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全部订阅依旧看到此提示,请及时联系客服处理*^_^*  今日裕王府来了几个稀罕客人。

    倒不是说今日是个什么特别的日子。

    只是按大陵礼制, 王爷陪王妃回门之后, 王爷的兄长弟妹们当准备珍贵礼品,前去王府祝贺新人大婚。

    虽然裕王与太子、二皇子一同被皇上变相禁足已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 但是在明面里, 不论是谁,都不会刻意提起此事。是以即使裕王尚在禁足中,也没人会因此而忽略礼制。

    故而此次, 除了在东宫的太子殿下,二皇子府的二皇子殿下不能亲自前来,只能托侍从送礼过来之外,三公主萧予妍、近期方才归来的四皇子殿下萧慕离、六皇子萧慕白与七皇子萧慕青皆亲自带礼前来。

    其中,四皇子更甚, 可以说是刚回皇子府没多久就急急的准备好礼物赶了过来。

    ……

    ……

    裕王府的正厅里,几位皇子公主分开坐在两侧。主座上,则是抱着裕王妃, 脸色不大好看的裕王萧慕容。

    在座的几位皆对萧慕容的脾性有所了解, 都明白裕王萧慕容这般神色是因为被父皇禁足而心中不快。更何况,此次萧慕青也来了。所有人都知道,慕青与慕容因慕泽的事情结了仇。如今慕容脸色不好, 他又是个被父皇宠着惯着的人物,一时之间, 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

    “皇兄皇姐们都这么谦虚的么?如此说来……是要慕青先来咯?”还未长开的桃花眼里划过几分恶劣情绪, 萧慕青转头见着自己的几位兄长都不准备先开口, 当下便弯起唇角,率先起身道,“先来便先来罢。”

    说着,他转过身去,对着苏景和萧慕容笑道:“慕青今次送上双子玉佩一对,恭祝五皇兄五皇嫂新婚燕尔。愿五皇兄五皇嫂如这双子玉佩一般,不分彼此,白头偕老。”

    “那便谢过七皇弟了。”萧慕容抬手示意鸣瑛上前接过托盘,眼睛都未抬一下。

    “七皇弟费心了。”苏景挣扎着想起身,未果后,只能无奈的抬手拍了拍萧慕容紧紧揽在他腰间的那只手,示意他收敛下心中情绪,“慕容。”

    反手握住苏景搭在自己手背上的手,沉默片刻后,萧慕容这才坐的端正了些,抬眸望向萧慕青道:“七皇弟有心了。”

    “诶,五皇兄果然是偏宠五皇嫂啊。”萧慕青对上萧慕容的眼睛,随后又将目光落在萧慕容握住苏景手的那只手上,唇角的笑容调皮顽劣,就像个不通人世的孩子,“不过五皇嫂天人之姿,能让五皇兄如此对待,倒也是情理之中。”

    说完,就仿佛没见着萧慕容又难看了三分的脸色似得,萧慕青笑着敛下眼眸,回了座位。

    “那么慕白便第二个罢。”这时候,萧慕白见气氛有些不对,连忙起身道,“慕白今次送上蓝田玉雕刻而成的连理枝一支,祝五皇兄五皇嫂永结同心。”

    “那本宫便是第三个。”萧慕白刚刚坐下,萧予妍便让身旁侍卫将托盘送上,“慕青慕白送的,皆是祝愿你俩永结同心的宝贝,皇姐总不能随着他们。今次,便送上天山纯色雪莲一株,百年雪参一对。这两样东西,虽不是至宝,却也珍贵难得,乃将补身子的良品。”说着,她抬眸望向苏景,随后,又转眸望向萧慕容,温温婉婉的弯了弯唇角,“慕容疼爱弟媳。听母后说,苏景身子弱。皇姐思来想去,便送了这两样东西出来,还望慕容不要嫌弃才是。”

    “皇姐一片心意,慕容怎敢做他想。”萧慕容对着萧予妍行了个简礼,这句话,倒是说的诚心。

    “苏景谢过皇姐。”苏景偏头望向坐在左侧首位上的三公主萧予妍,轻声道了谢。随后又转眸望向萧慕白,微微颔首,以示感谢。

    “哈哈哈,那离便是最后一个了。”这时候,四皇子萧慕离从座位上起了身,大声笑道,“臣兄之前在东辰见着一种会发五色光芒的剔透石头,听东辰人说,这石头是神的产物,蕴意最真挚的爱情。大陵崇尚武德,皇弟又有战神之称,我便寻了一块石头,托人将之雕刻成两把精巧匕首。”

    “这两把匕首乃一石同出,大小相称,样式虽有区别,却是一对。之前五皇弟与弟媳大婚之日臣兄尚未赶到,这次送上这对这礼物,还望皇弟弟媳能够喜欢。”

    示意鸣琮上前接下托盘,萧慕容的目光淡淡扫过托盘上的那对匕首。只一眼,便明白萧慕离的用心。

    托盘上的那对匕首大小相称,样式相似。

    整个匕首晶莹剔透,远远望去,就仿佛有五种不同的颜色在流动一般。

    其中一把以火焰形状为柄,蜿蜒的纹路缠绕至匕身,显得刚毅大气;另一把则以海棠为柄,波浪花纹似流水般蔓延出来,精致却不显花哨。

    偏头与苏景对视一眼,萧慕容转头看向萧慕离,弯唇笑道:“本王很喜欢,多谢四皇兄。”说着,他又望向苏景,笑道,“阿景也一定会喜欢的。”

    反手回握住萧慕容修长的手指,苏景也转头望向萧慕离,微微弯唇道:“多谢四皇兄。”

    “这样一来,除了大皇兄与二皇兄未到,咱们这几兄弟,倒是难得的聚在一起了一次。”一双还未完全长开的桃花眼来回在萧慕容与萧慕离身上转了一个来回,萧慕青抬手支着脑袋半靠在身侧的桌子上,脸上神情颇有些惋惜意味。

    “如此说来,倒真是有几分可惜。”敛下眼睑,遮去眸中情绪,萧慕白端起桌上茶盏抿了一口,就仿佛不甚在意一般,语气中还带着几分笑意。

    抬眸与萧慕容对视一眼,随后移开目光,萧慕离那双上挑的狐狸眼中很快便升起几分笑意:“这倒是。”

    “三皇姐喜好清净,很少出宫,离也不在意皇子身份,常年在外游历,今次五皇弟大婚,倒是阴差阳错的给了咱们一次聚集在一起的机会。”说着,他又叹了口气,“不过可惜,咱几个聚少离多,好不容易有了由头能聚一聚,大皇兄与二皇兄却因苏尚书之事平白缺了席。”

    紧紧握住苏景修长的手指,萧慕容脸上神色却是愈发难看起来:“是有些可惜。”

    而听到萧慕离最后这句话,就连苏景都忍不住的愣了愣神。

    将萧慕容与苏景的反应看在眼里,萧慕青转眸望向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萧慕离。

    四皇兄性子直爽,不会转弯。

    他之前之所以那样说,不过是想挑起五皇兄与四皇兄之间的矛盾,让五皇兄好不容易对四皇兄升起的好感化为虚无。

    虽说他们会结盟的可能微乎其微,但他向来宁可错杀一万也不放过一人。只要有一点点可能,他都要将之抹杀。

    这倒不是说他太杞人忧天,而是这两个人一旦结盟,必定会给如今三足鼎力的路面带来压倒性的变化。

    四皇兄常年游历在外,向来不参与权势之争是不假,可这并不意味着,他本身没有势力。

    五皇兄身上有太上皇亲赐的龙符凤令。

    虽说拥有这东西的人,一辈子都不会被允许坐上父皇那个位置,可龙符凤令的威力确实不可小觑,古往今来,有多少人视祖训于无物。若是五皇兄真的要反,这龙符凤令将成为他最大助力。

    四皇兄这次送的礼物颇合五皇兄心意。两人之间的气氛也因此而逐渐融洽。

    这是他与哥哥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只是……

    这里可不止他们三人,皇姐也在,若是说的太过,难免会让人生疑。

    即是他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倒也不必做的太过。

    想到这儿,萧慕青转眸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的萧慕白。

    这样,倒是便宜了二皇兄他们……

    可比起这个,别让中立的皇姐有所倾斜才是最重要的。

    那双看似清澈的眼眸里快速划过一抹幽暗,萧慕青只沉默片刻便很快理好思绪。

    弯起唇角,带上几分调皮笑意,萧慕青转头看着萧慕容,似是才发现他脸色不好一般,连忙对萧慕离说道:“四皇兄若是再说下去,可别怪慕青没有提醒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