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的路上,萧慕容的脸色一直不太好。

    苏景跟在他身后走进子陵居,在门前犹豫了会儿,又将门关上。

    走到萧慕容身后,苏景低垂下眼眸,看着他垂在身侧的手,犹豫了会儿,伸出手去轻轻的碰了碰他的手背。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去触碰别人,白皙的手指轻轻贴上萧慕容的手,愣怔了会儿,随后又犹豫着,慢慢将手拢进了他的掌心里,反握住他修长有力的手指。

    “本王累了。”就着苏景伸进他掌心里的那只手,转身将苏景拉进怀里,萧慕容一把将苏景横抱了起来,放到床里侧,弯唇对他说道,“陪我睡会儿。”

    苏景被萧慕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惊到了,愣是愣怔了许久,这才反应过来。

    “王爷心情好些了么?”

    “你说呢?”萧慕容伸手搂住苏景的腰身,让他靠自己近些,似乎是有些漫不经心的道,“只是有人认为本王碰上那些事情就该是那样的反应,本王便那样做给他看罢了。”

    苏景一惊,抬眼望向萧慕容的眼睛,他好像,知道为什么萧慕容今日为什么会与平常有些不同了。

    “睡罢。”抬手遮住苏景的眼眸,萧慕容忽然觉得,娶一个这样妻子,仿佛也很不错。

    “晚点儿带你去看弟弟。”

    苏景有些疑惑,裕王的弟弟?

    不是说,裕王的胞弟已经死了么?

    可疑惑归疑惑,他还是敛下眉眼,闭上眼睛,应声道:“好。”

    他还在颤抖。

    萧慕容感受的到。

    可他的手却紧紧的抓住萧慕容胸前的衣襟,固执的不肯松开。

    他可是在逼迫自己适应他?

    搂住苏景的那只手紧了紧,萧慕容看着苏景的眉眼,心中不知是个什么情绪。

    他形容不来,在此之前他也没体会过这样的感觉。

    只是心脏那个位置突然升起几分针扎般的疼痛。

    这样好的苏景,是被人那样对待着长成如今模样的。

    萧慕容不知道,现在算不算为时不晚。

    有人说,这世上有许多的一见钟情。

    可从他认识苏景,将满身是伤的苏景接回来到如今,已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他没有一见钟情。

    可他想对苏景好。

    ……

    ……

    “皇上。”盘龙殿内,袅袅轻烟自床前的香炉上升起,弥漫在半空中,随后又消散于无痕。

    付和善站在帘外,轻轻唤了句,床内的人。

    “何事?”萧承麟向来浅眠,付和善唤了声后,只片刻,他便已经醒了。

    “九十八回来了,等着向您汇报裕王今日的动向。”付和善回头看了眼台阶下站着的那个侍从,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出声。

    “奴才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那侍从得到付和善的示意后,连忙跪下行礼。

    “免了。”萧承麟起身掀开帘子,付和善连忙上前提前将帘子拉开。

    “说说看。”萧承麟将手放在膝盖上,看着台阶下跪着的侍从,开口道,“今日又有些什么事。”

    “裕王今日同七皇子起了冲突,好像是因为裕王妃。回去的时候,脸色一直不太好。”

    “慕容跟慕青向来不对盘,这倒也能理解。”没想到,主张皇子关系和睦的萧承麟在听到那侍从的话后,却并没有生气,“若是慕容见着慕青没有半分脾气,那才是怪事。”

    “可还有别的事?”

    那侍从默了默,又道:“裕王回了王府后就跟王妃睡下了,奴才来的时候,还没醒来。”

    “行了知道了,你退下吧。”萧承麟摆了摆手,对那侍从说道。

    “是。”那侍从应了一声,随后退离了内殿。

    等到那侍从离开后,萧承麟这才对付和善说道:“去告诉慕青一声。若是他再挑起慕容的情绪,到时慕容做出什么事情来,别怪朕不帮他。”

    “是。”付和善应了声,转身就要去外殿唤人进来。刚走了一半,就被萧承麟给喊住了。

    付和善连忙回到萧承麟身侧,恭敬的问道:“皇上,可还有什么事?”

    抬眼看着付和善那布满皱纹的脸,萧承麟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道:“没事,去罢。”

    ……

    ……

    苏景睡着后,像只猫。

    在他怀里缩成了小小的一团。

    萧慕容低头看着苏景熟睡的脸,第一次感受到怀中有份温暖的感觉。

    门外暗鸦轻轻敲了敲门。

    原本还带着笑意的长眸在听到暗鸦的声音后迅速冷却,深邃的眼眸中,快速的划过几分暴戾。

    萧慕容低下头,见怀中苏景并没有被惊醒后,这才小心的抽身下了床。

    ……

    ……

    这是一个阴暗的地下密室。

    不同于牢房,四周的墙上并没有挂多少刑具。倒是靠里的墙面上,不知道是沾了些什么东西,暗红到发黑的颜色,大小形状不一,斑驳的黏在墙面上。

    而在那面墙的前方,铁质的邢架上,正绑着一个人。

    那人穿着一身黑衣,是一副暗卫的装扮,领口被翻出来的地方,以奇特的丝线绣着暗色铃兰。

    他的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可从他脸上的表情看来,他好像正在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一般。

    “该说的,说完了么?”萧慕容靠在椅子上,冷淡的目光淡淡的扫过那人狼狈的模样,问身旁的暗鸦。

    “已经记录完毕。”暗鸦微微低垂下头,回答道。

    萧慕容起身走到那人身前,看着那人忍耐着痛苦的模样,唇角挑起一抹残忍:“痛苦么?”

    那人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紧紧的皱着眉头,五官也因为痛苦而扭曲的狰狞。

    “你想去见阿秀么?”萧慕容看着那人狰狞的脸,唇角的笑容似乎变得温和了起来。

    一听到这个名字,原本应当是无惧生死的人竟然流下了眼泪。

    “你知道,本王最讨厌背叛。”看着那人眼角划下的眼泪,萧慕容唇角那抹笑意,似乎是更深了些,“本王说过,本王不会和其他人一样,扣押你的家人。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王不知道她们在哪里。”

    接过暗鸦递过来的那对镯子,松开手,任由它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萧慕容看着那人睁大的眼睛,笑道:“阿秀死的时候,很痛苦。”

    “你,这个,残忍的恶鬼……”

    “呵。杀伐之人,谁人不是视人命为草芥?”萧慕容轻笑了一声,抬起手中的长剑,迅速将那人的右手砍下,“我等本就是恶鬼,手中鲜血无数,又何必假装干净。再者……这皇权中心之人,又有谁的双手是干净的?”

    “况且。”将染血的长剑放在那人衣服上轻轻擦了擦,萧慕容问他,“本王从前对你不好么?”

    那人抬眼,看着眼前这个笑容残忍的青年,那原本已经充满愤恨的心竟然在此刻出奇的安静了下来。

    是了,这个人对他,是很好的。

    只是人这种生物,得到了多少,就会想要得到的更多,已经得到的东西在他眼里反而被视为了理所应当。而未得到的东西,即使再遥远,他也想去追求一番。

    就因为贪婪,就因为禁不住诱惑。

    所以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

    ……

    因为身上的衣服已经沾了血,萧慕容从密室里出来后,便直接留在了书房。

    等到他沐浴完换了衣服之后,这才折去了子陵居。

    他回去的时候,苏景好像还没有起床。

    萧慕容见时间还早,便想搂着苏景再休息会儿。

    可是怀中人这轻轻颤动的身子,却出卖了他装睡的事实。

    萧慕容低下头,让额头与苏景的额头相抵,感受着怀中这份温暖,唇角忍不住微微扬起一个愉悦的弧度。

    “王爷。”许是终于装不下去了,苏景终于开口喊了他一声。

    “饿了?”萧慕容就跟哄小孩似得抬手拍了拍苏景的后背,声音里似乎带着笑意。

    “没有。”苏景摇了摇头,睁开眼,借着灯光看着萧慕容的脸,他感觉,萧慕容好像变了一些。

    对待他的态度,又变了一些。

    他好像,对他更好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