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全部订阅依旧看到此提示, 请及时联系客服处理*^_^*  ……

    ……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ω δwww..

    正睡着的苏景被这突如其来的剧烈晃动给惊醒, 抬头跟萧慕容对视了一眼, 伸手掀开帘子往外看了看。

    马车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十字路口, 因为山路不够宽, 从侧面过来的一辆马车正好横在了前头,阻挡了他们的去路。

    苏景探出头去的时候,前面那辆马车里的人也正好掀开帘子。

    那人似乎是看到了苏景,当下便朝着苏景所在的方向有礼貌的笑了笑。

    苏景愣了愣,还没做回应, 下一刻,就被萧慕容伸手给拉回了怀里。

    这时候, 鸣瑛从前头跑了过来,从外面掀开帘子, 对萧慕容和苏景说道:“王爷王妃, 前面是二皇子的马车,可要下去见见?”

    萧慕容其实刚刚在苏景掀开帘子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对面马车上的人了。

    狭长的眼眸中划过一抹暗芒,萧慕容松开苏景,弯唇道:“见,怎么不见?”

    纵身跃下马车,萧慕容伸手将苏景给接了出来。

    看着苏景那微微低垂着眼眸的规矩模样,萧慕容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自然的伸出手去, 握住苏景修长秀气的手, 萧慕容回头看了眼马车前头空地上站着的那个人, 那双深邃眼眸里的情绪瞬间沉淀,最后,归于平静。

    “二皇兄。”萧慕容带着苏景来到萧慕齐身前,对他行了个简礼。

    “二皇子。”苏景也跟着萧慕容,对着萧慕齐行了礼。

    “不必多礼。”萧慕齐伸出手来,托了托萧慕容的手,目光划过萧慕容,随后落在苏景身上。

    片刻之后,收回目光,萧慕齐又重新看向萧慕容,唇角上扬的弧度就仿佛测量过一般恰到好处:“原本还想着五皇弟最近正忙,准备寻个机会将五皇弟请出来,却不想,倒是在这里碰上了。”

    “是啊,也是赶巧。”萧慕容也笑了笑,“再过些日子便是成亲大礼,近日一直再忙,也是今日方才有空。”说着,他又将目光移向萧慕齐过来的那条山路,问道,“二皇兄是从哪里回来?”

    “明山县。”萧慕齐再次弯了弯唇角,抬眸看向萧慕容,“不过是替父皇办一件小事。”

    “皇兄可莫要谦虚了。”萧慕容一听萧慕齐这话,唇角的笑意瞬间就僵硬了几分,“若本王没记错的话,皇兄此去明山,可是皇子私访。私访民情向来是大皇兄的职责,此次父皇让二皇兄前去,可见父皇对皇兄的重视。”

    “五皇弟这是哪里的话。天下皆知,父皇向来是偏宠五皇弟的。就连礼制,都因五皇弟而做出了更改。”说着,萧慕齐再次弯了弯唇角,又是那个亲和而恰到好处的弧度,“再者,这次去明山,若不是大皇兄抽不开身,恐怕也轮不到慕齐。”

    萧慕容听完萧慕齐的话,脸上的表情明显缓和了许多,眸中那抹不快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笑意:“二皇兄严重了,礼制之事实乃出于无奈,再者,你我都是父皇的儿子,父皇自然不会特意偏宠,有失公允。”

    弯唇笑着,萧慕齐没回应萧慕容那句话,而是转过身去,示意身后的侍从将马车往后退出一个空位后,这才回头,对萧慕容说道:“时候不早,夜里行路不安全,名台山此去甚远,不宜在此地停留太久,不如皇弟先过罢。”

    萧慕容沉默了会儿,显然也知道夜路不好走,当下也没跟萧慕齐客气,笑着应了:“那便谢过二皇兄了。”

    ……

    ……

    等到上了马车之后,萧慕容方才收了唇角的笑容。

    慵懒的靠在马车的软垫上,他无声的朝苏景伸出手去。

    苏景低垂下眼眸,看着萧慕容伸到自己身前的这只手,犹豫了会儿,将手轻轻的放进了他的掌心里。

    将苏景拉进怀里,萧慕容坐直身子,把头埋在了苏景的肩侧,让苏景的后背紧紧贴在自己的胸膛上,轻轻吻了吻苏景的头发,感觉到苏景已经慢慢平静的身子,萧慕容忍不住愉悦的挑了挑唇角。

    苏景已经慢慢习惯他的怀抱。

    这很好。

    ……

    ……

    等到裕王府的马车远去,萧慕齐这才收回目光,对身旁的侍卫道:“回吧。”

    ……

    ……

    夜晚,天色已经完全暗沉了下来。

    许是昨晚没睡好,苏景靠在他怀里,没过多久便睡着了。

    四周很静,除了道路两旁偶尔传来的几声虫鸣,便只剩下马蹄声和车轮压过路面的声音。

    “嗖!”不知从什么方向突然射出一支箭羽来,直直落在了马车的木架上,随后,越来越多冷箭破空的声音响起。

    马车被迫停了下来,鸣瑛和鸣琮也很快反应过来,带着王府的侍从来到马车外。

    “王爷,遇袭了。”从容的挡下几支冷箭,鸣瑛靠在马车侧面,对里面的萧慕容说道。那语气,就像这种事情已经遇到了千百遍一般。

    “嗯。”萧慕容低头看着苏景,见他已经开始皱起了眉头,便伸出手去,捂住了他的耳朵。

    狭长的眼眸里没有一丝情绪波动,萧慕容对靠在马车一侧的鸣瑛道:“不用留活口。”

    “是。”鸣瑛应声,随后将手中的长剑换到了左手,看着道路两旁的林子里冲出来的黑衣人,那张娃娃脸上,升起一种名为兴奋的情绪。

    “喂,鸣琮,要不要比一比,这次谁杀得多?”抬眸看向另一侧的鸣琮,鸣瑛笑着露出了他的小虎牙。

    鸣琮快速的与一个冲向马车的黑衣人擦肩而过,单手甩了甩手中的长剑,报数:“三。”

    “你赖皮!”鸣瑛愣了愣,开始跳脚。

    “四。”鸣琮淡定以对。

    “……”鸣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刚想说些什么,就被鸣琮的数字打断:“五。”

    “啊啊啊,等等我!”鸣瑛看着越来越多的黑衣人死在鸣琮剑下,终于变得不淡定起来……

    霎时,浓重的血腥弥漫在这片空间里,就连晚风也吹不散。

    萧慕容慵懒的靠在马车内,听着马车外兵器相碰撞的声音,那双狭长好看的眼眸里,慢慢升起几分兴奋和嗜血。

    也不知是不是闻到了血腥味,怀中的苏景突然嘤咛了一声,缓缓皱起了眉头。

    萧慕容低垂下眼眸看着苏景,片刻后,对马车外的鸣瑛他们说道:“速战速决。”

    ……

    ……

    “王爷喝完了。”苏景抬手握住萧慕容的手腕,抬眼望着萧慕容的眼睛,脸上的温度却是不知道为什么,越升越高。

    “王爷。”这时候,门外有礼官轻轻敲门,“该去正厅了。”

    “嗯,本王知道了。”

    萧慕容低头看着脸颊通红的苏景,深邃的眼眸中目光暗沉。

    伸手将苏景横抱起来,放置在新床之上,萧慕容抬手将苏景头上的玉冠取下,随后倾身下去,用额头抵住苏景的前额,轻声同他说道:“若是困了,便先休息。”

    苏景抬眼望着萧慕容近在咫尺的脸,好看的眼眸中沾染上几分雾气。搂着萧慕容脖子的手紧了紧,苏景一直看着萧慕容的眼睛,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长眸中溢出些许笑意,萧慕容看着微微醉酒后变得更加乖巧的苏景,倾身下去,靠在他耳边沉声喊了他的名字:“阿景。”轻轻在他粉红的耳廓上吻了吻,他笑着同他说道,“等我回来。”

    ……

    ……

    萧慕容回来的时候,正碰上苏景下了床,准备往外走。

    反手关上房门,萧慕容看着朝自己走来的苏景,向来沉稳的心神似乎是轻轻颤动了一下。

    伸手将走到身前的苏景揽入怀中,萧慕容俯身在他耳侧,轻轻唤了声他的名:“阿景。”

    身子被纳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夹杂着淡淡梅花清香的酒气迎面袭来,酒醒大半的苏景被萧慕容沙哑着嗓音喊的那句阿景惹的轻轻晃了晃神。

    静默半晌之后,抬手回抱住萧慕容,苏景轻声问道:“王爷可是累了?”

    萧慕容没有回话,只是松开了手,让苏景微微离开他的怀抱,将苏景横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