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慕容很早以前便知晓, 自己这一生意义所在, 便是为大陵而战。

    只因皇爷爷那句:得龙符凤令者, 当忠于君王。终其一生,守护大陵山河。

    那时年幼,他尚且不明白这其中道理。

    只听得宫人们说,母凭子贵。

    皇后娘娘有太子,贵妃娘娘只有裕王与八皇子,是以合该被压下一头。

    为此, 他曾去问过父皇。父皇闻言震怒,说他果真只懂舞刀弄枪,太傅所教皆忘脑后,于是,便罚了他去太书阁抄了一夜的为臣之道。

    那时,父皇于他而言, 是除皇爷爷外第二敬仰的人,不论他说什么,他都会铭记于心。

    所以父皇让他去做的事情,他都会去做。

    可书中写道:为臣之道, 君臣有别,上下尊卑,是以君要臣死, 臣便不得不死。

    母妃便常对他说, 大皇兄已是太子, 日后与自己便是君臣之别。

    提笔在纸上反复抄写那些字句, 一夜终了,他方才明白,父皇的意思,是要他明白自己将来必定为臣的身份。

    臣者,忠君至死,方为臣。

    ……

    大陵皇室中有一组织,名为影阁。

    影阁专门从各地暗访无依无靠的孤儿来训练,唯有经过优胜劣汰后选出的人方能随侍帝王左右。

    影阁代代相传,忠于皇室,却不完全受皇室制约。自太子钦定之后,影阁便会开始着手训练新人,以确保每一代君王继位后,都有二十位影阁暗卫护身。

    萧慕容自六岁起便被太上皇秘密扔进影阁中随新一代影阁中人一同训练。

    互相厮杀,如养蛊一般,胜者方能生存,即使是皇子,也被一视同仁。

    影阁六年,非人生活。

    等到十二岁时,萧慕容更是被扔去边关,做随行军。

    生杀予夺,那时,他早已不信文人那套,他所信奉的,是弱肉强食,物竞天择。

    ……

    自十六岁在南辕之战首任将军,率奇兵夺得首胜之后,他便再无败绩。

    亦以自身实力印证了皇爷爷在将他扔进影阁前所对他说的那句:我龙符凤令的后人,当为最强者。

    他亦不是未曾骄傲过。

    自敌军延绵数十里的血肉里,他筑成了他独有的傲气。

    可那些不过是少年心性而已,父皇只一张圣旨,将之急召回宫,便让他明白,这些傲气,不过是少年人尚未成熟的表现。

    而远离边关,重回那阴暗宫廷之后,他方才明白,他的骄傲,在父皇眼里,一文不值。

    六年前大火燃尽元清宫,不仅毁了权倾朝野的杨国公府与温婉贤淑的宁贵妃,更是让原本天真随性的四皇兄性情大变。

    六年后阴谋再次上演,萧慕容的母妃,薰贵妃在薰华宫内突染怪疾,药石无医。

    父皇再次向他证明,不论他长出了多坚硬的羽翼,他也能将之折断。

    一切,仿佛尽在他掌控之间。

    可父皇千算万算,却未曾算到,原本已经疯癫的母妃竟会想到自行寻死。

    于是,他害怕了。

    他担心萧慕容看出些什么,从而变得无法掌控,所以穷尽一切的掩饰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

    ……

    三生散,只少量便可让人神智失常,一旦过量,将终生疯癫,无药可救。

    这药虽不是他亲手所下,却也是由他示意。

    所以,在萧慕容为母亲之死而震怒的时候,皇后帮他推出了一个宫女。

    ……

    ……

    白绫悬于薰华宫前三天三夜。

    所有人都看到那个据闻是害死了他母妃的宫女是怎样痛苦的死去。

    可他们都不知道的是。

    贵妃娘娘,其实是被萧慕容他自己,亲手杀死的。

    ……

    ……

    萧承麟只当三生散能使薰贵妃癫狂,却算不过贵妃娘娘与萧慕容的母子连心。

    她疯癫时到处伤人,无人敢接近,可萧慕容却不惧这些。

    长剑没入胸口,拉出长长伤口,鲜血淋漓,只差一寸,便会要了他性命,可不知为何,她却在那时停了手。

    看着满手鲜血,再看看儿子心口那道伤口,那个清醒过来些许的女人终是失声痛苦起来。

    萧慕容记得母妃那时的模样。

    没了平日里的风姿绝代,失了平日里的温婉从容。

    苍白的脸上沾染着他的鲜血,泪水顺着鲜血滑下,将原本就凌乱的脸庞弄的更加脏乱。

    “我只当,夫妻多年,他不会向我下手,却不知,君王之心,果真硬如铁石。”

    “我记得那种感觉,就仿佛灵魂已不受自己控制,身体不能自已。”

    “他如此对我,皆因惧怕你手中逐渐长成的势力,想借此牵制住你,可,若是母后就此死去,我儿便再无顾虑。”

    “是以,杀了我。”

    ……

    ……

    萧慕容抬眸看着灵柩内恍若睡去的母妃,突然又想起母亲生前求他帮她终结痛苦时紧紧握住他手腕的坚决。

    将那已是遍体鳞伤的宫女扔在薰贵妃灵前,萧慕容微微抬手,用那不住滴血的长剑轻轻划过她脖子,一双长眸鲜红嗜血,唇角却是带着笑意。

    他记得,九岁那年除夕,他曾当着母妃的面生剐了一条雪狼。

    当时母亲惊的说不出话来,许久之后,方才踉跄的跑到他身前,将满身是血的他拥进怀里。

    那夜,母妃严厉的说教了他一顿。

    他记得,那是母妃第一次对他摆出那般色厉荏苒的模样。

    亦是他第一次,从母妃眼里,看到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

    如星光般灿烂的瞳孔,带上一抹阴沉恐惧。

    原来,这种情绪,不论在谁眼中出现,都是一个模样。

    也是自那时起,萧慕容方才明白,原来,便是亲如母妃也不能接受最真实的自己……

    ……

    那夜,母妃说教,他只沉默的听着,亦乖乖应承了母妃日后不再做这类事情。

    可其实,母妃所不知道的是,在影阁,死在他手中的人命早已不计其数。

    ……

    ……

    低眸看着身前地面上躺着的那个宫女,看着鲜血自她颈项喷薄而出。

    萧慕容抬眸往那灵柩中又看了一眼,直到那宫女颤动着的躯体终于归于沉寂之后,他方才甩了甩手中长剑。

    他知道,母妃不喜他如此。

    可周身那么多人,他必须借此来以儆效尤。

    收起手中长剑,萧慕容提步跨过那宫女尸体,直走到灵柩前边,他方才停下身子。

    掀袍跪下,低眸看着灵柩中容颜依旧绝代的母妃,萧慕容在心中道:

    母妃,终有一日,萧承麟也会如这宫女一般,俯身在您陵寝前,以鲜血向您忏悔。

    ……

    至此,杨国公府最后一位绝世佳人也已逝世,后宫终是只剩他萧家独大。

    而萧慕容也经那夜洗礼,脱胎换骨。

    ……

    ……

    此后战场杀敌,他亦绝不仁慈。

    外人只当他暴虐冲动,却不知他内在沉稳,运筹帷幄。

    可这一切,都逃不过皇爷爷法眼。

    老人生命终了前始终不肯咽气,只等他从边关赶回。

    连夜赶回京师,萧慕容战甲未脱,便急急来到他床前。

    老人见来人是他,当下便将屋内的其他人给遣了出去。

    让他坐到床前,老人说,想好好看看他。

    可他没有照做,而是跪到了床前。

    许是父皇给的影响太大,皇室亲情在他这儿已经变得微不足道。

    老人似乎也明白,见他坚持跪着,也并未强求。

    已经有些浑浊的眼睛深深的落在他身上,老人沉默许久,方才伸出那枯树般厚实的手掌,轻轻抚过他脑后长发,那熟悉的感觉,就如儿时一样。

    他说:“我只当传你龙符凤令,遣你远去边关,可保你无忧无虑,却是不知,这世事无常……”

    老人没有要求他什么,也没有为他那冷血的儿子辩解什么。

    在那双浑浊的眼睛里,萧慕容只看到一个长辈对小辈的担忧。

    原本已冷如冰霜的那颗心终是在此时颤动了一下。

    直直的跪在床边许久,直待那人轻抚着他脑后的手无力垂下,萧慕容这才低垂下眼眸,俯下身去,对着那人结结实实的磕了一个响头。

    一个是母妃,一个是皇爷爷,这两个于他而言最重要的人,终是在这一年里,先后离开了他。

    弟弟也尚在昏迷中,长睡不醒。

    自此以后,他便真正是孤身一人。

    起码那个时候,他是那么想的。

    ……

    ……

    直到,他遇见苏景。

    那个少年很干净。

    萧慕容见到他的时候,心中所想的便是书中那句,出淤泥而不染。

    有关他的所有过去,他都命人查的清楚。

    他原以为,有过那样经历的人,内心应当与他一般,阴暗冰冷。

    可他却是错了。

    在见到苏景那双眼睛之后,他便知道,这个人,是多么浓郁的黑暗都无法污染的存在。

    就像是万丈光明,干净澄澈。

    可是……

    光明呵,与他又有何关系。

    他娶他,宠他,不过是因为他需要一个受他宠护的男妃,不过是因为他那干净的背景罢了。

    可是,不知为何,每触碰他一次,自己就会变得有些不同。

    明明害怕别人触碰自己,却又因着自己裕王妃的身份而强迫自己任他为所欲为。

    明明知道自己受宠不过是对方刻意,却还是会心怀感激。

    ……

    ……

    于是,萧慕容突然发觉,他沉沦了。

    不过一个月的时间。

    他竟是生出了想要将那人敛在自己羽翼之下的想法。

    不论是哭也好,笑也好,他只是突然觉得,苏景这样的人,便应当在他怀中,受他宠护。

    这样干净美好的苏景……

    萧慕容想,若是苏景的话,许是值得的。

    所以,他带他去了猎场。

    而在归来之后,感受到他将手拢进他手心里的小心翼翼时。

    回握住苏景的手,将他抱起放到床上,萧慕容心下便在想。

    苏景,果然是值得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