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二十,是裕王与裕王妃的成亲大礼。

    这一日,云罗红绸挂满整条街道,大红色梅花镶金波纹毯从尚书府一直铺陈到裕王府门外,红妆十里,灼灼其华。

    拇指粗细的炮仗蜿蜒铺陈在地毯两侧。街道两旁,每隔半里,便有专门侯着的持花礼官,只待迎亲队伍一过,鞭炮燃起,便将篮中花瓣洒落。

    霎时,花瓣雨蔓延于整个京师,鞭炮齐鸣中,万民齐乐。

    在一派喜庆欢呼声中,裕王同裕王妃一骑同乘,顺着地毯来到裕王府外。

    乌菱仿佛也有所感知,明白今日与以往不同,竟也收了那不可一世的高傲脾性,变得温顺许多。一路上不仅行路步伐稳健,便是等到停在裕王府外时,也温温和和的,不同于往日那般冲撞。

    伸手拍了拍乌菱,萧慕容率先翻身下马,随后朝着还在马背上的苏景伸出双手。

    同乘一骑本就不合礼制,更何况萧慕容率先下马,接苏景下马时还需微微抬起头去看他。

    王妃之位高于王爷,这在礼制中,向来是大忌。

    门前侯着的礼仪官在看到这一幕后,连忙出声提醒。

    苏景心里也明白这样于礼不合,当下也不敢迟疑,连忙伸出手,想握住萧慕容的手,借力下马。

    可不知是什么缘故,身下原本温温和和的乌菱竟在此刻打了个响鼻,微微扬起了前蹄。

    苏景一时不察,身子不稳,竟是直接往萧慕容身上扑了下去。

    身旁的礼侍见此情况,惊的大呼出声。连忙想上前搀扶,却又因为人多力杂,差点儿乱了方寸。

    好在萧慕容眼疾手快。直接抱着苏景,旋转了一圈,将那跌下来的力道化解,这才免去了一场意外。

    偏头望了望还在门前侯着的礼仪官,苏景连忙从萧慕容怀中退了出来。

    低垂下眼眸,作势敛了敛衣袍,苏景稳了稳心神,随后抬头对上萧慕容带着笑意的长眸,规规矩矩的道:“多谢王爷。”

    萧慕容看着苏景那严肃规矩的模样,心里明白,以他的性子,是不能容许自己在这样的日子里出错的。

    当下便也没多说些什么。只是目光淡淡划过抬头望天的乌菱,随后落在苏景微微变成粉红色的耳朵上,萧慕容还是忍不住笑意,轻轻扬了扬唇角。

    “等会儿要参拜父皇,莫要太过拘束。”伸出手去,放置到苏景身前,萧慕容侧身看着低垂着眼眸小媳妇一般的苏景,心中那抹愉悦却是越来越浓。

    捏了捏衣袖,苏景看着萧慕容伸到他身前的这只手,片刻后,抿了抿唇,将手放置在他手心里,轻声道:“苏景明白。”

    ……

    苏景之前说,他不会害怕。

    可一握住苏景的手,萧慕容便感受到了苏景的紧张。

    手心里握着的这只手柔软细腻,此刻,掌心处,却带着几分湿意。

    用上些力道,暗自捏了捏苏景的手,萧慕容示意苏景不要害怕,有他在他身侧。

    感觉到手上传来的力道,苏景原本低垂着的眼眸又抬了起来。

    反手回握了下萧慕容的手,苏景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心境便在此刻,慢慢平静了下来。

    两人一齐迈上裕王府的台阶,跨过裕王府特意加高的门槛。

    院内,文武百官齐声祝贺:“贺裕王裕王妃成亲大礼,祝裕王裕王妃携手共进,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至此时,侯在正厅内的礼仪官便在此刻开始唱和:恭请帝后。

    紧随其后的,是付公公的通告的声音:“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一时之间,百官齐齐起身,萧慕容与苏景也已经进入了正厅。这时,帝后便从内厅移驾前厅,就坐于高堂之上。

    只等礼仪官一声:参拜帝后。

    文武百官便随同裕王裕王妃一齐跪下行礼:“参见吾皇万岁,参见皇后娘娘千岁。”

    而到这一步,迎亲大礼才算完成,接下来,方才是真正的成亲大礼。

    ……

    等到众人礼成平身,一一站好之后,端立与厅堂两侧的礼仪官便开始高声唱和:缘天地厚愿,承大陵先祖之福泽,今,麟帝凤后为证,陵朝八代子孙,裕王萧慕容与苏家长子苏景于瑾朝二十六年五月二十结亲之好。

    等到礼仪官唱喝完这段,苏景明白,真正的成亲大礼,便要开始了。

    果不其然,只停顿了片刻,那礼仪官便继续高声唱和道:行大礼,一拜天地~

    用力的握紧萧慕容的手,苏景抿了抿嘴唇,跟随着他,转身跪拜天地。

    二拜帝后~

    三拜高堂~

    夫妻对拜~

    跟随着萧慕容将天地高堂等一一拜过之后,苏景终是转过身去,对上了萧慕容。

    夫妻对拜,拜过之后,便已是夫妻。

    抬眸对上萧慕容那双掩不去笑意的深邃眼眸,苏景愣怔了片刻,随后低垂下眼眸,弯身拜礼。

    周围的一切声音都在此刻被自动过滤,就仿佛天地间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苏景微微松开了萧慕容的手,却被对方反过来用力的握住。

    唇角微微扬起一抹浅笑,苏景想着,此刻,站在他身前这个,性格多面深不可测,却又优异非凡的男人,那样对他好的男人,今后,将会是他的夫君。

    ……

    ……

    “礼成,送入洞房~”

    等到礼仪官最后一句话音落下,苏景便随着萧慕容,顺着长长的金边飞鸟云松毯往子陵居走去。

    低垂下眼眸,看着地面上铺满花瓣的赤色云松毯,感觉到那些喧嚣嘈杂逐渐远去,苏景沉默着紧紧握住萧慕容的手,平静的心湖便跟着这一步步越来越长的路,慢慢的,荡开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

    红妆灼灼,月色无边。

    桃李生花却不及其容姿昳丽,金玉美酒敌不过斯人绝代风华。

    这个夜晚,将会被无限延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