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锋城西北之地是一片巨大的平原,此时大雪已歇,天色初晴,朗朗初阳落在这平原之上,顿时这雪色被慢慢的融化,露出了里面金黄色的米穗,随着初阳朝升,温度越来越高,这米穗露出了全貌,它高不过六十公分,茎秆清翠,碧*滴,不足小指粗的茎秆上抽出几枝翠色叶子。ω δwww..

    最后则是位于顶端迎着和风并于烈阳下徐徐颤抖的米穗,米穗大约有一指长,如同拇指粗细,上面密密麻麻的长满了粟色米壳,透过这粟色米壳,可以看到里面所包裹的洁白米粒,这便是还锋城种植面积最大的白晶米。

    白晶米,形如三菱晶体,宛如玉石,晶莹剔透,常年食之,可增长力气,寿命延长十载,在还锋城中种植面积最大,将近百亩,产量每亩可以达到八百斤左右,百亩便是八万斤灵米,但这其中的八万斤灵米其中需要拿出五万斤来上供大离朝廷,还锋城余者不过三万斤。

    正常的武道修行者最少一天食用三斤,而还锋城中的道兵一天更达到恐怖的十斤,还锋城有常驻道兵三百人,一人一天十斤灵米,这一年下来便是将近一百五十万斤,也幸亏除了这百亩白晶米,还锋侯府下辖还有将近三十亩的气血米,气血米为白晶米变种,外形相差不大,但却通体血红,晶莹剔透,乃是白晶米浇灌凶兽血长成,去糟粕只留精华,但气血米的产量很低,一年由春至冬,不过一季,每亩产五百斤左右,一年下来三十亩气血米也不过一万五千斤。

    虽然气血米一斤可抵十斤白晶米,但对于还锋侯府这巨大的缺口来讲,无异于杯水车薪,也幸亏经常镇压宗门,收缴宗库,猎杀妖兽,陈玄策才堪堪养得起这三百道兵。

    而麾下道兵除了需要饱食灵米之外,其所穿的“虎贲”制式甲仍需时长维护,这又是一笔巨大的开销,不过麾下有三百道兵所带来的利益也是巨大,要知道巴山府的府主麾下也不过一千道兵而已,而与陈玄策并列的另外两大列侯,麾下也不过各有一百装备“虎贲”甲的道兵。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陈玄策拥有如此实力,自然成为众矢之的,王青山对其起了忌惮之心也并不奇怪。

    良田边上,是一名身穿黑色甲胄的少年,正是陈禅,陈禅身后,是一身戎装的燕隶。

    陈禅走到白晶米前,扯下了一朵米穗,放在手心狠狠的攥了起来,咔吱咔吱...,足以将凶兽骨骼捏断的掌力捏在白晶米的身上,随后陈禅弹开手掌,迎着冬风一吹,顿时在他的手掌中出现了一小撮白晶晶的米粒,正是白晶米。

    “灵米的衰竭之势已经遏制住,我看他们还有何借口,只是可惜,这灵米一年只种收一季,若是能四季皆收,我还锋铁骑定能踏破这巴山府。”陈禅将那白晶米放在鼻前,深深的闻上一口,才度说道。

    “少候所言极是。”燕隶点头,他知自家少候素有大志,虽然这巴山府表面平静,但暗地里却是风起云涌,且不提巴山府的三大巨头,单单剩余的吴让君和许诩两位列侯便在这段时间内掀起了风云,况且除了这两大列侯之外,巴山府中还有百花、踏云、九霄、七星、天衍、清虚等六大道宗,本来是有八大道宗,但是其中的御神宗和隐神海已经分别被陈玄策父子剿灭,而且,在东海之内,还有海族搅乱。

    “这气血米的长势极好,想必到年底应能丰收,这气血米同时浇灌了那翻云蛟和两猿的鲜血,想必在洗伐肉身的效果上,要比之前强上不少。”陈禅仰头看着前方无尽的金色米穗,出言说道。

    燕隶点头,随后看向那远方米穗的接天之际,双眼不禁微微眯了起来,甚至于陈禅也突然抬头,看向那无数随风摆动的米穗。

    一只脚突兀的踩在那米穗上,使得它猛的低下了腰,那只脚上的靴子是黑色,不过却在缝制的边缘缀以金线,使得这黑色的靴子看起来十分不凡,而且除了那金线之外,这靴子的材料也是极好的,应是采自上好的凶兽皮革所缝制,这种黑色的靴子,只有一种人会穿,那便是隶属于九大掌神司的司天卫。

    掌神司,两千多年前由大离圣皇所设,代其掌控监察天下,掌神司中设有大司空、大司徒、大司天三大巨头,三大巨头下又有少司空、少司徒、少司天等职,而司天卫却是其中独立的一个机构,主要起到监察之用,由独立出来的监天司掌管,其中大司监的权柄不弱于三大巨头。

    监天司以大司监为最高,其下有少司监一名,少司监执掌三百司天卫,莫要小瞧了这区区的三百司天卫,要知道,这三百司天卫都是道兵出身,其中五十名为一统,统领着大离天铸院出品巨灵甲,掌如意刀,实力不弱蜕凡胎息,其下五十名司天卫则着巨灵甲,掌神意弩,可抗衡换血修士。

    这只脚的主人是一位面容白净的年轻人,看起来不到三十,无须,面容冷峻,他一身黑色的劲装,在他背后是一个不过三尺长的黑色匣子,幽黑无光,应是玄铁所铸,其中盛放着大离的制式甲胄:巨灵。

    此人身材瘦削,但长的却是极高,双目狭长如柳叶,眸子中闪动着冷光,在其左腰间,斜斜挂着一只不过巴掌大的弓弩,弓弩的表面有着玄奥纹路,像是波浪一般散开,幽黑之色,右腰之上,则是一枚巴掌大的箭匣,亦是通体黑色,十只不过拇指长短的银白色短箭露出箭头,闪烁着幽冷之光,这正是神意弩和与之配套的弩箭,别看此箭短小,但却可灭换血修士。而在他的头顶,则是带着一顶高冠,为玄铁所铸,与他的头部十分契合,两侧洒下扶苏若干,高冠的正中是一个大大的监字。

    此人正是云州监天司其下第一统的司天卫,王琨,别看他只是一介区区的道兵司天卫,但来到这巴山府却是少府亲自陪同,监天司监察天下,司天卫权柄极大。

    “此人是谁?竟然能让少府沈成仙亲自陪同。”燕隶看着逐渐醒来的一群人,惊疑的说道。

    “哼!此人高冠之上写有司字,必然是监天司的人无疑,其中的普通司天卫便权柄极大,足以抵得上一府列侯,不过,此人来我还锋良田是做什么。”陈禅眼中露出惊疑不定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