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绯带着蔓菁慢吞吞地在后寺停停走走,意图拖延时间,能与舞阳“偶遇”,可是走了一圈后,却还是没遇上舞阳。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蔓菁心里不耐,现在虽然才三月,但是未时过半正是太阳最刺眼的时候,这走了一圈,不仅是累,身上也出了一身薄汗。

    “姑娘,”蔓菁用帕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液,强压着心头的不耐,说道,“您走了这么久,不如歇息一会儿吧?正好前面有个凉亭,又可以遮阳,又可以歇脚。”

    端木绯笑眯眯地看向蔓菁,并不恼怒,她今日特意带了蔓菁而不是绿萝出来,为的就是把人甩开。

    “蔓菁,你累的话,就在这里坐一会儿吧。”端木绯若无其事地说道,“我再去逛逛,待会儿再回来这里找你。”

    蔓菁本来心里就不耐,她既看不上端木绯,也不怕得罪她,她的姑母是二夫人那里服侍的,当初也是因为二夫人想找人看着端木纭和端木绯姐妹俩,才特意把她安插进来的。

    左右不过是一个没前途的傻姑娘,反正不出事就好。

    蔓菁故作迟疑之色,道:“姑娘,那奴婢就去那亭子里小坐片刻,姑娘可要早点回来啊。”

    端木绯笑吟吟地应了一声,继续往前走去。

    这皇觉寺里有一处碑林,她和舞阳经常会去,不,应该说,是因为她喜欢,所以舞阳总陪她一起过去。

    也许,舞阳会在那里!

    想着,端木绯加快了脚步……

    可是,她又一次失望了!

    碑林外,空荡荡的,高高低低的石碑林立,一眼看去黑压压的,有点压抑。

    端木绯无声地叹了口气,看来自己是白来了……

    她正打算转身离去,就听后面不远处的一棵参天老树下传来了一个陌生的粗嘎男音:“公子,属下已见过华总兵了……”

    华总兵?!端木绯愣了愣,整个大盛不过二十个总兵,配将军印,为镇守地方的最高武官,姓华的总兵只有一位,青州总兵华景平。

    据她所知,这青州总兵可不简单啊!

    总兵执掌一方兵权,自然是皇帝的心腹要员,这位华总兵更可说是两朝元老,他曾经是上一任伪帝的心腹,被派至青州担任总兵,然而隆治帝登基后,他立刻就投效了隆治帝,隆治帝也想表示自己“既往不咎、唯才是举”,便由着他留任青州总兵。这些年来,华总兵做事谨慎,从不曾让人挑到错处。

    躲在树下交谈的人无论是谁,他们恐怕都不是普通人……

    端木绯眸色微沉,心口一跳。

    那男音还在继续道:“华总兵真是个老兵油子,什么话也不接,只说什么他如今也不好做,又提什么青州谅山镇民乱的事。”

    一声淡淡的嗤笑声随着空气传来,端木绯身子微僵,从声音中听出几分熟悉的味道来,这是……

    仿佛在验证她心里的猜测般,另一个清朗耳熟的男音不紧不慢地说道:“华景平这老狐狸是想要考验本公子呢!”

    男子的声音很年轻,其中带着几分随性与肆意,乍一听来有些耳熟。

    端木绯不欲多听,打算悄然避开,然而,脚才抬起,就听那年轻的男音话锋骤然一转:

    “是谁?!”

    话音未落,一道颀长的身形快速地从老树后走出,那是一个俊美的少年,一头鸦羽般的黑发束得高高,身着一袭圆领玄色锦袍,腰系嵌玉锦带,丰姿俊秀。

    阳光透过那浓密的树荫在少年的脸上形成一片斑驳的光影,让他白皙俊美的脸庞上透着几分阴冷,眸光似电,朝她的方向射来。

    那双乌眸里迸射出凌厉的锋芒,似利箭,如刀芒,锐不可挡。

    是封炎!

    当二人四目相对时,端木绯暗道不妙,娇小的身子在瞬间绷成了一张拉满弦的弓。

    她从封炎的眼中看出了冰冷的杀意。

    这是她过去身为楚青辞时从来不曾见过的封炎!

    封炎比楚青辞小两岁,幼时也曾一起玩耍过,渐渐地,他们长大了,男女有别,也就有些疏远了。

    封炎偏好骑射,不喜文墨,爱与一干京中贵胄厮混,偶尔也会有一些他们与人斗气斗殴的传闻传入她耳中,但是在她心中,封炎始终是年幼时那个对猫儿马儿都温柔细心的少年。

    他不是桀骜不驯,是率性而为;不是狂风肆意,是直爽洒脱!

    可是直到此刻,她才明白,这是外人眼里的他,这是他故意展现在外的形象。

    封炎他早已经长大了,有了心计,也有了野心……

    是啊,野心!

    封炎大费周折地暗中派人赴青州与华总兵交涉,总不会是为了请对方喝酒听曲吧?

    这件事事关重大,一旦泄露出去,不但是封炎,还有很多人都会没命,尤其是与他、与安平长公主府有关的人。

    端木绯看似镇定,心念飞转。

    她知道自己惹上大麻烦了,对于封炎来说,她区区一个小丫头与那些效忠他、信赖他的人相比,孰轻孰重,不言而喻。

    恐怕她多半会被杀人灭口,若是封炎的手段再狠一些,说不定还会斩草除根,以意外为名,把今日和自己一起来皇觉寺的人全都清除掉。

    姐姐……想到端木纭,端木绯的颈后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她没有看到刚才与封炎说话的另一个男子,对方说不定此刻已经到了自己身后,只待封炎一声令下。

    思绪间,封炎跨步朝她走来,他走得也不快,却让她觉得仿佛有一柄利剑朝她刺来,而她退无可退……

    走出树荫后,金灿灿的阳光温和地洒在他身上,勾勒出他精致的轮廓与眉目,那玄色织金锦袍上的金线在眼光下微微闪动,衬得他眉目如画,眸亮似星,丰神俊朗,却暖化不了他凤眸中的冷意。

    春风阵阵拂来,吹得枝叶摇曳,隐约带着几分肃杀与清冷,微风送来他身上淡淡的熏香味,苏合香中夹着清幽的梅香。

    端木绯鼻子微动,一下子就闻出了这是江南品香记的一品香,是她最喜欢的熏香。

    “封公子,我们做一个交易吧。”端木绯忽然出声道,抬起下巴,如点漆般的眸子毫不避让地与封炎直视。

    话落之后,两人方圆几丈一片死寂,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屏障将两人与周围摇曳的树木隔离开来。

    树欲静而风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