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全部订阅依旧看到此提示, 请及时联系客服处理*^_^*  苏毅然看着那顶大红的喜轿逐渐消失在街拐角, 脸上堆起的笑容慢慢开始消失殆尽。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抬手摸了摸额头,竟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世人皆知, 裕王萧慕容自小在边关长大,性格暴虐,最是随性。

    圣旨一下,良辰未择,按照陵国习俗, 该在圣旨下后的七天之内,由裕王亲自带人送上聘礼, 同苏尚书合计良辰。

    可不论苏毅然在朝堂朝下暗示多次, 裕王仍然一副故作不知的模样。

    他今日正不顺心, 恰好又见着苏景那倔强的模样, 便忍不住的出手重了些。

    本来想着, 裕王对此事如此不上心, 出嫁之前, 他还有机会请大夫帮苏景调养好身子。却不想, 裕王突然抬了轿子来,一天之内准备下聘及娶亲同时进行。

    裕王深得皇上偏宠,进来的时候自然没人敢拦着,被他抽晕过去的苏景还躺在地面上, 他手里的棍棒还未来得及收。证据确凿, 就连想糊弄一下都来不及。

    “老爷, 若是今日公子便要与裕王成婚, 按礼制,应当设酒席。”年迈的管家见自家老爷还站在门外,思量了片刻后,终是恭敬的上前一步,出声提醒道。

    苏毅然正回忆着裕王那句似笑非笑的“你很好。”心下烦躁,却被管家突然打断,顿时忍不住怒火中烧。

    转过身去,目光掠过管家狠狠地扫过他身后的那群下人,苏毅然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暴戾:“刚刚是谁让裕王进安心居的?拖下去,杖毙!”

    冷眼看着那几个挣扎着求饶的小厮,苏毅然淡漠的转过身去,看向门外庄严的石狮子,闭上眼睛,对他身后的管家道:“给二皇子,送个信吧。”

    虽说苏景是他最不喜的孩子,但他的身份是未来的裕王妃,如今裕王妃以这种状态下嫁,裕王失了颜面,定会伺机报复。

    虽说二皇子那边少联系为妙,但对方是裕王,他不得不这么做。

    ……

    ……

    苏景是被惊醒的。

    后背一片湿凉。

    一只手正从他的后背往下滑行,只要他再晚一步,它就会到达他最不想让外人知道的地方。

    “住手!”下意识的伸出手去,反手握住停留在他臀部的那只手,苏景微微撑起身子,转头往身后看去。正对上对方狭长而深邃的眼眸。

    “你……”

    好看的眼眸微微睁大了些,苏景愣怔了片刻,握住那人的手一松,支撑着身子就要起身行礼。

    虽然不知道裕王为什么会在这里,并且还……

    但按礼法,他见着他,是要行礼的。

    “别动。”对方抬手制止了他,将他重新推回床上趴着。挖了些药膏在掌心涂开,再次贴上苏景从后腰延伸到臀部的那道伤口。

    “裕王殿下。”再次伸手握住萧慕容的手,苏景回过头去,看着萧慕容摇了摇头,“这种事情,便不麻烦殿下了。”

    灯火摇曳中,眼睛里仿佛带着水光的少年显得更加惹人怜爱。

    似乎是被少年的容颜给惹得晃了晃神,萧慕容的长眸中迅速划过一抹冷芒,沉默片刻后,伸手捏住苏景的下巴,凉薄的唇瓣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你是不是不知道,今夜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我的王妃?”

    后背的伤口因为牵扯而崩裂开来,苏景握紧了萧慕容的手腕,听着萧慕容那句话,忍不住轻轻皱了皱眉,却一声未吭。

    “反应过来了?”看着苏景脸上的表情,萧慕容收回了捏住他下巴的手,狭长的眼眸中划过一抹兴味。看来,他这个王妃,倒是个通情达理的。

    “苏景明白了。”没再乱动弹,苏景收回了手,又重新趴回了床上。

    是了,他们成婚之后,总有一日,他会见着他的身子。与其藏着掖着,倒不如让他看个明白。

    只是,一想到自己藏了这么多年的秘密就要被人发掘,苏景还是会忍不住的轻轻颤抖。

    这具怪物般的身体,就连他的亲生父亲都无法接受……

    裤子被褪到了膝盖处,那只手带着药膏轻轻划过他的臀部,最后来到他的大腿处。

    苏景强忍着想要起身去阻止对方的想法,慢慢闭上眼睛,可放在身侧的双手却用力的攥紧了身下的被子。

    “呵~”身侧传来一声轻笑,就像是已经被判了刑罚的犯人一般,原本还紧绷着身体的苏景却突然放松了下来。

    松开攥紧床单的手,苏景轻轻叹了口气:“殿下已经看到了。”

    既然已经看到了,那么就跟父亲一样,当他是个怪物好了。

    “嗯,本王已经看到了。”那人的指尖轻轻划过他的大腿内侧,说出的话,却不知是带着什么样的情绪。

    “那么殿下还坚持要帮苏景上药么?”苏景低垂着眼眸,稍稍等待了片刻,见对方没准备回话的意思,便抬手穿好裤子,忍着背后的伤疼起身下了床。

    他脸上的表情,就仿佛萧慕容下一刻会让他离开,是一件已经意料到结局的事情一般。

    “你要去哪儿?”却不想,萧慕容跟其他人不一样。

    伸手揽住苏景纤细的腰身,只轻轻一带,便让他横坐在了他的大腿上。萧慕容低垂下眼眸,看着眼睛里还有错愕未收的苏景,对他说道:“我允许你了走了?”

    眸中的错愕迅速的被沉淀,苏景抬眼看着萧慕容的眼睛,片刻后,敛下眉眼,轻声道:“苏景明白了。”

    他的眼眸里,没有厌恶。

    他与其他人,不一样……

    ……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平静的心湖突然荡起些许不明显的涟漪。

    苏景想,或许,这个人并不如外在传言里那般恐怖暴虐。

    ……

    ……

    深夜,凉风吹的窗外的树枝轻轻颤抖。

    门外有人轻轻扣了扣门。

    萧慕容偏头看了眼身边这个就连睡着都那般谨慎规矩的少年,确认他是睡着了之后,这才起身下了床。

    “什么事?”将房门轻轻带上,萧慕容低垂下眼眸,看着身前跪着的黑衣人,淡声道。

    “这是属下截获的信。”黑衣人恭敬的将手里的纸条呈上。

    萧慕容接过纸条,目光淡淡扫过上面的内容,片刻后,略带嘲讽的轻笑了一声。

    将纸条递回给黑衣人,萧慕容淡声道:“原封不动的送回去,别让人发现信件曾被截获过。”

    “是!”黑衣人领命,抱拳行礼之后,起身往外飞跃而去,一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看着黑衣人离去的身影,萧慕容那双深邃的眼眸里,迅速的划过几分暴戾。

    皇城啊……

    就是这样,风云暗涌,一不留神,便会被人编入棋局,成为别人的棋子。

    谁又能猜到,支持太子的户部尚书苏毅然,竟会是二皇子的人。

    今日之事,算是巧合,又并非巧合。

    不论是什么东西,一但撕开了一个口子,有了一个由头,那么继续下去,必定能有将之洞穿的机会。

    苏毅然……

    抬眸看着院里那被风吹落的木棉,不知是何缘由,萧慕容的脑中忽然划过一张明丽而绝世的脸。

    苏景。

    在那种环境下成长的人,竟还能保留着一份纯澈。冷笑一声,想起苏景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眸,萧慕容想,这真是一件难得的事情……

    ……

    ……

    裕王府的正厅里,几位皇子公主分开坐在两侧。主座上,则是抱着裕王妃,脸色不大好看的裕王萧慕容。

    在座的几位皆对萧慕容的脾性有所了解,都明白裕王萧慕容这般神色是因为被父皇禁足而心中不快。更何况,此次萧慕青也来了。所有人都知道,慕青与慕容因慕泽的事情结了仇。如今慕容脸色不好,他又是个被父皇宠着惯着的人物,一时之间,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

    “皇兄皇姐们都这么谦虚的么?如此说来……是要慕青先来咯?”还未长开的桃花眼里划过几分恶劣情绪,萧慕青转头见着自己的几位兄长都不准备先开口,当下便弯起唇角,率先起身道,“先来便先来罢。”

    说着,他转过身去,对着苏景和萧慕容笑道:“慕青今次送上双子玉佩一对,恭祝五皇兄五皇嫂新婚燕尔。愿五皇兄五皇嫂如这双子玉佩一般,不分彼此,白头偕老。”

    “那便谢过七皇弟了。”萧慕容抬手示意鸣瑛上前接过托盘,眼睛都未抬一下。

    “七皇弟费心了。”苏景挣扎着想起身,未果后,只能无奈的抬手拍了拍萧慕容紧紧揽在他腰间的那只手,示意他收敛下心中情绪,“慕容。”

    反手握住苏景搭在自己手背上的手,沉默片刻后,萧慕容这才坐的端正了些,抬眸望向萧慕青道:“七皇弟有心了。”

    “诶,五皇兄果然是偏宠五皇嫂啊。”萧慕青对上萧慕容的眼睛,随后又将目光落在萧慕容握住苏景手的那只手上,唇角的笑容调皮顽劣,就像个不通人世的孩子,“不过五皇嫂天人之姿,能让五皇兄如此对待,倒也是情理之中。”