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全部订阅依旧看到此提示, 请及时联系客服处理*^_^*  萧慕云看着萧慕容那模样,笑着说道:“那不如咱们先去练几场罢。ωヤノ亅丶メ....”

    “也好。”萧慕容应了声, 随后起身将苏景放置在椅子上, 俯身对他说道:“你在这儿等本王。”

    “好。”苏景抬眼看着萧慕容的眼睛, 微微扬了扬唇角。

    “以后对着本王的时候, 多笑笑。”托起苏景的下巴, 在他唇上吻了吻, 萧慕容起身往牵马的侍从那一处走去。

    苏景见萧慕容走远, 这才抬起手来, 轻轻按在自己的唇角上。

    “噗呲噗呲, 王妃王妃, 看这里。”这时候,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苏景放下手往那边看去。

    只见之前在木棉园里见着的那个青衣小少年正蹲在一把椅子后面,对他挤眉弄眼。

    “有事么?”苏景记得,他好像是叫鸣瑛。

    “额……”鸣瑛倒是没料到自家王妃这么直接的,顿了顿,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 抬手抓了抓头, 嘿嘿笑道, “我有点饿……”

    “够了,好好站着。”这时候, 站在他身侧的另一个青衣少年看不下去了, 伸出手去。一把将他给提了起来, “别给王妃添乱。”

    “这这这, 这哪是添乱啊……”鸣瑛有些不服气,“师父说了,亏待啥都不能亏待了自己的肚子。”

    “师父他老人家说了那么多句话,你就只记住这句并将之奉为经典了是么?”鸣琮真不明白,鸣瑛的脑子里到底是装着些什么东西。

    “嗖!”就在这时,一支冷箭带着劲风,自苏景身侧划过,竟是直直的朝着鸣瑛射去。

    腾空一个翻滚,侧过身去,伸手握住那支冷箭,鸣瑛抬头看着不远处举着弓箭还没放下的那个人,片刻后,刺溜一声就躲在了苏景的身后。

    “王妃,纵观天下,如今也就你能让王爷放下“屠刀”了,我下次再也不跟你要吃的了,你得救救我……”鸣瑛虽是这样说着,可那双眼睛却一直胶在苏景身侧的点心盘上。

    “王爷要做的事情,我如何能阻止。”见鸣瑛好像真的很饿的样子,苏景抬手端起身旁桌子上的点心递给了他。

    这句话,恰巧被骑马回来的萧慕容给听见了。

    翻身下马,一把将苏景给拉起来搂进了怀里,萧慕容弯唇看着鸣瑛道:“可听明白了?”

    “天呐!王妃,你这是助纣为虐啊!”鸣瑛抱着点心盘,嘴上虽然倔强着,身体却已经很实诚的往后退了。

    “不玩儿了?”苏景抬手抵住萧慕容的胸口,努力的让自己的心境平静些。

    “嗯,累了,不想玩儿了。”萧慕容感受到苏景努力保持平稳的呼吸,揽住他腰身的手收的更紧了些。

    轻轻拍了拍苏景的后背,萧慕容狭长的眼眸中划过一抹邪肆。

    苏景越害怕被人触碰,他便越要触碰他。

    他要让苏景,习惯他的触碰。

    当然……

    抬眸看着不远处骑马归来的萧慕云,萧慕容那双深邃的眼眸里,快速的划过一抹暴戾嗜血。

    只适应他一个人的触碰便好。

    “大皇兄,五皇兄~”太子刚刚骑马来到萧慕容身前,猎场入口处,便有一人骑着马往这边跑了过来。

    “哟,这是我五皇嫂嘛?”等那人策马来到近前,翻身下马后,苏景这才抬眸往那边看去。

    来人一身深蓝色锦袍,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眉眼虽未长开,可那双眼眸却跟太子极为相似。

    苏景猜测,这应当就是跟太子一母同胞的七皇子萧慕青了。

    “……”萧慕容显然是不待见萧慕青的,当下只将他当成了空气,倒是太子笑着开口打了圆场,“这可不就是你五皇嫂么?”说着,他又往猎场外面看了看,问道:“怎么是你过来,慕白呢?”

    “六皇兄临时被太傅叫去了,这趟是我替他来的。”萧慕青弯了弯眉眼,笑着对萧慕云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苏景的错觉,他总觉得萧慕容在看到萧慕青的时候,身上的戾气仿佛止不住般的往外溢。

    可据他所知,七皇子和裕王仿佛没有仇怨……

    “慕青见过五皇嫂。”苏景还在思考萧慕容的反常,这时候,萧慕青突然朝他走了过来,对他见了个礼。

    苏景抬眸看着那孩子眼眸里的恶劣,愣了愣,弯了弯唇角,算是回复。

    “五皇嫂长得真好看啊。”萧慕青歪了歪头,有些顽劣的对萧慕云说道,“皇兄,日后及冠,我也想娶个皇嫂这样的男妻。”

    “混账。”萧慕云闻言,一巴掌拍在萧慕青后脑勺上,语气虽是严厉,可那眼眸里,却有着掩饰不了的宠溺。

    “慕青被母后宠坏了,说话无遮拦了些,可他毕竟还是个孩子,还望裕王妃莫要见怪。”抬眼扫过萧慕容脸上那明显不快的表情,萧慕云转头对苏景说道。

    “王爷不在意,苏景便不在意。”苏景弯了弯唇角,低垂下眼眸,态度不卑不亢。

    他的言下之意是,若是王爷在意,那么他也没办法不在意。

    萧慕云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再次抬手拍向萧慕青,厉声道:“还不快跟你五皇兄和五皇嫂道歉!若这事让父皇知道了,可有你受的!”

    他这句话的意思是,萧慕容现在可是皇上宠着的人,就算他只是随便在皇上面前说些什么。萧慕青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够了。”萧慕容冷着脸看向萧慕云,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不快,“既然慕青来了,皇兄便跟慕青继续练罢。本王乏了。”说完,他没等太子回话,便带着苏景翻身上了马。

    ……

    “皇兄便这样忍着他?”等到萧慕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后,萧慕青这才收起他那副笑嘻嘻的模样,一脸正色的对萧慕容说道。

    “树大招风,你以为父皇为何对他恩宠有加?”萧慕云冷笑了声,忍下心中的不快道,“二皇弟原本可是盯着本宫的,现如今,已经跟他杠上了。反倒是你……”说到这儿,萧慕云抬手一把拍在萧慕青的后脑勺上,问他,“你真想娶男妻?”

    “切~不过是膈应下他罢了。”萧慕青对着自己兄长吐了吐舌头,那双还未长开的眼眸里,划过一抹恶劣光芒,“他可是最讨厌我了,不是么?”

    ……

    ……

    只是今日,这朝堂之上的氛围,好像有些不对……

    萧承麟冷着一张脸看完未来上朝的裕王托兵部尚书代为呈交的告假折之后,竟是脸色一黑,直接将手里的折子扔到了苏毅然的身前:“你做的好事。”

    苏毅然抬眼看着高座上脸越来越黑的帝王,再联想到那折子的主人是谁,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

    跪下身去捡起折子,苏毅然不敢起身,就着跪在地上的姿势打开了折子。

    折子上的内容大致交代了三件事:一是裕王昨日已经接了裕王妃回府,准备嫁娶从简。二是裕王妃被狠心的苏尚书打成重伤,不宜拜堂,所以准备将大礼推后。三是王妃伤重,裕王心疼妻子,故而告假,在家陪护。

    小心的合上折子,递给一旁来接折子的付公公,苏毅然抬手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随后弯身匍匐在地上,努力的将他那胆小怕事的形象深入人心:“皇上,请听微臣解释啊!”

    “哼。”萧承麟低垂下眼眸,看着跪伏在地上的苏毅然,冷哼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却稍稍缓和了一些,“那便给你一个机会。朕倒要听听,你还有何解释。”

    ……

    ……

    裕王府的书房里。

    因心疼王妃伤势,故而告假在家陪护的裕王殿下正在作画。

    “暗鸦。”萧慕容低眸看着身前那张竹林幽径图,兔毫在半空中停顿片刻后,在那竹林间简单勾勒出一个少年的身形来,“你猜,父皇会如何处置苏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