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全部订阅依旧看到此提示, 请及时联系客服处理*^_^*  苏景抬眸看了萧慕容一眼,顿了顿,随后伸手握住萧慕容的手,任由他将自己拉到他身前。

    萧慕容看着苏景那窘迫的模样,忍不住低头在他鼻尖上亲了亲。伸手握住苏景的手, 将环佩琳琅的腰封放在他手心里,带着苏景的手环过自己的腰身,萧慕容沉声笑着,靠在苏景耳边对他说道:“为夫教你。”

    ……

    ……

    将腰封绕过苏景的腰身, 一个个将上面的环佩连上, 萧慕容微微抬眸, 正对上苏景好看的眼眸。

    抬手轻轻碰了碰苏景因窘迫而愈来愈红的脸,萧慕容看着苏景那规规矩矩的模样, 忍不住微微扬了扬唇角:“你我已是夫妻, 阿景当习惯这些。”

    低垂着眼眸看着萧慕容穿过环佩的修长手指,将手放在萧慕容的肩膀上。苏景轻轻抿了抿唇, 却并未接话。

    因他知道这样是不对的, 萧慕容的身份比他尊贵,万没有亲自帮自家王妃穿衣的道理。

    可他偏生这样做了。就因为苏景不习惯别人触碰, 就因为苏景不会穿衣……

    “我会去学。”苏景看着从萧慕容肩侧垂落的长发, 忍不住伸出手去, 轻轻触碰了一下。

    “不必勉强。”

    ……

    ……

    苏景出门的时候, 脸上的红晕很是明显。

    “王妃这是怎么了?”侯在门外的鸣瑛好不容易等到人出来, 一抬头, 正看到苏景红的通透的脸,也是个直性子,不会藏话,当下便出声问道。

    “想知道?”这时候,萧慕容从门内走了出来,来到苏景身侧,抬手搂住苏景的腰身,目光淡淡扫过鸣瑛的脸。

    “不,不想了。”悻悻的摸了摸鼻子,转头看向别处,鸣瑛小小声的嘀咕了一声,“猜也知道是你欺负人家了……”

    萧慕容怎么会听不清鸣瑛说的那句话,眯了眯长眸,片刻后,他勾起唇角,对隐在暗处的暗鸦说道:“暗鸦,今夜,好好守着厨房。”

    “王爷,鸣瑛知错了。”鸣瑛瞬间一脸严肃的单膝跪地,万分认真的说道。

    “嗯。”牵着苏景往外走去,萧慕容云淡风轻的道,“即是错了,便领罚罢。”

    目送那风华绝代的两人离去之后,鸣瑛终是软了身子,一头栽在地上。

    人心难测,世道艰险,王爷恐怖……

    嗯,他果然还是向往江湖。

    ……

    ……

    红砖高墙琉璃瓦,雕栏画栋盘飞龙。

    汉白玉雕砌而成的台阶层层向上,一眼望去,仿佛望不到头。

    琼楼玉宇,华丽庄严,却不知为何,总是带着一股古老沉重之感。

    此时已是下午,日头隐隐有些西沉趋势。

    苏景跟在萧慕容身侧,由付和善指引着,一齐来到盘龙殿内的书房。

    袅袅轻烟自案桌上的紫色金蟾鼎上升起,片刻后,又飘散开来,化为虚无,霎时,整个室内都洋溢着淡淡龙涎香。

    萧慕容和苏景进来的时候,萧承麟正在批阅奏折,许是看的太入迷了些,经付和善上前提醒之后,他方才抬起头来,望向萧慕容和苏景。

    “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萧慕容见萧承麟注意到了这边,连忙牵着苏景上前行礼。

    “免了。”轻轻抬了抬手,萧承麟抬眼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儿子和儿媳妇,示意他们在一旁坐下,“慕容现如今,可是得偿所愿了。”

    萧慕容抬眼望向案桌后的萧承麟,英挺的眉眼里,尽是掩饰不住的喜悦,抬手对着萧承麟恭敬的行了个简礼,萧慕容笑道:“还需多谢父皇疼宠,未曾计较儿臣延后大礼的罪过。”

    “说的什么话。”萧承麟放下手中的折子,略带责备的看了萧慕容一眼,可那唇角,却是上扬着的。

    目光顺着萧慕容落在他身旁的苏景身上,萧承麟看着苏景那规矩恭敬的模样,唇角的笑意仿佛更深刻了些:“苏景。”

    “是。”苏景抬眸望了眼萧承麟,随后低垂下眼眸,恭敬的应了声。

    转头看着萧慕容,萧承麟笑着对苏景道:“慕容性子冲动,日后,还需你多包容包容。”

    “苏景明白。”偏头看了眼萧慕容,苏景淡淡的弯了弯唇角,恭敬的回答道。

    萧承麟将苏景望向萧慕容时的眼神看在眼里,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仿佛变得更加莫测起来。

    “苏景是个好孩子。”转头望向萧慕容,萧承麟慈爱的笑道,“他能嫁与你为妻本就不容易,日后。你可要好好待他。”

    “是。”眉眼中满是坚定,萧慕容转头看着苏景,不自觉的扬了扬唇角,放在桌下的手移了移,暗自握住了苏景的手。

    “皇上,王爷,王妃,茶到了。”这时候,付和善的声音自一旁响起,随后,一个宫女弯身从门外走了进来,对着萧承麟几人一一跪拜过后,将手中的茶水递给了侯在一旁的付和善。

    “时候也不早了,既然茶到了,你们便敬了茶,去皇后那儿罢。”偏头看了眼付和善,萧承麟笑道。

    “是。”萧慕容和苏景齐声应了,随后由苏景自付和善手中的托盘上接过茶盏,来到萧承麟身前,跪着将茶盏递上。

    萧承麟抬眸看了眼苏景,随后接过他手中的茶盏轻轻抿了一口。

    将茶盏放置在一旁,萧承麟同萧慕容说道:“既已成婚,便将原来那性子收一收,莫要再与从前一样。”

    “是。”萧慕容恭敬的应道。

    “你倒是应承的快。”萧承麟瞥了萧慕容一眼,语气中似是带着几分责备,“告诫你那么多次,你倒是说说,你哪次将父皇的话听进去了?”

    萧慕容抬手摸了摸鼻子,却是接不上话,脸上的表情颇有些尴尬。

    没再搭理萧慕容,萧承麟目光再次落在苏景身上:“慕容这孩子没甚心计,想法直了些,你是个聪明孩子,日后,可多在他身旁协助。”

    苏景听着萧承麟这句话,长长的睫毛似乎是轻轻颤动了一下。

    没有抬眸,苏景弯身行礼,应声道:“是。”

    见苏景那规矩模样,萧承麟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示意付和善将苏景扶起来:“既已敬了茶,你们便去皇后那儿罢。”

    “是。”萧慕容伸手握住苏景的手,将他拉到身侧,两人齐齐朝着萧承麟行了个礼,这才转身往殿外走去。

    ……

    ……

    见那二人相携离去,萧承麟脸上的笑容渐渐化为虚无。

    抬手揉了揉额角,萧承麟问站在一旁的付和善:“虽不同于平常人家,这父慈子孝也当真难得。朕,是不是太防着慕容了些?”

    付和善顿了顿,连忙走上前去,帮萧承麟按摩额角,抬眸望了眼裕王和裕王妃离去的方向,付和善用他那特有的尖细嗓音,轻声道:“裕王虽无心计,但他所拥有的东西却是非同小觑……陛下防患于未然,也是应该。”

    凤令龙符,确实不容忽视。

    莫测的眼眸中划过一抹暗沉,萧承麟很快便将心底那抹对亲情的愧疚抹去。

    再未说什么,萧承麟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时之间,书房内静谧无声,呼吸可闻。

    “王爷?”对上那人带着笑意的深邃眼眸,苏景心下有些惊讶。

    “醒了?”萧慕容将托着苏景后背的那只手移到他腰上,帮他换了个方向,让苏景转过身来,正面对着他坐在他腿上。

    因为被萧慕容换了个姿势,苏景只能张开双腿坐在萧慕容的腿上,又因为萧慕容身下的坐垫太宽,他只能屈着腿,用膝盖和小腿压在坐垫上(可以想象下鸭子坐)。

    “这是要去哪儿?”可能是外边的路有些颠簸,马车又晃动了一下。苏景险些撞上萧慕容的头。

    微微动了动身子,想要换个姿势,可萧慕容扣在他腰侧的手却不肯松开,苏景有些无奈,只能将手放在萧慕容的肩膀上,好让自己不至于再撞上去。

    “去见弟弟。”萧慕容借着窗外的月光,看着苏景因为跟他挨得太近而变得越来越红的脸,那双深邃的眼眸好像变得更暗沉了些。

    “是去见……”苏景刚刚张开嘴,就被萧慕容吻住了。

    抬手托住苏景的后脑勺,萧慕容趁着苏景还微张着嘴,当下便长驱直入。

    这算是他们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亲吻。

    苏景被萧慕容这般深入的触碰给惊到了,白皙修长的手指不自觉的用力扣在了萧慕容的肩膀上。

    他颤抖的更厉害了。

    就像是从未被人触碰的领地突然被人侵略了进来,生涩又恐惧。

    萧慕容看着苏景眼眸里逐渐升起的水光,顿了顿,终是松开了苏景。

    他本就害怕别人触碰……

    苏景已经在尝试着适应他。

    这次,是他触碰的太深了。

    “好了,不要怕。”抬手将苏景搂进怀里,萧慕容伸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轻声道,“这次是本王不对。”

    苏景靠在萧慕容的怀里,深深的呼吸着,努力让自己的心境变得平和些。

    他跟其他人不一样,你知道的,不是么?

    苏景,你为什么还是会害怕?

    萧慕容见怀中人的情绪好像已经平息了许多,正想说些别的事情,引开他的注意,不想,苏景却伸手抓住了他胸前的衣服。

    萧慕容有些疑惑,低垂下眼眸去,正对上双颊微红,抬眼看着他的苏景。

    “再……试一试……”苏景看着萧慕容,片刻后,微微张开嘴唇,一字一句的道。

    苏景那双好看的眼眸里,还带着水光,是刚刚被他吓出来的。

    但萧慕容在此刻,却清楚的看到那双眼眸里逐渐升起的固执和恐惧。

    害怕别人失去耐心而离去,所以一定要逼迫自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