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全部订阅依旧看到此提示, 请及时联系客服处理*^_^*  长长的睫毛轻轻颤了颤,苏景终于抬眸看向萧慕容。ω δwww..

    对上萧慕容那双深邃狭长的眼眸许久, 苏景这才回话道:“王爷安排罢。”

    大礼一成, 洞房花烛便无可避免。

    苏景明白,他想, 萧慕容也一定是明白的。

    “王爷说的果然没错, 皇上当真没有重罚苏毅……”这时候,一个青衣小少年兴冲冲的从前头冲了过来, 可等他来到萧慕容和苏景身前后,抬眼看着苏景, 他那句未说完的话,愣是生生被他以一个“然……”字给结尾了。

    “既然王爷有要事相商, 那苏景便先回去了。”苏景是个明事理的人, 这种情况,他不该在这儿继续待着, 所以他没有犹豫, 说完之后转身就要走。

    “本王允许你走了?”不曾想, 萧慕容却紧握着他的手没有放开。

    转过身来抬眼看向萧慕容的侧脸, 苏景顿了顿, 片刻后,轻声道:“苏景明白了。”

    萧慕容没有看他,而是示意那个小少年继续说。

    “苏毅然只是被责令在家禁足三个月, 并扣了一年俸禄……”鸣瑛一边说着, 那双眼睛却一直往萧慕容牵着苏景的那只手上瞧。

    “看够了么?”萧慕容看着鸣瑛那屡屡往这边看来的小眼神, 似笑非笑的问道。

    “看,看够了!那王爷王妃你们继续,属下这就告退!”那小侍从一抬头,对上萧慕容的眼睛后,身子一哆嗦,简单行了个礼,立马就消失在了仿佛无边无际的木棉树中。

    抬头看着那少年离去的背影,苏景轻轻叹了口气:“王爷不该让苏景待在这里。”

    “你是本王的王妃。”萧慕容淡声说道。

    苏景张了张口,最后终是什么也没说。

    是了,他是他的王妃。

    这是将来,一辈子的事情。

    有关萧慕容的事情,他以后会知道的更多,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

    ……

    虽说婚嫁从简,但自陵国建国以来,便没有哪朝王爷娶妃是简约过的。

    按陵国礼制,王爷娶正妃,必须行过大礼,这亲才算真正结成。

    行过大礼后,还要按照礼制,完成去朝中参拜皇上皇后,回门,接受兄长的祝福,弟弟的参拜等事宜。

    裕王自然也不例外。

    虽说裕王府上下都默认了苏景这个王妃,可大礼却还是要完成的。

    所以萧慕容写了折子,上呈了他们举行大礼的日期。

    这日期一上呈,他们之间的事便已经算是要放到明面里来了。

    所以,萧慕容昨日才刚刚上呈了日期,今日二皇子便差人来了信,说是要约裕王去悅春楼一聚,算是提前为弟弟祝贺。

    小厮来传达消息的时候,萧慕容正在给苏景扣那繁复的腰带。听着外面小厮的话,只低垂着眼眸,头也不抬的道:“回绝了,就说本王昨日答应大皇兄今日陪他练骑射。”

    苏景低垂着眼眸,看着萧慕容修长好看的手指穿过腰带上的环佩,原本白皙的脸庞上逐渐升起一抹淡淡的粉红。

    今日送来的衣服比他从前穿的那些都要繁复,他不习惯有人伺候,所以早起的时候向来是让小厮在门外侯着的,可是今次这衣服实在难穿,他穿了半天也穿不好,偏生这幅模样还被过来找他的萧慕容给看见了……

    “我今日要去一趟猎场。”萧慕容帮苏景扣好腰带,抬手扣在他腰侧,随后低眸对他说道。

    扣在他腰侧的那只手又移到了他的后腰处,苏景愣了愣,随后抬眸看向萧慕容道:“那王爷玩的开心些。”

    感觉到怀中人微微颤抖的身子,萧慕容看着苏景那故作镇定的模样,心中不知为何,划过一抹异样情绪。

    苏景害怕别人的触碰,却又因为清楚自己裕王妃的身份,故作镇定的任他一次又一次的对他为所欲为。

    这样的人,柔弱却坚韧。

    狭长的眼眸中迅速划过一抹霸道的暗芒。

    苏景。

    是会被他这样的人所觊觎着的。

    “跟我一起去。”抬起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苏景的下巴,萧慕容看着怀中人红晕未褪,美得不可方物的脸,俯身下去,在他唇上轻轻啄了啄。

    萧慕容想,苏景这样的宝贝,苏毅然是瞎了眼,才会对他心生厌恶。

    ……

    ……

    因本身性子使然,苏景从前其实很少出门。在尚书府的时候,陪着他的,除了窗前那盆蝴蝶兰,便只有那占据了半室空间的书卷。

    所以随着萧慕容来到猎场的时候,他还有些不适应。

    “五皇弟。”他们在此等了半刻钟后,萧慕云才带着他的侍从往这边走来,“抱歉,出门前东宫出了点儿小事,便来的晚了些。”

    “大皇兄。”萧慕容怎么会不知道萧慕云是故意的,当下也没有接话,只是装作没听到萧慕云的解释似得,起身对他见了礼。

    “太子殿下。”苏景也随着萧慕容一起对萧慕云行了个简礼。

    “哈哈哈,你我兄弟,何须如此多礼。”萧慕云笑着抬手拍了拍萧慕容的肩膀,随后转头看向苏景,“这位便是未来的裕王妃了罢?”

    萧慕容看着萧慕云眼里划过的那抹惊艳,微微眯了眯长眸,抬手揽住苏景的腰身,挑起唇角道:“已经是了。”

    苏景被萧慕容当众搂住腰身,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今早那个蜻蜓点水般的轻吻来。

    抬眸看了看萧慕云以及他身后的侍从,再转头看了看裕王府跟来的那些人,苏景终是再次微微红了脸。

    “王爷。”抬手拍了拍萧慕容搂住他腰身的那只手,苏景微微低下头道,“先松开罢。”

    按照往常的经历,一般这种时候,萧慕容会松开手。可今次,他却好似没听到苏景的话一般,揽着苏景腰身的那只手却并没有松开。

    有些疑惑的抬起头去,看着萧慕容英挺的侧脸,随后再将目光移到萧慕云的脸上。

    见萧慕云正盯着萧慕容揽着自己腰身的那只手,苏景默了默,随后抬手握住萧慕容放在他腰上的那只手,偏头看着萧慕容问道:“王爷今日来不是同太子殿下一起练骑射的么?”

    虽说他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他会尽力配合他。

    “哈哈,说的是。光在这儿聊天,倒是忘了这事。”萧慕云收回目光,率先笑着开口,“不过我们怕是还要再等一等。刚刚本宫在来的路上碰到慕白,他说回去换身衣服也要过来。”

    “那便等等罢。”萧慕容仿佛对这些事情不甚在意,只是抱起苏景坐回到椅子上,有些慵懒的问道,“皇兄不坐么?”

    萧慕云那双暗沉的眼眸中迅速划过一抹不快,但他的唇角却依旧保持着上扬的弧度:“自然是要坐着等的。”

    苏景是看出萧慕云不快的,也顾不得去想萧慕容今日怎么这般反常,暗中抬手轻轻摇了摇萧慕容的手臂。

    “怎么了?”萧慕容半歪着头,看着苏景问道。

    苏景顿了顿,偏头看了看萧慕云,终是什么也没说:“没什么。”

    萧慕云是看着苏景的,他全程都在观察这位鲜少出门,据说一入裕王府便深受宠爱的尚书公子。

    太子还未落座,裕王只是个王爷,自然是不能比他先坐下的。

    暗沉的眼眸深深的望了眼将头靠在苏景肩膀上,慵懒的把玩着苏景头发的萧慕容,萧慕云心中冷笑,果然只是一介武夫,什么都不懂,什么情绪都表现在外,除了上阵杀敌,无一处可取之处。

    只是……

    目光淡淡划过苏景那好看的侧脸,萧慕云想着,他当这个裕王妃,倒是可惜了。

    ……

    ……

    “是为夫做的太过。”轻轻咬了咬苏景的鼻尖,萧慕容愉悦的勾起唇角,抱着苏景往内阁走去,“也怪阿景太诱人。”

    脸上的温度瞬间又拔高了几度,苏景却是不明白,为什么慕容总有办法能让自己羞赧。

    ……

    ……

    温热的流水轻轻划过皮肤,带去些许疲惫。

    苏景靠在萧慕容怀里,任由他鞠水淋在自己肩膀上。

    抬头看着萧慕容温和的侧脸,苏景只觉得,能得到这样一个人的宠爱,当真是此生最幸福的事情。

    突然,从心口处传来一丝疼痛。

    苏景心下惊讶,却很快反应了过来。

    这感觉,就同今晨所遇到的一样。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