚辈们陆续地来给贺氏请安。.『.

    等家中的男子离开后,小贺氏放下手中的青花瓷茶盅,忽然对着贺氏出声道:“母亲,儿媳有一事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贺氏瞥了小贺氏一眼,淡淡道:“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就说吧。”

    小贺氏故意看了看就坐在她斜对面的端木纭和端木绯,把其他人的目光也吸引了过去,顿时心中有数了,这又是一场长房与二房之争。

    小贺氏叹了口气,才继续道:“母亲,昨晚绯姐儿把儿媳给的蔓菁赶了回来,也不知道蔓菁是哪里做的不好,让儿媳这个当家主母很是为难啊!”小贺氏言辞凿凿地抱怨道。

    端木纭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正想说什么,端木绯已经抢在了她前面,小脸上满是疑惑,说道:“二婶母,您难道不喜欢蔓菁吗?”说着,她还小声地咕哝了一句,“如果不喜欢的话,您为什么要送她您昨晚戴的那支赤金蜻蜓簪呢?”

    满室寂静。

    在场的都是女眷,大都会注意彼此的衣着与首饰,端木绯这么一提,也都想了起来,可不就是,昨天傍晚小贺氏来永禧堂的时候头上正是戴了一支赤金蜻蜓簪,打造得还很雅致,蜻蜓点荷,既逼真又极富神韵。

    这在场的人谁也不是蠢人,这才一顿晚膳的时间,小贺氏头上的发簪就到了那叫蔓菁的丫鬟头上,想想也知道定是那蔓菁背着端木绯悄悄去找了小贺氏报讯,也不知道是说了什么,才得了小贺氏的赏,众人似笑非笑地彼此交换着眼神。

    小贺氏的脸色瞬间就不太好看,眼角不受控制地抽动了好几下。

    她们这种官宦人家的女眷都讲究颜面,平日里习惯了说半句留半句,就算明知人是自己安插,一般来说,也会彼此打几个机锋,哪有像端木绯那样直白地说出口的?!

    果然是个傻子!

    贺氏不紧不慢地转着手中的紫檀木佛珠,掀了掀眼皮,瞥了小贺氏一眼,眸光闪了闪。

    端木绯一脸理所当然地继续说道:“二婶母,您是我的长辈,万事当然以您为重。二婶母比我更中意蔓菁,我才特意把她送还给二婶母啊!”

    屋子里,再次静了一瞬。

    小贺氏面上一阵青,一阵白,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端木绯就是个小傻子,怎么可能懂得绵里藏针?!这话肯定是端木纭教她说的,实在是目无尊长!说什么自己更中意蔓菁,分明就是端木纭对自己心有不满才是!

    小贺氏一股怒火被挑了起来,掸了掸衣袖,皮笑肉不笑地嘲讽道:“绯姐儿,你们院子里的这些奴婢都是我精挑细选的,都是我钟意的,莫非你和纭姐儿还打算都想送回来不成?!”

    端木绯歪了歪脑袋,面露苦恼之色。

    小贺氏眸中闪过一丝得意,就等着端木纭和端木绯向自己认错,再主动把蔓菁接回去。

    如她所愿,端木绯在苦恼了一会儿后开口了,就见她似是拿定了主意,脆生生地说道:“既然二婶母这么喜欢我们院子里的人,我听二婶母的。”

    端木绯双目清澈,说得一本正经,一副很为小贺氏考虑的样子。

    妹妹既然这般说了,端木纭也立刻表示出了态度,说道:“等我们回去,就把人都还给二婶母!”

    这下,原本还得意洋洋的小贺氏傻眼了,心道不妙。

    糟糕,自己竟忘了这就是个傻子,哪里懂得思考利弊,倒是把自己给套进去了!现在自己的话都说出口了,端木绯和端木纭也应下了,自己再反悔岂不是成了笑话?!端木纭也是的,竟然由着这傻子胡闹!

    眼看着这出好戏峰回路转,其他几房的人都是看得津津有味,表情各异。

    小贺氏求救地看向了贺氏,这个时候,只要贺氏随意一句话,就可以把这件事和稀泥地蒙混过去。

    贺氏正捧着一个茶盅送至唇边,半垂眼帘,似乎没看到小贺氏的眼神,她微微抿紧的嘴角透出一丝不悦:最近这个二儿媳行事越来越毛燥,就如同绮姐儿一般,也该受点教训了,以后行事才会更小心,免得日后给女儿和外孙惹祸。

    见小贺氏不说话,端木绯笑眯眯地说道:“二婶母,您莫非是又改主意了?”

    就算是小贺氏心里真的是反悔了,这个时候也不能认啊,那岂不是显得她这当家主母行事反复无常。

    小贺氏在袖中捏了捏拳,事到如今,她只能吃下这记闷亏,再在别处与这姐妹俩清算就是。

    小贺氏眸光闪了闪,挺直腰板,含笑应道:“好,今天我就让牙婆进府,让两位侄女自己慢慢挑。”

    端木纭闻言,眉头微皱,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小贺氏的意图。外头新买来的人哪里能与家生子相比,一来,家生子知根知底,不容易出乱子;二来,新买来的人只是被牙婆粗浅地调教过一两天,哪里有家生子那么懂规矩。

    端木绯却是笑了,一脸天真地应道:“多谢二婶母。”

    真是个小傻子,一点不通人情!其他的端木家人都是暗自摇头,这么多新的奴婢一下子涌进湛清院,这院子里怕是要乱上一阵了。这若是真的出了什么大的错处,还不就是平白给了小贺氏一个话柄!

    这盘棋到底谁输谁赢,恐怕还不好说!

    小贺氏说到做到。

    当天午后,紫藤就来报讯说,钱牙婆带人来了。

    端木纭和端木绯携手出了屋子,院子里,已经整整齐齐地站了二十来个人,其中最醒目的就是一个身穿酱紫色素面褙子的中年妇人,她身形有些丰腴,梳着一个整整齐齐的圆髻,头上戴着一朵大红色的绢花,手里捏着一方大红色的绣花帕子,看来分外醒目,一看就是牙婆。

    张嬷嬷正在与那钱牙婆寒暄,一看两位主子来了,就带着钱牙婆上前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