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氏摇了摇头,别人不知道,但是老太爷端木宪却知道其中的内情,这件事是真有其事,但被宣国公拒绝了,说是楚家女不入宫门。ωヤノ亅丶メ....所以,贺氏才想为长孙端木珩聘了楚青辞,一来可以让他们端木家从新贵一跃为世家,二来,有了楚家的助力,那么大皇子也就如虎添翼,区区一个闻弼又算得了什么!

    “哎,”贺氏幽幽地叹了口气,感慨道,“楚家这一辈再无嫡长女了……”

    说话间,贺氏淡淡地瞥了小贺氏一眼,只觉得这个儿媳的眼界还是浅薄了一些。

    而小贺氏正好想到了什么,半垂眼帘,没看到贺氏不满的眼神。小贺氏沉吟一下,又道:“母亲,刚才我回府的路上看到安平长公主府的封炎回京了。”

    “哦?”贺氏应了一声,虽然只是稍微掀了掀眼皮,但是小贺氏已经明白这是婆母在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小贺氏就把刚才偶遇封炎在街上纵马飞驰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最后略带不屑地撇了撇嘴道:“母亲,皇上仁慈,不计前嫌,让他去军中历练……”她摇头又叹气地说道,“可惜啊!他就是一个不堪扶的阿斗,我看这辈子也不过是一个败家的纨绔了!”

    安平长公主可不是仁宗帝和伪帝时尊贵荣耀的长公主了,如今安平长公主不得圣宠,公主府也不过是徒有些富贵,毫无实权。母以子贵,若是封炎有出息,没准安平长公主还有出头的机会,现在看来,怕是彻底败落了!

    贺氏转动着手里的佛珠,表情淡淡,又随意地与小贺氏说了几句后,就把她给打发了。

    小贺氏从永禧堂出来后,就急匆匆地去了端木绮的轻芷院。

    轻芷院位于永禧堂的东南方,也不过是步行半盏茶的距离,一进院子,就能闻到白玉兰的清香扑鼻而来。

    庭院里,金色的阳光明媚却不灼人,温柔地洒在那飞檐翘角上、精心修剪的花木上、大树下的秋千上,几个丫鬟婆子正在院子里勤快地做着洒扫,墙角的杜鹃、枝头的白玉兰开得如火如荼,微风一吹,就有无数花瓣如花雨般落下……

    自打昨日上午在永禧堂众目睽睽之下丢了脸后,端木绮就一直躲在闺房里足不出户。

    小贺氏一进院子,端木绮的乳娘就上来行礼,愁眉苦脸地禀道:“二夫人,二姑娘今儿个还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谁也不肯见,到现在都没有用膳……”

    从昨日早上请安回来到现在,端木绮已经快两天一夜没用膳,也没出门了,小贺氏的心简直生生地痛。

    她加快脚步走到那紧闭的槅扇门前,一边叩着门,一边担忧地唤道:“绮姐儿,是娘,你快开门啊!”

    四周静了一瞬,跟着屋子里就响起了端木绮羞愤欲绝的声音,夹杂着断断续续的抽噎声:

    “娘,您别管我了!”

    “您让我自生自灭吧!”

    “我……我以后再也不出门了!”

    “……”

    端木绮的每一句都像针一样刺得小贺氏心疼不已。她的女儿自小如珠如宝般养大,还从未受过这样的苦!

    小贺氏不禁想到女儿在杨合庄落水的事,想到昨日女儿在永禧堂与端木绯比试算学的事,说来说去,一切的源头都是端木绯这个贱丫头!

    小贺氏狠狠地磨着后槽牙,心中暗恨:反正她们姊妹俩也进过宫了,以后也没什么好担心了!一对孤女而已,又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哼!既然自己的女儿饿着肚子,那么端木纭和端木绯也不能太舒坦了是不是?!

    小贺氏抿了抿嘴,冷冷地吩咐身旁的丫鬟道:“浣碧,你去告诉厨房,大姑娘和四姑娘近日有些上火,做些清淡的吃食,让她们消消火!”

    “是,二夫人。”

    浣碧屈膝领命,快步退下,只听身后传来二夫人意味深长的训斥声:“绮姐儿,你还小,人生数十年哪里会事事如意,总是有输有赢!”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跟她们这两个无父无母的丧门星有什么好比的!以后的日子长着呢!”

    “绮姐儿,你快开门啊!”

    “……”

    于是,这一日黄昏,当厨房的食盒送到的时候,端木纭和端木绯看到的就是白绿一片,除了两碗清粥外,不是青菜,就是豆腐。

    炒青菜,青菜豆腐汤,炸豆腐,凉拌豆腐……

    “大姑娘,四姑娘,她们简直是欺人太甚!”

    紫藤看着那红漆木食盒中的四菜一汤,愤怒地说道。

    端木纭捏紧了拳头,眼中怒意翻涌。

    尽管她们姊妹俩自三年前来京中投靠祖父后,在这端木府中一直被人无视,但如此名目张胆地苛扣她们还是第一次!

    端木绯的小脸上却始终笑眯眯的,神色间不见丝毫怒意,心知肚明厨房的人肯定是依命行事,这是小贺氏是在为女儿端木绮出气。

    这一点,端木纭当然也明白。

    “我去永禧堂……”端木纭粉面含怒地站起身。

    不管如何,大房也该有大房的份例,她们姊妹又没做错事,二婶母凭什么如此亏待她们!

    她现在就是要去永禧堂找祖母告状,看祖母给不给她们一个交代!

    “姐姐,我跟你一起去。”端木绯也紧跟着站了起来,一把牵住了端木纭的手,抿嘴浅笑,眼神中透着依赖。

    端木纭犹豫了一瞬,但端木绯已经拉着她的手往屋外走去。

    黄昏的天色半明半暗,西边的天空一大片姹紫嫣红的彩霞,夕阳就快要落下了。

    姊妹俩手拉着手径直地去了永禧堂,等丫鬟去通禀后,不多时,就被带了进去。

    两个丫鬟正在摆膳,空气中弥漫着食物的香味,让人闻了食指大动。

    屋子里,不仅是贺氏在,端木宪也在。

    端木绯眸光闪了闪,不露声色。

    现在是晚膳的时间,正如端木绯猜测的,端木宪果然在永禧堂。

    “孙女给祖父祖母请安!”

    姊妹俩一起给端木宪和贺氏屈膝行礼,端木纭正要开口说那食盒的事,却被身旁的端木绯抢先了一步。

    “太好了,祖父也在!”端木绯惊喜地看着端木宪,步履轻盈地朝他走近了两步,脆声道,“祖父,孙女下午看书时,遇到一道难题正想请教祖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