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全部订阅依旧看到此提示, 请及时联系客服处理*^_^*  苏毅然睁大眼睛, 随后很快反应过来,弯下身子,做出一副惶恐之态,可那双埋在阴影中的眼眸却是情绪未明:“臣愚钝, 因不喜原配,一早便忽略了苏景, 将之舍弃, 直到后来慎之出生,有了第二个子嗣, 便更是对苏景疏于关注, 却不想……”说到这儿,苏毅然微微抬眸, 看向萧慕云,试探性的问道,“苏景当真如殿下所说?”

    “也罢, 不过是随口一问。『『ge.”萧慕云看着苏毅然那模样, 想到暗卫调查过的结果,知道苏毅然的原配一直不受他喜爱, 当初更是独自带着苏景被隔离进晚秋苑,如此想来,苏毅然倒也所言非虚。

    “是臣愚钝, 只想着偏袒慎之, 未曾料到……”苏毅然弓着身子, 诚惶诚恐。

    “也不怪你。”将手中的狼毫放下,萧慕云道,“若不是成了裕王妃,谁也不会注意到他。”

    “是是……”苏毅然连忙应道。

    抬眸看了苏毅然一眼,萧慕云起身往门外走去:“即是如此,苏尚书便在家好好休养,若是时机到了,本宫会向父皇提及让你重新上朝的事情。”

    “那便多谢殿下了。”弯身恭敬的行了个大礼后,苏毅然连忙跟上萧慕云。

    ……

    ……

    京师四五月的天是最舒服的,阳光不燥,微风正好,不冷亦不热。

    萧慕容一早便出门去了。苏景醒来之后闲来无事,便想到了看书。

    院里有株高大的槐树,枝繁叶茂。苏景便坐在那槐树树荫下,翻阅着上次未看完的那本杂记。

    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细细碎碎的落在他身上,他却浑然不觉,只端正的坐着,目光划过书卷上的内容,片刻后,伸手再翻过一页。

    鸣琮今日告了假。

    说是今晨起床的时候不慎闪了腰。

    代他来告假的是个白衣青年,长着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唇畔总是带着笑。

    苏景此前从未见过这个人,但鸣瑛好似跟他关系不错,自见到那人那一刻起,他便兴奋的冲了上去,两人互相拥抱了下,便勾肩搭背的蹲在一旁开始叙旧。

    苏景见他们聊的开心,便也由他们去了,只偶尔被他们的笑声惊扰时会偏头往那侧看看,多余的时候,他都在安静的看书。

    ……

    ……

    萧慕容回来的时候,苏景正好将那本杂记看完,刚刚合上书卷准备起身,一抬眸,正好对上从院门外往里走的萧慕容。

    “阿景。”萧慕容对着他弯了弯唇角,随后快步来到他身前,将他拥进了怀里。

    “王……慕容。”伸手回抱住那人的腰身,那句即将出口的王爷方才叫出一半,便被他生生止住,换成了慕容。

    偏头在苏景耳侧轻轻吻了吻,萧慕容忍不住愉悦的弯了弯唇角。

    见苏景耳尖微微泛红,萧慕容便忍不住的想要欺负他。

    轻轻咬住苏景的耳尖,萧慕容低沉着声音轻轻对苏景说道:“看来阿景是记住了。”

    长睫微颤,想到昨晚萧慕容是怎么逼他将王爷改成慕容的,苏景低垂下眼眸,白皙的脸上却升起两抹红晕。

    “你俩是在当我们不存在么?”这时候,一个声音自他们身侧传来。

    苏景偏头往那边看去。只见鸣瑛和那白衣青年已经走了过来,此刻正并排站在他们身旁。而刚刚开口的那个,便是那抱剑的白衣青年。

    想着自己刚刚的神情一定是被他们看到了,苏景心下害羞,索性转头将脸埋进了萧慕容怀里。

    “你怎么来了?”成功被苏景的举动给愉悦到,萧慕容轻轻吻了吻苏景的头发,可等他看向林言渟的时候,那脸上的笑意却瞬间变成了冷若冰霜。

    “要不要这般区别待遇……”林言渟撇了撇嘴,回答道,“小琮病了,我来替他。”

    伸手拍了拍苏景的后背,示意他没事了,萧慕容偏眸瞥了林言渟一眼,随后道:“即是要留下,便把脸换了。”

    “这么说你答应让我留下了?”林言渟“咻!”的一下就跳到了萧慕容的身旁,激动的伸出手去想要拉住他的衣袖。手才伸出一半,这个想法便在萧慕容那冷然的目光下被迫终结。

    “王府不养闲人。”萧慕容收回目光,狭长的眼眸中快速的划过一抹算计。

    “你……不会是又想让我帮你做什么罢?”退后几步,明显已经吃过几次亏的林言渟抱着自己的佩剑,一脸防备的看着萧慕容。

    萧慕容见林言渟那模样,唇角扬起的那抹邪肆变得更深刻了些:“还未想好。”

    “能拒绝么?”林言渟看着萧慕容那笑容,忍不住抖了抖身子。

    “可以。”弯唇一笑,萧慕容将苏景横抱起来,转身往子陵居走去,“到时让鸣琮一人去做便可。”

    “我去!我去!到时若是有任何吩咐,师兄我必定上刀山下火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啊……”

    看着萧慕容离去的背影,林言渟唯有摇头叹息。

    真是人生苦短,说来话长。

    谁让当初南辕之战,救了自家年幼媳妇的不是自己,而是萧慕容这只大尾巴狼呢?。

    谁让当年雪峰山上一见钟情,从此非鸣琮不可呢?

    事已至此,被人拿捏,唯有恨恨一句:算你狠!

    除此之外,当真是别无他法。

    ……

    ……

    尚书府,书房之内。

    苏毅然坐在书桌前,拿起刚刚太子看过的那只狼毫,左右转了转,没看出什么奇特之后,终是又将之放回了原位。

    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苏毅然悠悠的看着跪在他身前的这个人,片刻后,方才出声道:“晋城之事,且先缓缓。”

    那人听得自家主子竟是这般悠闲的姿态,连忙道:“老爷,输盐之事迫在眉睫,若是不按时将盐运出,怕是会……”

    “迫在眉睫迫在眉睫!你除了跟我说这些还会什么!”将手中的茶盏用力往桌上一放,苏毅然看着跪在他身前的人,厉声道,“晋城本就难走,我当初就不该那样轻易答应了你。”

    “这……对方是熟客,且需求量都不少,属下也是怕此次拒绝会让对方嫌隙,老爷您也知道,做这行的,向来是怕买不怕卖……”那人被苏毅然这一下给吓得一哆嗦,连忙扑倒在地上解释。

    茶水将桌上的宣纸润湿,苏毅然斜眼瞥了一眼,随后望向匍匐在地上的那人,片刻后,叹了口气:“也无需耽搁太久,最多两日。”

    “难道老爷已有对策?”那人抬起头来看着苏毅然,脸上的惶恐情绪还未褪去。

    “我若是不想办法,难道还能指望你们?”苏毅然瞥了那人一眼,随后道,“谁人都知晋城太守油盐不进。可鲜少有人知道,他晋升太守之前乃是裕王帐下一名军师。唯有由裕王出面,此事,方才可行。”

    “那岂不是要有求于裕王?”那人有些疑惑,“可据属下所知,裕王与尚书府无往来,这等冒险之事,他如何能答应?”

    苏毅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弯唇笑了笑。

    抬眸望向窗外,片刻后,他方才道:“他会答应的。且明日之后,裕王与尚书府,或为同盟。”微微眯了眯眼眸,苏毅然想到苏景,随后,笑的更自信了,“绫罗之痛无人能忍……便是裕王明日不答应,后一日,也会答应。”

    “老爷的意思是?”那人听得苏毅然这样说,便更加疑惑了。

    老爷口中的绫罗,是中在了谁的身上?以裕王的能力,不可能是他。

    可若不是裕王,老爷又如何笃定,裕王会帮他呢?

    苏毅然看着那人眸中的疑惑,只笑了笑,却并未开口解释。

    抬眼望向对面墙上挂着的雪梅图,苏毅然的眼睛里,慢慢升起几分自信。

    以苏景那固执的性子,明天回门之时,他定然不会答应帮他。

    可若是尝过绫罗毒发之痛后……

    明日,若是“那个理由”能让裕王帮忙便无大事,若是不能……

    绫罗毒发时疼痛难忍,疼宠王妃的裕王若是真看到苏景那副模样……

    凤令龙符可徐徐图之。

    眼下当务之急,当是与裕王暂时结盟。

    而他赌的,便是绫罗之毒除他之外,无人可解。

    ……

    ……

    “这是要去哪儿?”可能是外边的路有些颠簸,马车又晃动了一下。苏景险些撞上萧慕容的头。

    微微动了动身子,想要换个姿势,可萧慕容扣在他腰侧的手却不肯松开,苏景有些无奈,只能将手放在萧慕容的肩膀上,好让自己不至于再撞上去。

    “去见弟弟。”萧慕容借着窗外的月光,看着苏景因为跟他挨得太近而变得越来越红的脸,那双深邃的眼眸好像变得更暗沉了些。

    “是去见……”苏景刚刚张开嘴,就被萧慕容吻住了。

    抬手托住苏景的后脑勺,萧慕容趁着苏景还微张着嘴,当下便长驱直入。

    这算是他们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亲吻。

    苏景被萧慕容这般深入的触碰给惊到了,白皙修长的手指不自觉的用力扣在了萧慕容的肩膀上。

    他颤抖的更厉害了。

    就像是从未被人触碰的领地突然被人侵略了进来,生涩又恐惧。

    萧慕容看着苏景眼眸里逐渐升起的水光,顿了顿,终是松开了苏景。

    他本就害怕别人触碰……

    苏景已经在尝试着适应他。

    这次,是他触碰的太深了。

    “好了,不要怕。”抬手将苏景搂进怀里,萧慕容伸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轻声道,“这次是本王不对。”

    苏景靠在萧慕容的怀里,深深的呼吸着,努力让自己的心境变得平和些。

    他跟其他人不一样,你知道的,不是么?

    苏景,你为什么还是会害怕?

    萧慕容见怀中人的情绪好像已经平息了许多,正想说些别的事情,引开他的注意,不想,苏景却伸手抓住了他胸前的衣服。

    萧慕容有些疑惑,低垂下眼眸去,正对上双颊微红,抬眼看着他的苏景。

    “再……试一试……”苏景看着萧慕容,片刻后,微微张开嘴唇,一字一句的道。

    苏景那双好看的眼眸里,还带着水光,是刚刚被他吓出来的。

    但萧慕容在此刻,却清楚的看到那双眼眸里逐渐升起的固执和恐惧。

    害怕别人失去耐心而离去,所以一定要逼迫自己么?

    想到暗鸦同他说起过得,苏景幼时的经历。

    扣紧了苏景纤细的腰身,萧慕容好像,再一次尝受到了心疼的滋味。

    这样的苏景,他的苏景,如何能让人不心疼?

    “不会离开苏景的。”萧慕容回忆着幼年时母妃哄他时所做的事情,伸出手去,有些生涩的摸了摸苏景的长发。狭长的眼眸里升起几分心疼,他没有听苏景的准备再试一次,而是蜻蜓点水般的在苏景的唇瓣上轻轻碰了碰,对他说道,“不要害怕。”

    ……

    ……

    崩腾的流水从最高处直落而下,击打在下面的石头上,溅起高高的水花。

    苏景看着山洞外的水帘,心里有些犹豫。

    这样隐蔽的地方,萧慕容却带他来了。

    萧慕容知道,苏景一向心思细腻,明白事理,见着他有些犹豫,便知道了他心中所想,也没说些什么,只握紧了他的手,继续牵着他往里走。

    穿过几个辨不清方向的洞口后,萧慕容带着苏景,打开了一扇被青苔掩盖住的石门。

    一股暖流顺着石门往外吹来,打在苏景的脸上。

    苏景低垂下眼眸去,却看不到通往下方的台阶。

    “若是害怕,便闭上眼睛。”萧慕容看出苏景的疑惑,侧身将他横抱了起来,淡淡的弯着唇角,对他说道。

    苏景没有回话,只看了萧慕容一眼,犹豫着伸出手去,搂住他的脖子,随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他的苏景,真是可爱。

    虽然脖子上传来的力道有些大,显然是那双手的主人因为紧张和生涩而把握不住力道。

    但好在,苏景又开始主动触碰他了。

    邪肆的弯了弯唇角,萧慕容纵身跳下石门后的空洞里,在一片黑暗中,小心的穿行。

    ……

    ……

    苏景终于看到了萧慕容的弟弟。

    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同萧慕青一个年纪。

    五官还未长开,但苏景见过萧慕容睡着的样子。这孩子的眉眼,跟他很像。

    此刻,他正平躺那张软塌上,脸色有些苍白,紧闭着眼睛,若不是胸口还会因为呼吸而颤动,大概看过他的人都会觉得,他已经死了。

    “可是王爷来了?”这时候,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自房间的一侧响起,苏景偏头往那边看去。

    只见房间一侧的珠帘被一只满是皱纹的手给掀开,从里面慢慢踱步出一个端着水盆的老妇人来。

    “福婶。”萧慕容看着那老妇人脸上的笑意,也微微扬了扬唇角。

    那老妇人步伐稳健的往这边走来,路过苏景身侧的时候,还对着他笑了笑。

    将手中的水盆放置在床前,从善如流的拧干布巾,帮躺在床上的小少年轻轻搽拭着手掌,那妇人笑着对萧慕容和苏景说道:“八皇子最近醒的频繁了些,隔个几天,就会睁一睁眼。想来,若是借着地底的温泉,继续调养下去,也许就能开口说话了。”

    “麻烦你了,福婶。”萧慕容走到床前,伸手轻轻摸了摸床上人的脸,那双向来淡漠深邃的眼眸里,难得划过几分伤痛。

    苏景站在他身侧,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无声的,回握了下萧慕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